第十七章:参加对黑蛇的堂审
兴文2017-08-27 09:322,641

  我是第一次参加堂审,松鼠家族的全部成员都到场了。族长和平时很少出门的松鼠前辈,都来到的现场。看这场合,估计堂审是松鼠家族里面最重要的集会吧。大厅里,都站满了松鼠。族长亲自主持堂审,面对那么多人,我心里还是很害怕。

  不一会,几个健壮的松鼠就把黑蛇押了上来,大家都将目光集中到了黑蛇身上,周围开始了各种议论。夜蛇身体的颜色都是红颜色的,大家都没有见过黑色的夜蛇,所以大家比较好奇,从牢房一直到大厅,黑蛇都没有任何反抗和激烈的动作,显得和大家心中残忍的夜蛇形象有点不太一样。我站在旁边,给夜蛇使了一个眼色,示意我一定会帮助他,他点了点头。

  “下面就是你们在外面抓的夜蛇吗。”族长问。

  “是的,族长,这就是我们昨天抓到的夜蛇。”鼠大说。

  “好,现在我们开始审问,你叫什么名字。”族长对着黑蛇说。

  “我不是夜蛇,我是黑蛇,我就叫楼羽。”黑蛇回答道,大家听了黑蛇说的话,纷纷表示怀疑。他除了颜色不一样,其他的都和夜蛇一模一样。大家不甘心,不承认自己辛辛苦苦抓来的夜蛇,竟然变成了黑蛇,大部分的松鼠都难以接受他的回答。

  “那你说你不是夜蛇,那我问你,你是从那里来的。”族长又一次问。

  黑蛇看了看族长,“我是从山上下来的。”黑蛇回答。说完大家又是一阵热烈的争论,因为大家很少去山上。至于山上到底有什么,大家都不是很清楚,不相信山上有其他的生物。

  “胡说,山上怎么会有动物生存呢?山上那么可怕,山上不适合大家生存的……”很多松鼠七嘴八舌地说。

  “嗯,那你说说,你和夜蛇是什么关系。”族长接着问,显得十分平静。

  “我不知道夜蛇,我长这么大,就从来没有见过夜蛇,不知道夜蛇到底长什么样子?我跟夜蛇一点关系都没有。”黑蛇态度坚决地说。周围又是一片质疑声,很多松鼠都不相信黑蛇说的话。

  “我提议,还是直接把这条夜蛇处决了。报仇。你们想想。夜蛇是多么的残忍,几乎每周都会来袭击我们,这么多年了,我们不知道损失了多少兄弟姐妹,损失了多少粮食,想想这些,就应该早点解决了他。”鼠二大声说。周围有很多的松鼠在附和着,表示同意鼠二的看法。

  “我不同意,我有话说,黑蛇是无辜的,我可以证明他不是夜蛇,而且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赶紧站出来说。

  大家都愣愣地看着我,鼠三向我使眼色,示意我不要在这里搅和,这样对我没有好处,而且胜算不大。

  “你怎么证明他不是夜蛇呢?”族长问。

  “一周前,你叫我们去后山上的山顶,想办法去对面的悬崖。我在上山的途中发现了他,当时他就住在山上的石头中间。夜蛇都是凶残的动物,全身是红颜色,他是黑蛇,根本不是夜蛇。他是一个人从山上下来的,当时刚好我迷路了,还是他带我回来的。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看到了。”我镇静地说。

  “依你这么说,他是住在山上的?那你为什么不按族长的要求完成学习任务,要跑到地面上去呢?而且刚好就碰到了他,谁知道你是不是在说谎?是不是真的去了地面。”一只松鼠问。

  “有,鼠三可以证明,当时我本来想和他一起去地面看看的,但是他没有去,所以就我一个人去了地面。”我赶紧说。

  “对,当时辰启明的确去了地面,还叫我一起去,我没有去,他说的是真的。”鼠三回答。

  “就算你去了地面,怎么证明他就住在山上的呢,我们需要证据。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住在山上面的呢?”族群里一位松鼠说。

  “呵呵,要想证明这很简单,只要我们去山上,找到黑蛇居住的洞穴,就可以证明他说的是真的呢,如果有谁愿意和我一起去,我随时会有空。”我大声说。很多松鼠都从来没有上过山,更别说在山上的地面找东西了,所以大家都默默地不着声。

  “我有问题,就算他住在山上,那怎么证明他和夜蛇没有关系呢?谁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骗我们的?”一只松鼠问。

  “我们没有什么办法证明他是夜蛇,如果他是夜蛇,他怎么还会一个人到松鼠的族群来呢?而且还是白天来的。夜蛇和松鼠一直都是天敌。黑蛇来的时候,从来都没有伤害过谁。夜蛇都是晚上出来的动物。你们有谁见过一条夜蛇,在大白天,不顾自己的性命来敌人的地方呢?”我反问

  黑蛇听了我说的话,激动地点头。周围的松鼠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冷静下来仔细地思考,事实的确如此。

  “对了,我们还有一个问题,昨天我们很多松鼠都看见他在要挟你,是不是他强迫你这么做的。当时他的表情那么夸张,动作看起来很凶猛。这一切,是不是他故意在威胁你。”松鼠群中一只松鼠问。

  “我和黑蛇是好朋友,根本就没有要挟这一说法。而且你们看到的,未必是真的。在你们心中,夜蛇是凶残的象征,是你们把黑蛇当成了夜蛇。在你们心中,他的一举一动,都是具有攻击性的。他的所有表情都是恐怖的,所以无论他怎么表现,你们都很难改变心中的固有形象。我和黑蛇一直都是朋友。”我说。

  周围又沉默了一会,没有人提问。

  突然松鼠群中,有位松鼠大声地喊:“你是辰启明,压根就不是我们种族的,而且你到底从哪里来的我们都不知道。现在你又在为一个来历不明的蛇辩论,你到底想要干啥,如果出了问题,你拔腿就跑,没有任何的牵挂。而我们呢。我们世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我们又能跑到哪里去呢?”他大声地喊到。

  我没有想到,这个松鼠会提出这种问题。就呆呆地站在中间,望着族长,希望他能说两句话。大家先是沉默了会,然后陆续有人开始质疑我对松鼠家族的忠诚度,慢慢地有松鼠,赞同刚才他说的话。

  “你们都别吵了,都住嘴。”坐在前面的一位前辈大声说。显然有点生气。

  “我们松鼠家族的堂审,从来都是以自由、民主、博大的精神著称。才赢得了大家的尊重,大家可以自由发表自己的意见,但是,绝对不允许有人利用这个平台去攻击他人,乘机煽动大家的情绪。”前辈继续说。

  “刚才提问的那位松鼠确实不对,论事而不诛心。辰启明曾经与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如果不是辰启明,估计在前两周的晚上,我们早就被夜蛇抓走了。刚才说话的那位松鼠,必须当做大家的面道歉,这是规矩。自由不代表没有原则的乱说。”鼠大说。

  “刚才的话语有点过激,的确是我不对,以后我会注意的。请辰启明你不要太在意。”刚才那位松鼠对我说。

  “嗯,不客气,知错就改,好。”我不卑不亢地说,坦然地接受了他的道歉。

  “好了,大家还有没有问题,如果没有问题,今天的堂审就到这里了。”族长边说边用眼睛扫视着大家。

  过了一会,发现没有人提问。族长就让大家回家了,堂审的结果,会在明天公布给大家。最后走的时候,族长叫我和黑蛇还有鼠大留了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幻的动物世界之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幻的动物世界之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