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二十天中
古龙2017-01-11 16:582,385

  伊风但觉耳畔轰然一声,一个箭步蹿了过去,抢过那条手帕,提起一看,只见这条淡青色的手帕角上,果然绣着深蓝色的“南苹”二字。

  薛若璧一手接过那已哭了起来的孩子,一面又接着说道:“今天我到这里来的时候,嘿,你不知道,这张床上乱成什么样子,地上还有这块手帕,我一看就知道是萧南苹那妮子的——”

  伊风厉叱一声:“住嘴!”

  却见薛若璧吃惊地望着自己,于是暗叹一声,又道:“这种无耻之事,请你再莫在我面前提起。”

  此时此刻,他又怎能不掩饰住自己的情感,他面上肌肉,无法控制地扭曲起来。

  世间没有任何一种言辞,能形容他此刻的心境!

  也更没有任何一种言辞,能形容他对那萧无的仇恨!

  但薛若璧,却丝毫不了解他此刻的心境,她正巧妙地在编织着一张粉红色的网子,想让这曾经爱过自己的人,再一次跌入自己情感的圈套。

  这幽秘的石窟,显然是经过巧妙的安排的,凡是生活上一切必须的东西,你都可以在这张石床下面的空洞里找到。

  一篓泰安的名产酱渍包瓜,一只已经蒸熟的羊腿,一方鹿脯,两只风鸡,四只板鸭,一篓关外青稞制成的稞巴,一坛泥封未开的绍兴女儿红和一灌澄清的食水,这天争教主的安排,的确是缜密的。

  薛若璧勤恳地整治着食物,似乎想将伊风带回遥远的回忆里。

  伊风无动于衷地望着这些,心中却在暗忖:“靠着这些食物,我支持个一二十天,是不成问题的。乘此时候,我要把《天星秘籍》上的奇功秘技,尽量学得一点,二十天后,那万天萍如不食言——”

  他嘴角不禁泛起一丝微笑,但是这笑容,却也是极为黯淡的。

  这石窟中的两人,各自都在转个心思。

  只有那无邪的婴儿,瞪着一双无邪的眼睛,望着他的父母,人世间的情仇恩怨,他一丝也没有感觉到,他,不是人世间最最幸福的吗?

  伊风除了不时对他的幼子慈蔼地笑笑之外,就再也不发一言,甚至连望都不望薛若璧一眼。

  等到薛若璧和婴儿都睡了,他就坐在灯下,掏出《天星秘籍》来,仔细地翻阅着,不时会突然站起身子,比个招式,又狂喜地坐了下去。

  三天之中,他学会了一些以前他连做梦都没有想起的武功招式。

  在这三天中,他连眼睛都未曾合过一下,薛若璧像是也赌起气来,不和他说一句话,他自然更是求之不得。

  但是,人总有疲倦的时候,于是他倚在墙边,胡乱地睡着了。

  睡梦之中,他只见铁面孤行客正铁青着脸,来抢他怀中的《天星秘籍》,他大惊之下,狂吼一声,便自惊醒。

  睁眼一看,却见薛若璧正赤着一双脚,站在自己面前。

  他当然知道她是为着什么,于是自此他甚至不敢睡觉,只是偶然打个盹,但也随时惊觉着。

  一天、两天……许多日子过去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却随着时日的逝去发生。

  食水没有了,于是他们打开酒,以酒作水。

  但是孩子呢!孩子也只得喝酒。伊风用筷子蘸酒,放在他口里,让他慢慢吮着。

  渐渐,这孩子已习惯了酒味,也能一口口地喝酒了。

  绍兴女儿红,酒味虽醇,后劲却大,孩子自然最先醉了,薛若璧也跟着醉倒。

  伊风望了望她挺起的肚子,心中突又涌过一阵难言的滋味,走到墙边躺下,放心地呼呼大睡起来。

  根本没有日光透入,因此他们也根本不知日子到底过了许多,薛若璧醉了又醒,醒了口更渴,于是再喝又醉——不可避免地,伊风的神思,也因终日饮酒,而变得有些眩晕,只是他究竟是个男子,酒量较宏,是以还没有醉倒罢了——日子飞旋着溜走了。

  伊风已将那本《天星秘籍》,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他武学已有根基,天资本就极高,此刻学起来,自然是事半功倍。

  其中虽有些奥妙之处,他还不能完全领略,但那只不过是时日问题罢了。

  他自觉自家的武功,比起进洞之前,已有霄壤之别。

  他甚至自信地认为:以自家此时的功力,不难和万天萍一较短长。

  于是他欣喜地站了起来,在桌上拈起一片火腿,放在口中慢慢咀嚼着,望着床上睡得正浓的爱子,他不禁又为之俯首沉思长久。突地,一声轰然巨响,从这洞窟外面的隧道尽头传来。

  伊风心中一动!转身走了出去,又飞也似的掠了回来,掠到床前,伸出双手,想抱那仍在熟睡中的孩子。

  这些天来,他和这孩子之间的情感越来越浓,父子之情,有时是比世间任何一种情感都要浓厚的,这本出于天性,无法勉强。

  哪知薛若璧突地一个翻身,伏在这孩子身上,厉声道:“你要干什么?”

  伊风冷哼一声,叱声:“这是我的孩子,我可不能让他再跟着你。”

  薛若璧将身子,整个压在这孩子身上,微微侧过脸,圆睁着杏目,厉声道:“你凭什么要这孩子!小南是我生的,又是我养的,你凭什么要把他从我身边抢走?”

  伊风冷哼一声,也不说话,疾伸双掌,右手去扳薛若璧的身子,左手却去抢那孩子,那孩子从睡梦中醒来,“哇”的一声哭了。

  薛若璧左手反挥,去划伊风的手腕,口中发狂似的喝道:“你要是再敢碰这孩子,我就弄死他,我也死,我们母子两人一齐死给你看。”

  伊风疾伸出去的铁掌,停留在薛若璧身上微微颤抖了一下,终于缩回手,长叹一声,沉声说道:“你要这孩子干什么?难道你要他跟你和……和萧无一齐,让他受那姓萧的折磨?唉!你若还有夫妇之情,就将这孩子还我,我——我感激你一辈子。”

  薛若璧突地纵声狂笑了起来,伸出纤掌,一掠乱发,狂笑着道:“夫妻之情?哈!你也知道夫妻之情,那你为什么只要孩子?吕南人!我虽然也有对你不起的地方,可是——”

  她狂笑顿住,声音突然变得哽咽起来,微微抬起些身子,伸手摸了摸那孩子的面颊,接着又道:“可是,我现在已经知道错了,你难道——”

  她长长地叹了口气,不再往下说下去,但就算她不说,伊风也已知道,这聪明的女子,此刻已想脱离萧无,回到自己身侧来,而用这孩子,作为要挟的武器。只是她太聪明了些,竟将别人,都当成白痴。

  他微微冷笑一声,道:“薛若璧!你是个聪明人,你该知道——”

  语犹未了,哪知——

继续阅读:第六十八章 许白更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飘香剑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