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所长是个女的
左眼青春2017-02-10 18:489,359

  一辆越野车行驶在公路上,车后座坐着一位西装革履,带着墨镜,风度翩翩的男子,他就是秦川,今年二十八岁,他是z国情报局的一名特工,此刻奉命调到一家神秘机构543所担任负责人的保镖。

  对于543所,外界传言甚广,有的说这里是研究超自然现象的重要机构,又有人说,它们在秘密地研究着外星人尸体和飞船残骸,里面的研究人员就有几百人,还有各种后勤保卫人员上千人,里面设备先进,食宿考究,光经费一年就得上亿元,反正要有多神就有多神。而秦川脸上则平静如水,仿佛对此行毫不在意。

  车在一个岔口处下了公路,随后行驶在一条只有两车道的狭窄水泥路上,两边的树木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头,有的树枝甚至伸到了路上,刮在车上发出沙沙的声响。

  车子在一条林荫小道上七拐八拐,竟然开到一条设有军事栅栏的小路上,原来这里是一支部队的驻地,而那个543所正在这支驻地的保护与封锁范围之内。

  司机将通行证递给哨兵看后,哨兵立刻立正敬礼,并打开路障放行。之后,车又行驶了半个小时,终于到达了一片类似于厂房的建筑物前。

  此刻建筑物的大门紧闭并且反锁着,偌大的门牌上,赫然写着“z国543所”几个大字。

  “哇,好震撼!不是门口这几个字,我还以为我们到了一片废弃厂房呢!”司机开玩笑道。

  秦川只是笑了笑,说了句“麻烦你了”,便从车上下来。等他从后备箱上拿下自己的行礼,司机和他打声招呼后,便驱车离开了。

  秦川走到铁门前,用力地拍打了几下,又喊了几声,里面却没有任何回应。他不禁皱了皱眉头,按理说,有关部门,已经提前将自己将要赴任的消息告诉给这里的负责人,而他们也应该派人提前来迎接自己,纵使不然,也应该留个门给自己,可现在大门却被铁锁锁住!由此看来,这里的负责人也不是个好相处的人。

  秦川只得将包扔过铁门,自己则非常轻松地翻越了过去。待落了地,他提起地上的包,径直往里面走去。

  这里的布局和那些很常见的小工厂非常的相似,正中间是一个占地不小的铁皮厂棚,而周围则排列着一小列的铁皮棚屋。

  此刻,地上到处散落着垃圾和树叶,棚屋的铁皮也锈迹斑斑,看起来一片荒凉,与传说中的情况大相径庭。

  秦川觉得十分诧异,正想找个人问问,就看到厂棚门口坐着一位老婆婆,于是走上去问道:“打搅了婆婆,我想问一下,你们这的负责人去哪了呢?”

  婆婆看到他,突然眼前一亮,嘿嘿笑道:“小伙子长得不赖啊!这样吧,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我们所长在哪!”

  “您说什么?”秦川感觉自己听力出了问题。

  “我说,你要是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她在厂房里!”

  秦川看着满脸皱纹的老婆婆,突觉自己浑身有如触电般不自在,他不禁颤抖了一下,连忙抱拳道:“谢谢您告诉我她在哪,那我就不打搅了,借过借过啊!”说完径直绕过她,往厂房内走去。

  “嘿!这小伙子八成是个傻子,我还没告诉他所长在哪呢,他就走了!”身后立刻传来老婆婆充满鄙夷的嘀咕声。

  刚一进入厂房,秦川脚下就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害得他差点摔倒,他朝下一看,就看一根粗壮的电线横在自己的脚下,而这根电线则是从旁边一台叫不出名字的机器上延伸出来的。

  他又环顾了四周,周围的情景只能用及其糟糕来说,他觉得自己好似进入了一个旧机械回收站,到处都是锈迹斑斑的机器以及满地散落的零件。

  看到此情此景后,秦川突然觉得,这里似乎并不会出现什么穿着白褂子的科研人员,即使有人突然蹦了出来,那也应该是身穿着黄色环卫工制服的人。

  秦川无奈地摇了摇头,一边漫无目的地朝前走着,没过多久,他便看见一个人正背对着他,蹲在地上不知道捣鼓着什么。从他蓬松的,充满污垢的头发来看,他已经很久没有洗头了,而且身上穿着的实验白大褂也已经脏不拉几,快要变成黑大褂了!

  秦川咳了一下,尴尬地问道:“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你们的负责人现在在研究所吗?”

  “我就是!”那个人站起身,并转了过来。

  秦川这才看出来原来对方是个女孩,年纪也就二十六左右,俊俏的脸,加上大大的眼睛,竟然说不出来的动人,而那满头的污垢,配上发黑的白褂子,不仅不显得邋遢,反而更增添了几分个性。

  看来个性是和美貌挂钩的啊!他耸了耸肩,故作惊讶道:“没想到,大名鼎鼎的543所的负责人,竟然是个女孩子!”

  女孩耸了耸眉毛,得意忘形地笑道:“哈哈!也没什么!只不过是十四岁考上大学,十六岁拿了博士学位并出国,随后在世界第一的大学拿了博士学位后再回国,之后就被分配到这里啦!”

  “厉害厉害!”秦川赞叹道,而后问道:“你有男朋友吗?”

  漫长的沉默后,女孩尴尬地咳嗽了一下,皮笑肉不笑道:“说得你好像有女朋友似的。”

  “不好意思,我之前的工作就是如何在任何地方,以最短的时间交到一个女朋友,以掩盖自己的特工身份,也是为了以最快的速度获得当地的一些情报!所以,我曾经拥有许多的女朋友!”

  “哟!花心大萝卜哟!情圣哟!可是你现在有女朋友吗?”

  “我说过,我可以在任何地方,以最短的时间,交到一个女朋友,这里也不会例外!”

  “可惜,离这里最近的就是军营!他们都是男的,而我呢,早已嫁给了科学,所以你啊,这次要做光棍喽!”

  其实秦川想说,这里还有个老婆婆呢,不过他没敢说出口。

  “当然,还有一种方法,你想听吗?”她突然一脸认真道。

  “什么方法?”

  “我可以做你女朋友啊!看你个子不矮,人长的又英俊,而且看来够闷骚,一定很有故事,我就将就凑合凑合吧!”

  “什么凑合啊!你对待婚姻的态度就这么随便?”秦川倒是十分不满了。

  “反正婚姻对我来说就是一个任务罢了,结婚证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的证书,既然如此,还不如乘着有个男人,赶紧把他给办了!你说呢?”

  “这个,我还没想好,你这也太突然了吧!”秦川红着脸结巴道。

  “哈哈哈!”女孩突然拍手大笑道,“瞧你这样子,看到美女就心动了是吧?我告诉你,想娶我,没个名校教授头衔,没门!”

  秦川觉得这女孩很好笑,甚至可能有点幻想症,没办法,长时间呆在这个封闭的地方,就是他也有可能脑袋会有些不正常的。

  “哎?等等!”女孩突然疑惑道,“说了这么久,忘了问你的来历了,别是个偷偷进来的小毛贼!”

  秦川只好从包内掏出任职文件,刘嫣接过文件看了会之后,便球成一团,扔到一边,随后硬是挤出一个笑容道:“哟!原来是同志!辛苦辛苦!我叫刘嫣,是这里的所长兼科长兼股长兼工长兼后勤部长兼头发长!”

  这样的表达令秦川很是无语,他突然有一种想扇对方耳光的冲动,不过好歹凭借他当特工多年练就的强有力的自制力给控制住了!随后,秦川立刻回敬了一个生硬的笑容道:“亲,辛苦倒不辛苦,能赏个窝不?”

  “啧啧啧!”刘嫣咂咂嘴道,“就你这没个正型的,也能当特工?”

  “我忘了说了,我能够在任何地方,极短时间内,适应那里的语言环境,并……”

  “得了吧你,你是不是想说我没个正型,然后你卧底我来了?”

  “没那个意思,我……”

  “好了,别说了,我的时间很宝贵,厂房里的每一个平米也非常宝贵!但请跟我来吧,我看能不能勉强腾出一间房间给你!”

  刘嫣带着秦川从厂房外出来,来到一排小棚屋前。她伸手打开了其中的一扇门,突然大叫一声,并立刻闪到一边。

  还好秦川特工多年练就的心理素质让他并没有随刘嫣跳开,而是波澜不惊地站在原地,他下意识地甩了甩秀发,刚想问她需不需要帮助,就见房间内数不尽的泡面盒子从里面涌了出来,将他生生淹没。

  秦川好不容易从垃圾堆里爬出来,吐出满嘴的波浪面条,此刻他几近崩溃,用看着叛徒的眼光幽怨地看向刘嫣。

  刘嫣不好意思地笑道:“垃圾桶在外面,又没有专人倒垃圾,只好凑合着塞在这里了,长年累月,也不少了哈!不过我保证,下面一间房间绝对安全!”

  说完她又拉着秦川来到并打开了第二扇门。

  “怎么地,我说什么来着,绝对安……”还没说完,一堆卫生巾从里面涌了出来,将他们淹没。

  “嗯!这次你虽然又错了,可好歹证明了你是个那个极端正常的女人,可喜可贺!不过,我怎么瞅着你这里不是个研究所,而是个垃圾分拣回收站?”

  “你在胡说些什么呢!”刘嫣双颊泛红道,“你这是在污蔑一个科研人员良好的工作环境,这可是非常严肃的问题,为了捍卫我的尊严,证明我的清白,我将为你打开第三扇门!”

  “如果你执意要打开!我请求撤到安全地带!”秦川严肃道。

  “当然可以!”

  秦川立刻退到五十米开外,这才向她做了个开门的手势。刘嫣随后打开了第三扇门,并且等了很久,这次倒没发生任何事!她随后得意地看着他,并示意他过来,秦川只好小心翼翼地往她那靠拢,生怕自己走路声音太大,会将什么东西震出屋外。

  他来到门前,欣慰地点了点头,肯定了刘嫣的以身试险,之后便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啊——”屋内随后传来一个由大变小的惨叫声,接着是一个重物落地的响声。

  “抱歉哈!”刘嫣嘴角上扬道,“本人有一点小小的恋物癖,那些旧了坏掉的桌子椅子,或者仪器设备等等,我都舍不得扔,于是将这里挖了个坑,用来储藏东西,不过最近搞研究忘了这茬了,哈哈,不过你来自本国最伟大的特务系统,这点小伤,应该不在话下吧?你等着,我去拿梯子给你!”

  刘嫣故意磨蹭了好久,这才将梯子找来放了下去,没过一会,秦川顺着梯子爬了上来,只不过手臂早已打上了绷带,头也用绷带包着。

  “哟呵,自救能力杠杠滴啊!”刘嫣赞赏道。

  “不要介意,看到下面有几个医疗箱,就拿来用了。”

  “箱子关好没?”刘嫣突然急切道。

  “关好了!”

  “两个锁都锁上了吗?”

  我去!秦川心里直骂娘!他忍住没有发作道:“锁上了,都锁上了,你放心吧!”

  “锁上干嘛,我没有钥匙啊!下次别人掉下去怎么打开呢!”

  “你……”秦川直接无语。

  就在这时,秦川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刘嫣理解地点点头,笑道:“放心好了,不会亏待你的!”

  她将他带到另一扇门前并打开门,随后一脸陶醉地看着里面,但就是一动不动。秦川实在忍不住了,于是从后面“轻轻”地推了她一把,她便踉跄地冲入屋内。

  过了一会,秦川见没有任何动静,确认安全后,这才走了进去。

  只见整个屋子内,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泡面,有桶装的,袋装的,豪华装,精装版,应有尽有。

  “进到这屋内,看到这一切,有没有一种宛如进入天堂般的幸福感呢?”刘嫣仍旧一脸陶醉的表情。

  “啥?你就让我吃这东西?多没营养!难道这么大的一个研究所,连个厨子都没有吗?你的那上百的研究员和上千的后勤人员呢?”

  “外界传闻你也信?”刘嫣翻了个白眼道,“我这就我一个人!穷惯了!”

  “怎么可能,我刚才还看见一个老妈子!难道是鬼啊!叫他给我烧饭吃!”

  刘嫣突然定定地盯着他看,仿佛在看一个怪物一般:“这里真的就我一个人!怎么会有什么老妈子呢?你是不是眼花了啊?哦,估计是饿昏了,来来来!赶紧来一桶泡面压压惊!”

  她随手拾起一桶方便面,递给了秦川。

  是该吃点东西压压惊了!秦川强自镇静地接过泡面,弱弱地问道:“哪有热水?”

  “热水?这么奢侈的东西,你也敢提?直接在里面放点自来水,然后放入一千瓦的电灯丝,再等上个十几分钟,就大功告成了!那酸爽,谁用谁知道!”

  ……

  “那电灯丝呢?”秦川强忍着内心的澎湃,表面波澜不惊道。

  “电热丝只有一个,自己不会找其他的啊!哎,你看,这有一个!”她走到旁边一台仪器边上,将上面的灯泡连着灯座电线一起拆卸了下来,并将它摔在了地上,随后捡起灯泡丝,将上面的玻璃碎片去除后递给了秦川:“诺,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啊,这以后就是你吃饭的家伙什了!恭喜你!从此以后,你就是这个大家庭的一员了!好了,我忙去了,你有什么事,再叫我吧!”

  刘嫣说完自顾自地走了。

  秦川看着手里的方便面和电灯丝,一脸的无奈,他自认为受过无比严格的训练,可是面对如此“恶劣”的环境,他竟然萌生了一点退意。

  刘嫣又开始把玩了手里的玩意,那是一个类似于金属的圆球,看着就像个玩具。

  “不好意思,我又打搅你了。”她身后传来了秦川的声音。

  她转过头去,差点没被眼前的场景吓得跳起来——只见秦川头发一根根地如针一般竖了起来,他脸上一片漆黑,手里还端着热气腾腾的泡面,正用手抓着吃。

  “哟,这么有兴致!吃饭都要化个妆啊!”刘嫣抚掌笑道。

  “我是第一次用电灯丝加热泡面,有点控制不住,所以就这样啦!二百二十伏的电压,不是闹着玩的,要不是我有多年的特工经验,身手敏捷,恐怕你就见不到我了!”

  “对不起,这里是大型仪器,所以用的是三百六十伏的电压!”

  “啊?哦!怪不得呢,我说为啥酸爽加倍了呢,还以为电少了的缘故!话说,你手里玩意是啥玩具,看你把玩的挺开心的啊!”

  刘嫣得意地笑了笑,随后自豪道:“玩具?你可别小瞧它,它虽小巧玲珑,可是内里却隐藏着洪荒之力!”

  秦川撇了撇嘴,似乎根本就不信她的话,他故意吃了一口面,吸得山响,仿佛在抗议着她所说的话。

  刘嫣似乎看透了他无声的抗议,冷笑一声道:“知道这是用来干什么的吗?”

  “木知啊!”秦川一边说着,一边夸张地抖动着身体,气得刘嫣直想扇他一耳光。

  “好啊,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卖个关子!你自己拿去好好研究吧!”

  她将铁球直接塞到他的口袋里,并说自己累了,想休息,可是没有剩余的房间和床给秦川,只有委屈他睡帐篷了,随后她带着他来到厂房外的一排棚屋前,从自己的房间里掏出一顶帐篷给他。

  “帐篷的位置随你挑,不过有一点,无论晚上见到了什么,千万别往我房间里钻,男女授受不亲哦!”

  她说完,钻进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天已泛黑,秦川看着漆黑的四周,急忙问里面道:“请问,这里晚上灯关不关。”

  他话音未落,路灯便默契般地关掉了。

  “那你可否像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一般,给予在窗外眺望的大叔以一夜的光明呢?”

  “啪——”屋内的灯也立刻关上了。

  秦川嘴角突然泛起一丝的冷笑!

  只有将自己伪装成一个弱者,对手才会对他嗤之以鼻,才会对他放松警惕,那样的话,他才能轻易地寻找出对手的弱点。伪装,是作为一个特工的必备素质!

  时间不早了,秦川决定先睡觉,以为第二天的到来养足精神!

  “啊——”他刚躺下,就被帐篷下一个硬物给顶得惨叫了起来,他用手一摸,原来是颗石子!

  这算是对他的考验吗?算了,睡觉吧!

  这一夜,他睡得极为不踏实,还不停地做着各种奇怪的梦,他本想就这样一直睡下去,直到一声“吱呀”的开门声将他惊醒,这声音在寂静的夜空中显得极为的刺耳。

  秦川睁开眼睛,竖耳静听,就听见一个轻轻的脚步声从房内走了出来,又停留在他的帐篷边,似乎在偷听着里面的动静。

  秦川赶紧故作熟睡般地呼了几声,那个脚步声才又继续响起,渐渐远去。

  半夜出门,绝对有猫腻!说不定,这个脑袋不正常的货是个海*特*,此刻正准备出去和接应他的人联络,又或者他是个变态,将研究所里的人偷偷杀害,半夜出去准备处理还没有处理完的尸体呢!等等,是不是想象力太丰富啦!秦川摇了摇头。他赶紧拉开帐篷的拉链,悄悄跟了过去,他远远地看到对方的背影,立刻就看到了对方穿着黑不溜秋的白大褂,这分明就是刘嫣的专属,不是她还会是谁?

  她来到了大门口打开门,之后便突然停了下来,秦川赶紧找了个角落躲起来,刘嫣随后便转过身来,里面看了看。当看到秦川躲藏的墙角时,她嘴角突然绽放了一抹冷笑,便又重新起步并拐了个弯,消失在了秦川的视野之中。

  但秦川很快又跟上了她,因为跟踪对于他这个特工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借着月光,他跟着她一头扎进了茫茫的树林中。

  一路上,她左拐右拐,似乎想急于甩掉后面的人,但秦川依旧紧追不舍,两人就这样在林中小径中,一前一后,沙沙地走着。

  突然,远处飘来了一股浓雾,不久便将二人笼罩其中。秦川觉得自己的视界越来越模糊,以至于距离虽然保持不变,但对方的身影却一点点地消失在浓雾中,直到完全看不见。

  该死的雾!秦川在心中咒骂道,现在别说跟踪对方了,就是如何顺利地原路返回,都成了一个难题。他又检查了地面,发现松软的泥土上竟然没有任何的脚印,也没发现其他有价值的线索,于是干脆兀自往前走着,期望能够正好对上对方的行进路线。

  树林的越发浓密,加上雾的干扰,使得能见度及其低,但这对于进行过夜路行走训练的秦川并非难事。

  就在这时,远处响起了几声的鸦叫,秦川立刻寻着声音走了过去,在翻过了一片草丛后,他终于看到了刘嫣。只不过此刻她正背对着他跪在地上,双手伸在前面不知在捣鼓着什么,行迹十分可疑!

  秦川本想呆在原地,看对方会有什么进一步的动作,可是对方一跪就是半个小时,似乎打算就这么保持一个姿势。

  秦川搓了搓冻得发麻的手,他的耐心终于被耗尽了。于是干脆跳出草丛外,大喝一声:“刘嫣!你在干什么!”

  刘嫣停了下来,但没有转过来,而是以一个秦川难以置信的苍老声音嘿嘿干笑道:“还是被发现了吗?”

  妈妈咪啊!这算什么?天山童姥?又或者是易容术?看来对方果真是个难缠的敌特啊!

  “so,你想干哈?”秦川努力保持镇定道。

  “嘿嘿嘿嘿!没正型的特务!又有何惧!你想要窥探一切,简直就是个变态的窥探狂魔,可是,你却不知道,世界上有些事情,你一旦知晓,那就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秦川却是冷笑道:“如果没有正型会让你轻视我,低估我的实力,那么我乐意这么伪装!”

  “是啊,是啊!”刘嫣喃喃自语道,“有些强者喜欢扮成弱者,而有些丑陋的人则喜欢扮成美貌的人!秦川,如果你不想被我此刻的容貌吓着,就再等上一个小时,等我把皮画好了蒙上,我们再聊,如何?”

  这句话已经成功地将秦川逗乐了,他俯下身来,大笑不止道:“哈哈哈哈,太好笑了,你以为你整几句酷酷的台词,你就可以冒充画皮啊!”

  “那就这样吧!”刘嫣声音中满含着愠怒,她低下头,双手在脸上捣鼓了一阵,随后转过身,慢慢走到秦川面前。

  此刻,摆在秦川面前的是一张异常诡异的脸庞,它白的就像一张纸一般,而五官根本就是画在上面的,眼睛甚至还没有画完,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十分诡异!

  秦川并没有被眼前的场景吓倒,而是掷地有声道:“我刚入伍接受胆量测试时,曾经和一个骷髅睡了一晚上!”

  “骷髅会动吗?”刘嫣冷冷道。

  “这不是关键,关键是那晚上一直放着张震讲鬼故事!”

  “可那是假的!”

  “说句实话,你的演技太浮夸,我全身的鸡皮疙瘩不是为了恐惧而起,而是因为尴尬,你懂吗?”

  “那这样呢?”刘嫣突然将自己的头拿了下来,“再给我个差评试试?”

  秦川立刻晕倒。

  刘嫣冷笑着俯下身来,尖锐的指甲在他脸上游走,正当她要掐下去的时候,突然一个人冲了出来将她撞倒,那人扶起秦川就跑。

  秦川见来人正是门口的老婆婆。

  他立刻像看到女神一般,满脸洋溢着笑容,他突然感觉对方握着自己的手是如此的温暖和安全。此刻,要是对方再次索吻,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嗯,再拒绝一次!

  待将刘嫣远远地甩在身后,他俩这才放慢脚步。

  秦川激动道:“哎呀,婆婆,你简直就是及时雨,再晚点来,我就没命了!”

  婆婆笑道:“哎!还是你命大,我半夜出来上厕所,就看见你一个人迷迷糊糊地走了出来,我觉得奇怪,这才跟了过来。”

  “一个人?那刘嫣呢?”

  “啊?刘嫣?谁是刘嫣啊?研究所里此刻就我一个人啊!”

  “我去的,还好遇见你啊!原来我着了鬼道了!”秦川一阵后怕。

  “没事没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赶紧走吧!”

  这时,雾突然散了,秦川眼前顿时出现了一个坟墓,正好横在他们面前。坟墓已然被人刨开,露出里面一个打开了盖子的棺材,棺材里面竟然是空的。

  真是晦气!秦川暗自骂道,一边想要绕过去。

  “哎呀!终于到家啦!”老婆婆突然舒了一口气道。

  “到家?什么到家,这哪是您的家啊,这大晚上的,您老别吓我啊!”

  “没错啊!这就是我家,我刚从床上下来溜达了一阵,就被我勾回来一个帅哥,真是收获颇丰呢!”

  婆婆突然转过身来,阴恻恻地盯着秦川看着。

  秦川后退了几步,努力控制颤抖的声带道:“那个,今天晚上不早了,您也到家了,我看我也该回去了,咱们就此别过,不送!”

  他刚要转身,手臂却被对方死死抓住!

  “哪里走,我在下面寂寞,下来陪我吧!”老婆婆语气骤变,声音冷得仿佛夹杂着冰霜!

  秦川想要挣开,哪知道对方力气超大,随后干脆一把搂住他,拉着他一起坠向了坑内……

  不要啊!秦川猛地挣坐了起来,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仍旧在帐篷之内。

  原来是个噩梦!他舒了口气。就在这时,他突然看到,一个影子正透在帐篷上,一动不动。他刚放下的心复又提了起来,硬着头皮试探地问道:“谁在外面,是刘嫣吗?”

  外面的影子一动没动,也没有回答他的话。他只好慢慢地移到帐篷的门边,想偷偷拉开拉链出去看看。就在这时,人影突然快速跑开了。他赶紧拉开拉链追了出去。可等他出来时,对方已经拐过拐角,消失不见,不过从她背影来看,像极了那个老婆婆!

  秦川早已无任何心情睡觉了,他立刻跑到刘嫣的房门前,本着我睡不好,你也本想睡好的原则,忘我地锤着门,以至于对方打开门露出脸时,他仍旧惯性地在对方脸上重重地锤了三下!

  一分钟后,鼻子上贴着创可贴的刘嫣终于将他迎了进去。

  “睡在里面可以,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吾夜晚好k人!近吾三步者,吾必k之!”

  “明白明白!睡吧睡吧!”秦川唯唯诺诺道,能给他进来已经是最高的恩典了,其他的,不奢望了!

  秦川在地板上打了个地铺,躺在上面盖好了被,倒头就睡,可还没睡多久,就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寒流靠近,正当他以为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靠近导致时,这才发现原来屋内的空调打在了两度上。

  这一定是个胸毛旺盛,脂肪奇厚的女人!秦川起来走到空调边,却发现空调没有按钮……

  遥控器一定在她床上,他回头看了看刘嫣,看见她正在微微地打鼾,便蹑手蹑脚地跑到床边,翻找起遥控器来。

  突然,刘嫣猛然睁开眼,从枕头后面掏出一个电击棒,狠狠地捅在了秦川身上。

  屋内顿时响起了惨叫声,随后秦川又遭受了刘嫣的防狼喷雾剂的攻击,以及她的膝肘等的连番攻击。在长达十分钟的掺无人道的袭击后,刘嫣终于停了手,并像个没事人似的,继续回到床上,打起了呼噜。

  秦川并不在意这些,事实上,他们特工有一节很重要的课,那就是防刑讯逼供课,在那种课上,他经常挨揍,甚至遭受电击,而且比这个有过之而无不及。其实,只要做好两点就行,那就是低头,护裆!刚才的热身运动顿时让秦川感觉到另一股别样的温暖,他打算乘着这股暖和劲赶紧睡个觉。

  可是就在他刚躺下不久,刘嫣突然坐起来,下了床,就那么站着,在惨白的夜光下显得极为的诡异。秦川还没清楚怎么回事时,她便慢慢地朝这里走来!

  我去,莫非是梦游!秦川暗自叫苦。他本着敌进我退的原则,她进他退,,始终离她有三步远,尽管如此周旋,他最终还是被逼到了墙角。

  “啊——”屋内又传来了一声声更加惨烈的叫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所长女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所长女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