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矿哥出事
桔槔2017-02-20 22:232,114

  “好人不长命,王八活千年。你知道这句话吗,宽子?”讲着过去的故事,石长生突然间问我。

  “不知道啊,爹娘没跟我说过这样的话。是啥意思?”我一脸茫然,呆呆地问他。

  “就是说啊,人要是做好人,总是容易死的快,但是成天介做坏事的人,就是迟迟得不到应该得到的报应,活得好好的。我跟你说的这个矿哥,就是个不长命的好人。”石长生叹口气,接着讲这个故事,自己亲身经历的故事。

  矿哥矿嫂两口子,对煤窑上的弟兄们都非常照顾,像亲兄弟一样,甚至不分彼此,矿嫂时不时地给石长生加餐,让他有的时候不禁都想起远在山东老家的娘和姑姑,甚至亲娘和姑姑,都没有这个比他也就大个四五岁的女人疼他疼得多。

  矿哥出事的那天,是石长生第一天正式下井,干什么活儿,矿哥都让石长生跟在他后面,对他颇多照应。自然,带着石长生进煤窑的王德全,也跟在一旁。

  矿哥和王德全钻煤,石长生往外运,分工没什么毛病。累归累,但是要挣钱,干什么活儿不累呢?本来,就这样什么都是有条不紊地进行。

  石长生有往上推了一筐煤,下来之后矿哥问他:“德富兄弟,天儿是什么时候了?”

  “快中午了。”

  “那咱再干一会儿,就上去吃饭。”矿哥说。

  石长生答应着,他站的地方,是王德全新钻出来的空间,和矿哥说着话,他就继续往筐里装煤,正在他弯腰挥铲的一瞬间,就听见矿哥喊,“德全,快躲开。”他都来不及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就觉得头顶上扑簌簌的往下落煤屑,矿哥冲过来一把把他狠狠地推到一边,远远地跌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他头脑懵懵的,还没撑地站起来,只听得“轰”地一声,刚才他站的地方,一大片煤土塌了下来,正好砸在把他推开而自己还没有来得及跑掉的矿哥身上。

  石长生慌忙艰难的爬起来,连滚带爬地赶过去用俩手拼命地从矿哥的身上往下扒拉煤土,一边扒拉,一边哭着喊王德全,“哥,大哥,快来帮忙啊,矿哥砸底下啦!”

  王德全在煤土落下的那一刹那,也是懵懵的,这会儿听见石长生喊,也赶紧过来用俩手扒拉煤土。

  等他们把煤土全都扒拉掉,附近的矿工都过来帮忙把煤块全都搬开,大家看到矿哥整张脸,已经被煤块砸的血肉模糊,人,早就断了气了。

  大伙儿都哭出声来了,哭喊着腾出了一个煤筐,把矿哥放进去,七手八脚地运上地面。有人飞快地跑去把噩耗告诉了正在做午饭的矿嫂。

  没多久,就听见矿嫂撕心裂肺的哭声传来,“当家的,到底是咋回事嘛,上午下井的时候还是活生生的个人儿,咋给我抬上来就成个这了嘛。”矿嫂奔来伏在矿哥的尸身上没命地哭喊,谁人劝,也没有用,一大群矿工又都跟着哭起来。

  “大伙儿先别哭了,咱还得给矿哥办后事呢,都别哭了,别哭了啊。”王德全一边用乌黑的袖口擦着眼泪,一边劝着矿嫂和其他矿工。

  “矿哥就这么死了就算了吗?德全?咱们不给矿哥讨个说法吗?”大伙儿一边抹着泪,一边问王德全。

  “是呀,大哥,矿哥是下井死的,怎么的,咱也得去给他向老板讨个说法呀。”石长生也问道。

  “讨说法,肯定要给矿哥讨说法,但是咱们谁去呢。”

  “除了矿哥,咱们弟兄里面就属你威望最高,就属你和老板熟,现在矿哥出事儿了,讨说法这事儿,我们都觉得还是你去合适,怎么的也得让老板把嫂子妥善安置了,把矿哥的后事给办了啊。”大伙儿都说。

  “那行,我就去给矿哥讨个说法,嫂子,起来,先别太难过了,保重身体,咱们先给矿哥洗洗干净,找老板讨说法的事儿,我去。”一边说,他一边劝着扶矿嫂起来。

  刚扶起来,矿嫂又“扑通”一声跪在他眼前,哭着说道:“德全兄弟啊,我女人家不经事,什么事儿,都还要麻烦你和各位兄弟们啊。”说完就伏在地上哭起来。

  “嫂子,你起来,起来起来,你放心,这事儿包在我德全身上,肯定给嫂子讨个说法。”德全一边劝着矿嫂,一边招呼石长生和其他人,把矿嫂扶起来,大家又把矿哥的尸体洗干净,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王德全就独自去办公室,讨说法去了。

  说是讨说法,其实没有什么说法可以讨,人死不能复生,说法说得再好听,矿哥也不会再活过来,人在矿上死了,老板肯定逃脱不了干系,但是老板死活也不会承认是自己的错,为了不承认,就会拿钱来了事,而讨说法,也就只是讨价还价多讨几个钱罢了。

  矿上死了人,老板又再矿上,出事儿当时他肯定就知道了什么情况,但是老板却始终没有露面,也没有派任何人来劝慰死者家属,表示表示什么,一切都只是静候,静候着有人上门向他讨说法,他好以不变应万变。

  王德全进去老板的办公室,大家都在外面等着,听不清楚里面怎么说话,时而从里面会传来王德全和老板的争吵声,但是传出来也听不清楚到底吵了些什么。

  很长时间过去,王德全从老板办公室出来了,大家都围上去问情况,王德全只是摇头叹气,一句话也不说地就去了矿哥的灵堂。

  “嫂子,跟那个资本家交涉了一晚上,他死活也说不出个黑白来,我事先忘了跟你商量,也不知道到底该问他要多少钱合适,如今,你看看咱们要多少?”见到矿嫂,王德全就问。

  “我是个女人家,从来也没指望卖了男人的命换钱,兄弟你就看着帮我操持吧,你苗哥生前没结的工钱,还有该给的补偿只要他能按一般情况给,就行。”矿嫂一边揪心地哭,一边嘶哑着嗓子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石之流浪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石之流浪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