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剑气冲宵
古龙2017-01-11 16:583,283

  许白突地坐马沉腰,疾推双掌,妙手许白口中闷哼一声,满发真力,朝这块大石推了过去。

  伊风双臂,早亦满蓄真气,此刻再不迟疑,亦自举掌推出。这两人是何等功力,转眼之间,大石就被推开一线。

  外面却传入一阵阵叱咤的声音来,像是有人打斗正剧的样子。

  伊风和许白互视一眼,口中同时暴喝一声,四掌疾推,只听轰然一声,那块重逾千斤的巨石,竟被他两人推得直滚了出去。

  须知这妙手许白,昔年名震天下,虽以轻功见长,但真力之强,当世之中,却也很少有人能与之颉颃的。

  伊风年纪虽轻,却本已可算武林高手,自从督任两脉,被武林绝代奇人剑先生打通后,他真力之猛进,何止倍蓰,何况这十几天里,他又习得《天星秘籍》里的无上心法。

  是以这两人齐一用力,力道之强,自可想见。

  若是换了别人,只怕推上十年,也未必能将这块巨石移动分毫。

  巨石一开,天光立刻射入,妙手许白回顾一笑,道:“想不到你这娃娃功夫倒不错。”

  伊风微笑道:“老前辈夸奖……”

  话犹未落,却见那薛若璧已掠了出去,他大喝一声,脚尖顿点,嗖地,像箭也似的蹿了出去,却见薛若璧已将绕过巨石,他立刻大拧身,双臂分飞,如影随形地扑了过去,一把抓住她的臂膀,厉喝道:“把孩子给我!”

  哪知眼前突地光华错落,四口带着寒光的长剑,剑尖正对着自己,仍在不住颤抖着,一个森冷的口音道:“朋友!你这是干什么?”

  他骇然四顾,只见这片山地上,竟站着十余个手持长剑的汉子,而此刻这冷然向自己发话的,竟就是那多手真人谢雨仙。

  须知他在终南山上,曾见过这谢雨仙一面,只是那时他已经易容,是以他认得谢雨仙,谢雨仙却不认得他。

  他心中微怔之间,那谢雨仙已厉叱道:“还不放手?”

  唰地一剑,向他剁来。另外三人,正是武林一流剑手,也曾随他同上终南山的山东大豪“崂山三剑”,此刻各自划动剑身,同时向伊风刺了过去。

  刹那之间,四道寒光,交剪而至,伊风冷哼一声,撒手、拧身、错步,身形倏然滑开五尺。目光动处,只见妙手许白正和那铁面孤行客相对而立,万虹紧紧站在她父亲身侧,另外几个劲装汉子,各持长剑,围在一周,目光俱都冷冷地瞪在万天萍身上,显然方才曾经巨斗。

  伊风这一展动身形,那种惊人的速度,他自己虽未感觉到,却使得多手真人暗吃一惊,剑尖斜挑,收住剑式,翻身向薛若璧躬身施了一礼,和崂山三剑打了个眼色,一个箭步,却蹿到站在山地边一株枯树下的两个长衫汉子身侧,低低说了两句话。

  伊风心中一动,目光随着他的身形望去,却见那边树下,站着的两人,其中一个面上微微含着冷笑,两目上翻,一手捻着腰间的丝带,不住把玩着,却竟是那来自青海的狂傲少年钱翊。另一个虽不认得,但一眼望去,气度亦自不凡,显见绝非庸手。

  他目光转动处,就立刻判断出此刻的情势,于自己大大不利,自己今日若想从薛若璧手上夺回自己的孩子,也绝非易事。

  他缓缓走到妙手许白身侧,只见这“南偷北盗”两人,此刻四只眼睛,各各相对凝视,万天萍突地冷冷道:“姓许的!想不到你还没死。这里也不是你我谈话之处,你若有兴,我们不妨另外找个地方谈谈。”

  妙手许白仰天一笑,大声道:“再好没有,这里你比我熟,你就在前面引路吧!”

  这两人一走,伊风更是势孤,他心中一急,不禁脱口道:“许老前辈……”

  万天萍冷哼一声道:“我们的账还没有算完,你现在少说话!”

  身形一转,正待大步离去,哪知身后突又响起一阵长笑,伊风闭目望去,只见那钱翊一手捻着丝带,长笑着缓步而来,走到万天萍和伊风中间,卓然一站,两眼朝天上翻了翻,笑声顿住,冷然道:“各位先请暂留贵步,小可还有话请教各位。”

  妙手许白浓眉一轩,目光电张。那万天萍面上却仍然全无表情,接口问道:“什么话?”

  钱翊冷然一笑,将右手的丝带,换到左手,沉声说道:“阁下方才以一双铁掌,力敌六剑,武功可算不弱,想必是位武林前辈。只是在下却要请教,这山窟既非阁下所建,亦非阁下所买,阁下却为何要三番四次地阻拦我们弟兄进去,难道阁下在里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不想让别人知道吗?”

  他滔滔而言,说完了就转过身子,根本不等万天萍回答,冷然又道:“还有……这个朋友。”

  他用手上的丝带,指了指伊风:“阁下仪表堂堂,武功亦是卓卓不凡,只是在下也有请教,阁下与我那萧大嫂,是否沾亲?有无带故……”

  他面色突地一沉,又道:“如果非亲非故,阁下难道不知‘男女授受不亲’,却拉人家女子臂膀作甚?”

  他又指了指那处洞窟,道:“这洞窟中,幽深黝黑,你们几人,在里面是在做个什么勾当?还要用石头将洞口封起来,弄个老头子在外面看门……哈……”

  他狂笑一声,放下手中的丝带。

  “这都教在下弄不懂了。”

  万天萍面如青铁,妙手许白须发皆张,万虹圆睁杏眼,伊风剑眉怒轩,这四人各各怒叱一声,方待答话。哪知那薛若璧竟一阵风似的掠了过来,明眸之内泪光闪动,竟哽咽着道:“二弟!你……你怎地现在才来,你师哥呢?他又跑到哪里去了?”

  钱翊冷哼一声,目中神光闪动,缓缓道:“师兄不在这里,有小弟在还不是一样?有人欺负嫂子,小弟虽不才,也要尽力和他周旋一下。”

  妙手许白,一捋虬须,暴喝道:“你这小子!说话可得放清楚些!你若在老夫面前胡言乱语……”

  钱翊冷然接口道:“又当怎的?”

  话声犹自未落,漫天的掌影,已当头压下,招式奇诡飘忽,生像是自己的前后左右,竟同时在人家的掌风笼罩之下,又像是有好几个武林高手,同时出掌袭向自己。

  薛若璧怀中的孩子,哇地哭了,伊风剑眉轩处,箭步蹿了上去,左手微挥,一领薛若璧的眼神,右手疾出如风,仍是去抢孩子。

  销魂夫人娇呼一声,脚下飞快地退出三步,伊风厉叱扑上,但是眼前却又剑光暴涨,唰唰几剑,带着青蓝的剑光,剁向自己,正是那“崂山三剑”击出的。

  那边钱翊突地长啸一声,颀长的身形,如风中之柳,摇曳转折,毫无定向,一眼望去,竟像是他已站不住身子似的,但妙手许白的漫天掌影,却在他这种奇妙的身形下,全部落空。

  这一来两人各各大吃一惊,钱翊固然想不到,自己的对手是如此厉害的角色;那妙手许白却更想不到,自己盛怒之下,击出在无量山巅苦心研成的一掌,竟被这年龄并不甚大的少年避了开去。

  两人身法稍稍一顿,各又错步进击,霎眼之间,只见掌风虎虎,已分不出这两人的身影来。

  万天萍四顾一眼,低叱道:“虹儿!你先回去。”猛一反身,扑向环伺身后的几个剑手,举手投足间,已对这几人各各击出一掌。

  万虹秋波流转,脚下缓缓移动着脚步,突地蹿到薛若璧身侧,纤掌齐地挥出,左手玉指并起如剑,疾地点向薛若璧右腰下的“笑腰”穴,右手划个半圈,唰地一掌,切向她的左胸。

  薛若璧再也想不到这少女会突然向自己出手,大惊之下,左掌疾起迎敌,哪知怀中一松,右手抱着的孩子,却被万虹一把抢了过去。

  这一切变化,几乎在同一刹那中发生,远远站在树下的多手真人谢雨仙和七海渔子韦傲物,只听得薛若璧惊呼一声,一条翠绿色的人影,电也似的掠了开去,嗖嗖几个起落,已自消失在路旁的林木中,而已身怀六甲的薛若璧,也娇呼着追了过去。

  七海渔子冷笑一声,道:“谢兄难道也受了伤吗?”

  他肩胛之处,日前中了万天萍一掌,几乎骨头都被打碎,是以远远站开,此刻冷冷一问,言下之意,自然是“你并没有受伤,却为何和我站在一起,以致出了变故,都来不及出手”。

  那多手真人岂有听不出他话中含意的道理,冷笑一声,亦自展动身形追了过去。

  韦傲物望着他的背影,喃喃低语道:“这孩子被人抢走也好,留下这娃,迟早总是个祸胎。”

  原来这七海渔子韦傲物和萧无最是接近,是以这些私事,他全知道。俯首沉吟了半晌,抬起头来,只见眼前人影翻飞,剑光错落,打得自激烈无比,并未因这一突来的变故住手。

  于是他伸出左手,微微抚了抚右肩的伤处,缓步走向激斗着的人群,像是要将他们的动手情形,看得更清楚些。

  此刻山风强劲,日已西隐,天色越来越暗。这西梁山畔,冲霄的剑气,光华却越来越盛,给这料峭的春日薄暮,更加添了几分寒意。

继续阅读:第七十二章 各逞身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飘香剑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