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无量山里
古龙2017-01-11 16:582,946

  等到伊风脱身出来的时候,东方的天色,已是黎明的苍白了。

  他长长松了口气,总算逃出了这艳魔之窟。

  但他思忖之下,又不禁觉得有些惭愧,因为自己所用的,究竟不是正大光明的手段。

  “对付这种人,用这种手段,正是再恰当也没有。古人不也说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吗?我又何尝不可!”

  如此一想,他又觉泰然。

  行行重行行,伊风毕竟来到了无量山,无量乃滇中名山,绵亘数百里,主峰在景东之西,山高万仞。

  伊风日落至景东,将息一夜,匆匆准备,次晨便绝早上山。

  晓烟未退,寒意侵人,山上渺无人迹。伊风盘旋而上,只觉寒意越来越浓,随便寻了个避风之处,盘膝坐下。

  真气运行一转,正是所谓:“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伊风才觉得已恢复正常体温。

  将那藏宝之图取出再详细看了一遍,图虽详尽,然而在这绵亘百里的深山中,寻找一处洞穴,却也不是易事哩。

  他极目四望,远处山峰迭起,群山之中,一峰高耸入云,就是那藏宝之处了。

  他略略用了些干粮,便又觅路而去。身形动处,山鸟群飞,而他那种轻灵快迅,却也不在山鸟之下哩。

  攀越过几处山峰,他竟觉得有些热了,也有些累,但此刻目的在望,他连歇息也不肯歇息一下。

  可是他自己也知道,若不是自己的内功的精进,此刻怕不早就累得躺下了。

  好不容易找到那座高峰,他毫不停留地攀越而上,松涛微鸣,宛如仙籁。

  他思忖着图上所示,那藏宝之地,是在山阳处的一个山坳里,而这山坳却在一道溪水的尽头。

  渐行渐远,白云仿佛生于脚底,伊风鼓勇前行,但是那藏宝之地,虽然在此山之中,却是云深不知其处。

  暮云四合。

  伊风逐渐着急,忽然听得在松涛声中,竟隐隐有流水潺潺之声传来,他的精神一振,连忙向水声发出之处,掠了过去。

  转过一处山弯,果有一道泉水,沿着山涧流下,澎湃奔腾,飞溅着的无数水珠,在天色将黑未黑之际,分外悦目。

  伊风沿着山涧,曲折上行,飞溅着的水珠,渐将他的鞋袜溅湿。寒风吹过,他脚上凉凉的,身上又微微有了些寒意。

  俯首下望,白云缭绕。仰首而望,已是山峰近巅之处。

  伊风目光四盼,忽见前面两壁夹峙,而这山涧便是从对面那山坳里流出。他精神一振,身形一弓,两个起落,便越了过去。

  他极快地穿过那两壁夹峙之间的山道。

  此刻夜色虽已浓,寒意也越重,但伊风心中却满怀热望,因为他终究已寻得藏宝之处。

  他想到那些被武林中不知多少豪士垂涎了多年的秘藏,片刻之间,自己便可以得到,心中不禁一阵剧跳,脚下更加快了速度。

  但是一进山坳,他却不禁怔住了。

  那山坳里面甚为宽阔,对面一处高崖流下一股瀑布,宛如一道白练,摇曳天际,澎湃流下后,再沿着山涧流下。

  令伊风惊愕的却是:在瀑布之侧,竟有几处人间灯火。

  他立刻顿住身形,目光四扫,证明此地的确和图中所记,没有半点差错。藏秘之地,就是在那瀑布后侧的一个洞穴里。

  “但是这里为什么会有灯光呢?是什么人会住在这种地方?难道那武曲星君的藏宝,已经被别人捷足先得了去了吗?”

  他惊疑地思忖着,不敢冒失地再往前走。

  他知道能够住在这种地方的人,不是避仇,便是息隐,或者是为着某一种武功的修为。

  然不管怎样,却必定是武林高手。

  但是他却又绝不肯就此回身一走。

  他自家的得失,还在其次,终南山里的数百条人命,也全担当在他身上,此刻他是有进无退的。

  水声潺潺,风声如鸣。

  伊风就借着这些声音的掩护,极快地掠了进去。

  借着微弱的灯光,伊风可以看到瀑布旁山壁下,有一座石屋,两边各开了两个窗子,灯光便是从窗口露出。

  伊风此刻又发现,从这窗中射出的光线,分外刺目,不是普通灯光的昏黄色。

  再加上石屋上爬满的枯藤,山坳里阴森的夜风,山壁上澎湃的流水。四周死一般的寂静和黑暗。

  伊风只觉得一股寒意,直透背脊,掌心也不禁沁出冷汗。

  他又呆立了半晌,突地暗骂自己:“吕南人呀!吕南人!你怎的如此胆怯!你难道不知道终南山的数百弟子之命,以及你自己的切骨深仇,全都在此举上!你若是如此胆怯,你还有何面目见人!你还有何面目见自己?”

  于是他一咬牙,提气向前纵去,极力地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来。

  隐在阴影中,他悄悄往窗内一望,屋中的景象,却使得他几乎惊唤出声来。两只眼睛,动也不动地朝里面望着——

  只见那石屋甚为宽大,东西两端,各堆着些山薯、茯苓、黄精、首乌一类的山果,其中也还有些人间的干粮。

  南北两面,却堆放着不计其数的珠宝,璇光彩色,绚丽夺目,竟将这偌大的一个石室,映得通明。

  伊风这才恍然为什么窗口的灯光,会和普通灯光的那种昏黄之色,迥然不同。

  这些已经足够伊风惊异的了。

  然而最令伊风吃惊的,却是:

  石室中央,对坐着两人,朝东的一人,左腿盘着,右腿支起,穿着油光滑腻的鹑衣,像是已有多年未曾换过。赤着双足,不停地用手指去搓着脚丫里的臭泥。头上也是乱发四生,须髯互结。只有两只眼睛,开合之间,射出精光。

  朝西的那人,枯瘦如柴,两腮内陷,颧骨高耸,胡须虽轻,但也留得很长,身上穿着一件已经洗得发白的蓝布长衫,垂目盘膝,像尊石像盘坐着。

  这种诡异的景象,自然难怪伊风吃惊。他偷望了一会,第一个得到的概念便是:这两人已在这石室中住了很久很久。

  其次,他知道这两人,必定身怀绝顶功力。

  但他疑惑的是:“这两人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在此深山石室中静坐呢?”

  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这问题很难得到答案,心中暗忖:“最好我能够偷偷溜进那洞穴里,而不让他们知道,再偷偷溜出去。”

  心里虽是如此想,其实他也知道自己这种想法的荒谬和不可能,人家无论如何也不会全是聋子的吧!

  他心中着急,却又无计可施。

  目光再向里望,又不禁吓了一跳,原来那虬须大汉突然跳了起来,哈哈笑了两声,声音直可穿金裂石,震得伊风的耳朵嗡嗡作响。他大为惊恐地暗忖:“难道他已发现了我……”

  然而念头尚未转完,那虬须大汉突地在石室中的空地上,身形一旋。然而这一旋,却使伊风的眼睛又看得直了。

  原来这大汉一旋身,竟是上半身向左,下半身向右,腰部截然分成两个不同的方向,生像他的腰,可以随意扭曲一样。

  他接着右腿一圈一钩,腿跟内踢,双手左臂向右挥去,食、中两指却又向左一钩,右掌圈了个小圈,在左臂下倏然向前击出。

  口中却说道:“我上半身向左一旋,你上月那招的右手便刚好贴着我的左侧擦过,下半身向右旋,是躲开你斜击而下的左手,我再用左手回钩,来点你右耳后的‘藏血’穴,右掌用‘小天星’的掌力外击,你若向左去避,我左手正封住你的退路,你若向右去避,我右腿这一圈、一钩,脚跟正好撞向你脚跟的‘百涌’穴,你只有后退,但那时我‘小天星’的掌力,正好用上。”他一口气说完,哈哈大笑了几声,又接口说道,“若非我习得‘拆骨锁骨’之术,我就要栽在你上月那招之下了。”

  窗外的伊风,听得冷汗涔涔而落,这个虬须大汉的武功招式,简直精妙得骇人听闻!

  他心中数转,暗自思忖道:“若有人对我发出此招,而手法和这虬须大汉一样快的话,那我就死定了。”

  闪目再朝里望,那枯瘦的老者,仍像老僧入定般动也不动,坐在那里,生像是毫无知觉的样子。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南偷北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飘香剑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