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山里的老姑姑
桔槔2017-02-04 08:052,152

  “我老姑那个村子后面有条河,河上没有桥,只有石头墩子,天黑过河没手灯看不见。”石长生看我不明白,耐心地给我解释。

  “要不你先等我,我去那边小卖部再买个手灯,咱们天黑了也好找路,过河也方便。”

  “买手灯多贵,你家里还有买了不浪费吗?就过这一次,买根蜡烛照亮不行吗?”我突然想到一个点子,告诉石长生。

  “也是呀。那你等着我,我去买根蜡烛。”

  我在路边等着他买来了蜡烛,我们又赶路,天渐渐地就擦黑了。

  “快到了,前面不远就是那条小河。”石长生指着前面对我说。

  不一会儿,我们果真来到了小河边,虽然是隆冬腊月,小河的水确实不断地流淌着的,路上遇见那么多水库,没有一个是结冰的,这条小河,也没有。我蹲在河边,伸手去探了探河里的水,没有冰,却也透着刺骨的冷。

  “一会儿你举着蜡烛,我背你过去。”石长生边嘱咐我,边拿出洋火点蜡烛。腊月里的小村外,总少不了寒风,蜡烛点着,一阵风吹过来就灭掉,石长生就再划根洋火点着,用手捧着蜡烛,挡住风,递到我的手里,背起我,过河。

  我小心翼翼地用手端着蜡烛,另一只手掌笼住火,透出一点微弱的火光,举在前面给石长生照亮。他小心翼翼地借着火光,谨慎地迈出每一步,一步一个石头墩,总算是过了河。

  我们又穿过一片落净了树叶的小树林,前方有微弱的光,依稀可以看到是从一座小土屋里发出来的。

  “到了,那就是我老姑姑家。”石长生指着那座小土屋对我讲。

  一阵风吹过,点燃的蜡烛又熄灭了。四周一片黑暗,依稀就看见前方村子里放射出来的农户家的灯光。我们加快了脚步往前方的小屋赶去。

  到了小屋旁边,黑暗中我依稀可以看到四周都是树条编成的篱笆墙,石长生移开柴扉就往里走,我紧紧地跟着,没看到篱笆墙上的一个枝条是伸出来的,戳到了我眼睛下面的脸皮,一股火辣辣地疼。

  我正拼命地揉着被刮着的伤处,听到背后有什么东西飞速地向我跑来,狠狠地撞在我的腰上,差点把我撞出一个趔趄。

  那是一只大公鸡,很多大公鸡都会跳起来琢生人。我,对它来说,就是生人。

  “没事吧。”石长生看到公鸡扑向我,急忙赶走了它,问道。

  “没事。”我一边答应,一边紧紧跟着石长生往屋门口走去。

  屋子里,石长生的姑妈和姑父,听到小院外的响动,都开门出来看,正好迎着我们。

  看到石长生,老姑妈一脸的错愕。“长生?你咋来了?”

  “姑,过年了,来看看您。”石长生笑着迎上去说。

  “怎么还带个孩子?谁家的?”他姑父跟在后面,发现了我的存在。

  “房东家的公子,跟我到山里玩的。”

  “快进屋快进屋吧,外面怪冷的,你说说,也不知道你来。来,快进。”石长生地老姑妈和姑父一直退着往里让,我们跟着进了屋。

  落下坐,他们开始聊家常,无非是这些日子怎么样,过年打算怎么过,年货备得如何,来年年景怎么样之类的话语,我没什么兴趣,开始打量眼前说话的人儿——石长生的老姑姑和老姑父。

  他的老姑妈是一个大脸盘的老奶奶,圆圆的脸上布满着皱纹,带着岁月的镌刻,在与侄儿的交谈中更带着满目的慈祥。一头银白色的头发,窝成一个团团的发鬏,用半根筷子簪住,一身洗得灰里透白的旧衣裳,老大襟的衣裳,那个年代村里的老太太,十个有八个都是那样的衣裳。

  当年,逃难到我们村的时候,为了一家子活人的生计,石长生的老姑姑加到了这个山里,嫁给了身旁的那个老汉。

  老汉就成了石长生的姑父,当然那时候也只是刚到中年,只是如今成了老汉,干瘦干瘦的老汉,黝黑的脸庞,尖尖的下巴,几缕花白的髭须,高高的颧骨映衬下,两只眼睛格外地大,就如没有护眼肉一般,有点点凸在外面,绽放着山里人坚毅的秉性。

  “晚上吃什么了没有?你姑父今早上山打了只兔子,兔肉锅里还有不少,你跟这娃娃将就着再吃点儿吧。也没有好东西吃。”嘘寒问暖,首关吃喝,看到原来的侄儿,留下过思念而又相逢的泪水,老姑妈对石长生的关切,总是在这些最基本的事情上徘徊。

  “哎,还没吃呢,我最喜欢吃您老人家炖的兔子肉了,我吃点。”石长生答应着,自己起身端锅去灶上热兔肉,热好了,招呼我一起吃。

  山里纯野生的兔子,肉味真的很鲜美,肉质真的很细嫩,让人欲罢不能。我和石长生赶了一天的路,疲乏得紧,也饿得紧,大半只兔子,加上蔬菜烩头,足足半锅,被我俩就着煎饼三下五除二就给吃了个干干净净。

  当天晚上,吃饱喝足,石长生吃着又和老姑妈老姑父说了一些话,老姑父起身给我们收拾了一张床铺。小屋就一间,床只有两张,他的老姑妈老姑父睡一张,拉一张布帘子,就隔成了一个小里间,布帘子,就权作了里间墙。

  另外一张床,在小屋的另一端,上面放着许多的山羊皮野兔皮,想必都是他老姑父自己养的山羊和自己猎的兔子,吃肉的时候扒下来的。兽皮,是山里人重要的经济来源,换了好价钱,日子才会好过一些。

  他老姑父收拾出这张床,让我跟石长生挤着睡,床上铺的是兽皮,盖的,也是兽皮。那晚在那个小屋,我睡得格外暖和,在自己家里从来没有那么暖和过,兽皮上软软的兽毛,用手触一触,就感觉一阵阵暖意袭遍全身。

  “山里真好。”躺在兽皮床上,我心里不禁这样想,虽然刚进门是被枝条戳着的脸蛋儿还有股火辣辣的疼,虽然被大公鸡追逐还有些心有余悸,然而这座山里的小房子,给我带来的温暖,抵消了这一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石之流浪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石之流浪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