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温柔之乡
古龙2017-01-11 16:582,510

  伊风正深陷于他去留之间的矛盾中,辣手西施瞟了萧南苹一眼,转向他“扑哧”笑道:“要么你就痛痛快快地留在这里,要么你就痛痛快快地说走,一个男子汉大丈夫做事怎么婆婆妈妈的?”

  火神爷姚清宇也朗声一笑,道:“老弟!你我一见如故,咱们这两天,可要好好盘桓盘桓,要是你老弟再推辞的话,可就显得瞧不起我了。”

  他笑声爽朗:“过几天,你我一起去终南山。哈哈!大约又是场热闹,听说有许多人都要借着这机会去露露面哩!”

  须知一门一派的掌门人,大多是承继的,这种推举掌门人大会,定是有着特别缘故,在武林中并不多见,而这种龙蛇混集的场合,也并不只是选选掌门人那么单纯,定有许多事故发生。是以火神爷笑道:“定有热闹好看。”

  伊风却沉吟半晌,叹道:“小弟原想在会期之前,赶到终南,因为……”

  他又长叹一声:“小弟曾誓言,如不雪耻,再也不以‘吕南人’之身份出现……”

  谷晓静却又“哦”了一声,接口道:“你是怕人家认出你的真面目,奇怪你这死了的人怎么又突然复活,是不是?”

  她娇笑一下,又道:“那你这真是多虑了,这还不好办——”

  她指了指始终凝视伊风的萧南苹,又道:“现成地放着这位萧三爷的千金在这里,只要她在你脸上动动手,我怕连你自己都不见得认得自己了。”

  又是一连串的娇笑。

  火神爷一拍大腿,笑道:“还是你想得出来。”言下颇为激赏。

  伊风在这种情形下,可也不能再说推辞的话,遂道:“如此只是麻烦萧姑娘了。”

  目光一转,正和萧南苹的眼睛一触,只觉她明如秋水的双瞳里,情意脉脉,心头不禁一热。

  但万千思潮,瞬即翻涌而起,竟忘了将目光移开了。

  萧南苹粉颊上似乎微微一红,低下头去,轻轻说道:“这不算什么。”

  火神爷放声一笑,原来萧南苹此刻仍是男装,做出这种小儿女羞答答的样子来,实在有些滑稽。

  谷晓静也娇笑着站起来,道:“这才像男子汉,你折腾了半夜,我去替你们整治些吃食去。”

  春葱般的纤指一指姚清宇,佯嗔着说道:“你坐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跟着我去帮忙。”

  姚清宇先是一愕,但随着他娇妻的眼睛,朝萧南苹身上一转,遂也瞬即了解了他娇妻的用意,“哦哦”连声地站了起来,一面摇头做苦笑状道:“你总是放不过我。”

  转首向着伊风:“老弟稍坐,我马上来。”

  伊风望着这一对夫妻的背影出神,思潮又不能自禁地回到江南,他自己那在苏州城里,曾经和这个家一样安适、恬静的家,想起了那一段,和这对夫妇一样温暖而愉快的生活。

  于是他长叹了口气。

  目光转到窗外,窗外是个并不太大的院子,院子里一座花台,中间植着些芍药,两旁是天竺腊梅,和一些海棠、草花,因耐不住严冬而凋零得只剩枯萎的枝干。

  但是那天竺子,顶上仍有累累的结实,颜色那么红,配着翠色的叶子,更显得那么鲜艳,在这鲜花凋零已尽的季节里,只有这天竺子仍傲然于西风里,一枝独盛。

  人永远无法脱离他旧时的回忆的,即使他能完全斩断过去,但“过去”仍会像影子似的依附在他后面,一有机会,就侵向他的心。

  伊风落寞地回过头,他几乎已忘记了这室中除了他之外,还有另一人存在,但他终究回到现实中来,终究看到了她。

  那是一张满含着同情与了解的美丽的脸,在这一瞬间,伊风突然发觉自己非常需要这份了解与同情,心中不禁又一动。

  只是他久经忧患,心中的翻涌,并未在他的脸容上表露出来。

  静寂,便得风吹过的声音,都可以听得出来。

  风中,有院中腊梅的清香气息,伊风微微一笑,道:“萧姑娘可喜欢梅花?”

  萧南苹却又展颜一笑,垂下颈去。此时的无声,已胜却千言万语!

  人们在寂寞的时候,最容易接受别人的情感,而伊风此刻正是寂寞的。

  突然,又有一连串银铃般的娇笑,打破了这静寂。谷晓静手中托着个大大的红木盘子走了过来,一面笑着说道:“你们两人别在这里发呆了,快吃些热粥挡挡寒气。”

  眼波一瞬,却又“哟”了一声,道:“我们这位女魔头,怎么脸都红了,是他欺负了你是不是?”

  萧南苹站起来一顿脚,不依道:“你再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脸却越发红了,目光竟不敢去看伊风。

  然而眼角却又在有意无意间,瞟他一眼。

  伊风只觉得有迷惘,心里又有些甜甜的,在此刻,他几乎已全然忘记了过去。

  他似乎已将生命切成两段,像蚯蚓一样,只保留着一段在生活着,在追逐着一世一些可以治愈自己创口的事物。

  于是他就在这恬适的家庭中待了下去。

  享受着他已久久未曾享受过的恬静。

  也领略着他久久未曾领略了的少女的眼波。

  又过了两天,火神爷家里突然热闹起来。

  萧南苹便从囊中取出一个面具来,薄薄的竟是人皮所制。这种“人皮面具”在江湖传闻已久,但伊风可从来未看见过,此刻一看,毛骨不禁悚然。

  那面具上有几个小洞,想必是留下耳、鼻、目、口等几个气孔的地方,伊风虽然必须戴上这种人皮所制成的东西,心中难免有些恶心。

  但萧南苹为他戴上后,又花了些工夫,在他面颊和面具之间,加了些东西,他自己对镜一照,果然不认得自己了。

  于是他就坦然走出大厅,去和那些到火神爷家中来拜访的武林豪士见面,那其中自然也有伊风的素识,但谁也认不出他来。

  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伊风和萧南苹之间,自然亲密了许多。

  这些武林豪士都在奇怪,这素来冷若冰霜的潇湘妃子,怎地此刻却会对一个在武林中藉藉无名的人如此青睐?

  这些武林豪士络绎不绝,一天总有十余个到这火神爷家里来,原来都是经过此间,往终南山去参加那推选终南掌门的盛会。

  有几个和姚清宇友情较深的,就留了下来,准备和姚清宇一齐上路。

  但来的人虽然多,却都是些草莽豪士,武林中九大宗派门下的弟子,却一个也未见。

  伊风微觉奇怪,但也并未在意。

  此刻,他竟不再急着上终南山去,但会期日近,火神爷却已在检点行装,准备动身了。

  于是伊风也只得收拾精神,离开这温柔之乡。

  但是萧南苹的倩倩人影,也随着这段时日的逝去,在伊风心中留下一抹浅痕,痕迹虽浅,却是永难磨灭的哩!

  这一段时日的逗留,虽然是温馨的,但伊风却须为此付出代价;只是他应得报偿的日子,此刻还未曾到来就是了。

继续阅读:第三十四章 飞虹七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飘香剑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