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行在山里
桔槔2017-02-02 22:142,102

  迷迷糊糊地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觉,第二天起床天已经大亮了。正吃着早饭,石长生果然来叫我。

  迫不及待地往嘴里塞了两口饭,我便放下筷子不吃了,急急忙忙要和石长生就走。我爹坚持送我们一程,用家里唯一的那辆火鸟牌大梁自行车。这一程,一送就到了麻雀山下,爹用自行车驮着我,牵着车子和石长生边说话边走,其实也没一会儿就到了。

  麻雀山,这是我的世界里,醒来就能望见的一座山,别以为它会很巍峨,其实就是一个小土包,听名字你就会知道,麻雀,能有多大?为什么送到麻雀山下依旧那么依依不舍?现在想想,爹娘可能真的很担心石长生会把我带进山里卖掉。

  然而,我终究还是没有被卖掉。我和石长生一起攀上了麻雀山的顶端,往回路上眺望,那或许是我这辈子第一次站在那么高的地方,虽然那个高点,离着我住的村子不过四五里路远,却是我从来没有远离开过的长度。

  “看,你爹!”石长生指着远方的一个黑点,神秘地笑着对我说。

  我神奇地定睛去看,真的越看越像是我爹,蹬在那辆火鸟大梁上正在往回走。

  山里的风景,虽然离乡不远,真的是我见所未见的风景。回望过回去的爹和色彩青黄交错的麦田,我和石长生翻过了麻雀山,山间时常会见成群的麻雀,成群的喜鹊,还有成群的黄鹂,我一路捡拾着小溪边上的圆石子,扔远丢近的打着鸟儿,轰隆隆地驱散着鸟群,心里说不出的新鲜和畅快。

  带着我个孩子,石长生走得肯定慢了很多,一百里的路程,我们足足走了一天,一大早出发,过午的时候,我不记得翻过了多少山,不记得驱散了多少成群的麻雀,只是依稀还记得,新鲜感永远代替不了疲劳,该累的时候,依旧还是累了。步伐越来越缓慢,越来越沉重,没有了打麻雀的兴致。只能呆呆地跟着石长生赶路。

  石长生似乎是料定了我会累,到了前面的一个村落,便对我说:“我们歇歇吧,我去要口水给你喝。”说完,他让我坐在一座小石桥的桥墩上等着,自己拿出一个搪瓷缸子,走进了石桥旁边的一个小卖部。

  等他出来的时候,手里依旧端着搪瓷缸,还提着一个方便袋。他把搪瓷缸递给我,说:“先喝茶!”

  我两手接过来抱着,看见里面竟然还放了大干烘。大干烘是我们这个地方的穷人家最经常喝的一种茶叶,有一股浓郁的炒火香气,甚是解渴。一边吹着热气,我一边大口地饮着大干烘泡的茶水,足足喝了大半缸子。

  石长生又把手里提着的那个方便袋提给我,说:“吃几块糖。”原来,他不只是进去讨水喝,还顺手给我买了半斤糖果。软软的高粱饴,还带着比蝉翼都要薄许多的糯米纸,在家里爹娘怎么得也舍不得给我买那么多的好吃的,那时候一毛钱能够买五块。

  那层糯米纸,是包装,但是也可以吃,我爹在我娘不在家的时候为了哄我吃饭,就曾经花两毛钱买过十块,让我就着糯米纸吃一个煎饼。

  喝过了水,吃过了糖,我看见石长生从褡裢里掏出个煎饼,就着我剩下的茶水就吃下了肚。我们两个算是都吃过了干粮,也算是歇息了一阵子。继续赶路。

  歇过之后的我,多少恢复了一些精神头。只是追打麻雀这样的事儿,已经失去了兴致,转变成了看不一样的风景,行走在山里,路过山里的村落,才会发现这样的神奇,本来你是走在大路上,却发现人家的院子,就在自己的脚底下,而人家的院墙,正是沿着路边的崖头一直蔓延到比路稍微高一点的高度,“什么人都能跳进这样的院子。”我心里这样想,甚至还想,“难道他们就不怕贼惦记吗?墙垒的这么矮?”我家的土墙也不高,我那时候小,我家有段土墙下雨坍塌了,后来又砌上的,仅仅到我胸前的高度,每年收了玉米,我爹总会把玉米秸秆儿扎成个儿,围在土墙外面,勉强充院墙的高度。

  然而就是那样也会有贼惦记,又一次我们全家都去远一点的一个邻居家串门,看起电视来我闹着不回家,结果回去得晚了,十点钟回家的时候,我们家的整整一笼子鸡就被贼端走了,贼进去的地方,就是我们家的那段矮土墙那边。

  一边看着山里人家的院子,一边想着自家的土墙和鸡,一边还在往前走路。山与山围成的低洼空间,说大不大,说笑也不算小,一路上经常看到这样的地方被人们修建成水库,相比村里的小池塘,这些水库对我来说真是浩淼,有的竟然在水面上还停泊着一艘两艘的渔舟。

  “有船呀!那水里有船呀!”每次看见,我都会惊奇到不行地喊石长生看水面上的船,他总是略微一抬头,看一眼之后说,“抓鱼用的。”继续赶路。

  走着走着,天色就变暗了,时间已经快到黄昏,我们在一座山脚下行进,我明明已经看见了太阳落下山坡,然而等我爬到山坡顶上的时候,却发现太阳竟然还没有落下,余晖正洒在一座水库潋滟的波面,瑟瑟中透着一股红彤彤的韵味,让我不禁又惊奇又赞叹,真奇怪,真好看。

  “我们要天黑了才能到。”石长生冷不丁地对我说。

  “你还走得动吗?要不我背你走?”转而又问我。

  “走得动,不用你背。”我在过午的路程里,提着那半斤高粱饴时不时地往嘴里塞一颗,真的没有觉得有多疲惫。

  “哎呀,坏了,忘了拿手灯了。”石长生一摸褡裢,又冷不丁地说,手灯,就是手电筒,我们那里到现在也一直把手电筒叫手灯。

  “没有手灯你找不到路吗?去你姑姑家哎!”我比较诧异,为什么他一定要手灯呢,去他姑姑家的路,他又不是不记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石之流浪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石之流浪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