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悲怆的歌声
桔槔2017-02-02 22:162,277

  两间小土屋,真的都很小,小到堆满了柴火和杂物,用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就能收拾停当。小土屋没有正儿八经的门,我爷爷奶奶在里面住着的时候,也只是冬天里用几根木头条钉上一块透明塑料布,嵌在门框上,就当是门了。

  我娘特意又用木头条钉了门挂在门框上,之后就没再去。看样子,真的是等着什么人去住。

  过了几日,我放学回家,途经小土屋,看到屋外站着一个邋遢的汉子。一头花白的头发,说花白,那得是有黑有白,黑白掺杂,但是这个汉子的头发貌似用花白并不是那么合适,因为你分不清楚黑和白,像秋后的枯草,像散乱的柴堆。蒙蒙地透着一层灰色的气息,头发有的倒竖,有的服帖,就像田野里的荒草。

  一张沧桑的脸庞,那时候我上学已经学过“饱经风霜”这个词,当时我看到这张脸庞,这个词不由自主地就跳上了我的心头。那确实是一张饱经风霜的脸,好似好多年都没有洗过一洗的样子,和他的头发一样,像蒙着一层雾似的,灰扑扑的。

  然而尘霜满面,并掩盖不了他脸上一条条的皱纹,如刀刻般,深而密集。

  我心里暗暗将他的身材与我爹做了一下对比,相比我爹,他算是长大一些,只是脊背微微有些驼。

  他看见我在那里看他,笑了一下,微微向我招了招手,然而我并没有他招手叫我,就跨进菜园子,而是飞奔着进了自己家大门。

  “娘,小屋前面有个人!”

  “嗯。”我娘正在切猪草烧猪食,对我的发现并没有多么惊讶,就这么淡淡的应了一声。

  “他是干什么的?”

  “以后他就住那小屋里。”

  “他为啥要住咱们家的小屋。”

  “因为他没有家。”

  他没有家,那住就住吧,我娘都没说啥,我也不用管。

  因为村里很多人都搬进了新村,我们家住的那个地方,已经没有几户人家了。

  甚至我平常都没有了小伙伴陪我玩,最近的小孩,也是和我弟弟同岁的孩子,玩不到一块。只有我放学之后发出了邀请,我以前的邻居小伙伴才偶尔来这边和我玩耍。

  所以,有个新的邻居来,不管他的年纪是多大,不管他是谁,对我来说总是新奇的。

  “我得叫他啥?”我又问我娘。

  “叫大爷。”我娘说。

  “哦!”没有下文,我答应了一声,就去有一搭没一搭的玩耍了。

  我家大门里面,是我最常玩耍的地方,这个地方好就好在,我在这边玩,能听清楚外面的声音,也能听清楚里面的声音。

  听清楚外面的声音,可以像发现了新大陆,跑去给我娘报告;听清楚里面的声音,是因为随时可以听到我娘叫我而做出应答,免得被揪耳朵,挨条帚疙瘩。

  “石长生,

  长生石,

  奈何桥上归来迟。

  长生石,

  石长生,

  半世癫狂半世疯。”

  在我玩得百无聊赖的时候,我听到门外面不远处传来了歌声,声音苍老,语调沧桑。其他的,不是那个年纪的我能够解读出来的。

  我听到了声音,放下我手头玩耍着的东西,跑出去看是谁在唱。

  歌声正是从菜园子里小土屋的前面传来的,是那个住进我爷爷奶奶小土屋的人在唱。

  我蹑手蹑脚地来到菜园子的园墙,土石的园墙,我站着到我的肩膀。

  我弓着腰,扒着墙缝向里面看。

  他听见声响,停止了唱歌,转头向我的方向看过来。

  继而笑了笑,向着我的方向,又招了招手。

  我没想到这么轻易地就被发现了,讪讪地直起身子,跨进了菜园子,来到小屋前。

  “你叫啥?”他等我来到他身边,俯身摸了摸我的头,低声问道。

  “宽子!”我应道,“你叫啥?”继而又反问他。

  “我叫长生,石长生。”他竟然直接回答一个小孩子问他的名字。

  “可是我娘说你叫大爷。”

  “是你叫我大爷,不是我叫大爷。”

  “为啥?”

  “没有人名字叫大爷,你叫我大爷,是因为我比你爹年纪大。我的名字叫长生,不叫大爷。”他耐心地给我解释着。

  但其实我也并不关心这个,我娘叫我叫你叫大爷,那我就叫你大爷,我用不着管你叫什么。

  “你刚才唱的啥?”我又问。

  “歌呀!”

  “谁教你的。”

  “老天爷。”

  “别骗人了,老天爷为啥教给你唱歌,为啥没教给我?”我穷追不舍地问。

  他呵呵笑了两声,没再回答我这次的问话,只是又轻轻地摸了摸我的头,就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好像要找个其他的话题,问我道:“你为啥叫宽子?”

  “不知道,我爹我娘叫我宽子,我就叫宽子了,爷爷奶奶也都叫我宽子,所有人都叫我宽子。”我懵懵懂懂地回答。

  “但是在学校里没人叫我宽子,我老师和同学都叫我林绍宽。”讲完常常的一段后,我突然发觉有疏漏,又忙忙地给他补充上了。

  “你还有个弟弟?”他没有在意我急冲冲填补话漏的样子,又问我。

  “嗯!”

  “你弟弟叫啥?”

  “二长。”

  “为啥你叫宽子,你弟弟叫二长?”他眨了一下眼睛,嘴角含着笑意又问我。

  我感觉话头好像又被绕回来了,老这样问过来问过去好没意思,就回嘴道:“你为啥叫长生?”

  没想到这回嘴一问却好像戳到了他心里的痛处。

  他把手缓缓地从我的头上拿开,直起了身子,慢慢的转身背对着我,说道:“是呀,我为啥要叫长生呢?叫长生的从来就没有过能长生的,电视里演的叫长生的,都早早地死了。关二爷原来也叫长生,可能是听了二指先生的话,认为这是个忌讳,才改名叫云长的。”

  他说了这么一段古里古怪的话,我没法再回嘴,只是呆呆地看他的背影,不知道该再说点什么。

  “石长生,

  长生石,

  奈何桥上归来迟。

  长生石,

  石长生,

  半世癫狂半世疯。”

  他背起了手,又怆然地唱起了歌,四下里静寂,唯有他唱歌的声音,我听着听着,感觉心里莫名地压抑,悄悄地退出菜园子,回家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石之流浪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石之流浪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