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苍天无语
古龙2017-01-11 16:582,583

  吕南人剑眉一轩,微有怒意,但瞬即长叹一声,缓缓道:“傻孩子,你怎么能这样说,我怎么为了她做这种事,你知道,除了又纯洁,又天真,又温柔……”

  他缓缓说着,目光中似又泛过萧南苹的身影,于是他长叹一声,方自接道:“又仁慈……像你这样孩子,我会为她们冒险之外,其他的我不会!唉,你要知道,我这么做,不是为人,是为了事,我觉得该做这样事,所以我就做了。假如我觉得这件事是不该做的,那么就没有一个人能强迫我。傻孩子,知道吗?来,点点头,让我下去,哎!对了,点点头,让我下去,然后再乖乖地等着我回来,我一定会回来的,相信吗?”

  凌琳不断地点着头,但是她的泪珠已洒满了她自己衣裳,也已洒满了吕南人的衣裳。

  孙敏慢慢走过来,这坚强的妇人,此刻亦自泪流满面。

  她轻轻啜泣着道:“伊风,你……你多珍重,小心些……”

  伊风点了点头,将那一圈已经圈好了的绳索,小心地系在腰上,然后转动一下身躯,试试身手是否仍自灵便,然后他突然道:“叫我南人,我叫吕南人,从此,世上再也没有伊风这个人了。”

  语声一了,他倏然转身,闪电般缘索而下,强忍着不再向上望一眼。但,他无法使他耳中听不到上面传下的叮咛和痛哭声,他自嘲地苦笑:“到底是女子。”又坚强地告诉自己:“我又怎会死哩,下面再危险,但只要有这条绳索可以依附,我还怕什么,我一定会再上来的,那时她们就都会笑了。”

  渐渐……上面的哭泣声越来越微弱,甚至听不见了。

  渐渐……山势更险峻了起来,这壁立千寻的壁上,石牙怪立,又满生着青苔,偶然也有一些不知名的树木,从石缝中生出,而且越往下面,越为险峻,他甚至不敢再往下看一眼,只是谨慎而缓慢地往下面移动着。

  突地——他心中一动,想起了一件事……哪知——他这念头方自升起,手掌突地一轻,全身显然失却了可以依附之物,无助地向那深不见底,阴沉幽暗的绝望中落了下去。

  他不由得惊呼一声,心中闪电般闪过一个念头:“这绳索怎会断的?”目光动处,见到山壁上似乎有个洞穴,他想伸手攀住,但是,他的身形却已一无凭借地落了下去……落了下去……落了下去!

  奇怪,这绳索怎会断的!

  凌琳悲切地伏在栏杆上,望着吕南人越来越小的身影,她再也忍不住,翻身扑在她妈妈身上,又自放声痛哭了起来。

  孙敏怜爱地抚着她柔软的背脊,良久良久,柔声叹道:“乖孩子,不要哭,他会回来的,他不是对你说过了吗?”

  她勉强在自己亦是泪流满面的脸上,挤出一个笑容:“你难道不相信他吗?他会平安的。”

  凌琳抬起头,抽泣着道:“他真的会平安吗?”

  孙敏忍住泪,微笑着道:“他不但会平安地回来,而且还会带回你的姨父,而且——你在干什么?你疯了吗?”

  凌琳正沉醉在她妈妈的甜蜜的言语之中,突地听到她妈妈厉声大喝起来,她方自一愕,接着又是吕南人的一声惨呼,自壑下传来。

  她惊慌失措地抬起头,只见她妈妈木然而立,面色惨变,望着身后——她大喝一声,回过头去,万虹正满面带着狠毒的笑容,站在栏杆旁边,而栏杆之上的绳索,却已剩下短短一尺!

  刹那之间,她只觉天旋地转,什么事也不知道,什么话也不会说……

  万虹突然凄厉地狂笑起来:“我要他死,大家都得不到……哈哈,大家都得不到!”

  她凄厉地狂笑,凄厉地狂喊着,就连她妈妈,也被她惊得圆睁双目,痴痴地望着她,口中喃喃说道:“疯了……疯了……”

  万虹凄厉地呼喊:“疯了……疯了……”

  渐渐——狂笑变成狂哭,她突然伸出手掌,抓扯着自己的面靥。

  突地——凌琳大喝一声,向她扑了过去:“你好狠,你好狠,我要杀死你,我要杀死你……”

  她竟也发狂地呼喊着,发狂地在万虹身上、头上……击打着,只是她此刻心痛如绞,心乱如麻,竟似已忘了使出内家真力,而使出女性最原始的武器,她竟也用指甲在万虹身上、头上抓扯着,孙敏,这坚强的妇人,此刻又再一次发挥了她坚强的神志。

  因为此刻这其间只有她一人的神志较为清醒些,她一步蹿了过去,抱着她爱女的双臂,连声道:“琳儿,清醒些……琳儿,清醒些……”

  万虹疯狂了似的跑到飞阁上去,凌琳也发狂了似的要追过去。

  但是她妈妈却全力抱着她,她的心活像中了乱箭似的,点点滴滴地滴出血来,她狂喊着:“你们好狠……他为你们下去了……你们却害死了他!”

  渐渐——她呼声也微弱了,她只觉耳旁什么声音都微弱了下来——包括她自己的狂呼,终于,她什么声音都不再能听到。

  她晕了过去。

  太突然的刺激,太深切的痛苦,使得这纯真的女孩子,终于晕了过去。

  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

  她缓缓张开眼,漫山的夕阳,正灿烂地映照在她脸上,四面风吹林木,草映夕阳,她此刻竟是置身在一处树林中的一方青石上。

  “我怎会到这里来了?”

  在这刹那之间,她脑海中是一片空白,她当然不会知道她妈妈怎样离开了那凌空飞阁,怎么谨慎地带着她从一条特制的云梯上,渡过那深沉的绝壑,穿过那浓密的丛林,来到这里。

  在这刹那之间,她甚至也不记得她晕厥之前所发生的事。

  但是,转念之间,所有的一切事,却都像怒潮似的涌到她心房,她痛苦地呻吟一声,想挣扎着站起来,但是一双臂膀立刻温柔地拥住她,于是,她发现自己此刻仍然是躺在她慈母怀里!

  于是,她忍不住又扑向这温暖的怀抱,放声痛哭了起来。

  “妈妈,是她们害死了他,她们害死了他……我要为他报仇,我一定要为他报仇的!”她痛哭着,呼喊着。辛苦了,疲倦了,也伤心了的孙敏,无言地拥抱着她,此时此刻,她又能说什么?

  吕南人,这个年轻人也是她深深喜欢着的,这年轻人若是死了,她也会伤心、难受,她记得上次这年轻人为了自己的女儿,受了重伤,她是如何地担心,是如何地照顾他,甚至比担心她女儿,照顾她女儿还要深厚多了。后来,侥幸他能遇着奇人,不但伤势好转,还有奇遇。

  但此刻,他终于死了,是为了她姐姐死的,她心里能不难受?她口中喃喃地安慰着她的爱女,她的心,却在绞痛着。

  她想问苍天,对这勇敢而正直的热血少年,为什么这样残酷。

  但是夕阳虽仍辉煌,苍天却永无语,只有她的爱女的悲泣,混合在呜咽着的晚风里,大地,已又将被黑衣笼罩!人们,也又将在黑暗中安息,但是,她心中暗想,吕南人,是永远会活在她心里的,不但活在她心里,还会活在许多人心里,你说是吗?

  那么,让我悄悄地告诉你……

继续阅读:第八十九章 玄冰烈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飘香剑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