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命值几个钱?
桔槔2017-03-05 21:332,142

  这一天没有更多话,谁的心里都憋着一股难过,近似于绝望的难过,守着矿哥的尸身,大伙儿过了一夜,没吃饭,第二天早上也没吃,当然,也没有再下井。

  “我再去找老板谈谈吧,嫂子。”天亮,到了该上工的点儿,王德全跟矿嫂说。

  矿嫂一直哭得泪眼婆娑,伤心欲绝,顶梁柱,说没就没了,女人家,下半辈子靠谁?没得靠。但是,事情出了,不能不解决,自己没主见,就得靠人家帮忙。

  “德全兄弟,全靠你了啊,你就帮我好好问问老板,我男人的命,到底值几个钱?啊!”

  “我以前也听说过别的小煤窑出过这样的事儿怎么办的,一般情况下,老板都要赔三万块钱。要不咱们也这么要吧,苗哥的工钱,我们另外再要。行吗嫂子?”王德全问。

  “行,兄弟你看着办,全靠你给做主了啊。”矿嫂又是一阵悲戚的哭,哭得周遭所有人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命,拿钱来买断,身临其境地感受着这种局面,想想这种事也有可能落在自己身上,谁心里也不会好受得了。

  矿嫂不住声地抽泣,王德全叹着气出去了。他又去了老板的办公室,老板也真沉得住气,事情到如今,依旧没有出现,连慰问都没有来,矿嫂没有亲自去找他要说法,他也没亲自来给矿嫂一个说法。

  王德全去谈了很久,直到过了晌午,人终于回来了。其实,石长生和矿上的其他矿友,七手八脚地做了些东西,正在七嘴八舌地劝慰矿嫂多少吃一点,再伤心,人也要吃饭。

  矿嫂正在含着泪吃饭,王德全从怀里摸出了一大沓子百元大钞,走到她跟前递给她,说:“嫂子,这是三万八,你数数。我跟老板交涉了很久,他最终才肯给,他说,三万算是补偿,剩下的八千,有三千块是矿哥没结的工资,还有五千,是他给出的丧葬费。”

  矿嫂正端着的饭碗落在地上,“哇”的一声,她又哭出了声响。“当家的啊,你就这么走了啊,你的命,换了三万块钱啊,当家的啊。”哭得撕心裂肺,惹得在场的人,又都落下了泪,人们安慰下矿嫂。王德全又说:“那狗日的还说了,说希望这件事不要传出去,嫂子如果你还想在这里继续干,那就继续干着,如果不想干了,他立马给你结工资,给你出路费送你回家。”

  矿嫂点点头,又对王德全千恩万谢,又不停地哭泣。

  择好了日子,众人给矿哥下了葬,之后,大家又都回去干活了,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该出力的出力,该挣钱的挣钱。就连矿嫂也没有伤心地离开,把矿哥用命换回来的三万块钱存进银行,依旧在矿上的食堂里给大伙儿张罗吃的,虽然看着相当伤心,但是人却平静了很多。

  不过,矿嫂对石长生比以前更好了,当然对王德全更好。因为讨要矿哥的补偿,主持矿哥下葬,都是王德全在主持,施予了她家天大的恩。

  “兄弟,你多吃,多吃,俺家男人的事儿,多亏了你哥啊。”矿嫂还是经常开小灶请王德全和石长生,每次都对石长生这样说,这让石长生都无所适从,没人的时候,他鼓了好几次,都想告诉矿嫂,王德全不是他的哥,他们之前根本不认识,但是他终究没有说,只是经常给矿嫂帮帮忙,提提水,护着外面来了送菜的,他就跑去给矿嫂帮忙卸菜。

  没过多少时日,王德全又被老板请进了那件小办公室,谈了一会儿,老板竟然和他一起出来了,还把大家都召集到了一起,郑重地宣布,从今往后,王德全就是工地上的新工头了,大家有什么事儿,都找他,干活也都要听他的安排。

  就在那天,矿嫂专门做了好多菜,把大家伙儿都叫去了,菜很丰盛,竟然还有酒。大伙去到之后都惊呆了,那么丰盛,竟然还有酒。

  “嫂子,咱们一个月菜钱不多,这个吃法不太好吧。”王德全连忙对矿嫂说。

  “才刚当上工头,就管起锅头来了?”矿嫂淡淡地一笑,转而又说:“放心,这不是用的矿上的钱,钱是俺自己出的,酒,也是俺自己买的。”

  “这不年不节的,是要唱哪一出啊?”王德全又问。

  “是啊是啊,怎么吃那么好,是为啥呀,嫂子。”石长生和其他的矿友也颇为不解。

  矿嫂还是淡淡地一笑,道:“一个呀,是俺男人的事儿,多亏了众位兄弟给帮忙张罗,俺要谢谢大伙儿,另一个,德全兄弟这不是成了新的工头了吗,俺也给他祝贺祝贺,请兄弟往后还要多照望着俺这个可怜的寡妇。”本来是笑着说的,但是说完这两句话,矿嫂却止不住地又落下了泪。

  众人缓过味儿来,连连上前去安慰矿嫂。矿嫂擦擦眼泪,把没有流完的又憋回心里,强颜欢笑,招呼大家做下,吃饭,喝酒,感谢,庆祝。

  石长生也吃了菜,也喝了酒,但是他却没有吃出菜有什么好味儿,也没有喝出就有什么好香。生龙活虎的一条命,顷刻间消亡,不过换来三万块钱。可生活的担子还要继续压迫着人,强忍着恨,满腔的委屈,矿嫂却还要在矿上继续做活。是的,她可以选择回家去,再也不来这个伤心地,但是,回去她要靠什么活着呢,不见得不在这个伤心地,日子就会变得好过了。

  石长生又想,其实谁又不是一样的,为了挑起养活整个家的担子,他孤身来到这太行山以西,上了门的亲事他想想家里都不敢答应,累死累活地在矿上干活,每个月也只有那么几个钱,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他不敢,老家里的老娘和弟弟妹妹就得饿肚子,一天两天可以,时间久了,可能就会饿死,但是他说什么,也不愿意再看见亲人饿死了,所以,他也不得不在这里继续干着,但是,心里却有说不出道不明的酸楚。

  命,真的就值那么几个钱吗?那晚石长生喝醉了酒,躺在床上,不住地想着这个事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石之流浪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石之流浪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