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生死古墓
左眼青春2017-02-28 11:4810,473

  (特工秦川奉命调入神秘研究所担任所长的护卫,却意外发现所长是一个邋遢都盖不住容貌的美女,但随之而来的灵异事件让他陷入深深的不安之中,直到他发现她的研究是……,这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而他和她之间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敬请观看《穿越时空的爱》)

  “狄鹰,你讲得太多了!”一个生硬的声音从耳室里响起,随后从里面缓缓走出来六个外国大汉,他们腰里都别着自动手枪,为首的一个满脸横肉的高个子来到秦川身边,恶狠狠地笑道:“秦队长,别来无恙?此去一别就是五年,没想到我们竟然还能再次相逢。不过,我们相逢的地方真是太晦气了,竟然是在你们z国人祖先的墓地里,你说,这难道是在寓意着什么吗?”

  秦川一边喝着饮料,一边不屑道:“上次相见就灭掉了你们几乎整个小队,怎么,还嫌不够,所以这次通通来送死吗?”

  “哈哈哈哈……”六人中突然爆发一阵肆无忌惮的嘲笑声。

  “你真会说笑,秦队长!你难道认清不了现在的形势吗?今天得换成你死在这了!”高个子得意道。

  “生亦何欢死亦何哀!人终有一死,我知道我此次来,也是九死一生,可是我仍旧来了,我必须来,我来,只想问狄鹰一句,我们还能做兄弟吗?”

  狄鹰早就泪流满面,大喊道:“能!兄弟!如果你不来或者带着一群人来,我们就此断交,可是你单独来了,所以我们还是兄弟!”

  “狄鹰,你又想叛变了?别忘了你可是收了我们的钱的,要是再叛变,回去你就得坐牢!”

  “那又怎样,为了兄弟,我连死都不怕!”狄鹰早已擦干了眼泪,面色如冰。

  “好吧,反正杀害我们队长的时候,你也有份,那就连你一块干掉吧!”

  墓室内突然陷入死一般的沉寂,但火药味却越来越浓,似乎凭空中有人喊了一声开始,双方便默契地掏出了手枪,秦川的速度最快,当他的枪火舌喷溅的时候,其他人的枪还没抬起来,两名雇佣兵立刻中弹,不过他们穿着防弹衣,只是被打断了几根肋骨,所以除了痛苦地在地上打滚外,倒也没事。另外四个人被秦川和狄鹰压制着,只得暂时逃进了耳室里。

  “兄弟,快走!等到了洞口,我们就能将他们封死在这里!”秦川一边射击一边提醒道。

  “好主意!”

  他们俩正准备移动到墙洞那边,突然从两旁的耳室里伸出了四把转弯手枪,并立刻开火

  “不好!是转弯手枪!小心!”狄鹰挡在秦川面前,肩膀当即就中了一枪。

  “兄弟,撑住啊!”秦川想还击,可是对方都躲在墙后,根本就无法击中!虽然转弯手枪精度不行,但他们却打不中墙角后面的人,却只能成为枪口下的靶子。

  子弹在耳边嗖嗖地飞着,秦川却毫不犹豫地蹲了下来,霸气道:“兄弟,上来!”

  狄鹰捂着伤口,跳到他背上。秦川想起来,却摔了个四脚朝天,他抱怨道:“兄弟,你最近长膘了?”

  “早就长了,怎么?你身手也不如以前啦!”

  “兄弟,对不住你啦!”秦川抓住他的双腿就将他往墓道深处拉。

  乘着对方换子弹的功夫,他拉着他来到了另一头的一个耳室里躲了起来。

  “终于安全了!”秦川擦着汗道,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发现竟然只剩下一条裤子了:“怎么回事?人呢?”

  “我在这呢!”他出去一看,只穿着一个内裤的狄鹰正在地上艰难地爬着,周围子弹不停地擦肩而过,他赶紧又冒着枪林弹雨,把他拖到了耳室里。

  “狄鹰,你的伤口怎么样?”秦川关切道。

  “没事?”狄鹰声音非常虚弱。

  他查看了他肩膀上的伤口,心中一惊!只见上面竟然开了一个很大的口子,甚至连骨头和一颗颗的脂肪球都可以看见了。

  “混蛋!那些人一定改造了子弹,否则不会有这么大的杀伤力!”

  “我没事,不过连累你了!”狄鹰过意不去道。

  “如果你相信我能够把你安然带出去,就放心地闭目养神,我会处理好一切!”

  “我相信你!”狄鹰果真靠在了墙壁上,闭上了眼睛,但他的身体因为疼痛而微微颤抖。

  秦川正在想着对策,突然听到门口一阵奇特的声音,他走出去一看,赫然看见一个不起眼的定时炸弹正贴在墙壁上,此刻它已经启动,显示屏显示距离爆炸还有半小时,如果这个炸弹一旦爆炸,那么在房间内的他们俩绝无生还可能!

  就在这时,对面又射来了一串子弹,压得秦川只得将头缩回里面。

  “秦队长,我早就知道你不会那么好对付,所以在你可能撤退的地方提前按上了感应炸弹,只要你一经过,那么它就会启动,不过你该感谢我的仁慈,我没有让它立刻爆炸,而是定在了半个小时后爆炸,就是要让你好好享受享受,在人间的最后美妙并且宝贵的时刻,好好和你的兄弟说些临别遗言吧,哈哈哈哈哈……”

  “那你要小心了,因为这一千六百秒内,每一秒的疏忽大意,都会要了你的命!”秦川知道这句话连他自己都不信,但他不想在最后关头输了气势。

  “那就等着瞧吧!”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秦川心急如焚,就在这时,耳边竟然有一个声音在和他说话,声音如此细小,以至于连旁边的狄鹰都没听到。

  “秦川,秦川,你陷入了绝境啦!”

  “你是谁?”秦川轻声道。

  “我是晋安啊!你不用说话,只要想一想,我就可以读取到。”

  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从来没害怕过的秦川,内心还是抖了一下,对于再凶狠的人,他都有办法对付,可是对付超自然的东西,他实在没辙!

  “你想干什么?落井下石?”

  “不不不,恰恰相反,我是来救你的!”

  “这个我相信,不过我知道你们救我是为了拿我回去当小白鼠!”

  “好吧,如此危险的环境下,我也不想多说,不过为了你兄弟,你得活着出去,这样就算让你做小白鼠,你也应该不会觉得这是个亏本的买卖!”

  “好吧!你说,该怎么办?”秦川终于妥协,“我觉得你得制造一个不利于对方的幻境,就像在那别墅内一样,这样我们就可以轻松取胜。”

  “在别墅内,不是你自己打晕自己,我哪会得逞?而且,刘嫣并没给我更多的能量!所以无法施放幻术!”

  “为什么?难道她不信任你?”

  “能力不对等的生物,总是有一种隔阂不是吗?不过我不怪她,换成我,我也会这样做。”

  “那你的意思是说,你帮不了我?”

  “我可以帮你,不过最终还得靠你自己!现在开始,认真听我说!你先冲出去,此刻左边拐角有两个人,右边拐角有一个人,他们会露出头攻击,你出枪够快完全可以解决左边两个,压制住右边一个。之后,你用枪砸开炸弹的中间位置,会露出一串电线,你用炸弹打断红色的线就行,这些被解决后,那个高个子会躲在左边的墙角将转弯手枪伸出来攻击你,那右边的人也会再次用转弯手枪攻击你,你只要将伸出来的部位击碎就安全了,之后你就接着往前冲,而那个高个子雇佣兵会扔过来一枚手榴弹,你只要将手榴弹踢回去,就可以借着它的爆炸冲到主卧室,从而将他们制服。”

  “……你以为你是导演?这出戏是你导的?凭什么按你的套路来?还有那个炸弹,一枪敲下去不把它提前引爆才怪!”

  “其实,这是将来的你安全地完成此次任务后,和刘嫣的一次谈话中告诉她的,而她又告诉了我,这些方法是你自己想出来而已,只不过那个时空的你直到炸弹快要开始倒计时,才想出来这个办法,你可以选择认为我胡说八道,但是这是救你唯一的办法,你如果不想尝试,就等死吧,我无所谓!”

  对,与其坐在这里等死,还不如拼一把,秦川主意拿定,换了一个装满子弹的弹夹。他移动到门口深吸了一口气,就冲了出去,果然,左边有两人,右边有一人,他抬起手枪就是四枪,当场将左边二人打倒在地,右边那人吓得躲在墙后不敢出来,秦川乘机一枪砸在炸弹中间,塑料外壳被击碎后果然露出了一串电线,他抓起红色的电线就是一枪,电线被打断的时候,炸弹显示器立刻暗了下去,他长吁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左右两边各伸出来一支枪口,他早已做好准备,抬手两枪就将枪口击碎,接着,他又换了弹夹,开始一边冲锋一边压制射击,就在这时,果然从墙后扔出来一颗手榴弹朝他这滚过来,他本想用脚踢,但是考虑z国人用脚玩球状物的水平实在都不咋地,于是还是改用手快速地扔了回去。

  高个子还在等待手雷爆炸,下一幕就看到了手榴弹滚回到自己的脚下,他顿时呆在原地,右手手速爆表地画了个十字,之后,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将他俩都掀翻了。

  秦川从开始出击到踢完炸弹结束不到一分钟,这速度快得连他都不敢相信。

  “怎么样?现在还相信我吗?”

  “相信相信!不过我得救我的兄弟!”

  他将还没死掉的雇佣兵绑了起来,又将狄鹰扶到了墓室外面,就在这时,一架直升机竟然飞了过来,停在了平地上。

  “刘嫣说她会在恰当的时候通知你上司,看来她做到了!”晋安告诉他道。

  “谢谢你!”秦川感谢道。

  从直升机上跳下一个穿着风衣的男子,他正是秦川的上司李处长,随他下来的是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和一队抬着担架的医务兵。

  医务兵立刻将狄鹰放在担架上,在抬走之前,狄鹰拥抱了秦川,笑道:“兄弟,再见!”

  “再见!我会常去看你的!”

  在他被送上直升机后,李处长紧紧地握住秦川的手道:“你可是立了大功了!我会向上级嘉奖你!”

  “谢谢处长!”

  “那几个雇佣兵呢?”

  “在里面,不过死了几个!”

  “很好,你先回去,剩下的交给我了!”

  秦川便上了直升机,跟着他们一起回去了。

  当秦川再次见到刘嫣,她已经非常虚弱的躺在了床上。但看到了秦川来之后,她仍旧高兴地挣扎着坐了起来,还给了秦川 一个热情的拥抱。

  “几天不见,为何会变成这样?”秦川关切道。

  “为了证明,她给你注射的药物没有任何的毒性,所以她亲自给自己注射了药物!结果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这个样子了,还没毒性?”秦川表示难以相信。

  “这只是药的副作用而已,它会使女人的月经变得失调,但本身没有其他的副作用。”

  “那我的身体为何会虚弱呢?”

  “那是因为在调整药剂的使用量,你放心好了,我已经准确地掌握了用量,接下来就不会有事了。”

  “好吧好吧,随你怎么说,毕竟我的命是你救的,就算你弄死我,我都不会有意见。”

  刘嫣低垂着头,心中涌过一阵失落,但她随后立刻抬起头,强颜欢笑道:“不管怎么样,你的回归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安慰,既然你刚才说就算我弄死你,你也不会有意见,那么就请继续接受我的治疗。请你放心,只要接受了我的治疗,那么你就不会患上白血病。”

  “我本来就没病。”

  “就当陪我玩个患者和医生的装扮游戏,怎么样?”

  “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那个实验能不能免掉?除了这件事,你让我办哪样都行!”

  “好吧!我可以不给你注射任何东西,那你的那一份,就由我代劳!你不在的那几天,我都是这样过的,因为那药很贵,过期就会作废,不能浪费哦!”

  刘嫣勉强下了床,自己艰难地搬来了仪器,并接在自己身上后,就准备手动给自己注射那些药物。秦川以为她在开玩笑,没想到对方动真格了。

  这时,晋安在一旁鼓动着:“哟!某些人整天吹嘘自己多么大义凛然,重情重义,哪知道却不敢挨这几针连小女子都敢挨的针!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秦川被他这么一刺激,连忙跑去夺过刘嫣的针筒,眼睛都不眨地往自己手臂上一扎,猛地将活塞推了进去。然而就在他打完拔出后,终于忍不住地惨叫道:“我去,手臂为何这么麻?”

  “你刚才针尖戳到麻筋上去了。”

  “……那为何刚才刺进去的地方有个鼓包呢?”

  “注射分为血管注射和肌肉注射,你既不戳进血管,也不戳进肌肉,不鼓包才怪!不过你放心,等个一两个小时,鼓包自然消肿。”

  “可是我忍不住摸,怎么办?”秦川用手指不停地摸着鼓包。

  “额,那简单,刘嫣那有两个更大的鼓包,还柔软!让她给你摸摸,就能很好地分散注意力了!”晋安打趣道。

  “好主意好主意!”秦川立刻复议道。

  “啊打!”刘嫣一拳当场将他打倒,她立刻收了拳,不好意思道:“哎呀!我的淑女形象又毁了!”

  秦川躺在地上,吐了一口的老血,心想这才是他印象中的刘嫣。他只想看到她恢复成那个虐他千百遍,就如他初见的刘嫣。但他随后怀疑自己是不是患上了受虐症,不过以前似乎没有受虐的倾向啊?他赶紧摇了摇头,不敢再想。

  秦川从此安心地当着刘嫣的“小白鼠”,他本以为,身体会再次虚弱,哪知道从那天以后,身体竟然越来越棒,吃嘛嘛香,而且心情也非常的开朗,甚至放个屁,都要向大自然道歉半天,甚至看到晋安,也不会再感到害怕,而是把她完完全全当成了一个人。

  秦川觉得也许是自己之前错怪刘嫣了,也许刘嫣只是为他好,不过说什么从未来穿越回来这点,以他的认知观,实在是无法相信,至于晋安为什么会在墓室中准确地说中那些雇佣兵会做的举动,他认为要么是巧合,要么就是这些鬼怪有什么特异功能,可以预知未来,这和刘嫣并无关系,地摊小说都是这样写的。而且他和刘嫣的感情只是停留在报答她挽救他战友和自己生命的恩情上,现在他对她仍旧没有丝毫的动情。

  这天,刘嫣破天荒地放了自己和秦川的假,让他陪自己到市中心的清溪公园去散散心,秦川哪敢不从,立刻带着她来到公园。

  于是在中午的清溪公园,人们便看到了一对形影不离,看起来十分恩爱的情侣,此刻,男子用外套紧紧地裹着女子,似乎生怕她受到一点点的寒凉。

  众人纷纷驻足称赞,甚至一对小情侣还吵了起来,女的埋怨男的不够体贴,到最后甚至要闹分手。

  那对让人羡慕的情侣就是秦川和刘嫣。

  秦川保持着笑容,咬着牙哀求道:“刘大小姐,我已经笑得够灿烂了,你伸在我衣服里的手为何还要使劲地掐着我的肉啊!”

  “还不够,再更加的灿烂些!”刘嫣狰狞地笑道。

  “哈哈哈哈!”秦川笑得比她还狰狞狰狞。

  “喊口号!”

  “喊什么口号啊?”

  刘嫣又用力地掐了他一把。

  “啊!好好,我喊!刘嫣刘嫣我爱你!”

  “要文艺一点的!”

  “啊刘嫣,你就像春天的一点流萤,住在了我心头!”

  “要凶残一点的!”

  “啊!刘嫣,你是羔羊,我是狼,今晚,我要吃了你,嘿嘿!啊啊!”

  “哎呀,你这个闷骚男,原来你心中早就这样想啊!”刘嫣故作羞答地说道,还顺便往他胸口拍了一下,秦川顿时感到一股掌力压迫胸部,疼得他忍不住咳了起来。

  “喂!你们这么煽情,叫我怎么求婚啊!”一个跪在地上,手里拿着鲜花正在求爱的少年抗议道,他前面则坐在一位非主流少女。

  “你以为我愿意啊!要是有一只白骨抓,放在你腰后……”

  “嗯?”刘嫣瞪了他一眼。

  “不不不,我是说,要是有一只长着纤长手指的温柔手掌,放在你腰后,轻轻摩挲,你也会顿时灵感涌现,煽情满满,而且是那种发自肺腑的煽情!”

  “我不管!总之你们不能比我high,一定要比我low!要不然,我跟你们没完!”少年抗议道,他突然发现刘嫣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后,并且在偷偷地往他身上系着气球。

  “喂,你在干什么?”少年没好气道。

  “天空嫌自己太寂寞,所以要你这个大嗓门去活跃活跃气氛啊!”刘嫣笑道,她轻轻一松手,那少年便随着无数气球飞上了空中。

  “喂!不要啊,救我啊,谁来救救我啊!”少年徒劳地叫喊着,但就这样飘到了空中。

  “哎!世界之大终于又只剩下你我!”刘嫣朝秦川抛了个媚眼,却是令他不禁哆嗦了一下。

  “来,带你去一个地方!”她拉着他来到了河边的一个亭子里。

  “还记得这个地方吗?”她满怀深情地问道,不过随后又自己回答道:“哦,又忘了,我是来自未来的!”

  “这算是冷笑话吗?”秦川尴尬道。

  “好吧,我问你,看到这片波光粼粼的湖面,你难道不想说些什么吗?”

  秦川深情地看着她,回答道:“只做不说,可以吗?”

  “当然!”刘嫣怦然心动,闭上了眼睛,并伸出了自己的嘴唇。可是她等了好久,仍旧没有动静,当她睁开眼睛,却发现秦川早已脱了只剩个内裤,站在湖边正准备往下跳。她一把抓住了他的腿,于是已经跳在半空中的秦川便立刻拥抱了大地。

  “噗!”秦川吐了一口血道,“小意思,在部队里经常练习这个动作,不过我只是想游个泳而已,你为何要抓住我的脚?”

  “我还以为,你会拥抱我,然后给我一个深情的吻呢!”

  “不能够啊,这么多人呢?你看右边的情侣们多么正经!”秦川看了看右方,发现一排的情侣都在那舌吻着,“右边的孩子都是不学好的,我们还是看左边的!”可是左边的情侣已经在那动手动脚了。

  “这他妹的是个什么世道啊!”秦川抱怨道。

  “你严肃点!这可是那个时空的你我,第一次约会的神圣的地方,这里充满了初恋的味道!当年,你带我来到这亭子里,看到满目的粼粼波光,你深情地对我说,这些美丽的波光就好像无数灿烂的明珠,但那颗我最想拥入怀中的并最亮眼的明珠,却就在我身边!你还说你会永远爱我,可是那之后不久,你就染上了白血病!”

  刘嫣突然拥入秦川的怀里,痛哭起来。周围被坏了兴致的情侣立刻投来愤怒的目光,秦川想制止她,无奈没忍心,只好就让她这么哭下去,直到染湿了自己肩头的衣服。

  “来人啊,来人啊!这里有小偷偷东西啦!”一个人突然大叫道。

  刘嫣立刻收起泪水,以一个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最快的速度,拉着秦川赶紧赶了过去,他们看见一对青年情侣正和一个精壮的男子拉扯着,而壮男手里拿着一个钱包。

  “滚开,小心我揍你!”壮男恶狠狠地看着他们。

  但他俩始终不放手。

  此刻周围已经围满了人,但就是没人愿意上去帮忙,秦川正想上去,却被刘嫣拦住:“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点小事,我分分钟搞定,你放心好了,不会有事!”

  可是刘嫣仍旧拉着他:“你不知道,我是从未来穿越回来的,也就是说,我的生活轨迹必须要和原来的生活轨迹一模一样,否则就有可能由于某个偏差,导致未来的我消失,而未来的我消失,现在的我同样也会消失不见!就像一个时间环一样,而那个时空的你,由于担心连累我,而没有选择去帮忙!所以在这个时空,我们最好也别招惹是非!”

  秦川脸上写满了不相信:“不可能!任何时刻的我,都会挺身而出,打抱不平!”

  “如果,你不顾我的安慰,还是要去帮忙,那你就去吧!”

  这句话起了效果,秦川终于决定只做一个看戏的人。

  那男子见挣脱不开,突然松手,情侣突然失去平衡,倒在了地上,男子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就要上去刺倒地的男青年。

  秦川终于看不下去了,他快速冲到男子身边,一脚便踢落了他的匕首,接着一个擒拿手,就将男子反手扣在地上。

  周围立刻响起一片喝彩,情侣谢过秦川,就赶紧收拾钱包走了,秦川留也留不住,只好将壮男放了。

  “你等着,有你的好果子吃!”男子威胁道,随后便转身跑入人群中。

  “我们赶紧走吧!”刘嫣拉着他道,“他是有同伙的,来了就麻烦了!”

  “我就在这等他们!”秦川突然倔强了起来,“小小的小偷还能翻起浪来?”

  “我知道你不怕他们,可是你知道吗?如果我偏离原来的轨迹太远,将会对未来产生无法估计的影响,那样我会消失的!”

  “那你就消失给我看看!”秦川突然冷冷道。

  “你!”刘嫣擦了擦流下的眼泪,转身跑进了旁边的树林。

  秦川也想去追,但碍于情面还是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救命啊!”林中突然响起求救声。

  秦川吓了一跳,那分明是刘嫣的声音。他赶紧跑进了森林,就看见三个凶神恶煞的光头男,他们已经抓住了刘嫣,正对她动手动脚,旁边站着那个壮男小偷。

  “干什么!”秦川的一声怒吼,将四人的目光吸引到了自己的身上。

  壮男看到了他,走上前来嘿嘿笑道:“怎么着兄弟?你断我们财路,就不准我们碰碰你的小妞?这样好了,之前的事情就算了,只要你把这个小妞给我们哥几个乐呵乐呵,那么我就绝对既往不咎,以后再也不找你的麻烦!”

  “哈哈哈哈……”其他三个光头男立刻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秦川血气上涌,正欲上前,其中一人掏出一把匕首架在了刘嫣的脖子上,威胁道:“别过来,否则我刮了她的脸!”

  “秦川,你别管我,你走吧!在原来的时空里,我们根本就没有扯进这场漩涡,可是你硬要管这事,我已经开始偏离原来的轨迹了,所以,要是不想我某一天突然消失的话,你就走吧!”

  她又回过头来哀求那四个人道:“大哥!我求你们,你们怎么样我都行,还请放过他,只要不把这事情声张出去就行了!”

  “哈哈哈!还是这小妞识时务!”四人的笑声更加的放肆了。

  “你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作践自己?”秦川怒吼道!

  突然,他脱掉衣服,露出结实的胸膛,缓缓道:“我闯下的祸,我背!你们捅我一刀,放开那女孩!”

  “好!”小偷赞赏道,“我虽然干的不是什么光彩的勾当,但最佩服的就是有义气的人,你只要站那不动,给我捅一刀,那就没有那小妞的事了!”

  “不要,不要啊!求求你们了!”刘嫣苦苦哀求道。

  但小偷已然掏出匕首,慢慢向秦川靠去。他来到秦川身边,猛然刺出一刀,秦川双眼突然狠狠地瞪着他,以比他更快的速度猛地出腿扫向他的头部。

  小偷只觉得仿佛被一只大锤击中了头部,脑袋带动身体猛地朝一旁倒去,但在他还没有完全倒下的时候,秦川早已掠到了他身边,抓住他的手臂,开始挥拳猛击他的左边的肩膀,一下两下三下,小偷毫无毫手之力,想挣脱又仿佛被铁钳给钳住了,只得无助地惨叫着,直到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响起,秦川才松开对方,而他已经瘫软在地上,口中不住的呻吟。

  秦川又回过头,冷冷地看着三个光头男,光头男早已被小偷的惨状吓呆,又被秦川的虎视眈眈地盯着,立刻扔掉手中的匕首,一哄而散。

  “秦川!”刘嫣突然梨花带雨地哭了起来,她奔向秦川,却只得到了对方一个冷冷的背影。

  “别闹了,回去!”秦川心灰意冷道,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刘嫣也不敢靠近,只得跟在后面上了车。

  这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直到回到研究所,刘嫣立刻下了车,哭着跑进了自己的卧室内。秦川也不去理他,干脆气呼呼地坐在地上发呆。

  等到天黑,他的肚子已经跟他咕噜噜地抗议了无数声后,他才慢慢起来,跺了跺发麻的脚,想找点东西填饱肚子。他来到了刘嫣储存泡面的房间,可是门已经上了锁,他看四下无人,干脆找来一把螺丝刀,想将门撬开。就在这时,门上突然现出了一个鬼脸,吓得他不禁往后一跳,却是晋安在吓着他玩。

  “你在干什么?大晚上的出来吓人!”

  “吓一吓你,顺便嘲讽你,我以为你很硬派呢,怎么,还是扛不住要吃东西了?”晋安幽幽道。

  “我的事不要你管!”

  “你偷刘嫣的东西,我当然要管!”

  秦川没有理会他,继续撬门。就在这时晋安突然爆炸开来,一堆内脏溅在门上,十分恶心。

  “呵呵!”秦川冷笑道,“我可是刀里来火里去过来的,什么样的血腥场面没见过,我告诉你,我现在放弃是因为我根本不饿,并不是因为恶心!呕——”

  秦川忍住胃部的翻江倒海,准备再回到那个他思考人生的地方仰望一下星空。

  “我知道,你还为刘嫣的那句话生气,以为她是一个轻浮的女子!不过,从另一个角度上讲,你是不是变得越来越在意她了?”

  “你什么都知道啊?好厉害哟!”

  “当然,刘嫣每次都会用特制容器随身携带我,所以什么事情我都知道。不过,我告诉你,她说的话一点都没骗你!就在刚才,我在屋内看见她的身体已经发生了一点点不好的变化,至于是什么变化,你自己去看看吧!”

  晋安说完,便消失不见。

  青川心中闪过一丝不好的念头,他赶紧来到刘嫣屋前敲了敲门,可是屋内却一动不动。

  这时,屋内突然传来一声板凳的倒地声,他吓了一跳,赶紧使劲地敲门,还不停地道歉道:“之前在公园里是我错啦,我不应该对你这个态度,你放心好了,我相信你说的任何话,我相信你是从未来穿越回来的,我相信我们注定是一对,你快开门吧!”

  门悄然打开,刘嫣带着面具从里面走出来,并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她将面递给秦川,嫣然笑道:“你饿了吧?这是我刚才给你泡的面!”

  秦川右手端着面,眼泪不要钱地往下流淌着,他突然左手一勾,将刘嫣揽在怀里:“是我错了!你要原谅我啊!”

  “我早就原谅你了!”刘嫣浅笑道,笑容就像一朵美丽的海棠花。

  “我跟你说心里话,我虽然长得帅,可是也是一个不太爱说话的人,所以,难得有女孩子这样主动的追求我,可是现在有个如此漂亮的女孩子倒着追我,还拥有火一样的热情,其实啊,在你发出攻势的那几天我早就被融化了,只是装作毫不在乎罢了!现在我再也装不下去了,所以,我以后会好好爱你的!”

  秦川又深情地看着刘嫣的脸,却发现她的脸上带着一个面具:“咦?你为何要戴面具啊?是不是脸红,不好意思见我啊!来,给我摘了!”

  他动手摘去刘嫣的面具,却发现她脸上不知什么时候结了一个大大的疤痕,这个疤痕如此之大,竟占据了她半个脸,吓得秦川浑身不禁一颤。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刘嫣低着头,情绪低落道:“我说过,任何超越我原来轨迹的活动,都有可能对我有影响!现在,只不过是籖语成真!我再重申一遍,我真的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

  泪水再一次地从秦川眼中溢出,他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将刘嫣搂得更紧了:“原来我们真是一对,命中注定!你放心好了,不管你是任何模样,我都会像原来的时空那样用生命守护你!什么都别说,现在我只想亲……”

  刘嫣闭上了眼睛,将唇伸了过去。

  “亲口全部吃下你给我泡的泡面。”秦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他说完,就捧起了泡面大口吃了起来。

  “哼!原来在你眼里,我连泡面都不如!”刘嫣故作生气道。

  “吃饱了好有力气亲你啊!”秦川狡辩道,“不过,怎么少了五粒牛肉?”

  刘嫣红着脸道:“被……被我吃了。”

  秦川并没有责怪他,而是挑了一筷子带着很多牛肉的面条,伸到她嘴边:“你饿了吧,来,我们一起吃!”

  “好!”刘嫣高兴地和他依偎在一起,两人就这么蹲在地上,你一口,我一口地吃起了泡面。

  就在不远处,一个留着烟嘴胡,理着寸头,长相俊俏,外国面孔的男子正冷冷地看着他俩。

  “你为何老是跟着他?”晋安突然出现在他身后。

  他只是看了看她,却不说话。

  “反正,长夜漫漫,为何不将你的故事讲给我听呢?”晋安笑道,眼神中闪烁着别样的光芒。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所长女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所长女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