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武林四美
古龙2017-01-11 16:583,029

  他心思一分,那汉子立刻又着着抢攻,口中却又喝道:“老子今天不打死你这王八,老子就不叫伏虎金刚!”

  伊风“呀”了一声:“原来这汉子就是伏虎金刚。”

  他暗暗忖道:“那么,他却又怎会这样像个疯子似的呢?”

  须知伏虎金刚阮大成,在蜀中颇有盛名,是条没奢遮的汉子,平日也颇得人望,是以伊风一听到他的名字,就更为奇怪。

  因为他知道这阮大成绝对不是疯子,但他不是疯子,却又怎会如此呢?

  持剑的那人,始终端坐在那里,望着伊风不断嘻嘻地笑着,看着这两人莫名其妙地打在一处,竟像是觉得非常开心的样子。

  转瞬之间,两人又拆了数招,伊风心中更不耐。须知他此刻的功力,远在阮大成之上。只是他和阮大成素无仇怨,而且他的本意又是为了救人而来,当然不愿以内家功力伤人。

  伏虎金刚阮大成右足朝前一踏,右拳笔直地击出。伊风身随意动,捐弃以往的招式不用,双掌微一交错,各划了个半圈,闪电般地上下交击而出,击向伏虎金刚的喉间、胸下。

  伏虎金刚眼前一花,赶紧往下塌腰,刚刚极力避开此招。

  哪知伊风身形一扭,双掌原式拍出,砰然两声,这两掌竟都扎扎实实击在阮大成身上。他虽未使全力,但已将阮大成击在地上。

  他这两招轻灵曼妙,却正是他和铁面孤行客动手时偷学来的。这两招看来轻描淡写,但转招之间,却此别人快了一倍。

  是以阮大成尚未变招,就被击中,“扑”地一跤跌在地上。两眼发怔地看着伊风,心中奇怪,这两招中有什么古怪。

  那持剑之人却弹剑笑道:“好极了!好极了!果然高明得很!小弟佩服之至。”

  伊风的眼睛,却在这两人身上打着转,不明白这两人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难道这两人是一主一奴?”但是他立刻自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伏虎金刚,哪有做人家奴才的道理?”

  阮大成气吼吼地爬起来,虽然被打,却仍然是极为不服气的样子,大有再和伊风一拼之意。

  那持剑之人却笑道:“阮老大!算了吧!你再打也不是人家的对手,何况你今天只为我牺牲了两只耳朵,又算得了什么!以后有机会,你还是可以再试一试的,反正我……反正你也知道我的。”

  本来一头雾水的伊风,在听了这话之后,越发地莫名其妙了。

  他又有些好笑,弄到现在,这持剑之人,倒成了劝架的了。自己不明不白地打了这场冤枉架,却又是为着什么!

  他心中好生不自在,心中一大堆闷气,不知该出在谁身上好。

  那持剑之人缓缓站起身来,朝着伊风微微一笑,朗声道:“朋友高姓大名!深宵相逢,总是有缘。如果朋友不弃,不妨留此和小弟作一清谈。”

  他举起茶壶,倒了杯茶,又笑道:“寒夜客来,只得以茶作酒了。”

  伊风两眼发怔,他虽是机变百出,也猜不出这持剑之人是何来路。而且这人对自己忽而讥讽,忽而又谦恭有礼起来;伊风也不知道自己此刻该对他如何态度,是相应不理呢?还是不顾而去?抑或就客客气气地坐下来,和这奇人做个朋友。

  他心中正自犹疑不决,那伏虎金刚却气吼吼地冲过来,大声说道:“你别看他脸子白,他心可没有我阮大成好。我阮大成为你吃尽了苦,现在又被你削下两只耳朵,难道你一点也不可怜我吗?”

  伊风闻言又大愕,不知道这阮大成是否变成了疯子,这种拈酸吃醋的话,怎会用在此时此刻?他是实在有些迷惘了!

  持剑的那人,耳根却像是红了一下,突地将剑身一抖,又溜起了一道青蓝色的光华,喝道:“阮老大!你可得放清楚些!你一天到晚跟着我,我若不看你是条汉子,早就砍下你的脑袋了,你还啰唆什么?何况你耳朵被削,是你心甘情愿,还哀求着我,我才动手的,难道又怪得了谁?”

  伊风听了这些话,越来越糊涂。

  那阮大成却哭丧着脸,像是死了爸爸似的,站在那里。脸的两边本来长着耳朵的地方,不停地往下滴着血。伊风看着他这副样子,既像可笑,亦复可怜,可却也有些奇怪。心中不禁暗暗忖道:“这伏虎金刚在武林中也算得上是个人物,如今却怎地变成了如此模样?”

  他望了那持剑之人一眼,又接着忖道:“若此人是个女的,那阮大成还可说是单恋成疾。但此人从头到脚,看来看去,也看不出身上有一丝女人的样子呀!”

  江湖上女扮男装之人,比比皆是,伊风见得多了;无论是谁,扮成男装后,总脱不了那种女人气息,伊风可算见得多了。

  此刻这持剑之人,虽然白皙文秀,但嘴上的短髭,根根见肉,这是任何女子也化装不来的。因为贴上去的假须,和从皮肉中生出的,外行人虽难以分辨,但像伊风这种江湖老手,却一望而知。

  一瞬之间,他又觉得对阮大成非常同情,也有些怜悯。

  因为阮大成仍然垂头丧气地坐在那里,那么个响当当的汉子,如今竟落到这种地步,这几乎是令人无法相信的事!

  那持剑之人微微一笑,又道:“阁下一言不发,难道是小弟高攀不上吗?”

  语音落到“吗”字上,已变得非常冷漠。

  伊风微怔了一下,连声道:“哪里!哪里!”

  举头一望,已有日光斜斜从窗中照进来。

  他无意识地走到窗前,窗外是个非常精致的园子。

  这时他才知道自己处身之所,是一家大户人家后院中的两间精舍。

  于是他对这持剑之人的身份,更起了极大的好奇心,转身道:“小弟伊风,只是江湖上的一名小卒,承蒙阁下不耻下交,实在惶恐得很……”

  他本想问人家的姓名身份,又不便出口。

  那持剑之人又一笑,道:“以阁下的这种身手,若说是江湖上的一名小卒,那阁下未免太谦了吧?”

  他也缓缓踱到窗前。伊风才发觉他身材不高,只齐自己的鼻下,心中动了动,却听他又笑着说道:“小弟萧南,才是江湖上的无名小卒哩!”

  他露齿一笑:“今夜之事,阁下必定有些奇怪;但小弟一解释,阁下就会明白了。”

  伊风留意倾听着,但那自称“萧南”之人,话却到此为止,再没有下文,根本没有解释,伊风也仍然一头雾水。

  萧南一回身,拍了拍阮大成的肩头,换了另外一种口气道:“阮老大!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天已经亮了呀!”

  伏虎金刚浓眉一竖,大声道:“你不叫这姓伊的小子走,却偏偏叫我走,干什么呀?”

  萧南双目一张,明亮的双睛里,立刻射出两道利刀般的光芒。

  阮大成竟垂下头。

  伊风暗叹一声,自觉此行弄得灰头土脸。这伏虎金刚话虽说得不客气,但伊风觉得他有些可怜,也犯不上和他争吵,仅仅微笑了一下。

  他目光动处,看到那萧南手持之剑的剑尖上,仍挑着两只鲜血淋漓的耳朵。

  他感觉到一种说不出来的恶心,对这萧南的为人,也有着说不出来的厌恶。

  但人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被削了耳朵的人心甘情愿,那么自己这局外人又能说些什么话呢?

  于是他向萧南一拱手,道:“天已大亮,小弟本也该告辞了。”

  阮大成一瞪眼,道:“你走我也走,你要是不走,我可也要在这里多待一下。”

  他本来满口四川土音,此刻竟学着萧南说起官话来。

  伊风有些好笑,但看了他那种狼狈的样子,却又笑不出来。

  他刚一迈步,却听园中一个极为娇嫩的口音笑道:“哎哟!怎么我才刚来,就听到里面有人说要走要走的,难道你们都不欢迎我来吗?”

  语声力落,门外已婷婷走进一人来,云鬓高绾,艳光四照,一走进门,秋波就四下一转,给室中平添了几分春色!

  她娇声一笑,向萧南道:“还是你有办法,头天刚来,晚上就有两位客人来找你。你姐姐我在这里住了快三年啦,也没有半个人来找我。”

  萧南也笑说:“谁吃了熊心豹胆敢来找你呀?不怕烧得浑身起窟窿。”

  这两人言笑无忌,仿佛甚熟。

  阮大成目定口呆地站着。

  伊风的两眼却瞪在萧南脸上。

继续阅读:第三十一章 潇湘妃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飘香剑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