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迟来的真相
左眼青春2017-02-28 13:5610,791

  (特工秦川奉命调入神秘研究所担任所长的护卫,却意外发现所长是一个邋遢都盖不住容貌的美女,但随之而来的灵异事件让他陷入深深的不安之中,直到他发现她的研究是……,这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而他和她之间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敬请观看《穿越时空的爱》)

  秦川睡了很久才醒来,刚想起身,就有一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他虚弱地叫唤着,在一旁的刘嫣立刻上前来,关心道:“你醒啦!”

  “我睡了多久啦!”

  “你没睡多久啊,就是睡了一会。”

  “可我感觉为何睡了很久,而且身体也非常的虚弱,就好像……做了什么剧烈的运动一般!那个……我睡着的时候,没有发生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吧?”

  “你想哪去啦!”刘嫣捶了他一下,“几乎什么都没发生。”

  “什么叫几乎什么都没发生啊?”

  “哦,你睡着的时候,大喊:‘刘嫣,刘嫣,不要离开我!’我赶紧来到你面前,抱着你,可是你竟然突然一把抱住我,把我搂在怀里!我的胸就这么贴在你的脸上,我想调整姿势,可是你死死不放手,我只好保持这个姿势直到你放开我。你抱紧我的时候,还发出怪笑,然后我就闻到一股特殊的味道,你猜怎么了?”

  “怎么了?”

  “你的……嗯,我帮你洗了内裤。”

  秦川一看自己的内裤果然没了,羞得满脸通红,躲在被窝里不肯出来。

  “你不要告诉其他人好不?”

  “当然,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的内裤我可是包揽的。”

  “你又说那话!”

  “好了好了,不说了。不过,我可要提醒你,我洗了你的内裤,你得对我负责!”

  “负责,负责,不过你可以先给我点空间吗?我好整理一下我受伤的心灵。”

  “好吧,你先休息,我去给你倒杯茶。”

  等她走了出去,秦川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显示是下午五点,他努力想回忆起大概是什么时候睡觉的,可是脑海中一片空白,他总觉着事实不像刘嫣讲的那样,只是睡了个觉,要不然身体不会如此虚弱,而身体虚弱的原因,一定是其他情况引起的,比如,此处略去两百字,又比如,他被她拿来做了什么实验!秦川综合自己的所见所闻以及判断来看,答案既不是一,或者二,而是一和二同时兼备!首先,变态饥渴的她先推倒了他,一番云雨后,为了不浪费他这个大白鼠,于是又用他做了某个对人体伤害极大的实验,才导致的他身体虚弱。这也就很好的印证了为何丧心病狂,半年不洗澡的刘嫣,为何突然一下子变成小鸟依人,非说自己是他将来的老婆的美人,这是因为她想害他!

  想到这,他突然有点害怕起来,不过凡事不能通过推测,得通过证据去证明。这个屋子里面虽然没有监控,但是实验厂房里面有,只要看一看,她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内,搬了什么仪器出去,再找出这种仪器,调查它的作用,一切真相便会大白。

  他立刻起来,打开门偷偷地跑了出去,他直奔监控室,可惜门竟然被锁了起来,这难不倒他,他随便找来了一根铁丝,伸进去,就轻松地……嗯,将铁丝扳断了。

  怎么可能!他不相信自己的技艺已经退化到了这种地步,于是拖来了一根长达十米的钢丝,不停地折来钢丝想弄开锁,无奈地上掉满了断条之后,他终于放弃了。

  “要钥匙吗?”身后一个声音问道。

  “当然!”他毫无准备地答道,但他意识到这是刘嫣的声音后,赶紧转过身去,故作淡定地看着她。

  “就算你祸害了这整个研究所也没关系,更何况这小小的监控室!这是钥匙,你拿去吧!”

  她递给他一把钥匙,他接过去赶紧插在了钥匙孔上,只这么一扭,钥匙便应声而断。

  “老天也不想帮你哦,说不定他在里面藏了个天大的秘密!”

  “那我能不能把它撬开啊?”

  “当然可以,不过在撬开之前,你得告诉我,你想进去做什么?”

  “这个……”秦川脑海中努力地编织着谎言,“我刚才突然心血来潮做了个纸飞机,往天上这么一飞,你猜怎么着了,竟然在天上飞了一分多钟,这个持久度,都可以获得世界纪录了!我本想等它下来后,研究一下它的气动布局,然后带着这个伟大成果参加比赛,勇破世界记录,为国争光,可惜它飞着飞着竟然飞进了这个监控室,所以我就想进去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监控室的窗户是锁着的!”刘嫣直接戳破了他的谎言。

  “嗯……那真是活见鬼了,要不我到垃圾桶里找找,说不定掉里面去了!”

  他也不等刘嫣再说什么,立刻溜走了。

  他开始翻找研究所内的所有垃圾桶,希望在里面找到一点,刘嫣做完实验完后扔掉的一些垃圾,可是找了一圈根本一无所获,但他随后又跑到研究所外的一个大的垃圾箱找了起来,当将里面的东西翻了个底朝天后,他终于发现了一个裹着的白色塑料包。

  “哈哈,终于找到了!”

  他刚要打开,突然一声“低喝”在耳边响起,他回头看去,却见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刘嫣已然甩出一记漂亮的回旋踢,一脚踢在他的手上,那包裹和他的手表便脱离了秦川的手臂,在空中划了个抛物线后,径直掉进旁边的小河里。

  “我的包裹!”秦川惨叫道。

  “你应该看一下你的手,都肿了!”刘嫣好心提醒道。

  秦川一看自己肿得像个馒头的手,突然哭道:“我的手表!”

  刘嫣鄙夷地摇了摇头,硬是把他往研究所拉去,可他仍回头看着小河,一脸的恋恋不舍。

  她将他拉回自己的房间,又找来绷带给他缠上。

  之后她又为他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还安慰他让他别再想那个包裹了。

  二人吃完后刘嫣又硬拉着他闲聊了好久,聊完后便建议他上床休息。

  秦川正准备搭他的帐篷,刘嫣却笑着拉住他道:“哪有情侣分开睡的,今晚你就睡我床上吧。”

  秦川承认她很美,但是如此开放,他还是有点受不了:“你这个这样子,伦家有点怕怕啦!”

  “怕什么?我还没怕呢,来吧!”刘嫣过来就想扒了他的衣服。

  “等等!你先睡,我先预预热!”秦川严肃道。

  “好,我等你哟!”

  刘嫣脱下了外套,露出只穿着紧身内衣的苗条身材,并在秦川面前故意转了一圈,随后钻便到了被窝里,可眼睛仍旧看着他不停地眨呀眨。

  秦川只得背对着她。

  他心里虽然非常想进去,可是无奈他总觉得刘嫣哪里不对劲,就好像那个画皮中的女鬼,在主人公清醒的时候可以凭着美丽的脸庞和他行鱼水之欢,可是等他沉睡没有任何知觉的时候,她又会脱下那层皮,展露出恐怖的外表,与阴暗的内心!所以一想到这,他实在是不敢睡觉。

  这时,他突觉一阵口渴,于是拿起一旁的水杯,正想喝,又生怕里面被下了什么药,只好就这么端在手里。

  “哎呀,你怕什么啦!如果你不放心,我喝给你看!”刘嫣一把夺过杯子,立刻喝了一大口。秦川这才放心的接过来,可就在这个过程中,一些微小的粉末竟然凭空出现,洒在了水杯里。

  他拿着水杯将杯内的水一饮而尽,便又一直坐在床边,可是没过多久,一阵抵挡不住的睡意袭来,他就躺在床上,不一会便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更加的虚弱了,可是无论怎么回忆就是想不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随后的几天,天天如此,直到有一天,他从镜子内到了自己严重的黑眼圈,终于无法忍受了,他谎称要出去办些重要的事情,向刘嫣请了半天的假,便到部队借了辆车子,往市中心开去。一路上他总觉得车的后座有双眼睛盯着自己看,于是干脆在高架桥上绕起了圈子,可那感觉仍旧若隐若现,他又下了高架,在路边停了车,并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了起来,直到那感觉消失了,这才直奔旁边一个算命的摊子。

  他本来是不相信鬼神的,可是最近遇到的这类事太多,足以颠覆他的认知感,所以此刻看到他平时根本看不上眼的算命先生,却如看到救命稻草一般。

  摊子上正坐着一个披着八卦衣的精瘦男子,他看到秦川直奔他而来,偷偷笑了笑,随后立刻装作波澜不惊,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他瞧也不瞧秦川,而是目空一切地看向前方。

  秦川坐在摊子前面的一个凳子上,拱手道:“大师,救命啊!”

  “嗯!你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算命先生缓缓道,“我看你印堂发黑,流年不利啊!”

  “大师,你真是神了,我确实印堂发黑,你看这眼圈都跟黑面包圈一般了!”

  “遇到我,算你走运,别看你现在是个熊猫,要是再晚点,你就成了死猫啦!”

  秦川一听连忙求他救命,他心中得意,鼻子轻轻抽动,便闻到了一股香味。

  “这位客官,你不仅印堂发黑,而且夫妻宫发暗,最近夫妻矛盾激烈啊!”

  “我跟她不是夫妻,可是她硬要说我是他的男朋友,最近老缠着我。可是每次和她同床之后,我的身体便一日比一日虚弱,搞得我现在精神恍惚,感觉就要撑不住了!”

  算命先生心中暗自好笑:你这傻缺,身在福中不知福,你每日和美人行房,纵欲无度,身体不虚弱才怪!你爷爷我想要这样美好的生活还没有呢!像你这个毛病,也就几服壮阳药就搞定了,但今天让你遇上我,还不得宰得你认不得娘!

  主意拿定,他咳了咳嗓子,掐了掐手指,嘴里又念叨了几句,随后故作凝重道:“哎呀!我刚才算了算,可一算不得了啊!”

  “怎么讲?”秦川也被他吓了一跳。

  “那女子虽然不是你这世的夫妻,却是你上世的夫妻,由于她前辈子对你痴情不已,所以此世又因为执念到处地寻找你,如今找着了,你不认识她,她却认识你!”

  “那不是好事吗?”

  “你错了!他上辈子和你有缘,不代表这辈子和你有缘!我算过了,她的八字和你的相克,如果你们硬要在一起,那就……”算命先生故意卖了个关子。

  “那就怎样?”秦川急道。

  “不用我说,你懂的!”

  “哦……”秦川恍然大悟,“那敢问大师可有破解之法?”

  “当然有,只要领我到你那去,用我祖师爷教给我的乾坤秘法作法七天,我保你们平安无事,这世还做安稳夫妻!”

  “多谢大师!”

  “不过价钱可不低哦!只要9968,9968你买不了吃亏,你买不了上当!”

  “……”

  “哦对不起,小道得道前,还摆过衣服摊,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观音菩萨成佛前,不还搓过洗衣板嘛!”

  “有道理,不过可以便宜点不。”

  “这可是有寓意的,9968就是救救你吧!本道花费法力救救你,当然要图回报,你要是来个948,那就是就死吧!这多不吉利”

  “……9968就9968,要是能成,这钱付得值!”

  “嗯!刷卡还是现金?”

  “现在算命都这么时髦?”

  “与时俱进嘛!哦,忘了问你家住哪了。”

  “543所。”秦川轻描淡写道。

  “什么?你再说一遍!”道士张大嘴巴道。

  “543所啊,怎么了?”

  “你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鳖孙!”道士突然怒骂道。

  秦川被他骂的一头雾水,问道:“大师,我哪里得罪你了?”

  “你哪里得罪我了,只要是z国人,妇孺皆知,543所是个国家神秘研究机构,主打外星人解剖和与通灵研究,据说他们的实验对象都是活人,所以说每年都会有一些人神秘消失,就是被543所拿去做人体试验了!你叫我去那里作法,不是成心逗我,又是做什么?”

  秦川差点没笑出声音来:“大师,关于543所的这些谣言,你是听谁说的?”

  “你是文盲?随便在地摊上买本五块钱的杂志,上面就有对543所的详细介绍,名字非常形象,那就是‘543所,一个看破生与死的机构’!你别告诉我,你没看过吧?”

  “还真没看过……不过地摊文学你也信?”

  “那些看似荒诞的杂志,往往说的就是事实!这个小学生都明白的道理,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哦!我懂了!你不会是543所负责抓人的人吧?想把我骗去好利用我做实验!妈呀,耶稣,快救救我吧!”

  说完,道士连摊子也不要了,径直逃得无影无踪。

  秦川失望透顶,本来以为遇到一个了不得的大师,却还是个信奉耶稣并相信地摊文学的“大师”!这下秦川不知该向谁求助了。

  秦川实在没辙,只好跑到医院求助催眠师,这个催眠师,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他见到秦川便热情地让他坐在自己前面,而后掏出一个闹钟开始计时,并将一个放在架子上的布揭开,里面露出一台摄像机,他打开了摄像机,将镜头对准了秦川。

  “医生,你真忙,想毕你的日程天天都排的满满的!”

  “什么我真忙?是你忙!我们这是按小时收费的,每小时两千,不足的按一小时算,医保不报哦,所以你得抓紧喽!”

  “啊?这么贵?”

  “你没听说吗?我们催眠师可是医学界的头牌,穿着白大褂的律师!费用自然不低!闲话休说,有什么要说的赶紧的吧?”

  “好,那我就挑重点说啦。话说,这厢十六岁当兵,进的是装甲侦查兵,那一年过年没有回家,躲在被窝里哭得跟泪人似的,队友为了安慰我,给我过了一个难忘的新年,从那以后,我决定要好好地努力,为国家尽一份力,凭着这股子劲,我十八岁就获得一次三等功,就在那一年元旦晚会,我还上台演过讲,而且还有记者采访我……”

  “之后战功卓著,去过戈壁滩,游过死亡河,进过积雨云,潜过大深洋……”

  “后来进入特工组织……”

  “破获案件无数……”

  “至今单身……”

  “来到543所……”

  “在一个别墅内看到女鬼!”

  ……

  “卡!”催眠师终于不耐烦了,“我说大哥,你是有钱任性咋地,咋这么啰嗦呢?挑重点!”

  “你相信有鬼吗?”秦川幽幽道。

  “鬼?嘿嘿!不瞒你说,我调来催眠室的之前,就是做外科医生的,碰过的尸体不说一千,也有两百,可是我根本就没遇到什么鬼,而且我也是个无神论者,我唯一相信的,就是知识改变命运,就像我现在这样!你的情况呢,我大概已经了解了,有那么一点的被害妄想症,不过没关系,我先给你催眠一下,到时候到底是什么问题就一目了然了!”

  他掏出来一个怀表,将它提起竖在秦川面前,嘱咐道:“你仔细看着这个表,我会轻轻摇晃它,等我数到一二三的时候,你就会被催眠!好了,开始吧,一,二,三!”

  数过之后,秦川果然眼神迷离,处于了催眠状态。催眠师看了看闹钟,已经过去了一个钟头。

  “让我多问问一些你的过去,好凑凑时间!”

  ……

  过了好一段时间,秦川自己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被眼前场景吓了一跳,只见自己前方一位剃着光头的大师正跪在蒲团上面,面向前面的一尊佛像。

  “大师,请问刚才那位催眠师上哪去啦?”秦川疑惑道。

  “我就是!”那位大师转过头来,秦川朝他看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哪是什么大师,分明就是刚才那个催眠师,只是此刻剃了头发,穿上了袈裟。

  “医生,我就是睡了一觉,你怎么就……”

  “别提了,我还要感谢施主,如果不是听到施主方才催眠时所说的话,我还是一个无知的无神论者,然而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固执地相信眼前不完善的科学,其实就是另一种迷信!感谢施主在我面前打开了一扇大门,让我能够认识一个新的天地。不过话说,刚才听施主的故事,真是太怕怕,又太刺激了,我的心现在还像小鹿乱撞呢!”

  “可是你是如何一秒变和尚的?”

  “这身行头,包括这本‘一秒心向佛’的书,网上有售,还是同城快递哦!只要998,真的很实惠,我推荐你买!”

  “额……您还是自己受用吧?只要将之前的录像给我就行了!”

  “就在那个摄像机里面,你自己看吧!”

  ……

  刘嫣正坐在放满了美食的桌子前,单手托腮地想着心事,这时,电话响了,是秦川,她拿起电话接通,那头便传来了秦川冷冷的声音:“喂,是刘嫣刘大骗吗?”

  “咦?亲爱的,你为何这样说我?”

  “为何?我且问你,你为何和那个被捉过来的鬼如此亲密,难道之前所谓的捉鬼都是设好的圈套吗?还有,你为何还将我麻晕了在我身上放上各种仪器,并且往我身体内注射不明的药物?”

  “你听我说,我可以解释的,我说过,我是从未来回来的,就是因为现在的你在不久的将来会患上白血病!我这次回来是为了救你,而给你身上注射的药物也是未来研发出来的对于预防白血病的特效药……”

  她还没说完,秦川便打断了她:“我不会再相信你了!还有,我已经申请调岗,当然,如果你硬要通过自己的关系挽留我,那么我还可以申请放假,要知道我今年可有一个月的假期,当然,如果放完假你还纠缠我,我宁可辞去这份工作!再见!”

  刘嫣还想再说些什么,秦川已然挂断电话。

  “怎么,感情终于出现危机了?”一旁的晋安笑道。

  “我知道会这样,而且早已备有预案,不过这次还得你帮帮我。”刘嫣脸上并没有显示出一丁点的沮丧。

  “怎么帮?”

  “这个回头再说,首先我们得先找到他。”

  “你知道他在哪?”

  “当然,他必然会去一个地方!我们就在那等他!”

  果然如秦川所料,他申请调岗的事情又告吹,不过他以辞职相威胁,又坦言自己最近精神紧张,这才将自己今年的一个月假期全都申请在了一起。他打算乘着这个假期,好好的放松放松,至于一个月之后的事情,他也不想去思考。

  这天,就当他在酒吧里开怀畅饮的时候,手机又讨厌的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一看,是上司李勤打来,秦川不禁哀叹一声,看来又不是什么好事。

  “喂?李处,有什么事能不能放一放,我在放假!”

  “我知道,不过如果不是太紧急的事情,我是不会打电话给你的!可是你知道吗?你的好兄弟狄鹰叛变了!”

  “什么?”这句话对于秦川来说无疑是个晴天霹雳。

  “我们已经和他失去联络,据最后可靠消息,他已经和一支国际雇佣兵约六个人的小分队汇合,准备藏起来偷渡出境,如果他顺利出境,那么对我们的情报系统将会产生极其恶劣的影响,所以我们正在全力通缉他们,可是始终发现不了他们的足迹,我想你之前和他挺熟,能不能想出来,他会藏到什么地方?”

  秦川迟疑了一会,说道:“他的老家呢?有没有去过,还有他姐姐家!如果都不在,那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对象那。”

  “都去过了,但都没有人影,不过他最后是去过他对象那,那是在前几天,他见面就给了她很多钱,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哦!除此之外,我还真不知道他去哪了,不过李处你放心,我从现在开始,也会到各处去打听他的下落的!”

  “秦川啊,在你放假的时候还麻烦你,真是对不住啊!”

  “职责永远没有假期!”

  “说的好!不过不说了,我还有事,先挂了!”

  秦川挂了电话,内心沉重,狄鹰以前可是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没想到现在竟然出卖了自己,出卖了祖国,变成了一个极端危险分子。不过,他刚才没有跟李处全部和盘托出,因为他还有可能藏在另一个地方。

  这是一片掩在深山中的乱葬岗,几乎不会有任何人到达这里,然而秦川对于这片土地却是非常的熟悉,他之前和狄鹰经常来这玩,这里也和五年前并没有两样,只是杂草掩盖了之前的道路,看上去似乎无路可走。不过秦川很快就发现一条隐蔽的道路,道路上虽然青草繁茂,但是一看就是被人踩倒又人为竖起来的样子,而留下这些痕迹的,只会是狄鹰他们一伙,秦川只要跟着这个足迹,就很有可能找到他们。

  走了一会,秦川突然看到拐角处有个穿着牛仔衣裤的女子正坐在地上,双手还按着左脚关节,看起来似乎受伤了。

  她看到秦川,连忙招呼道:“公子,我的脚扭伤了,可以帮帮我吗?”

  秦川并没有理她,而是径直在她身边走过。

  如此荒郊野外出现如此漂亮的姑娘,不是鬼怪还是什么?秦川又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对付它,只得装作听不见。

  “公子,公子,我真的受伤了,你得帮助我,否则我会死在这里的!”女子一瘸一拐地跟了上来。

  秦川仍旧装作听不见看不见,他只想让对方认为自己看不见他,然后自动放弃跟随他。

  可是那女子仍旧不依不饶,而且声音愈加冰冷低沉,终于她突然加速走到到秦川前方十米远,冷冷地看着秦川,秦川以为她要放大招,哪知她竟然妩媚地对着秦川一笑,而后开始宽衣解带,不一会儿,一个美如白玉的酮体就一览无余地展现在秦川面前。

  秦川仍旧目不斜视地往前走着,女子只好继续跟着他。

  “公子,你到底有没有看到我?”

  “公子,你别装了,你都流鼻血了!”

  “公子!”

  为了不让对方看出自己露馅了,秦川没有伸手去擦拭自己的鼻血,而是任由它们染红了自己的衣裤,直到滴到地上。

  小样!你以为我会理你?套用刘大骗子的话来说,你不过能量不足四十千焦的渣渣,只要我的情绪不受你影响,你就不能拿我怎样,不过话说为啥头晕乎乎的?

  女子跟着秦川又裸奔了一阵,终于受不了了,坐在地上哭道:“妈呀,遇到一个宁可违背自己生理反应,也要装逼的货,却没有雷去劈他,我该怎办啊!”

  “茜茜!茜茜!”树林深处一个男子焦急地喊道。

  女子突然满脸期待地站起来,朝那人道:“我在这,我在这!”

  不一会,一个挂着相机的男子从树林内走了出来,他看到女子后,径直跑到她面前道:“茜茜,你……你怎么成这样了?”

  “哎呀,别提了!”那个叫茜茜的女子哭丧着脸道,“遇到一个不解风情的呆子,我本来迷了路又扭了脚,就想请这位大哥帮忙,可是这大哥竟然无视我,就好像没看到我一样,我一急,只好使出了美人计,哪知道,他鼻血倒是流了不少,可仍旧不理我!”

  男子赶紧将自己衣服脱了裹在女子身上,他瞪了秦川一眼,鄙夷道:“你看他流了这么多鼻血,是得多色啊!辛亏没理你,要不然,吃的你连骨头渣都不剩!”

  “感情你是人不是鬼啊!妹子我错了,哥哥这就来背你!”秦川说完就准备去扶那位姑娘。

  “你说话咋这么损呢?”男子气愤道,他一把推开秦川,拉着女子回头就走。

  秦川看着女子消失在深林处婀娜多姿的身体,直想抽自己一个嘴巴子,无奈有要事在身,只得继续赶路。

  又走了一会,终于来到了目的地,那是一个土坡,但秦川知道,在土坡的某丛青草处,掩藏着一个洞口,那个洞口深处是一个古代贵族墓葬的入口。

  这个入口还是他和狄鹰一齐发现的!

  他正要上坡,却被草丛中隐藏的几个大号铁夹子给吸引住了目光,他小心翼翼地触发了那几个铁夹子,等站起来时,眉头却皱紧了。一般情况下,狄鹰不可能在这里放铁夹子,而且是足以将猛兽腿夹断的夹子,因为能够到这里的人只有他们俩,一旦狄鹰在这里放上了机关,说明他要对付的人就是他!看来狄鹰对他也动了杀机,那秦川觉得自己应该小心了。他掏出手枪将子弹上了膛,又将它藏好,便朝那个洞口走去。

  不出他所料,他们在洞口又放了几个陷阱,是触发式地雷,不过都被他一一排除。

  找到了洞口,他深吸一口气后,便义无反顾地走了进去。

  这个洞口的另一头是墓室一面被破坏的墙,墙内便是墓葬的主卧室,此刻在墓室里,一个留着寸头,身体健壮,脸上留有恐怖刀疤的男子正坐在一个桌子旁,玩着电脑。

  “你终于来啦!”那人关掉电脑,看着已经进来的秦川。

  秦川环顾了四周,没有其他人,只不过墙角多了很多的迷彩包裹,看来剩余的人不是出去有事,就是藏在了两旁的耳室里。

  “狄鹰,好久不见!”秦川走到那人跟前坐下。

  “兄弟,你没有将这个地方告诉其他人吧?”狄鹰冷笑道。

  “当然没有,我们可是发过重誓的,这个地方,除了我们两个人知道,不能告诉其他人,否则……”

  “否则就会怎样?”狄鹰瞪着眼睛道。

  “否则一辈子打光棍……”

  “哈哈哈哈……果然是我的好兄弟,还记住当年的玩笑话,来,故人相逢先叙旧,我们坐下来好好的喝一杯!”

  他从桌子底下掏出两瓶茅台,自己留一瓶,又递给秦川一瓶,爽朗道:“来,老规矩,先干了这一瓶!”

  二人几乎同时站了起来,打开瓶盖,一只脚蹬在椅子上,一只手叉腰,就这么就着酒瓶喝了起来。

  不过片刻,两瓶茅台就被二人喝光,狄鹰意犹未尽地坐回了凳子上,问道:“如何?尝出味道了吗?”

  “是92年的娃哈哈?”

  “正是!”狄鹰满脸惊喜道,“还是老伙计厉害!”

  二人突然站起来握起了手。秦川激动道:“还记得我们为何会成为朋友?”

  “当然,当年我们初入特工系统,大家联谊的时候都是喝着茅台,可是我俩偏偏是个只喝牛奶的牛仔!所以被众人冷落,但却找到了真正的友谊!”

  “对!而那些喝着茅台的人只会侃侃而谈,却没有我们优秀,你看那些成功的大案子,有几件不是因为咱兄弟俩而办成的?”

  “就是就是!”

  “兄弟,还记得我们是如何发现这个世外桃源的?”

  “当然,当年我们俩为了赌胆子,大晚上的满山跑,结果一不小心就发现这了,于是这里就成了我俩的秘密据点,我们有很多重要的决定就是在这里达成一致意见的!”

  “高兴啊!喝!”狄鹰又开了两瓶茅台,二人又喝了起来。

  “说起往事,怎么不谈谈我们当年最辉煌的战绩?”秦川满脸通红道。

  “还提它作甚?”狄鹰脸上不悦道。

  “不不不,要谈要谈,话说当年我们俩率领最精锐的特种部队,深入雨林,在那里和世上最强大的国家的特种部队进行了一番交手,结果几乎将对方全歼,而他们只逃回去六个人。”

  狄鹰突然将酒瓶猛地扔在地上,刺耳的碎裂声充斥了秦川的耳膜:“我说了,别提那事情了,你为何还提?”

  “只为劝你回头是岸!”秦川突然一脸平静道,“只为提醒你国家没有忘记你的功劳,只为提醒你,不要忘记自己的荣耀,不要走错路了!”

  “哈哈哈哈……”狄鹰突然仰天大笑,像个疯子一般,“荣耀?功劳?那他妈全是狗屁!你知道,我们那一届的就属我俩最厉害,可是呢,那些只会喝茅台的酒囊饭袋靠着拍马屁个个一步登天,都混到总部去了,而我们呢,仅仅是不会溜须拍马,于是战功卓著换来了几张嘉奖令,而且太平时候有什么脏活累活我们干,危险的时候也是我们冲在前面,结果回来一看,那些曾经的手下都成了自己的上司,结果回来一看,自己最爱的人成了别人女朋友!”

  狄鹰突然伏在桌上痛哭了起来,秦川走过去拍了拍他的后背,让他不要伤心。

  “我心疼啊!兄弟!告诉你一件事情,你不要生气!在我心中女朋友第一,你第二,国家第三,我很抱歉,我没有把你当作第一个值得信任的人,而是我女朋友,可是就这么一个单纯的女人,只不过几个月没见,就变得那么拜金,那么的狗眼看人低!说什么宁可坐在宝马车里笑,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哭!”

  “总觉得哪里不对!”秦川若有所思道。

  “哎呀,反正就是那个意思啦!这个女人,为了傍大款,当场就跟我分手,你不知道,从那以后我的价值观变了,连第一信任的人都背叛了我,那么你呢,国家呢,我还能相信谁,活着又是为了什么?”

  “所以你就反水了?”

  “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是那个神秘的组织给了我大把的钱,让我挺了过去,我拿着这些钱包养了自己女友足足三天,三天啊,随后把她给甩了,哈哈!我自己包养自己的女朋友,是不是个变态?之后他们要我跟他们走,否则就告发我,我已经无所谓了,随他们去吧!”

  “兄弟,不管你心中如何,在我心中,你始终是第一位!”秦川表情坚定道。

  “哈哈哈哈!兄弟,你为什么要来!虽然我不想你来,可又想你来,我想你来安慰我,因为除了你,也没有别人可以安慰我了!可是你知道吗?兄弟,你已经自投罗网了!在这里还躲着六个厉害的人物,就是那支被歼灭的小队里,剩余的六个人,他们发誓一定要亲手杀了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所长女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所长女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