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梦遇旧魂
左眼青春2017-02-28 13:5511,023

  (特工秦川奉命调入神秘研究所担任所长的护卫,却意外发现所长是一个邋遢都盖不住容貌的美女,但随之而来的灵异事件让他陷入深深的不安之中,直到他发现她的研究是……,这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而他和她之间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敬请观看《穿越时空的爱》)

  秦川觉得既然国家开始注意到了冯章,那么就会有更多比他优秀的特工会去对付他们,他俩则不着急,因为对方的战斗力他们是见识过的,即使要对付他,也得从长计议。

  今天,为了放松放松,他们俩来到了野外野炊,两人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谈情说爱,好不快活。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响了,秦川拿起电话接道:“哪位?”

  “是我,冯章啊!”那边的冯章嘿嘿笑道。

  秦川心中一惊,回道:“你是怎么……算了,知道你神通广大,不过为何对我们死揪着不放呢?”

  “好多天不见,怪想你们的!”

  “你别乱来,现在上面很多人在找你!我是你我会找个山沟躲起来,永远不会出现!”

  “哟!我好怕怕呀!你不会报警吧?哎哟不行,为了以绝后患,我得采取行动!”

  “你想干什么?你别乱来啊!”

  “10——9——8——7——6……”电话那头响起了倒计时的声音。

  秦川赶紧扔掉了手机,将刘嫣按倒在地上。

  “呯——”一声剧烈的爆炸将手机炸得粉碎。他俩难得的野炊心情就这样被破坏掉了,只好收拾东西回家。下午,他们只好呆在房间内看电视,正看得起劲呢,屏幕突然跳出了一个倒数的数字:

  “5——4——3……”

  “快跑!”

  秦川刚将刘嫣拉出了房间,房内便出来了一阵火光,冲击波将他们摔倒在地!没有办法,他们只得搭了帐篷睡觉。

  手机换成了大哥大,电视也不敢看了,秦川仰望了几天天空,觉得度日如年,终于在某个月黑风高之夜,忍不住打开电脑,浏览起新闻来,为了以防万一,他还将网购的防爆服穿了起来。

  “2——1——砰!”几乎毫无征兆,电脑就突然爆炸了,即使秦川穿着防爆服,依然被掀翻在地。

  他气得跳了起来,脱掉沉重的外套,朝天发誓道:“我秦川发誓,不抓到冯章,我就跟别人姓!”

  “有必要发这毒誓吗?万一真的抓不到该怎么办。”

  “哦,不碍事!我会找个姓秦的人,跟着他姓!”

  “……够贱够贱!我喜欢!”刘嫣由衷赞叹道。

  第二天,秦川就主动向李勤处长请缨要求加入对冯章的围捕中,李勤答应了他的请求,并告诉他在他仰望天空的这几天,又发生了一件大事——冯章通过他的黑客技术,从银行里盗出了上亿元的资金,而这些资金被他成功地分散到几万个被他黑掉并控制的账户,经过几轮的流转,最后不知去向。上面已经调集了所有可以调到的红客,让他们放下手头的其他任务,全力围堵冯章,并预防他的下一次作案。

  “你说他要这么多钱会干什么?”李勤不禁问他道。

  “我暂时也不清楚,不过冯章这个人,仅仅凭借一台电脑就可以搞出这么大的破坏,他盗取上亿资金,不是挑衅我们,就是有大动作!”

  “既然你这么说,我就得让他们更加的严加防范。”李勤语气严峻道。

  “当然,凡事小心为妙!”

  ……

  距543所百米开外的草丛里,一个女孩子正在用长焦镜头一阵地猛拍,赫然就是那个在游乐场的女记者,就在这时,身后冷不丁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你是谁?”

  女记者吓了一跳,她朝身后看去,就看见一个短发的美女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身后,正冷冷地看着她。

  “哎呀!吓死我了,我当被警卫发现了呢!”女记者拍拍胸脯道。

  她刚想过来,就被美女呵止住:“别动,就站在原地,我就是这里的守卫!”

  “啊?不会吧?这么漂亮的守卫?不过,你打算怎么处理我?”

  “别说多余的话,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行!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颜。那你呢?”

  “晋安!为何到这里?”

  “你不知道吧,最近游乐场出了个拯救万千生命的英雄,我跟主编拍胸脯会采访到他,所以就一路跟来了,没想到竟然来到大名鼎鼎的543所!”

  “你难道不知道,擅闯军事禁地,是会被判刑的?”

  “当然知道,不过为了生计,也是迫不得已嘛!还求你放过我!哦,你放心,我认识里面一个叫秦川的人,他还在游乐场帮忙给我捡过眼镜呢!”

  “你认识秦川?”晋安眼神闪烁,若有所思道。

  “对啊!不过看这543所,完全就是一个废弃工厂,至于什么外星人啊,鬼啊神啊的,我怎么感觉都不会出现在这个破地方。”

  “这里当然没有什么外星人,或者神仙,不过鬼嘛,就不知道了……”晋安说完朝她神秘地一笑。

  小颜顿时感到汗毛倒竖,浑身不禁一阵颤抖。她想给自己壮胆,故意爽朗地笑道:“姐姐,你真会开玩笑,这除了你我,那会有鬼啊!至于您嘛,您怎么看都不像鬼,倒像一个落到凡尘的天仙,是神仙都馋的天仙!”

  “哦?是吗?那你再好好瞧瞧!”晋安面色突然变得像霜一般寒冷。

  小颜便又仔细打量了她全身,看到某处时,她的心突然猛地一跳,差点喘不过气来,她重重地呼着气,声音颤抖道:“姐姐,你,你的身子和头怎么是反着的?”

  “终于看出来了?哼哼!”晋安冷笑着,慢慢向她走来。

  ……

  秦川刚挂掉李勤的电话,晋安就将小颜押了进来。秦川立刻认出她来,惊道:“是你?”

  “是……是我!”小颜显得极为拘谨,眼神中充满了慌张。

  “我叫秦川,忘了问你名字了。”秦川笑道。

  “我叫小颜。”

  “话说,你是怎么进来的?这可是军事重地,私自进来可是要判刑的!”

  “这不是你在游乐场见义勇为的事情上报纸了吗,主编让我务必找到你,所以我就跟到这来了!”

  “如果你是采访,那么就请回,因为我们可是签了保密协议,我的存在,包括这个地方的存在都是高度机密!没有什么可以告诉你的!另外,如果你就这样出去,被卫兵发现还是得坐牢,不过看在我们有一面之缘的份上,我会给你张通行证,你从大路出去吧!”

  “不不不,我其实来就是想帮你的!我知道这次袭击的幕后主使是谁,而且,说不定我还会帮你找到他!”

  “不是我怀疑你的能力,可是一个连国家有关部门都找不到的人,你一个小记者会找到?”

  “你可别小瞧人,我可是认识很多娱乐记者的,他们的侦查跟踪能力那绝对一流,如果说你们是为国家服务的特工,那么他们就是为娱乐服务的特工!”

  这话倒是说的秦川竟无力反驳。

  “可是,你为什么要帮我?”

  “是为……是为那天,你帮我捡起了眼镜!救了我一命!我理应投桃报李!”小颜一脸认真道。

  “那你为何说话颤抖,好似非常害怕?你在害怕什么?”秦川突然定定地看着她,表情严肃道。

  小颜并没有回答他,只是低头看着地板。

  “哦,这事怪我!刚才吓了他一下,本想让他知难而退的!”晋安赶紧道歉道。

  “好吧!”秦川脸上又恢复了笑容,“身体放松,别那么紧张!既然你想为国家效力,我不为难你,好好做你想做的事情!不过这里,不要来第二次了!”

  小颜赶紧点点头。

  他掏出一个证件,在上面签上字,随后递给了她:“拿着这个,走吧。”

  小颜并没有接过证件,而是拒绝道:“不……不了,刚才来的路上看到一个稀有的鸟种,想拍几张照回去换点稿费。”

  “好吧,既然如此!你就去吧,晋安你就护卫在小颜左右,但是不要靠近,要是她又被吓到了,我就将这事告诉你刘姐!”

  晋安静静地点了点头,秦川又亲自将她们送了出去,这才反身回来。

  这时,刘嫣端来了一碗鸡汤,说是他最近工作太忙,让他补补身体,秦川谢了她的好意,几口便将汤给喝了下去。

  没过多久,突然一阵困意袭来,挡都挡不住,他只好和刘嫣打了招呼,自己躺在床上倒头就睡,刘嫣笑着摇了摇头,收起碗退了出去,并帮他带上了门。

  “秦川,你怎么睡着了?快醒醒!”一个声音将他从梦中唤醒。

  当他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一个板凳上,而且身在一个看着非常眼熟的卧室中,好像在哪看过,但无论怎么想就是想不起来了。

  那个唤醒他的声音又从旁边传来:“秦川,你终于醒了!没想到你在和我的对决中都能睡过去!如果换做一般人就乘机把你给杀了!不过,你此刻真幸运,因为你遇到的是一位绝对堪称绅士的对手!”

  秦川朝声源看去,却发现一个留着烟嘴胡须,理着小寸头,高扬着头的外国小伙子正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惬意地敲着二郎腿,并打望着他。

  “你是……”秦川心中一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站定,试探性地问道:“你不是艾德琳吗?你不是死了吗?”

  “哈哈哈哈!”艾德琳笑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他身边的一个椅子坐下:“你忘了?你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所以我只有耐心地守在你旁边直到你醒了!我哪是什么鬼啊,分明是你梦到了鬼!”

  “真的吗?我怎么也有这样的感觉?我梦到了一个叫刘嫣的女孩,我和她在了一起,还梦到我们正在全力抓捕一个十恶不赦的恶棍!”

  “那只是梦,而现实是,你必须得面对一个老对手的宿命对决!”艾德琳冷冷道。

  “好吧!”秦川也收起了疑惑,活动了一下筋骨:“我全想起来了,我们之间还有一场宿命的对决呢!”

  “可是,你本可以不必以身犯险,让我把这些安全程度只有c的情报资料拿走,你就当没看见,可是你呢,就是一根筋,没有办法,我只好扫除你这个障碍!”

  “哼哼!别说是安全级别为c的安全资料,就是你在女生公厕里偷偷拍摄的那几千张照片,你都别想带走!”

  艾德琳突然不顾风度地跑到他面前,看了看四周,低头压低声音道:“小点声,小点声,请保持我的绅士形象!”

  “当然可以,如果这次对决,如果我赢了,那么你乖乖地跟我走,材料和照片也都得交给我!”

  “如果你输了呢?”

  “随你处置!”

  “那好!”艾德琳又直起了腰,扬起了高贵的头颅微笑道:“如果我赢了,那材料和照片我都带走,我还会和别人说,这些照片是你这个变态拍的,我只是拿来研究研究你这个变态的心路成长历程!”

  “你……”

  “闲话少说,老规矩!拆枪吧!”

  “好吧!”

  几乎同时,两人都站起来,来到一个桌子前。二人默契地掏出配枪,开始拆卸起枪械来,不一会,他们二人的手枪就成一推零件。

  艾德琳开始倒数:“3,2,开始!”

  “擦!你耍赖!”秦川抗议道,但艾德琳已经自顾自地装了起来。

  秦川只好跟着装了起来。不一会,他就将枪械几乎全部装好,待他准备将压了一颗子弹的弹夹插上去的时候,艾德琳已经将枪口对准了他。

  “哈哈哈哈!秦川,认命吧!”艾德琳得意地笑道。

  “你是被吓昏了头脑还是咋地?弹夹都没插,你哪来的子弹?”秦川冷笑道。

  “哈哈哈哈,你这个傻瓜,我在装枪膛的时候,就在里面上了一颗子弹了,所以现在我的手枪可是拥有一颗足以要了你小命的子弹!这下你完了,哈哈哈哈!”艾德琳枪口上扬,嚣张地大笑道,哪知道手指不小心滑了一下,就将枪机扣动了。

  “砰……”手枪突然走了火,直直吓了他俩一跳,还将房顶的灯打碎了掉在艾德琳头上,那样子,真是说不出来的滑稽。

  艾德琳愣了几秒钟,随后也顾不上扣在他脑袋上的灯,又语气傲慢道:“看吧秦川,我只是让你见识一下,本绅士就算想赢你,也要让你输的心服口服,刚才,我从你的面部表情里,看出了你的不服!所以,我就将这颗子弹绅士地打掉了,怎么样,咱们玩再其他的如何?”

  这样的人也能当特工?秦川觉得也真是够了,他无奈地耸耸肩道:“你高兴就好喽!”

  “那好,我们接下来就比一比,风靡全世界,让无数真男人为之疯狂的拳击运动!你敢吗?”

  “有什么不敢的,来吧!”秦川大义凛然道。

  艾德琳脱掉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一身健美的肌肉,他立刻做出一连串高难度的秀肌肉动作,等将自己的胸肌腹肌六块肌全部亮完,他立刻霸气地指着秦川道:

  “你怎么不脱?”

  “怕脱了吓死你!”

  “脱!”艾德琳不耐烦道。

  秦川只好将上衣脱掉!哪知道刚脱完,艾德琳就像看到外星人一般,惊得嘴都合不拢,还瞪大着眼睛盯着秦川,极度羡慕道:“天啦,你怎么拥有八块腹肌?这是该经历过什么样的魔鬼训练,才能拥有如此超破常规的完美肌肉啊!”

  “哎!”秦川听到他的溢美之词,却忍不住叹了口气,无限忧伤道:“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腹部挨一刀,就成八块了(liao)!”

  “作为拥有z语六级证书的男人,我不禁想夸道:‘好诗好诗’!但这首诗也解除了我对你的羡慕还有顾虑!刚才我还以为你是受到了什么样的魔鬼训练呢,原来就这个梗,那我还有何惧?说到这,我不禁想喊道;‘大m帝万岁’!”

  艾德琳说完便猛地冲了过来,和秦川混战在一处。

  艾德琳势大力沉,像一只狮子般凶狠,而秦川闪转腾挪,则像一只花豹般灵活,两人顿时打的难解难分,直到半个小时后才分了开来。

  秦川喘着粗气道:“我刚刚有效击打到你一百下!”

  艾德琳也累得坐在了椅子上:“这么巧?我刚刚也有效击打了你一百下。”

  “不过你刚才犯规太严重了!我抱着你你还继续打我?”

  “那你还用膝盖和手肘击打我呢!要知道拳击赛可不准用这些部位!”

  “我还没使出断喉指呢!要是使出来,你岂不是早就躺下了?”

  “说这么多你还是不服,那敢不敢玩点大的?”

  “呵呵!你高兴就好!”

  “那自由搏击敢不敢呢?”

  “可以用手肘和击打喉咙吗?”

  “当然可以,而且纵使对方倒地了仍旧可以继续攻击!嘿嘿嘿嘿!”

  “好吧,那就来吧!”

  两人又面对面站到了一起,艾德琳便开始倒数起来。

  “3,2,1,开始……啊——”

  艾德琳还没出手,裆下就被秦川踢了一脚,他捂着裆部,疼苦地跪在地上。

  “不要怪我,是你说哪里都可以击打的!”秦川无辜的小眼神扑闪扑闪道。

  “我忘了告诉你了,哪都可以踢,就是这里不可以!”

  “怪我喽!不过咱两算扯平!”秦川一脸无所谓道。

  艾德琳挣扎着站起来,愤怒道:“这次比赛仍旧算是作废,为了避免前面的不公平和不透明,我觉得我们应该来一场绝对不公平的比赛,当然,它的不公平是指对智商低的人不公平!但它的规则,绝对是公平公正的!”

  “呵呵!你高兴就好!”

  “多么陈词滥调,而且充满虚伪啊!”

  “呵呵!你高兴就好!”

  “……闲话少说,那么我要绅士地告诉你,这个神圣的比赛项目就是德州扑克!”艾德琳冷笑道。

  “你怎么不早说,我已经开始痒痒了!快找扑克啊!”秦川兴奋道。

  随后,两人赶紧找来了扑克坐在桌前玩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秦川桌前堆满了东西,有钱包,现金,手机,手表,还有枪,而艾德琳那边,几乎空空如野,只剩下一个药瓶子,而且艾德琳身上的衣服鞋袜已然不见,只穿着一条短裤,却还在兀自在忘我地搓着牌。

  到了摊牌的时候了,双方立刻将牌摊开,对艾德琳悲剧的是,秦川又赢了!

  “拿来,拿来!”秦川指着药瓶子道。

  “这是我最后的财物,也是我的救命药,没有他,我心脏病犯了怎么办?”艾德琳耍赖道。

  “那你把内裤脱给我!给我!”

  “别啊大哥,那可是绅士唯一的遮羞布了!”

  秦川立刻发出不屑的冷笑,狠狠挖苦道:“你还绅士呢,你瞧瞧你这模样,只穿着一个内裤,还跟个赌棍似的,你哪里像个绅士了?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给我遮羞布,要么给我药!快点选择!”

  艾德琳拉开内裤看了看里面,随后疼苦地摇了摇头,他悲伤道:“哎!太小了,不好意思露出来啊,也罢也罢,就把药给你吧!”

  他说完,一把将药扔给秦川。

  秦川知道,此刻正是对方内心最为崩溃的时候,本着攻敌攻心的原则,在接下来的十五分钟内,他将他从上到下,从里到外,从古到今,从小到大地嘲笑了一番,果然,十五分钟过后,艾德琳的脸已然涨红得跟个猴子屁股一般。

  “你欺人太甚!”他突然跳起来怒吼道。

  但随后,他突然捂着心脏,表情十分痛苦!

  “快,快给我药!我心脏病犯了!”

  “如此雕虫小技,会骗得了我?你输了就想耍赖,还有没有一个特工和绅士该有的尊严?”

  艾德琳气得上气不接下气,干脆躺在了地上,不久后竟然一动也不动。秦川以为他在装死,便用脚踢了踢他,哪知道没反应,他蹲下去试了试鼻息,竟然断气了:“不好!得赶紧送医院!”

  就在此时,屋内突然起了一阵狂风,吹得秦川睁不开眼睛。

  等风劲过去,他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自己已然身在一个教堂之中。此刻教堂中间摆放着一个被鲜花包围的棺材,而周围很多外国人则穿着黑色的服装,起立着听着一个台上神父的祷告,此刻秦川发现自己也站在人群中,而衣服也奇怪地变成了黑色西装。

  他心中充满疑惑,试图向旁边一个人打听情况:“这是哪?为何我会在这里?”

  可是那人似乎没看见他,而是继续听着祷告,他又尝试和其他人聊天,可是仍旧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就当他疑问达到顶点的时候,祈祷似乎已经结束,而人群开始往教堂外走去。他也想跟着过去,却发现自己双脚不知什么时候已然被绳子绑上,竟无法移动了!

  “怎么会这样?你们别走啊!”

  可是人群很快便散完,当神父也从台上离开,走出教堂的时候,教堂的门突然被一阵阴风给吹合上了。

  “砰……”巨大的闭门声犹如一记重锤,狠狠地敲打在秦川的心头,让他心口猛然一跳。

  “秦川!你还想逃走?”

  就在这时,一个沉闷的声音从棺材内传了出来。

  秦川心中感觉不妙,拼命地挣扎着想解开绳子,可是无法如愿!

  突然,那棺材竟然离开底座,径直朝秦川飞来,正当他惊恐的以为棺材会撞飞自己的时候,棺材竟然停了下来,并猛地立了起来。

  秦川不用猜,也知道那棺材里躺的是谁了。

  棺材盖随后自动打开,里面果然竖躺着已满脸雪白,毫无一丝血色的艾德琳,而此刻他竟然已睁开双眼,正愤怒地盯着秦川。

  “秦川,刚才让你看到你害死我的场景,而现在你就要面对一位死灵绅士的愤怒,怎么样,现在作何感想?”

  “难道真是在做梦?”秦川掐了自己一下,果然一点都不疼!

  “这是梦,也不是梦!你难道不知道,鬼可以在梦里将人给杀死?知道我最痛恨你哪点嘛?你这个混蛋,竟然逼着一个绅士将自己的遮羞布给你,你说,你该不该死?”

  “该死该死!”秦川求饶道,“既然如此,给我个痛快吧!”

  “你以为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你?你还没有接受末日的审判呢!哈哈哈哈……”

  艾德琳冷笑着掏出一个骨灰盒伸到秦川面前,秦川看着眼前的东西,吓得魂都要飞掉了,他认为里面一定是非常恐怖的东西,比如说会是一盒的食人虫,又或者是一个鬼婴,要不就是外星异形,总之如果盒子打开了,那么迎接他的,将是无尽的黑暗和痛苦的折磨!

  “迎接你最后的审判吧!”艾德琳怒吼道。

  他打开了盖子,秦川怀着敬畏之心朝里面看去,却见里面竟然放着一副崭新的未拆封的扑克牌!

  秦川立刻变得一头雾水,不知道这鬼到底骨灰盒里卖的什么药!

  “自从上次被你完虐后,我躺在棺材里怎么想,怎么不舒服,以至于成了一个心病!现在终于再次见面了,为了解开我的心结,要不咱们再来玩会?”艾德琳态度突然变得非常诚恳。

  “……既然如此,麻烦你不要把你的脸凑这么近行不行?”秦川的声音立刻提高了八度,看上去甚是得意。。

  “哦,对不起!”艾德琳控制着棺材往后挪了挪。

  “大兄弟,我劝你不要再赌了,要不然连棺材都输没了!”秦川故意吊他胃口道。

  “哼哼!我怎么会输!别忘了我现在可是个鬼,我可是有偷窥功能的!”艾德琳得意洋洋道。

  “你不会又去女厕所了吧?”秦川觉得自己快要对他失望透顶!

  “想哪去了?我是说我可以偷看你的牌!不过你这么一说,我突然发现有新乐子可做了!嘿嘿!”

  “后面的我信,前面的不信!”

  艾德琳示意他试试,他打开包装,摸了几张牌攥在手里,哪知道艾德琳都一一报出了他抓的牌,他又试了几次,仍旧被对方猜中了。

  “我不玩了,你如此开挂,那我必输无疑!”秦川立刻变得十分沮丧。

  “嗯?”艾德琳立刻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威胁道。

  “哎!我被你的天真打败了!赢又何欢,输又何哀,来吧!”秦川无奈道。

  随后二人便将就着坐在地上,又开始了昏天暗地的纸牌厮杀。

  半个小时后,秦川坐在了艾德琳的棺材上,一脸得意地看着他。而艾德琳这次连内裤都不剩,为了遮羞只得用一张牌挡住私处。

  “兄弟,别赌了,就你这手气,纵使拥有世界首富的财富,也会在一夜间输光的!”

  “不行!再来一局!”

  “你棺材都输掉了,那什么来赌?你啊,还是回家洗洗睡吧!没地方睡没关系,我可以租给你!”秦川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啊——”艾德琳突然甩掉扑克,大吼一声,成功地吓了秦川一跳,他突然浮到半空中,满目怒容地盯着秦川:“好你个秦川,本来想要你了却我心中的一个结,可你却给我打了另一个死结!看我今天不杀了你!”

  他突然从背后掏出一个左轮手枪,并往枪匣上安装子弹:“我们再来赌一次你必输的赌!这次就玩玩轮盘赌!这是一个左轮手枪,里面放满了子弹!你一枪,我一枪,很公平吧!当然先开枪的可是你,而且有一人中枪,那么赌博立刻结束!哈哈哈哈,公平吧?没想到这次,赌局还没开始,我就注定要赢得比赛了,哈哈哈哈!”

  “我是不会和你赌的!你这个作弊绅士!”

  “作弊的绅士,那也是绅士!而且这赌局那可由不得你哦!”

  枪突然自动飞到秦川脑袋边上,枪口立刻对准他的太阳穴,而且扳机虽然无人扣动,却也慢慢地往后压去。

  就在这时,教堂内闪起了一阵强光,艾德琳被光照到后立刻惨叫一声,随后便消失不见。

  秦川也被那强光闪了眼睛,等视觉恢复正常,他慢慢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刘嫣的卧室!而刘嫣正一脸焦急地看着他。

  “刚才是怎么回事?”秦川不禁问道。

  “晋安告诉我,有生客闯进来了,于是我赶紧过来扔了他一颗磁能弹,可惜炸偏被他跑了!”

  “我去追他!”晋安自告奋勇道。

  她闪出房间寻着他的踪迹追了过去。等拐过一个墙角,艾德琳已经在那里等她了。

  “怎么,你受伤了?”晋安看着艾德琳痛苦的表情,关切道。

  “没事,只是那秦川在梦中太过凶残,被他伤到了,不过没有大碍,你放心,一切都在按照我们的计划进行着!”

  “嗯!你辛苦了,好好休息一下吧!”晋安说完,深情地看了他一眼,便又回去了。

  等晋安回来,刘嫣立刻追问道:“怎么样?跟踪到了吗?”

  “被甩了!不过这次看清他的面孔,长着烟圈胡,流着小寸头,而且还是个老外。”晋安淡淡道。

  “还是个老外?老外鬼魂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难道是外国间谍新研制的秘密武器?用来对付我这个神秘机构来了?”刘嫣诧异道。

  秦川却是摇了摇头,皱着眉头道:“不,那个老外,我认识他!当年,他潜伏到我们那,想从那里想偷走一些资料,可惜被我发现了,那是一个寂静的深夜,我们在特工大厦之巅,进行了巅峰对决,他十分厉害,我只能全力以赴,甚至好几次都落了下风,可是我心中有个伟大的信念无时不刻都在鼓舞着我,就是凭着这股力量,我才以微弱的优势打败了他,可惜啊,他伤重不治身亡。”

  “哇!你好厉害啊!”刘嫣双手紧握,一脸花痴地看着他。

  晋安嘴角却泛起了一丝冷笑。

  “现在不是搞个人崇拜的时候!现在应该想想,该如何对付他!那个冤魂刚刚潜伏到我的梦中,差点干掉了我!如果不解决他,我都不敢睡觉了!刘嫣,这方面你是专家,给个意见吧!”

  刘嫣却是表情轻松地笑道:“放心好了!一个能量不足四百千焦的鬼魂,我一颗磁能弹就能把他灭了!”

  “问题是,连晋安这样拥有特殊的能力的都无法找到他,你又如何找得到他呢?”

  “那就得亮出另外一个秘密武器了!我跟你说过,我有很多特长,只是没有展现出来而已!”

  她将他们带到了试验厂棚内的一个盖着灰布的机器面前,她将灰布一扯,一台他们从未见过的机器便展露在他们面前。

  “哇哦!”秦川不禁赞叹道,“好大的一台立柜洗衣机啊!好家伙,可以一次洗上百件衣服吧?这真是个伟大的发明!”

  “哎!让我怎么说你好!”刘嫣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这是台磁能充能机!而并非什么洗衣机!再说了,如果我要造洗衣机,我会造个像一间房子那样大的洗衣机,一次洗上万件衣服,那才符合我的审美!”

  “可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呢?”

  刘嫣只神秘地一笑,也不正面回答:“待会你就知道了!晋安,你先进去吧!”

  晋安点了点头,立刻消失不见,其实已经瞬间移入到了充能机里面。

  “感情这门是摆设啊!”

  “没有门啊,因为这机器就是为晋安这样的灵体准备的。”

  刘嫣走到机器旁边,启动了电源,又设置了参数,接着就启动起了机器。透过中间椭圆形的玻璃,秦川看到里面四周的柜壁涌起了无数条电流丝,可是中间的晋安却无任何异样,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站在里面。

  十五分钟后,等刘嫣关掉机器,她从里面瞬移了出来后,刘嫣立刻兴奋地让他看看晋安哪里变得不同了。

  秦川看了半天,肯定道:“嗯!变得比以前干净了!”

  刘嫣立刻在他脑袋上就是一个暴扣,直接将秦川扣倒在地:“搞了这么久,你还是以为我发明的就是个洗衣机,只不过是给鬼洗澡的是不?”

  “哪有!”秦川艰难地爬了起来,“除了干净之外,我正要说,在她的身体之中,有一股恐怖的未知力量正在慢慢向外渗透,让我不寒而栗!”

  “对,就是这样的感觉!”刘嫣立刻转怒为笑道,“为了让你有切身的感受,我决定做一个小小的实验。”

  “什么实验?”

  “你等着!”

  刘嫣找来一块钢板让秦川抓着放在胸前,并让晋安去踢上一脚。

  “不是灵体并不具备触碰实体的能力吗?”

  “能量在四万千焦以上的灵体除外!随着能量的增高,灵体会越来越实体化!”

  “那岂不是可以随便掐死人了?”

  “就是这意思!”

  “好吧,来吧,用点力啊!”

  “小心点哦!经过充能的灵体威力可是非常大的!”

  “那又如何,顶多就是踢飞两米,不能再多了!”

  “姑爷,得罪了!”晋安说完,猛地朝钢板踢了过去。脚刚碰到钢板,秦川叫都没来得及叫一声,立刻就连人带铁板一块飞出了门外。

  “哎呀,劲头用得有点大了!”晋安不好意思道。

  她二人赶紧赶到秦川身边,刘嫣关心道:“没事吧?”

  秦川扔掉已经被印上一个脚印的钢板,咳了几声,摆摆手道:“没事,那家伙,就像飞一样的感觉!”

  “那就好!晋安,准备第二个实验——胸口碎大石!”

  “是!我这就去拿石头!”

  “噗——”秦川吐出一口老血,倒在地上,任凭她们怎么叫喊就是不回应。

  “好吧,看来秦川需要休息,晋安,你既然拥有了如此强大的能量,对付那个外国鬼,小菜一碟吧?”

  “当然,我会忍住撕碎他的欲望,将他抓过来献给刘姐的!”

  “很好!你去吧,早点抓住他,早点安心!”

  “是!”

  待晋安走了之后,秦川立刻跳了起来。

  “你没事啊?”刘嫣吓了一跳。

  “晋安走了,我的伤自然就好了!”秦川笑道。

  “那个,如果找不到那老外该怎么办?”晋安突然又回来的,她看到已经起来的秦川,突然两眼放光道:“姑爷,你醒啦!”

  “啊——这个只是暂时醒来,但估计待会还要昏倒!”秦川牙齿打颤道。

  “那你先等等,我去拿个东西!”

  晋安随后费力地搬来了一块超大的石头:“姑爷,胸口碎大石的实验还没有做完呢!”

  “不要啊!”秦川撒腿就跑。

  就在这时,大门响起了一个声音:“秦川在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所长女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所长女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