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方舟计划
神罗丶2017-01-22 08:185,427

  薇薇安吓得啊了一声,片刻慌乱后立刻觉得不对,因为枪并没有响。

  她忙快步走到凯莎身边,这时凯莎已经倒在了朔风止水的怀中,但头上并没有弹孔,这才让她松了口气,应该是失血过多加上高度紧张导致的休克。

  朔风止水抬头看着她,断断续续的说:“她……她没有骗我……是不是?”

  薇薇安知道,其实朔风止水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她是出色的心理学家,如果一个人为了撒谎会这样不顾性命,那这个谎言得有多大?这是说不通的……她叹了口气说:“朋友,带他进去吧,你需要急救设备和一个医生,对吗?碰巧我这儿都有。”

  来到朔风止水身边的佣兵丹确认了凯莎没事,注视着朔风止水,郑重的说:“先生,她不应该承受这样的事情,您的无故失踪,已经让一个女人承受了太多。”

  朔风止水的心里很乱,他突然不知道自己是谁,但他又清晰的记得过往的每一件事情,他抱着凯莎走向安全屋,直至此时此刻,他任然不知道怀中的女人为什么那么肯定的把他当成撒旦,甚至愿意为此赌上性命。

  薇薇安走到他身旁,疑惑的问:“朋友,你不怕她死在枪下吗?你因为仇恨走进了一个深渊,她如果死了,便是另一个深渊。”

  她觉得朔风止水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因为他为了仇恨,连死都不怕,如果凯莎自己开枪打死了自己,那就证明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这无疑是可怕的事实,因为这等于朔风止水亲手杀了一个甘愿为他付出生命的人。

  朔风止水摇头说:“她不会死。”

  薇薇安不知道这种自信从何而来,忙打开弹夹,所见令她冷汗淋漓,刚才那一枪,撞针正对着的,正是弹夹中唯一的子弹……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子弹没有射出去?

  她本以为朔风止水并没有装入子弹,不料看到的,却更加匪夷所思。

  但她还来不及细想,朔风止水便已经将凯莎放到了安全屋的医疗室里,正看着她说:“她伤的不严重,不会死,对吗?朋友!”

  薇薇安一笑,说:“是的,朋友!”

  朔风止水独坐在会议室中,国际刑警们有意无意的都躲着他,方才的阶下囚,不知不觉已经变成了一个令他们畏惧的恶魔。

  时间滴答滴答的流逝,他回想着刚才凯莎说的每一句话,心乱如麻。

  他觉得一切都不真实,记忆中的点点滴滴,都变得极其脆弱,如果他方才听到的是事实,那这些记忆,是不是根本就是一场可笑的梦境?

  他思绪百转,苦苦寻找着一个合理的解释,但本身就不合理的事情,又哪里有什么合理的解释?

  “朋友,你很热吗?为什么一头的汗?”薇薇安的声音将他从混乱不堪的思绪中拉回现实。

  他擦干额头上的冷汗,皱眉问道:“凯莎没事了?”

  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原来已经过了两个小时。

  薇薇安点头说:“子弹擦伤而已,没什么大碍,那个大个儿佣兵在房间外守着,如果醒了应该会来告诉你。”

  朔风止水心头似乎放松了不少,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担心这个曾经痛恨的人,“朋友,你是心理学家对么?”

  薇薇安也在会议桌旁坐下,看了看左手腕上的紫晶吊坠,笑着说:“不过对你好像不怎么灵。”

  朔风止水没有被她这个冷笑话逗到,表情严肃的说:“我能肯定我没有失去记忆,过往的每一天我都能拼凑出来,你能告诉我,在这样的前提下,我怎么可能是他们口中的黑皇帝撒旦?”

  薇薇安摇了摇头,不答反问道:“你确定你是朔风止水么?”

  朔风止水肯定的点头。

  薇薇安接着问:“朔风止水是谁?”

  朔风止水有些糊涂起来,因为这个问题显得有些莫名其妙,“是我!”

  薇薇安笑了笑,“你确定?”

  朔风止水想出口肯定,但心中突然一震,他能确定么?他突然感觉他确定不了,他突然想起,三年前他是怎么活下来的?

  薇薇安见他神情有异,忙说:“如果你想我帮你,你就得把所有事情全部告诉我,你必须信任我,我们是朋友,不是么?”

  朔风止水看着这个不过才认识两天的朋友,心里莫名其妙的泛出不知从何而来的信任,徐徐说道:“我在中国长大,没有父母,是我的老师抚养我长大成人,让我接受最好的教育,把我培养成了一个令他骄傲的物理学博士,他给了我一个家,今本该在孤独中枯萎的我,迎着朝阳绽放出了绚丽的人生。”

  他想到自己的老师,不知不觉中展露出一抹温暖的笑容,“老师是世界著名的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他喜欢中国的古老文化,就像喜欢茶的淳韵,他喜欢西方的奇思妙想,就像喜欢爵士乐的疯狂,他有很多了不起的成就,帮助人们解读先辈的过往,同时铺垫未来的希望,我尊敬他,想念他,因为他就如我的父亲一般……可是,这个给了世界无数惊喜的老人,却被上帝夺走了辉煌的生命。”

  “你的老师是谁?”薇薇安觉得她应该听说过这个有无数成就的人。

  朔风止水骄傲的说:“千念祖教授。”

  薇薇安暗道了声是了,肯定了心中的猜想,又问:“什么是方舟计划?”

  朔风止水解释道:“那是由中国,美国,英国等十一个国家各个领域的科学家联合开展的一次考古项目,由各领域顶尖人才共同组成的科考队前往大西洋,那是2012年的7月,一场海底地震改变了海底起初的地貌,令深埋在海底的一片古城废墟出现在了海底。”

  薇薇安讶道:“传说中海神波塞冬建立的文明,亚特兰蒂斯么?”

  朔风止水点了点头,说:“也许是,也许不是,但我的记忆里,这片遗迹的规模巨大,风格却与已知文明迥然不同,这是震惊全世界的发现,科考队半月的考察中,越来越深入海底,各国人员在人类文明面前衷心合作,惊人的发现越来越多,可正当所有人都欢呼雀跃的时刻,悲剧的钟声悄然而至。”

  薇薇安看着他眼中含泪,已经猜到了大概,毕竟这么巨大的项目时至今日,似乎并未出现在任何一个国家或者个人的发言中。

  朔风止水接着说道:“那是到达遗迹海域的第二十一天,我陪着老师和其余几个外国科学家一起乘坐科考用的潜艇下海,准备进入遗迹的更深处,我一直记得那个美国的物理学家一直在同我争论,呵呵,他觉得自己国家的牛排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事物,我一直尝试着劝他尝一尝中国菜,对此我们意见总是不统一。”

  薇薇安忍不住诧然一笑。

  朔风止水神色凝重,“就在我们的争论声里,离开潜艇的打捞人员兴高采烈的归来,他们带来了一块保存完好的石碑残片,很美的石碑,晶莹剔透如水晶一般璀璨夺目,虽然上面刻画的字符我们一时不能解读,但这已经足够令所有人欣喜若狂,因为它是科考队发现的第一块刻有亚特兰蒂斯语言文字的石碑残片,而且在海底被浸蚀了数不清的岁月,可依旧保存完好,我们能通过它得到许多震惊世界的数据。”

  “我们准备把这个消息传递给海面上的其余人员,可是却没有得到回应,老师又叫大家用其它方式试过几次,依旧没有得到回应,大家不得不驾驶潜艇上升,一是为了更换设备,二来也将石碑残片送回营地,那时我们都以为是因为设备故障导致与海面失去联系,又有谁能想到,海面上等待着我们的,是一只全副武装的军队!”

  朔风止水紧紧握拳,语气中充满愤怒,“他们装备着领先于世界的武器,科考队上百人无一生还,整个海面几乎都被鲜血染红,我们的潜艇还没有来得及浮出海面便被他们发射的鱼雷击中,海水灌入潜艇,这是我记忆中最后的画面……”

  他眼角有泪悄然滑落,“这场科考行动之前,老师告诉我,亚特兰蒂斯是人类失落的文明,有数不尽的秘密埋藏在大西洋的遗址里,他觉得那是我们人类的过往,我们应该去挖掘那些失落的文明,因为只有了解了我们人类以前灭亡的根源,才能打开通往未来的道路,而这场行动,将是人类向着未来起航的里程碑,是载着文明逃避灭亡根源的诺亚方舟!”

  薇薇安这才明白方舟计划的前因后果,可心里的疑问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加多了起来。

  按理说,规模如此巨大,跨度如此之广的项目必然是世界瞩目的事件,可她这样一个国际刑警都没有听过,这是不合常理的。

  撒旦虽然是著名佣兵集团,可他们并不是黑帮杀手,自二战撒旦集团成立,他们的战场是诺曼底,是越南,是阿富汗,是伊拉克,是中东南非,那些真正的战场,随处可见他们的身影,可他们为什么要去杀戮一支手无寸铁的科研队?这更是说不通的。

  撒旦集团能够在这个和平年代屹立不倒,强大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更多的原因是他们对于战争,有着自己的原则。

  还有,如此多人员葬身大西洋,其中并不缺乏如千念祖教授一般声名显赫的人物,他们的无故死亡,国际刑警居然也没有过相关档案文件,这更是不合情理的。

  但这些问题薇薇安觉得都不是她眼下要解决的,有一个问题她必须立刻弄明白,“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朔风止水早已猜到她要问这个问题,摇头苦笑着说:“如果我不是在潜艇里,我还可以勉强解释我为什么会活下来,可是我在潜艇里,我亲眼看见海水灌进舱里,我应该和老师一起死的。”

  薇薇安揉了揉眉心,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聪明如她亦不能解释这件事情中的一二缘由,她苦笑着说:“朋友,我觉得我并不能帮你弄清楚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反倒被你给弄糊涂了。”

  朔风止水说:“我醒来的时候,在俄罗斯莫斯科的一家医院,已经是两个月后的事情,与亚特兰蒂斯遗址所在的大西洋已经相隔千里,我醒来之后,等着我的无休无止的审讯,起初我以为是他们把我从海中救出,可后来在审讯中我了解到,我是非法入境的佣兵集团皇帝,他们想要知道我为什么去他们的国家,是提供给恐怖分子武器,还是策划着什么了不起的阴谋……”

  “从那里开始,所有事情都变得不可思议。”朔风止水仔细回想着,这时的他突然能站到一个不同的角度去看待那些不能解释的遭遇,他从没想过,站在黑皇帝的角度上,有些事情便是理所当然,“我没有办法,只能设法逃脱……”

  “等等!”薇薇安打断他,惊讶的问道:“你是说,你单枪匹马居然逃出了俄国?”

  朔风止水并不想细说这个问题,回答的相当敷衍,“没错,我一个人逃出了俄国,这就是事实。离开俄国后,我想回到自己的祖国,可是,我怎么也想不到,我已经被自己的祖国禁止入境!”

  “一夕之间,我家不可归,国不可依,进入了流浪和逃亡的无尽岁月,我想要查出真相,从东亚到北美,我终于查到当日那支军队的归属,我欣喜若狂,以为找到了通往真相的道路,可是,站在尽头等待着我的,不是真相……”他自嘲般的笑了笑,“而是我自己!”

  薇薇安直到此时似乎才能理解最初朔风止水给她的印象,他毫不畏惧死亡,是因为这个世界已经断送了他所有的希望,他能为复仇而活,为真相努力,仇人可以是任何人,却不能是他自己。

  薇薇安想要开口安慰他两句,但最终却没有开口,冷静如她,知道只有真相才能让这个谜一般的男人得到安慰,静下心道:“朋友,谢谢你信任我,虽然有些地方我仍然不明白,但也对你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我想帮你,还需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

  朔风止水点了点头,这三年来,第一次觉得轻松了许多,这个认识不到两天的女警察,她睿智,冷静,美丽,也许……值得他信任。

  能够信任的人,在此时此刻,对他来说显得那么难能可贵。

  薇薇安正色问道:“你为什么来到泰国?”

  她觉得苦苦推演三年前那件毫无耳闻的案件,不如先解决眼下的案件,这件案件和朔风止水绝对脱不了关系,这并不是说他是凶手,而是真正的凶手似乎对朔风止水非常了解,了解到能模拟出一模一样的指纹来。

  薇薇安几乎不用费神去思考便能知道,如果朔风止水不是凶手,那真正的凶手一定知道他的身份,这是可怕的,一个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份的人,究竟有什么地方值得凶手煞费苦心的陷害他?

  朔风止水毫不隐瞒,一五一十的回答道:“英国皇家博物馆的敦煌壁画残片,是中国魏晋时期风格的壁画残片,一战时被八国联军从中国的土地掠夺,带回了英国,成为了英国皇家博物馆的藏品,我的老师是文物回归运动的大力支持者,这些被掠夺的珍贵文物,更是他心之所系,我不仅一次听说过。”

  薇薇安心头一跳,不安的问:“那其余的呢?”

  朔风止水如实说:“这次失窃的所有文物,都与我的老师有若多或少的关系,我的老师年轻时曾在希腊从事考古工作,失窃的古文物正是老师发表的论文中提到的事物,而日本失窃的《寒江独钓图》,本是中国的艺术瑰宝。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不得不关注那些个我老师有关的文物,这不算什么难猜测的事情,有人故意引我来此,而且知道我肯定会来。”

  薇薇安暗叫糟糕,如果按照这个说法走下去,等着她的一定又是一个死循环,又回到了朔风止水的身上。

  现场除了他一个人的指纹外再没有多余线索,虽然现在知道这些文物和死去的千念祖教授或多或少都有关系,但这同样是一条没法去调查的路线,且不说千念祖教授已经去世了三年,仅仅是作为一个知名人物的社会关系,便错综复杂得让国际刑警无从下手。

  这一定是一个很难对付的凶手,比薇薇安以往遇到的所有凶手都难以应对,薇薇安苦笑着耸了耸肩,“朋友,我本来想问你和谁有仇,但突然想到你极有可能是撒旦的老板,真让人头疼。”

  朔风止水肃容道:“如果我是呢?”

  薇薇安一愣,秀眉轻颦,她早就从这个角度去推演过案情,如果朔风止水真的是撒旦的黑皇帝,那同样有两个问题不能解释,第一点是为什么黑皇帝拥有朔风止水所有的记忆,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记忆是关于他自己?而第二点更加不能够解释,那就是凶手如果想要陷害黑皇帝,又为什么要把凯莎招来?无论是因为什么,黑皇帝在没有撒旦佣兵和上帝之火的环境里,也不过是最初的那个邋遢的像乞丐一样的男人,对付一个乞丐怎么也要容易得多才是。

  一时之间气氛突然安静了下来,二人都在沉默中思索,希望能够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帝字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帝字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