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璇光宝仪
古龙2017-01-11 16:583,429

  那虬须大汉把弄了半晌,才抬起头来望着伊风笑道:“这东西叫作‘璇光仪’,你莫看它不起眼,可是这东西真正的好处,却说也说不尽!”

  他咽了口唾沫,又接着说道:“它不但能预测第二天的晴阴,又能解毒,还能避蛇、虫一类的东西。这些都不说,最奇的是它竟能测出哪里有宝物,不管是人的身上、房子里,甚至是埋在地下的珍宝,这东西都可测出来。哈,这才叫精彩呢!”

  他一拍大腿,又道:“可惜的是,这东西我只有一半。于是我就千方百计地去找另一半,找来找去,才知道这东西的另一半,却在这瘦老头子身上!而这瘦老头子,也正在千方百计地想找着在我手里的这一半。”

  伊风听得出神,他自小到大,还真没有听说过世间有这种稀奇的物事,不禁更仔细地去望那璇光仪,想看看这东西到底有何异处。

  那虬须大汉又哈哈一笑道:“我们两人这一碰面,才知道自己要找的东西,就在对方身上。我们两人心中就全有数,知道要得到对方的东西,可不是件容易事!于是我们就约订好了时间、地点,作一拼斗。谁要是赢了,不但能得到这‘璇光仪’!”

  他一指房中那不计其数,无法估计的珠宝,又接着说道:“而且还可以得到对方历年来的积蓄。喏!就是这些玩意。”

  伊风恍然而悟,他们为什么在这种荒山之中,忍受十年的痛苦和寂寞。

  但是他又不禁问着自己:“花了十年的光阴,而仅是为着这些身外之物,可算值得吗?”

  他不禁暗暗摇头,为着这两位武林前辈所浪费的十载时光而惋惜!

  虬须大汉又道:“我们所约比斗之处,本是在这无量山下,到时双方果然都如约而至。可是我们在山下连续斗了七天七夜,我和这瘦老头子虽然所学的功夫完全不同,但功力深浅却完全一样。打了七天七夜,竟也没有打出一点点结果来,仍然是不分胜负。”

  伊风暗忖:“你们一个偷,一个抢,所学的功夫,自然完全不相同了。”

  虬须大汉又道:“可是我们却又不甘就此善罢甘休,因为那么一来,我们永远就只能拿着半个璇光仪,那就完全等于废物一样。”

  伊风暗暗叹息:“人类真是奇怪,他们不愿彼此合作,却情愿浪费十年一去不返的时光,来为着一块顽铁拼斗。这也算人类的智慧吗?”

  那虬须大汉自然不会知道伊风心中的想法,微一停顿后,又道:“于是我们就在这山巅之处,寻得这所在,搭起石屋,就在这石屋里各自研讨,想创出一招使对方无法招架的绝招来。”

  伊风心中暗骂:“你们什么地方不好选,为什么偏偏选中这地方!”

  口中却接口问道:“要是有人一想十年,那对方不是就要等上个十年吗?”

  虬须大汉大笑道:“这当然有个期限,我们以四十天为期,四十天中,若还不能想出一招化解对方招式的招数,那么便算输了。”

  他微一停顿,又道:“可是十年来,彼此却都未败。有一次,过了三十九天,这瘦老头子还没有想出破解我一招自创的‘拂云手’的招数来,我原以为他输定了,哪知到了第四十天的晚上,还是让他想出了这一招的破法。”

  伊风暗叹一声,忖道:“只是他们这十年的光阴,还是有着代价的。十年来他们一定创出许多妙绝人寰的招数来。”

  一念至此,不禁神往,忍不住问道:“老前辈的那一招‘拂云手’,是怎么样的一个招数呢?”

  那虬须大汉似乎谈得兴起,突然站了起来,双手箕张,由内向外拂出,最妙的是脚下在这一拂之间,已换了三个方向,而他的这一拂之势,在脚下的这一动之间,也变了四个方向。

  伊风只觉得他这一招,掌影缤纷,如天女所散之花雨;而他那魁伟巨大的身形,在使用这一招时,竟也好像散花的天女那样美妙。不禁对这虬须大汉的武功,佩服得五体投地。

  那虬须大汉身形一顿,又坐了下来,得意地大笑着道:“我这一招‘拂云手’,名虽是一招,但使用起来,却有十二个高手同时进攻一人时的那种威力,也亏得这瘦老头子,能想得出破法来!”言下之意,大有天下除了那瘦老头一人之外,就再无别人能破得他这一招了。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他笑声一顿,又道:“我们就这样在这石室中,过了十年。到目前为止,谁也无法预测能赢得对方。在苦思破法时还好,最难堪的,就是在对方沉思时,那种寂寞的感觉,可真教人难以忍受!”

  语声之中。也不禁流露出凄凉的味道。

  伊风正自暗地感叹,却听得这虬须大汉又大声笑道:“可是以后有你陪着,我们谈谈说说,寂寞就可以解除了。”

  伊风一惊,连忙道:“小可虽想在此常聆老前辈的教益,只是小可还另有……”

  那虬须大汉双目一张,目光锐利如刀地瞪着伊风,粗声道:“老夫看得起你,你还敢不识抬举吗?难道你进了这间房子,还想一个人先走出去?”

  伊风又是大骇。

  却听这虬须大汉放缓了口气道:“小伙子!你也是学武之人,在这里陪着老夫,管保有你的好处,不但可以得到许多精妙的武功,临走时还可以弄一袋珍宝回去。”

  这虬须大汉数十年前就以生性之奇僻,传遍武林。此刻实在因为这么多年来难堪的寂寞,才会对伊风这么客气。

  伊风心中也不禁动了一下。

  但是一种更大的力量,却使他说道:“万老前辈的盛情,小可心领……”

  那虬须大汉一摆手,抢着道:“小伙子!我先告诉你,我可不姓万,那瘦老头子才姓万。我姓许,叫许白,你听清楚了?”

  伊风又一怔。

  他可想不到这魁梧的大汉,竟是以一身轻身小巧的软功夫称誉武林的南偷——千里追风,神行无影,妙手许白。

  而那瘦小枯干的老头子,却是昔年以大鹰爪手加杂着十二路金刚摔碑掌,以及一身童子混元一气功,走通大河南北的铁面孤行客万天萍。

  他望着这两人的身形面貌,又想到那位天媚教主的奇丑妇人,心中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

  口中却只得唯唯说道:“是!许老前辈的盛情,小可心领了。皆因小可实在另有他事……”

  妙手许白突然敞声大笑了起来,伊风一惊,自然顿住了话。

  妙手许白笑声一住,双目又电也似的射出精光,厉声道:“你要是实在不买老夫的账,也没有关系。只是你却要说给老夫听听,有什么事值得你推却老夫这种别人梦想不得的奇遇!若是老夫也认为值得的,那还罢了;如若不然——哼!”

  伊风现在可发觉了这妙手许白的不可理喻。也知道,自己虽然功力精进,但到底修为太浅,和这种高手一比,还差得远!

  那就是说,除了依照他说的路走之外,别无其他选择的余地!

  他回头一望,那铁面孤行客仍然不闻不问地呆坐着,生像就算天塌下来,他也管不着似的。

  伊风长叹一声,忖道:“怎的这两人竟如此不通情理!”

  他可没有想到,这两人若非生性奇僻得不近情理,又怎会在这深山中一耽十年!

  他心念一动,忖道:“看来我只有暂时在这里陪着他们,反正他们总有一天,会分出胜负的。到了那一天,我一样地可以去寻得那武曲星君的秘藏。

  “到了那时候,我身兼各家之长,再加上功夺造化的‘毒龙丸’,我何愁大仇不报,武功不成?”

  他高兴地思量着。

  可是念头再一转时,想到终南山上的数百人命,却又高兴不起来了。

  他脸上忽青、忽白,正是他心中天人交战之际。

  须知凡是人类,就不免多多少少地有些自私的欲念,这本无可厚非,只是这自私若损害到别人,而将别人损害得很重的话,就应克制了。

  伊风此刻,正是陷于极度的矛盾之中。他知道若一说出此行的真实目的,那么那本武林瑰宝《天星秘籍》和那粒功能夺天地造化的“毒龙丸”,就绝对不会再是自己之物了。

  而他如不说呢?

  终南山里的数百个中毒垂危的终南弟子,都在等着他的解药,姑且无论他赶回去时还能救得多少人的性命,但无论如何,一向疾恶如仇,以侠义自许的他,总不能见死而不救呀!

  窗外夜色更浓。

  带着凛冽寒意的晚风,从窗中射入,吹到伊风的身上。

  然而他却像是毫无所觉似的。

  他身受奇辱,复仇志切,若此刻说出那秘藏,这“南偷北盗”,还会让他取出《天星秘籍》和“毒龙丸”吗?

  那么,他复仇的希望,岂非又完全归于泡影!

  然而终南山上,那种痛苦的呻吟之声,又像尖针似的,一针针地刺破了他为自家设想的许多个理由。

  他忽而张口要说,忽而又极力忍住。有生以来,他从未曾遇到过如此难以解决的问题!

  妙手许白,张着其利如刀的双目,紧紧地凝视着他,心里也在奇怪,这年轻人,为什么会如此?

  在他想来,任何一个问题,都是非常容易答复的,尤其是有关于自己切身利害的事。

  因为那只须本着自己利益较多的一方去做,在他认为就是正确的。

  铁面孤行客自静坐如泥塑,不知道他是否听到他们的对话。

  伊风蓦地咬牙,下了个决定——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各怀机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飘香剑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