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油煎蚂蚱
桔槔2017-02-02 22:172,181

  我确实没有再打死过长虫,甚至遇到了会躲着走,从一定意义上讲,我肯定是被石长生讲的故事吓到了。但是当时的我体会不到他不让我打死长虫到底是处于保护我免被伤害,还是别的什么缘故。总之,我不打长虫了。

  但是,没人一起玩耍的童年总归是无聊的。有的时候我会从我家那个偏僻的地方跑到村子的另一头找小伙伴玩耍,有的时候也会邀请他们来这边玩耍,一起到河里凫水,一起玩泥巴。

  然而更多的时候,我是自己玩耍的。去小菜园看会儿石长生,去河西岸的灌溉渠捉些蚂蚱,这是我的主要玩耍。

  灌溉渠两边是宽广的田野,草丛、庄稼,里面总是有各种各样的蚂蚱,大的小的,青的,花的。我玩耍只捉那些大的,长长的翅膀、健硕的后腿,每当它们后腿一蹬,振翅飞起,我常常要满田野里去追,还经常抓不住。

  抓来玩,其实就是蹂躏,我自己也想不通那时候怎么会那么残忍,摘掉蚂蚱的一条后腿,然后喂到蚂蚱嘴里让它自己啃噬自己的腿肉。或者去野生的山枣树上摘下圪针,山枣的圪针又细又长,非常尖锐锋利,我会把它假想成剑,把蚂蚱假想成与大侠对战的敌人,将圪针刺入蚂蚱的胸膛,把它扎死。

  蚂蚱的血液是草绿色的,也有黑色的,我常常弄得手上脏兮兮的,身上衣服上也会沾染,因为弄脏了衣服,回家没少挨我娘的笤帚疙瘩。

  有的时候,我会和石长生一起去田野,他拾柴火,我在一旁逮蚂蚱摘圪针。

  他看我逮蚂蚱,告诉我说:“逮了用茅草串上,多逮母的!”

  我从来没有像他说的那样玩儿过,也不知道用茅草怎么串。

  我就问他:“怎么串?”

  他走过来,放下柴担,在草丛里拽了根茅草杆儿,我们方言里叫茅草,其实就是狗尾巴草,最上端有个穗儿。只见他从我的手里要过我刚捉的几个大蚂蚱,一手逮住,另一手轻轻掀起蚂蚱脖子后面的那块鳞甲,手指掰住,又腾出另一只手来拿着茅草杆儿从蚂蚱脖子的肉和鳞甲中间串了出来,最后把串上的蚂蚱往下一撸,狗尾巴穗儿正好卡住,顺势如前把剩下的几个蚂蚱也串上,递给我说:“就这样串,学会了吧?”

  我看了看他,不知道他叫我把蚂蚱串起来做啥,呆呆地点了点头。之后,他去捡他的柴火,我去逮我的蚂蚱。我在田野里追着蚂蚱飞奔,他时常回头来看看。等到我串了有七八串蚂蚱,他的柴担也捆上了满满的一担柴了。

  他把柴担紧了紧,担在肩头,喊我道:“宽子,我们回吧!”

  我低头看了看手里那满满的几串蚂蚱,也算心满意足,答道:“回!”

  一道回家,到了菜园子,我没有径直回自己的家,而是跟着他到他的小屋里,问他:“怎么玩?”,随后扬了扬手里的蚂蚱。他让我把蚂蚱串上的时候起,我就不知道他想干啥,一直以为,他是要教我新的玩儿法,到了他的小屋,看他没有任何表示,我终于按耐不住了,启口问他。

  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道:“不玩儿!煎了吃!”

  “这个也能吃?”他实在是太神奇了,不管是啥,他都想着吃了。

  “能吃,可好吃了呢,等着啊!”说着,他从我手里接过那几串蚂蚱,走到屋外面拿进他洗菜的小盆儿,舀水涮了涮,放在地上,又把那几串蚂蚱都撸下来放进盆子里,提起一暖壶开水就倒了进去,只见那群可怜的蚂蚱,在热水里蹬巴了几下,就再也没动弹,身体被开水一烫,拉长了许多,尾巴上排出了长长的蚂蚱屎。

  “哎呀,屙屎了,真脏!”我哈哈笑着说。

  “屙出屎来才能蚂蚱才能吃呀!”他边说边等蚂蚱屎脱离了蚂蚱身子,用笊篱又搅了搅,把蚂蚱捞出来,码上一层细盐在上面,放在那里控水。

  生火,加柴,架锅,把锅烧热了后,他一手端起笊篱,一手按住里面的蚂蚱,两手来回地甩了几甩,只听得嚓一声,一笊篱蚂蚱被他倒进锅里。没有放油,干锅烘炒了一会儿,他就把锅端下来了,满屋子里都飘满了蚂蚱肉的焦香。

  我伸着鼻子满屋子闻呀闻,说:“真香!”

  “香的时候还在后头呢!”他说着,去拿了双筷子,在锅里拨拉着炒得焦黄的蚂蚱,一个个挑出来,又放进笊篱里,等他都挑完了,我看了看锅里,锅底铺了一层小小的蚂蚱屎。

  他把蚂蚱屎倒掉,回来又舀清水刷了刷锅,再架到灶上,烧热,这回才从油罐子里舀了两勺油倒进锅里。等油热了,他又端起那一笊篱蚂蚱,倒进锅里,不停地翻炒了片刻,端下锅,把蚂蚱盛进了盘子里。

  “好啦!油煎蚂蚱,你尝尝香不香!”他说着,递给了我一双筷子。我没有像上次他让我吃长虫肉那样拒绝,拿起筷子,迫不及待地夹起来就吃,果然,满嘴焦香,我一口一筷一口一筷,很快盘子都要见底了,他却只是笑着看着我吃,虽然偶尔也拿起筷子,夹上一两个放进嘴里,但是基本上,一盘子蚂蚱全被我吃了。

  全盘清光了之后,我依然意犹未尽,问他:“明天我再去抓了,你炒了咱俩吃行吗?”我想我当时眼睛里肯定在冒光,肯定是一脸的渴求。

  他哈哈大笑,“馋小鬼!行,你想吃的话,你逮多少来我给你炒多少!”

  看他答应了,我心满意足,又和他说了好多话,才回家去了。

  后来,我们这里把蚂蚱当做特产,很多农户专门养殖蚂蚱发了家,蚂蚱很是畅销,我才知道,原来不止石长生一个人吃蚂蚱,还有好多人都吃,时常,我会怀念起石长生做的油煎蚂蚱,有的时候也会想,城里那些人,知道石长生怎么做的蚂蚱吗?他们买了蚂蚱做着吃,是不是和石长生做的一个味道呢?

  不得而知。石长生已然死了,他做的蚂蚱的味道,我也只能记个依稀,真的那城里人做的和他做的比,或许我真的分辨不出来,哪一个才更好吃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石之流浪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石之流浪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