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妃
喵喵宝贝2017-01-16 21:153,248

  到达越央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季杳成把我带到了当今皇上胞弟火远王爷的府宅后,就进宫面圣去了。不想理那些人的惊艳的眼神,便直接说累,来到了院子里休息。今晚的夜空格外的璀璨,今晚,我的心情却是格外不好。老天总爱和我唱反调。把一干服侍人员遣送出去后,偌大的院子只剩我一人。院子靠墙处有两棵大树,不想回那空无一人的屋子里,便直接爬到树上去了。小时候,没人管我,便和那些孩子野贯了。爬树对我来说是小意思。

  今夜的星星格外亮。小时候记得孤儿院的阿姨说过,天空是一个许愿瓶,很高,高到我们禁不住仰望;很大,大到我们无所遁形。我们的每一个愿望就是星星,会被天空包容,我们的许愿声都会被听见……但只有离天空近些,才能把愿望送到那唯一的瓶口。所以,我那时很喜欢爬到树上看星星,因为这样会离天空更近。

  站在树枝上,可以看到王爷府的大部分地方。偌大的府宅灯火通明,却散发着寂寞的味道。听说火远王爷也是越央城的城主,备受皇上信赖。由于皇权中心位于越央城,远王爷在城里的权利虽受限制,身份却比其他城主要高。

  想到刚才见到远王爷时的情景。远王爷其实真的是一个很好看的人呢。俊朗的容颜不说,单看那王者气势,就令人佩服,那是别人学也学不来的。只是他刚刚看见自己时,眼里同样是闪过一丝错愕,和季杳成的反应有几分相似,这令我有些不解。其实从开始到现在,令我疑惑的事情确实很多。一个和亲公主为何会遇刺?没有武功,又为何没被杀死,反而逃生?这个公主的称号为何就是她的名字?册封仪式为何没有被推迟或取消?还有弥颜说过的那件事。一个个问题,都是毫无头绪。忽然,不远处有声音传来。

  “现在炎国使者怎么样?”

  “今天早上炎二皇子已经到了外使馆。而护送鸣络公主的人还在路上,估计明晚应该到达。”

  “那她的底细你查清了吗?”

  “在炎国的人马并没有听说过这个公主,我想炎胤不可能会为一个公主而冒险。”

  “怎么可能?找‘炼狱’的人去查下,看有没有结果。

  “恩。鸣络公主素有‘炎国第一美人’之称。圣上指明要娶炎国最美丽的女人。谁想到想到事情居然会这样。”

  “这个以川公主长的很美。”

  “却有些眼熟。”

  ……

  声音远去,我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幸好没被发现。这两好听的声音是火远和季杳成的。只是听他们的意思,这火舜原想娶的人是鸣络,不知怎么的炎国送来的变成了我。怪不的季杳成不怎么尊敬我呢。

  天还没亮,就被人叫起来打扮。火远送来了一套极其昂贵极其华丽的大红衣衫,看起来倒是蛮喜气洋洋的。头发像鸟巢一样,插上了不少东西。重重的头饰都快把头压扁了。听那些人说呆会就要进宫听封。紫京殿是火国皇上各位大臣商量国事的宫殿,也是我要去觐见的地方。不知道皇宫是什么样子,我一生难道就要住那里面吗?何其悲哀啊。不过看火远的样子,火舜应该也蛮好看的。

  几个小时后,终于到达皇宫了。很有气势的建筑,和故宫差不多。所以除了惊叹赞美下,我也没张大嘴满脸傻样地看。不过,一定要低调低调啊!皇宫可是催命的最好地方!最好皇上直接把我打入冷宫,我再偷偷跑出来,找弥颜和步大哥去。凭我的IQ,一定能想到办法出宫的。

  虽然不是没去过像故宫颐和园这种地方,但走向紫京殿的路上,我还是忍不住赞叹这极尽天公的一切,真不知花了多少有才之士,多少能工巧匠的心血啊。路边的侍卫越来越多,我站在一堆仆人侍卫中间,低着头向前走。长的太好看也是一种罪啊,过人的容颜在这个皇宫绝对是是块催命符。渐渐地,已经听不到说话声。进了大殿,一股无形的压力扑面而来,四周鸦雀无声,气氛很沉闷。还是不敢抬头,从来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讨厌这张脸。老天,我该怎么办?

  正想着,忽然一道火焰飞扑过来,把我围在了一个圈了。我一惊,吓得大叫一声,抬头寻找这走火的人。忽然记起弥颜的话来,他说只要拥有皇室纯正血统的人,在十二岁至十四岁期间,参加为期一周的祭祀大典后,便能获得不同等级的操纵火的能力。我怎么这么笨,差点就忘了这点呢?我是公主,拥有皇室血统,肯定也能操纵火了,只是这操纵的方法是什么啊?以后得好好问问。

  我被这个想法弄的心情大好,脸上的表情一会惊,一会喜的,居然忘了自己所在的地方是紫京殿。等我反应过来时,一个低沉悦耳却带着七分威严三分慵懒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见了本王,为何不跪?”

  我抬头看着这说话的人,有些吃惊。一丝错愕在他眼里一闪而过,却又在瞬间转变成了厌恶,马上又恢复了平静。我皱皱眉,略带一丝疑惑地盯着他。王座上的男人却悠然地挑着眼,狭长的丹凤眸里却闪动着鹰一般的犀利的光芒,似玩味,似不屑,又似探究。英俊白皙的脸盘上有着帝王特有的气势和不怒而威的威严,斜拄在金椅上的手撑着下巴,拇指上刻着天堂鸟图案的黑玉戒指闪着深幽的光芒,嘴角微微上翘,扯开一丝傲慢的笑容,看起来高贵无比。长滑的黑发整齐地束在紫色麒麟玉冠里,几缕黑发悠然滑落,又为这位英俊的帝王增添了几分仙人般的慵懒。容貌和火远有七分相似,只是眼角处多了颗泪痣。气质确实大大的不同。火远给人的感觉是威严的,高贵的,睿智的,而火远则多了分傲慢,邪魅和慵懒。

  周围的火焰圈忽的缩小。哎呀,我的妈呀,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管不了那么多了,立马跪了下去。不要说什么气节的,我的小命现在不在我手里。我又不是什么大丈夫。这下遭了,低调不成,反而高调了。不过这皇上怎么还不把火焰弄开啊,不怕伤到人吗?下次问问他怎么操纵火好了。

  “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我高声说道。轻魅诱人的清脆的声音在紫京殿里飘荡,听的我自己的骨头都酥掉了。我怎么用这种声音说话了,我的妈呀!

  幸好在我说出这句后,火焰消失了,看来这火舜是故意的!可是很无奈,他故意的我也没法啊。之后一个太监拿着圣旨高声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一堆废话之后终于说了句“封炎国以川公主为霞妃。特告天下,钦此!”

  哎,官家就是废话多,封个妃子都这么麻烦,正想着叩谢主隆恩时,我忽然猛地抬头看着皇上,眼里满是不可思议。难道我是未卜先知不成?按了按胸前的雪玉,想起了在拾到雪玉的前几天一直坐着那个梦,还有那个低沉而悲恸地呼喊着“霞妃”的声音。“霞妃”,这是不是太巧了?只是梦里的那个声音和火舜的声音只有两分像,不然我一定以为是火舜的声音。

  “朕的霞妃,你是不满意朕的册封吗?”这句话绝对是慵懒而玩味的味道。只是,我现在除了忍受没有其他法子了。

  “谢主隆恩!”我很温顺地说道。

  一切结束后,我被人带到了枕霞阁。入夜,我呆在房间里极为不安。皇上现在应该在御花园里大宴群臣吧。怎么办啊?我没入冷宫啊,看样子还引起了人家注意。按道理,成亲之日是要洞房的,天啊,我该怎么办?虽然我不保守,但对一个没感情的人怎么可能做那样的事嘛。逃?绝对不行。刺杀?更不行。把他打晕?我没武功啊……

  天越来越黑,我心里越来越急躁,皇上却没有来。灯火灭去,我睡意越来越浓。忽然一个黑影滚到床上,一把把我抱在怀中,我吓得张嘴大喊。还没出声,一只柔软的带着让人依恋的温度的手覆在了我的嘴巴上。我愣住了,不会这皇宫也有采花贼?

  “嘘!川儿!是我。”一个温柔如水的声音响起。黑暗中,只能看清他如月色般明亮好看的眼睛。我有些疑惑,继续呆愣着。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是我没有保护好你。”男子轻柔地抱着我,轻叹了一声。我不动声色,他,应该是炎以川认识的人吧。

  “你在生我的气,是不是?”男子的声音里透出些自责。

  “我……我没有。”我轻轻说道,心里不知怎么的,不愿意这个男子伤心,自然而然地流露出几分亲切之感。之后久久没有声响。

  又过了会,男子说道:“火舜今晚去了流景轩凝妃那,你……”

  话没有说完,但我知道他要说什么,仍然没有接话。

  “今天时间不多。我要走了。记得来找我,我有话和你说。”本来一句有些像命令的话,在他说来却完全变了味,给人依然很温暖的感觉。

  我点点头,心里却是好奇不已。这个温柔的男子,是谁?我该怎么找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