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李晖2017-01-11 16:473,610

  这一幕被刚从父亲书房里溜出来的若雪看得一清二楚,虽然她听不到二人在说些什么。

  “真是天助我也。”原来若雪挨了马鞭后,越想越气不过,没想到父亲为了一个女人竟然对她下如此狠手,这个家是呆不下去了。她决定要去找文轩哥,她觉得自己将来本身就是要嫁给文轩哥的,早点晚点又有什么要紧。于是,她便把衣服统统从柜子里扔到床上,准备打包走人。可是苦于没有足够的盘缠,于是生了个鬼点子,她偷溜到父亲的书房。一来可以偷偷拿些银两,二来也可以让给父亲个警告,让他为自己的行为买单。若雪看着二人离去后,用劲儿攥了攥手里的银子:这对狗男女,原来……你们在暗度陈仓,等着瞧吧,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她改变了注意,找到牛二,让牛二转告父亲,于茶馆一见。

  谢炳炎不知道这孩子唱的又是哪出,但是想想自己对女儿下手挺重的,这也是一个化解矛盾的机会,便欣然前往了。

  若雪倒上茶,双手端起:“雪儿想给爹敬杯茶赔罪。”

  谢炳炎接过茶杯:“这几天我绷着不搭理你,你不是也很有种,一样绷着不理我吗?”

  若雪一脸歉意地说:“到底还是绷不过您,您是我爹,这点脾性都是您给的。这两天我痛定思痛,觉得自己的确闹得有些过分。爹,您喝杯茶吧,就别再生我气了。”

  谢炳炎听女儿这么说,心里一暖说:“你是我亲闺女,我能真生你气?”

  谢炳炎喝了口茶,态度也松缓下来。

  若雪不停地给谢炳炎倒茶。

  谢炳炎总觉得女儿有话要跟他说:“别老灌我茶了,都快喝成大肚罗汉了。小雪,今天你是怎么了?你的爽快劲儿呢?有什么事说吧!”

  若雪思量了下,一本正经地说:“爹,你以前一直跟我们说,三十年前你和娘落户此地,靠着一铲子一铲子地挖煤置下这片家业,对吗?如果有人想打你这份家业的主意,你会怎么办?”

  谢炳炎一愣:“这话什么意思?”

  若雪追问:“爹,你会怎么办?”

  谢炳炎慢吞吞地说:“老子让他下油锅。”

  若雪:“铁板钉钉,说话算话。”

  若雪看到时机一到,便把那天的事情添油加醋地描述了一番,听得谢炳炎目瞪口呆。

  谢炳炎将杯子重重放下,压着火说:“你说够了没有?你不过是看到他们在一起说会儿话,就生编出这么一堆戏文来。”

  若雪激愤地说:“说什么话要躲在墙角里?要拉拉扯扯地靠那么近?”

  谢炳炎斩钉截铁地说:“决定娶疏影后我派人去他们学校调查过,疏影和天赐没有半点暧昧。”

  若雪惊讶:“爹,合着你是不信我?人在做天在看,我亲娘也在天上看着呢,我要是有半句假话天打雷劈。”

  谢炳炎拿着茶壶说:“你不喜欢疏影,也不喜欢天赐,你的话我只能听三分,留七分。”

  “好,你就固执吧,有你名誉扫地的那一天。”若雪狠狠摔门而出。

  谢炳炎猛地将茶壶砸到墙上……

  谢炳炎一脸阴郁地走着,牛二跟在他身边。若雪的话还是在他心中掀起了很大波澜。

  牛二看到谢炳炎阴郁的脸,犹豫了一下,决定把那天他看到的事情告诉老爷,因为他始终觉得有点不对劲儿。谢炳炎听后质问他为何不早说。

  “捕风捉影的事,一旦说了倒反而像真的了。”

  “那你现在怎么想?”

  “这几天我跟太太接触下来,感觉她是个气高骨傲之人,就算对这门婚事有些不甘……但也不会降低身份去干一些苟且之事。”

  “那天赐呢?你怎么看?”

  “大少爷从小性格孤僻,不太喜欢与人交往,一般人很难了解他。但老爷您毕竟是他的父亲,我想他应该不敢。”

  “好,我暂且相信他们,韩疏影清不清白,成婚那天自会明了。如果他俩敢联手骗老子,老子就支起一口油锅等着他们。”

  牛二担心地望着老爷,鼓起勇气说:“老爷,如果您不怪牛二,牛二就大胆地说两句。虽说大少爷和太太是同学,平时走得近些也没什么,但时间长了总会多少引人误会,毕竟身份不同,应该有些避讳。”

  谢炳炎若有所思,便吩咐牛二把天赐叫到书房。

  天赐进门,看着父亲正在看着墙上张全家福照片,照片上父亲抱着家栋,若雪伏在父亲的肩头,天赐站在后面,感觉上总是与其他人有些距离感。

  天赐心里忐忑:“爹,您找我?”

  谢炳炎点了点头,感慨到:“这日子真是禁不起回头看啊,转眼你都二十五岁了。二十五年前我从东北雪地里捡到你时,你也就刚刚满月的样子,浑身冻得通红只差半口气了,我还想呢,谁家的爹妈那么心狠,连这样一个大胖小子都舍得丢出来喂狼。”

  天赐下意识地皱眉,但很快掩饰过去:“爹就是天赐的菩萨,爹对天赐的救命养育之恩天赐一辈子都还不清。”

  谢炳炎叹了口气:“可是到了你十岁,我却发现你这孩子喜欢把自己藏在角落里。到了你二十岁,就更加古怪了,总觉得你有两张脸,一张挂脸上,一张藏心里。”

  天赐慌忙说:“爹怎么会这样想?天赐对爹从来没有过二心。”

  谢炳炎摇了摇头:“是人都会有二心,只是我不知道你的第二颗心在想什么?离我有多远?”

  天赐不解地问:“爹,是我有什么地方做错了?”

  谢炳炎目光直视他:“你喜欢韩疏影?”

  天赐被这么一盯,慌了神:“爹,您听到什么闲话了吗?您千万不要相信!”

  “回答我,是,还是不是? ”谢炳炎死盯这天赐的眼。

  天赐“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举手发誓:“我从来没有喜欢过韩疏影,从来没有。如果我敢对爹撒谎,就让天赐死无葬身之地。”

  谢炳炎审视天赐片刻,突然意味深长地笑起来,笑得让天赐更加紧张。

  谢炳炎拍拍天赐的肩:“不管有没有,从今儿起都必须给我断了根,谁敢让我谢炳炎丢了颜面,我就让他哪来回哪去。”

  天赐怯怯地点头,正准备开口,就被谢炳炎摆手打断:“起来吧,我有重要的事情要交代你。”

  谢炳炎坐回书桌前,天赐不安地站在他面前。

  “三号坑是我最大的煤坑,去年塌方之后工人一直不敢下去,这都一年了,再这么拖下去我们的损失就太大了,天赐啊,我要你带着工人进坑去。”

  “我?进坑挖煤?可……我不会……”

  “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谢家大少爷都下去了,谁还敢不下?这两天你准备准备,在我婚礼之后你就搬去矿上住吧。”

  天赐忍着怨恨点了点头:“是,我听爹的安排。”心里像是下定决心似的冷笑着……

  出了谢炳炎的书房,天赐一脸阴郁直奔疏影住处,一点也不避讳。

  天赐跨进疏影房间,只见疏影正在看书,小翠一旁倒茶。

  天赐对小翠说:“你先出去,我要跟太太商量一下婚礼细节。”

  小翠知趣地退下后,天赐顺手把门关上。

  疏影看着天赐铁青的脸色,问:“出什么事儿?”

  天赐咬牙切齿地说:“你说得对,我们不能让别人摆布我们的命运,像摆布一条狗一样。疏影,婚礼当夜我们一起逃走。”

  疏影疑惑:“我要走,但我不要那天走,对我来说太冒险了。”

  天赐胸有成竹地说:“那天夜里谢家上上下下才会最放松,而且我必须要拿回属于我的东西,我不能给谢炳炎白白当25年的儿子。想让我死在矿坑里,没那么容易。放心,我有办法让那死老头碰不着你半个小手指。”

  疏影呵斥了一声:“住口,我们不是。”

  天赐冷笑自语:“有什么区别?大家都会这样认为的。疏影,想逃走就乖乖地听我的话,我们现在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面对天赐发疯的眼神,疏影不禁冷战。

  疏影在天赐走后第二天一大早假装四处闲逛,来到偏僻的后院,看见一扇小门,挂了一把大锁。

  疏影:“这是什么门?通到哪里?”

  小翠:“这是后门,通大街上。”

  疏影故意问:“这个大院虽说不小,但门也不少,就不怕不安全?”

  小翠笑了笑说:“不会的,咱大院一共四扇门,大门,两个侧门,还有就是这个后门了。大门侧门都有人把守,后门一般人没有走,也就是厨子早上买菜图个近道。”

  疏影点了点头:“好,安全就好。”

  小翠不知道疏影话里的意思,催促说:“太太还是快离开吧,这里草荒蚊虫多。”

  疏影答应着,但眼睛依旧盯着门上的那把大锁。

  谢府门口一派喜气洋洋。牛二带人在门口大放鞭炮,并向围观群众散发花生喜饼等。

  一群孩子围着牛二哄抢“喜食”……

  阿婆在给疏影梳头:“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 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 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

  疏影望着镜子里的毫无生气的脸,不由地同情自己的人生。突然,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镜中,似笑非笑。

  疏影吓得跳起:“你来干吗?”

  若雪凑近疏影:“紧张什么,我来看看新娘子啊,多少打扮一下还真显出了几分姿色,只可惜……你的心肠比蝎子还毒。”

  阿婆赶紧挡在两人中间:“哎呀,二小姐,按老理您是夫家的人,也是不能进这房间的,出去出去,一会儿让老爷知道又要不高兴了。”

  若雪说:“阿婆不用害怕,我不是来寻架的。我就是来告诉这个女人,虽然我没能将她赶出谢家,但并不代表我谢若雪就输了,咱们走着瞧。”

  这时,外院传来了锣鼓声。

  “听,好戏就要开场了。”若雪说完,大大咧咧地离开。

  疏影心中涌来一种说不出的不安。

继续阅读:6.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丽人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