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木匠老师傅
桔槔2017-02-13 22:352,127

  那日,石长生走在大街上,临着铺子和作坊,就问人家店家需不需要雇工,一连问了好几十家,没有一家需要。正当他灰心丧气的当儿,一阵喧嚣的吵闹,吸引了街边好多人,也吸引了垂头丧气的石长生。

  “林老头,我敬你是咱镇子上出了名的老把式,才把我们家那么重要的一套家什让你打,话我也跟你说头里了,打好了,价钱什么的都好说,打不好,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如今你看看,好好的木材,你们给我打成这样的残次货,你倒是说说,该怎么办。”一个穿戴齐整的中年人,正在一家木匠铺子前,一手叉腰,一手插点着一个老木匠,厉声地训斥着。

  “高老板,您别生气,别生气,是小店的错,都怪我林老头,没教好徒弟,废了您的木材,我砸锅卖铁赔给您,您别生气,别生气。”老木匠点头又哈腰,一脸愧疚折腾得满面羞红,堆满了笑意赔着不是。

  “你赔?你赔的起?你把事情推给徒弟就了事了吗?今天,我就非要咋了你这招牌不行,什么全镇第一木匠,你就看看你们家干得这活儿,叫第一嫌不嫌丢人?”姓高的委托人话语里不肯让一丝一毫。

  “高老板,是我给您打错了家具,您就别骂我师父了,您要怎么着,我都愿意,求您别再羞辱我师父。”一个年轻的汉子跪在地上,哭咧地求告着高老板。

  “胡说什么?教不严,师之惰,你没有学好手艺,人家怎么说你师父我,都是应该的。木材折价我都赔给高老板,你别再罗嗦了。”老师傅厉声训斥跪在地上的徒弟。

  “既然如此,李老头,你也是镇上最称道的行家,我也不要你多,我也不砸你的店,你看我木材值多少钱,你赔给我,这事算完,否则,那就没个完!”高老板又说道。

  “好,好,老汉我赔给您,赔给您,您千万别动气啊,别动气。”林师傅一边再赔着不是,一边回店里拿了满满的一把子钞票,双手递给了高老板。那高老板一把抓过钱去,数了数,头也不回地走了。

  一群围观的人,看冲突已经了结,指指点点又评头论足地就转身离开了。唯有石长生还呆呆地站在那里。

  “三儿,你也别跪着了,起来吧。你做瞎的活儿,我已经赔给人家高老板了,这事儿啊,就算了了,你快起来。”林师傅俯身去扶自己的徒弟。

  “师父,师父,三儿对不起您,三儿砸了您的招牌啊,师父,三儿对不起您啊。”三儿执意不肯起来,如捣蒜般地向着师父磕头。

  林老汉两手搀其三儿,沉重地叹了一口气道:“三儿啊,砸招牌,倒还不至于,但是你做瞎了活儿,在这镇上,你是做不了木匠了,为师我呀,也不能留你在咱们铺子了,你就收拾收拾,到别处去谋生吧。”说完又是不住地叹气。

  “师父,我知道错,我以后一定改,我一定改,求您别赶我走啊师父。”三儿扑通又跪下哀求。

  “不是为师赶你走,是你确实不能再靠这个谋生了,最起码,在这个镇子里怕是不行了。你走吧,求为师也是没用的,走吧啊走吧。”林师傅别过头,沉重地挥了挥手。

  三儿怔怔地哭了半晌,貌似知道再求是无济于事,哭咧地爬起身,收拾自己的东西,走了。

  木匠铺除了林师傅,还有在那怔怔看着的石长生,没有其他人了。

  “我说你这后生啊,这热闹已经过去了,你怎么还在这里不走啊,快走吧啊 走吧,别在这里耽误我老头干活儿啊。”林师傅抬眼看见石长生,对他说。

  “大叔,我不是看热闹的,我是从山东过来,谋生计的,问了几十家了,没有找到活计,我是没地方去。”石长生说。

  “山东来的?找活计?找活计也走吧啊,我这里啊,没有什么活计给你做。”

  “老师傅,您收我做个学徒吧,我给您打打下手,行吗?”

  “没看我刚才把我唯一的徒弟都打发走了吗?我这是手艺活儿,由不得马虎,不是肯出力能吃苦就能干的活儿,你快走吧啊。”

  “大叔,您就收下我吧,我实在没地方去了,您就收下我吧,我一定好好学手艺,帮您挣钱。”

  “能吃苦?”

  “能!”

  “能受累?”

  “能!”

  “做瞎了活儿也向刚才我那徒弟一样被撵走,不委屈?”

  “不委屈!啊,不,师傅您放心,我肯定不会做瞎活儿的。”

  “说的好听!行吧,反正三儿走了,我也需要帮忙的,你就留下来试试,不合适,我可不留情面啊,肯定撵你走!”

  “哎,您擎好就行。”

  就这样,石长生一半算是死乞白赖地,成了太行山以西的小镇上,林木匠的徒弟,年轻力壮的后生,手脚又伶俐,脑子还活泛。没过多久,林师傅就庆幸收了这么一个好徒弟,每逢向主顾交付了家什,主顾赞不绝口的时候,林师傅总是不住地夸耀自己的土地石长生,临了必定带上一句,“我这徒弟,肯定会青出于蓝胜于蓝。”

  师徒俩打理着小木匠作坊,每天都不断地又主顾上门,生意好,林师傅每个月,会给石长生发十多块钱的工钱。石长生吃住都跟着师傅,自己基本上花不了什么钱,每当拿到了工钱,他都会跑到附近的邮局,一分不剩地全部汇回老家。

  作坊里的活计,有的时候忙的不可开交,林师傅有个姑娘,时不时地回来帮忙,做做饭,收拾收拾,还会替石长生洗一洗换下来的脏衣服。

  这一日,结束了一天的活计,日头看看就要落下西边的山岗,林姑娘炒了几个家常的小菜,林师傅竟然还上街,买了两瓶好酒,招呼石长生洗了脸,一起围坐在饭桌上吃饭。

  “长生啊,你来这里跟着我学活儿,多长时间了?”林师傅端起酒杯,放在嘴边细细地咂摸一口,问石长生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石之流浪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石之流浪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