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继父的死后
桔槔2017-02-02 22:152,100

  随娘嫁人,石长生又有了一个新的爹爹,而亲生的爹爹,已在那场饥荒中寒却了尸骨。人,总要活下去,要活下去,总要相互之间有个依靠。

  母亲再嫁的第二年,石长生有了一个弟弟。然而按说他之前继父这头应该也有他的继兄弟姐妹,然而,他后爹的前一个老婆,身子弱,病怏怏地生过几胎,加上在那个年景里缺东少西,孩子都没有好好地活过周岁。而在他亲爹的那头,他也有过兄弟姐妹,不过都在饥荒中逝去了。

  有了第一个弟弟,之后一年年地,他又有了一些个弟弟妹妹。不过,都和头一个弟弟一样,和他同母异父。

  石长生的后爹,早年曾经跟随着军队南征北战,不论是打鬼子的时候,还是解放战争的时候,他或者抬担架,或者推小推车运物资,总是跟着军队到处地奔波,也算是个革命人士。勤快,朴实,淳厚。待石长生,算是很好的。很官方地说,视如己出,和亲生的儿子一样看待。

  带着去赶集,付上钱让石长生在集口听说书的,他自己进去赶集,买齐了东西回来,给石长生买糖葫芦,买油炸饼,带着去喝丸子汤。还有的时候,会带着石长生走着进县城里看电影。

  然而,我一直没有听说石长生读过书。他给我讲的故事,或许正是他跟着继父去赶集,在集口的书场听了记住的。那时候,农活儿都在队里,大人们白天都去地里干活,挣工分,他后爹也带着石长生去,小孩能捡棉花、拾麦穗,还能揽芋头、揽果子,等到石长生大一些了,他给队里放羊、放牛、放鹅。听他们讲这些故事,就感觉捡棉花神奇。孩子家顽皮,手上身上难免有磕磕碰碰的破皮伤,每当捡棉花的季节,石长生如果手上带着伤,哪怕一丁点点的破皮,他后爹发现了也会把他关在家里,不让他去捡棉花,据说,手上的上碰了生棉花会感染化脓,会烂,然而究竟会不会烂,他们也没讲仔细,我问过石长生,最终也是不得而知。

  日月往复,时光如梭。石长生一天天地长大,一年年地长成。曾经随母漂泊的小毛孩,长成了健壮如牛的小伙子,据说,他那会儿力气大得很,能抱得起三百多斤重的大碌碡。

  他那个敦厚的后爹,在他成为大小伙后没多久,绝症死去了。结结实实的汉子,毫无征兆地病倒,再也没有起来,永远地闭着眼睛去了。石长生的长成,正当是这个家里多了一个整劳力的时候,他的后爹去世了。石长生的娘,又一次做了寡妇。后爹给他们留下了一个大家子,两个弟弟、两个妹妹,最大的也才八九岁,最小的三四岁。

  一家人的生计,妥妥地压在了石长生的肩头,吃不够吃,穿不够穿,他们过来之后,虽然没有多少宽裕,然而终究是吃穿不愁的,而吃穿不愁的日子,持续了就那么短短几年的工夫。

  总算是年景好了,不用再拖家带口地去要饭,好年景里,毕竟勤劳朴实的人们,不会端着破碗去逃荒要饭。石长生已经不是捡棉花、放牛羊的年纪了,他每天去队里上工,挣工分,领着最大的弟弟,弟弟捡棉花、拾麦穗。

  然而家口大,减了后爹的收入,虽然不至于饿死,但是只能勉勉强强地应付生活,常常捉襟见肘。石长生明白,这样子下去,弟弟妹妹们一天天长大,饭量一天天增加,终有一天,他们全家还要出去逃荒,家境需要改变,就需要走出去闯闯别的活法。

  他就和他娘商量着,他出去闯闯别的活法,家里先勉强支撑着,等他在外面安定了,会陆续地往家里寄钱寄东西。

  他娘也晓得这样子活法不合适,迟早要混到再出去讨饭,然而,他娘也没有别的办法,传统的观念,萦绕着她的脑海,出嫁从夫,夫死从子,死过两任丈夫的她,无异于在生涯中塌了两次天。

  好在有个儿子长成了,石长生已经长成了他娘心里的天,往后永远的依靠。因此,当他跟娘商量要出去闯一闯别的活路时,他娘没有任何异议,一万个支持,儿子闯出了活路,全家老的小的就都有了活路。

  娘俩有了共识,石长生决定去关东,从前村里有好多人去关东,都混得好了,后来回到村里,都成了富裕之家,于是,石长生也决定去试一试,他没有野心,只是想着把家里生活的窘境做一下小改变,能让一家老小不用要饭,安稳地活下去。

  第二天一大早,石长生起了个老早,没有去上工,而是背着包袱去了山里,他的姑姑在她娘未改嫁时嫁给了山里的那户人家,和他后爹这边也牵扯着不远不近的亲戚,出远门跑生计,总需要去给亲姑姑辞个行,毕竟除了这边的娘,他也就这么一个长辈的亲人了,而且他要远走他乡,家里需要照应的,也得找姑姑和姑姑家里人托付一下。

  百十里的山路,石长生走了大半天,那时候赶路全靠一双脚,路也不好走。一大早的出门,到姑姑那大山里的家,日头也要西坠了。路不方便,这些年和姑姑,和姑姑家里人,也没有见过多少面。也就年前年后,有个些许走动。

  石长生讲明了他的打算,姑姑家也是赞成,满期望着他闯出了名堂,将来也好对山里的亲戚有个提携帮助。姑父满口应承着帮忙照顾家里,小姑姑确实含着满眼泪花看着就要远离的侄子,这是她娘家剩下的唯一的根儿。侄子为生计出去求路子,她心有不忍,然又许多无奈,眼里饱含着泪水,却也只能叮嘱侄子在外多加小心,其他的,也只能是无奈了。

  在姑姑家吃了个晚饭,睡了一宿,第二天姑父给装了一袋子地瓜干儿,姑姑千叮咛万嘱咐地,石长生背着布袋回了家。收拾行装,交代好了母亲,弟弟妹妹,又过一宿,翌日一大早,他便离了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石之流浪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石之流浪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