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蝼蚁也是命
桔槔2017-02-03 09:072,152

  煮长虫肉,油煎蚂蚱,在童年的生命里见过的这许多生物,曾经伤过的这许多性命,我似乎从来都没有想过它们是可以拿来吃的。单纯的孩子心性儿,没有伙伴的无聊,百无聊赖的伤害。虽然我没有亲口尝一下石长生煮的长虫肉,但是,在生存困窘的情况下,为了活下去而吃这许多,还吃出道道来。这里面透出来的人生,应该也是和别人不一样的人生吧。

  虽然,在那段生活最困苦的岁月,曾经没有门户遮蔽,曾经跟着娘下地里挖野菜充饥,也曾经吃着爹爹从城里捡回来的城里人扔掉的菜叶。但是,我所没见过的,诸如石长生的饮食,还多得多,正如稍微长大一点后我所听过的“卖儿鬻女”、“易子而食”。在穷荒的年月,穷苦人家有的会把儿女卖出去,为了自己拿着卖儿女的钱活下去,更为了儿女跟着买主,能够活下去,孩子死了的,自己不能吃掉自己孩子的肉,与另一家死儿女的人家互换尸体来吃了活下去,一切只为着活下去。“好死不如赖活着”,这是我们的古话,生命是宝贵的,人如此,世间万物,也皆是如此。

  然而,直到那是,我还是一个孩子,不懂这些,正如现在的一些成年人,不懂这些。直到这一天,我吃石长生做的油煎蚂蚱吃得上瘾,一如往常地去田野里抓蚂蚱,用茅草串成串,带回去让石长生料理了我们吃。

  这次,我兜里装了一个塑料袋,逮蚂蚱之余,我还逮了好多只青蛙,都装在这个塑料袋里,活活装了四五十只,挂在腰带上。手里提着大串大串的蚂蚱,腰间挂着沉甸甸的一袋青蛙,一晃一晃的,活像一个捕猎归来,而且是满载而归的猎人。

  晃晃荡荡地,我来到了石长生的小屋,看他正躺在床上养神,我叫他:“大爷,蚂蚱来了。”他没起身,也没睁眼,只是说:“你先放门后的盆里吧,过一小霎我就炒。”

  “那行,我先去玩儿,你炒好了叫我!”我把蚂蚱放进盆里,转身就跑出小屋去了。

  小屋的后面,我家的前面是一片平地,没有草。因为麦收季节,我们家常年把这里当成麦场,每年麦收前,我爹都会拉着碌碡打着圈按场,麦季忙完后,虽然地面就那么闲置着,但是也终年不见它长草。我那天下午,就是在那片打麦场玩耍,玩耍那一塑料袋的青蛙。

  用麦场上我娘堆了当柴火烧的麦秸秆儿插进青蛙的肛门,往里吹气,把青蛙一个个都吹得鼓鼓的,活像一只只气球。

  然后把它们放到地上,看着他们爬,满肚子的气,加上密封塑料袋的缺氧,它们已经挑不起来了,蹬歪着四条腿儿,缓缓地爬着,而我却拿着一块石头,看见爬得最慢的,就用石头把它砸破。

  一时间,打麦场上充斥着一片“砰砰”之声,数十只青蛙,没过多久就一个个地肚破肠流,当场殒命。

  正当我残忍地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石长生做完了油煎蚂蚱,来喊我去吃。

  看见我在砸青蛙,他定定地站在我身后,脸上带着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的铁青色。

  “你砸它们做啥!”他的声音不大,但是能够听出来,带着一种愤恨,带着一种令人敬畏的威严。

  “玩儿呢。”我有点害怕他的脸色,低下了自己的眉眼,不跟他眼神有对接,怯怯地说。

  “蚂蚱炒好了,来吃吧!”他竟然没有下文,默默地在头前走了。

  “哦。”我答应着,怯怯地跟在他身后。

  进了小屋,他拿了筷子递给我,让我吃蚂蚱。

  他自己呆呆地坐在床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往事。

  我也默默地吃着蚂蚱,一口一个,却怎么着也吃不出前些次吃的那种满嘴留香的味道,我等着他说点什么。

  真真的,他开始说点什么了。那是待了半晌之后,他出声了。

  “宽子,你知道吗?青蛙也是有命的。伤害生命的权利,只有神有,人不能有。”

  “嗯。”我小声地应答着。

  “其实,蚂蚱也是,长虫也是,活着的东西,都有它的命,有命的东西,我们不能说把它们的命夺走了就夺走了。”

  “前些天,我不让你打长虫,一个是怕遇见毒长虫会伤着你,另一个也是因为,长虫的命,也是命。”

  “但是,你还是吃长虫肉啦,也吃蚂蚱啦呀!”我想到了这个借口,但是不敢理直气壮地反驳,依旧怯怯地说。

  “是,吃了,很多东西的肉,我们人都吃过,但是吃和杀不一样。弱肉强食,这是咱们这个世界的规矩,但是这个规矩也只是说‘食’,就是‘吃’,我们吃肉,是为了活着,但是没有目的,就去杀生,就不对了。”

  “一样是杀了它们,怎么还分哪个对,那个不对呢。”

  “当和尚的都爱惜生命,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和尚为了不杀生,它们不吃肉,但是为了活着,它们还会吃粮食,粮食,活着的时候是庄稼,庄稼也是命。人哪,不能绝对地做到不伤害任何一个生命,但是能够只为满足活着的需要去吃东西,不多余地伤害生命,那就行了。”

  我默默地点点头,若有所悟,其实,当时没有悟到什么。觉得他说的话,没有几句我能听懂了。只是将不能为了玩儿去杀生,默默地记在了心里。

  那一天的那盘油煎蚂蚱,我没有吃完,也没有吃出好滋味,不是因为意识到了什么,只是知道,我之前的那些玩儿法,会有大人不高兴,至于世界的法则,弱肉强食,还有“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我那时候真的没有领悟到什么,只是觉得,既然不能这样,那我以后就不这样,就好了。守规矩,是我自比那时候还往前就会的事情,虽然小孩子调皮捣蛋的任性我也有,但是,更多地是规规矩矩,有人跟我说不对,那我基本上就改正了。但是,能给我说不对的人,除了爹娘,石长生,基本上没多少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石之流浪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石之流浪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