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别墅捉鬼
左眼青春2017-02-28 13:569,815

  (特工秦川奉命调入神秘研究所担任所长的护卫,却意外发现所长是一个邋遢都盖不住容貌的美女,但随之而来的灵异事件让他陷入深深的不安之中,直到他发现她的研究是……,这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而他和她之间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敬请观看《穿越时空的爱》)

  第二天一早,秦川和刘嫣二人正坐在地上吃着泡面。

  刘嫣吃完后,伸了个懒腰,惬意道:“怎么样,昨晚美人在侧,有没有做个好梦啊?”

  “哼!看着我这性感的黑眼圈,你觉着呢?”秦川萎靡不振道。

  “哦!看来昨天晚上照顾不周,你放心好了!今晚的服务会加倍的!”刘嫣说完,一脸的坏笑。

  “你以为很好玩吗?”秦川突然扔下面桶冷冷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千里迢迢地来到这里吗?难道就是陪你过家家?吃泡面?”

  “那你是来干什么的?”刘嫣仍旧一脸的无所谓地吸着泡面。

  “曾经,这里确实是一个不算小的研究所,甚至在全国各地还有很多分支机构,国家对于超自然的研究充满了支持与期盼,可是由于总是研究不出什么实质性的成果,上级对这里很失望,人员和经费一减再减,才终于导致了今天这个惨淡的局面,本来,上面决定彻底地关闭这个研究所,但是……”

  秦川故意停下来不说,想吊吊他的胃口,结果对方仍旧吱溜溜地吸着面,根本就没搭理他。他只好咳了咳嗓子,继续道:“虽然你没有什么杰出的成就……但是!你的研究,你的课题,这个濒临破产的机构的存在,成功地忽悠住了敌国,使得他们拿出更大的资金和人力投入做着更大的无用功,所以从另一方面来说,你是有功劳的!”

  “哇哦!”对于这种功劳,刘嫣可高兴不起来,“你唧唧复唧唧地啰嗦了这么多,还没说你来是干哈的呢!”

  “虽然你是有着另类的功劳,可是资金不够透明,而且管理极不规范,还设计赶走了前几任的监督者,按理说你得卷着泡面走人,可是上级认识到几乎没哪个二愣子想被调配到这个机构来,只有勉为其难地继续留任你!当然,他们派了一位更为强力,也对业务更加熟络的专业人士前来监督你!”

  “就你?”刘嫣翻了个白眼。

  “对,就我!从此以后,经费的每一款来龙去脉,你都得记在账上交给我,而且,这里的乱七八糟的设备,和丢得到处都是的垃圾,你必须给我整顿好了!既然是个研究所,那就要有研究所的样子!”

  啪!刘嫣将泡面狠狠地扔在地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冷笑道:“本来只想夜里折磨你的,可是是你自找的,那么就别怪我了!赵婆,出来吧!”

  “哪个赵婆?”秦川疑惑道。

  “是我啊!嘿嘿嘿嘿!”一个熟悉又苍老的声音从耳边响起。秦川呆滞地转过头去,只见那看门的老妈子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坐在了自己身边,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要不我们找个上好的棺材,进去好好聊聊呗!”

  “救命啊!”

  ……

  经过了随后几日没日没夜的折磨,秦川决定低下他高昂的头颅,向上级申请调离,再加上刘嫣的“投诉”,他立刻被批准离开这里,调往一个新的岗位。

  当前来接洽的车子带着他驶离这里时,秦川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嘿兄弟,543所里面的情况如何,听说里面有漂亮的女外星人,男的进去后,一不小心就会谈上一场跨越地球和种族的爱情,这是真的吗?”司机兴奋地问道。

  “只有前半段是真的!”秦川认真道,“里面是有个女外星人,但不美丽,而且非常暴戾,邋遢,还很邪门!总之,去过一次的人就不想去第二次了!”

  司机认真地点了点头,眼神中立刻充满了敬畏!

  就在这时,秦川的电话突然响起来,是安全局一处处长李勤打来的,他赶紧接了电话,笑道:“李处,啥事啊,劳烦您亲自打电话。”

  “额!刚刚上级研究决定,让你继续留任在543所,原有调令作废!”

  秦川连忙压低声音道:“为什么啊,上级不是批准了我调离的请求了吗,怎么说作废就作废了呢?”

  “这不是你该问的,执行命令吧,我还有事,先挂了!”

  秦川还想说些什么,但对方已然挂断。

  司机问他是什么人打来的,他只是敷衍说是个同事打来的,就讲了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没过一会,司机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他看完短信后,突然停车,不好意思道:“哎呀,不好了,我有东西掉了!可能掉到543所外面了,我得回去找一找。”

  “什么东西啊,能不能别回去啊!”秦川恳求道。

  “一块玉佩!价值不菲呢!”

  秦川见对方执意要回去,只好同意了,车子又回头开到了543所,司机一边下车找着,一边让秦川下车帮忙找。可是秦川找遍了所有的地方,连块玻璃渣都没有。

  就在这时,汽车的发动机响起了,秦川抬头看去,只见司机早已上车,开着车扬长而去。

  “你这个叛徒!”秦川怒骂道。

  “你又回来啦!看来,你是舍不得我的呢!”身后响起了刘嫣的“妖娆”的声音。

  天啊!秦川心中不禁悲鸣,他慢慢回过头来,就看见刘嫣正站在门口,笑着向他招手。

  秦川表情突然变得非常严肃,随后踢着十分标准的正步来到刘嫣面前立定,并朝她敬了个标准的军礼道:“属下秦川,静听领导吩咐!”

  “嗯!”刘嫣满意地点点头,她挠了挠发痒的头皮,微笑道:“终于有点规矩啦!不过,请将你的敬意放在心里,继续放浪形骸,就和我一样!”

  “具体该怎么做呢!”

  “脱鞋,脱袜,抠脚!”刘嫣命令道。

  秦川照做了,突然,他一脸享受道:“真舒服!”

  “对,就是这个节奏!另外,你的脚该涂药膏了……”刘嫣笑道,“不过,知道我为什么又叫人让你回来吗?”

  “领导的心思,岂是我辈可以猜透的!”

  “恭维的太过了,反而显得太虚伪,我喜欢真实自然一点的,这样吧,你以后就叫我倾国姐吧!”

  “是,熏国姐,哦不,是倾国姐!”

  “注意你的言行!”刘嫣瞪了他一眼道,“我这次叫你来是让你帮我完成一个任务!就在几个小时前,有个本地的大领导打电话给我,让我帮忙看看他家的风水。”

  秦川皱着眉头,疑惑道:“领导?你可是国属的543所,能够差遣你的只有国级干部,干嘛要去理会这里的地方领导呢?”

  “如果是一般的角色,我倒懒得理他,可关键我的经费挂靠地方,那人就是负责拨给我经费的部门领导,如果得罪他,恐怕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啊!”

  “好吧,既然如此,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择日不如撞日,反正没其他什么事,我们今天就出发吧!你去部队借辆车,我在这清点一下必带的物品,等你来了就帮我装车上。”

  秦川立刻照做,等他借来了车子,刘嫣也已经清点好了东西,都是些不知名的仪器,做工粗糙一看就是作坊里自己动手制作的,除了这之外,竟然还有一套诸如罗盘,道衣,桃木剑之类的东西。

  这让秦川十分郁闷,感觉自己活脱脱地进了一个神棍研究所:“确定要带这些东西?”

  “说实话,这些东西没啥用,不过可以安心。我们是去办些不寻常的事情,如果只带仪器之类,而不带对方印象里认为应该带的东西,就会不符合对方的认知观,也会无法彻底消除对方心中的顾虑!这些个老古董都是那些懂这方面的老前辈带的,因为研究的特殊性,所以带点这玩意儿壮壮胆的,本来我想扔了,可是强迫症一发作,就扔仓库了。什么都别说了,都装车准备上路了!”

  但秦川仍旧没有动弹,半天后吞吞吐吐道:“难道,不应该带点其他东西,比如泡面什么的。”

  刘嫣用一种十分鄙夷的眼光扫了他上下一圈后,摇头叹气道:“瞧你那出息!人家求我们办事,必定好吃好喝地招待着!还带泡面这么low的东西作甚!你以为,我囤了一房间的泡面是爱上了它,是想嫁给它是吧!你错了!我是为了人类科学事业的伟大发展,为了珍惜每一分每一秒,这才勉为其难,日复一日地吃着泡面的!懂了没?”

  秦川早已掏出一个笔和本子,认真地聆听并全部记录下了刘嫣的讲话,他对刘嫣的讲话表示肯定,并表示一定将它积极贯彻落实到实际中去。

  “所以说,当倾国姐您将来要是获得人类科学最高奖的时候,那么那些存放卫生巾和泡面桶的房间将会成为圣地,人们会不止一次地去打开那两扇神圣之门,然后满怀敬意地被那些东西覆盖包围着自己,就好像做着一个神圣的仪式一般,到时候您的奉献精神将会超越一切历史性人物,让所有人都铭记于心!”

  “就是这意思!”刘嫣早已笑得合不拢嘴了,“好了,既然东西都收拾好了,我们也该出发了!走咱!”

  ……

  秦川驾着车按着导航,不过两个小时就来到了一片别墅群的大门前,门口早已站了七八位西装革履的政府要员,等秦川他们一下车,对方便围了上来。

  “您就是尊敬的543所的刘所长吧!”为首的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伸出手道。

  “您就是刘局长吧!幸会幸会!”刘嫣也伸手同他握了握手。

  刘局长又将身边的人一一介绍给她,她也将秦川介绍给了他们。这群人在路边聊了一会后,便又各自上车,由刘局长带路,众人往酒店开去。

  酒店早已为他们开好了一间房,并摆上了一桌丰盛的菜肴。

  酒席上,刘局长等人对刘嫣一波又一波的敬酒几乎都被秦川挡了下来。等秦川面红耳赤,脑袋犯糊的时候,刘嫣却是红光满面,正和大家添油加醋,大讲特讲着自己的光荣事迹,听得刘局长等人一愣一愣的,脸上对她的敬佩之情越来越深。

  “哎!”刘局长突然扔掉筷子叹气道,“之前在网上看到有人卖毛培的别墅,是本市最好的小区,价钱也出奇的便宜,我呢就有点心动,看房那天,还带了个所谓的大师,他看了之后也说没事,就买下了,哪知道此后怪事便接连不断,几个装修师傅竟然在装修的过程接连出事,之后就没人敢来装修了,我去找了那卖家,那家伙竟然好像人间蒸发一般,消失不见了!到小区其他地方打听了下,都说这房子邪门的很!我本想舍弃这套房子,可好歹花了不少钱!这不没办法,只好找您来了!”

  刘嫣抿了口酒,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对于这方面,你姐侵淫此道多年。”她又指了指秦川,得意道:“这位兄弟,也是不简单的人物,这些年上峰处理的神秘事件,他几乎都有参与!”

  刘局长连忙对秦川拱手道:“哎呀,大师!失敬失敬!”

  “秦川,给各位领导讲讲你当年的光辉而又神秘的事迹!”刘嫣突地站起来,兴奋地鼓动他道。

  “神,神秘事迹?”秦川吞吞吐吐道,一边斜眼看着刘嫣。

  刘嫣使劲地给他使眼色,就是要他随便瞎编点东西。

  “哦!”秦川顿时心中有谱,于是张口道:“想当年,某地发生了极为严重的僵尸事件,我奉上级之命,在夜里对可疑之处进行搜查!当行之一处偏僻的废弃民房处时,突然跳出来一个僵尸!”

  大家吓了一跳,但又满怀期待地看着秦川。

  “当时,当时……”秦川实在当不出来了,加着酒劲,干脆胡乱说道:“嗨!你们猜,那僵尸长什么样?”

  “一定是脸都腐烂而且长着獠牙的怪物!”一个客人瞪着大眼声音颤抖道。

  “你只答对了一半!她虽然长着一对獠牙,可是身材那叫一个棒啊,特别是胸前那物件,我去的,简直就是形容不出来的胸器啊!”

  秦川本想说点荤的,转移转移这群人的注意力,哪知道,桌上的人都朝他鼓起掌来,刘局长更是赞叹道:“真是临危而不乱啊!在如此危险的环境下,仍能够有一颗欣赏美的心,如此的定力,非吾等可比啊!”

  这一通夸奖搞得秦川怪不好意思,他只得夹了口菜吃着,也不搭话。

  “那这个女僵尸后来怎么了?”另一个人连忙问道。

  秦川刚想说他将会和这个女僵尸在一番昏天黑地的打斗后,彼此产生了感情,于是谈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然而人鬼殊途,她为了不想害了他,终究离他而去,独留下他一人暗自神伤,刚开口,刘嫣已经抢先回答:“啊,后来啊,他很轻松地制服了那个女僵尸,将她送到研究所研究,而我又正好有幸参与研究并解剖了那具尸体,当然,后面的内容就属于一级国家机密,所以恕我无可奉告啦!”

  刘局长端起酒杯,蹭地站了起来,开怀大笑道:“哈哈哈哈,有二位高人相助,想毕这事就是十拿九稳!刘所长,我在这里向你保证,今年就是其他地方再缺钱,我也会先将您的经费足额地拨到你的账户里,而且事成之后,我必会再次设宴,好好地犒劳诸位!来,干杯!”

  大家一起站起来干杯,接着又聊了一些其他的话题。

  酒足饭饱后,该是干活的时候了。刘局长本想让刘嫣他们先在城内玩几天,可刘嫣说这类事,拖久了夜长梦多,而且她事务繁忙,不如趁早行动为好。刘局长扭不过她,便由自己亲自带路,众人随同一起直奔那间有问题的别墅而去。

  夜幕下的别墅区内极为安静,一栋栋庞大的身影隐藏在暗影中,仿佛一只只躲在黑暗中正偷偷窥视行人的巨兽!

  当他们来到那栋别墅前时,一股冷风吹过,吹得大家捂衣缩头,浑身直打哆嗦。

  “现在太晚了,我在刚才那家酒店定了房间,要不您先……”刘局长还没说完,刘嫣就打断了他的话:“今晚月明星稀,紫微星偏北,正是做事的好时候!你们还是请回吧,如果人太多,恐怕这事就不成了。”

  “要不要留几个人帮你?”

  “不用!如果不懂行,留下来只会帮倒忙!”

  “好叻!那我们就不打扰您了,这是钥匙,我们走了!”刘局长将钥匙递给了他,自己则赶走那些想留下来一睹刘大师风采的其他人,他们便一同乘车离开了。

  秦川看着黑洞洞的别墅,不禁咽了口口水,不知怎地,自打靠近这别墅,他总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总觉得那黑乎乎的玻璃后面,有一双眼睛盯着他看。

  “看什么看,等进去后,有得你看的!还不赶紧把家伙什搬下来?”刘嫣没好气道。

  虽然秦川知道今晚他免不了要进去,但听她这么讲,心中不免起了一阵毛。他故意在搬东西的时候磨磨蹭蹭的,就想拖延进去的时间。

  “搞什么呢?像你这样搬,什么时候是个头!”刘嫣说完,双手各提起一个箱子,每个箱子都几乎有她身体那么大,看得秦川都傻眼了。在这位“女强人”的干预下,纵使秦川再磨洋工,东西也立刻搬完了。

  “接下来,为了让你适应一下如何在恐怖的环境中工作,我决定给你一个惊喜!你先闭上眼睛!”刘嫣不怀好意地笑道。

  秦川心中又涌起一股更加不祥的预感,但他还是照做了。当刘嫣让他再次睁开眼睛时,他立刻看到一个人脸占据了他大半个视野,而那分明就是那个赵婆的脸!

  秦川立刻晕倒……

  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赵婆的歌声:“我们走在大道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

  秦川心中的豪情突然被激发起来,接着唱道:“大z国领导革命的队伍,披荆斩棘奔向前方!”

  “向前进!”

  “向前进!”

  “革命气势不可阻挡!”

  “向前进!”

  “向前进!”

  “朝着胜利的方向!”

  ……

  秦川 一跃而起,紧紧地握着赵婆的手:“同志,这是同志啊!倾国姐,你不知道啊,我们以前进行特工训练,几乎每天必唱此歌,导致以后无论身在何处,只要听到谁唱此歌,心中那个热乎啊!”

  “小秦!”赵婆热泪盈眶道,“婆婆以后再也不出来吓你了!也不会偷窥你洗澡了!”

  “啊?”秦川张大嘴巴,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你放心好了,我以后绝对不会偷看了,虽然我心里想,但是我会克制,当然啦,如果实在无法克制,我就偷看一眼,不过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你看见我偷窥你洗澡的!”

  “……”

  “你们有完没完?工作啦!”刘嫣的忍耐已经达到了极限,她再不制止,估计两人还会去找个KTV什么的,一起high个歌。

  两个人,哦不,是一人一鬼立刻分开站好。

  “赵婆,你先去里面打探一下!”

  “遵命!”赵婆说完,轻轻一跳,整个身体便凭空消失不见。

  “乾坤大挪移?”秦川嘴巴惊得合不拢。

  刘嫣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懒懒道:“别惊讶,否则到里面估计你得发疯!赵婆这个灵体,整个的能量合起来不过才四十千焦左右,相当于十克的tnt炸药,她的能力,也只是能在人的面前现行一下,或者在梦中影响人的一些情绪,但并不能起到实质性的伤害,比起那些在醒着的时候就能伤害人的灵体,她差远了!不过里面的家伙,少说得四百千焦的能量!”

  “话说,赵婆那出,是不是你导演的,目的就是想赶走我?”秦川突然冷冷道。

  “是又如何,以后我们就是战友,你知道了我的一些事情,帮我保密,我亏待不了你!”

  “你应该将你的这些研究上报给国家啊,毕竟是国家支持的你!”

  “是时候自然会上报,不过不是时候,你知道,我的野心很大,正在做一票大的呢!”

  “原来如此!”秦川恍然大悟!

  “哎?不对!”她看着秦川的脸道:“你为何跟我摆这么冷的脸?我最讨厌别人这样了!”

  秦川立刻满脸堆笑道:“对不起,对不起!装酷装习惯了,有时一走神就会这样!您不知道,我们特工有一项必须学习的内容,就是如何在任何情况下装酷,这些情况也包括即使在你出糗的时候。当年,教官曾经要求我只穿着个内裤,在一个中学放学的时候,一边装着酷一边从学校装作若无其事地经过,我二话没说就这么干了,当时尖叫一片,第二天还上了头条,后来媒体非要采访我,说我是不是脑袋有问题,我顺坡下驴,说我是当地第四人民医院武疯子科的病人,那天不小心跑了出来,如有惊扰还请海涵,哎呀,我手痒了,谁能给我k几下!就这样,采访的疯也似地逃离了我,我就这么摆平了此事!”

  “嘿嘿,真幽默啊!”刘嫣皮笑肉不笑道,“你故事还挺多,不过你放心好了,如果今天能够从里面安全进来,又有新故事可讲啦!”

  “没办法,我们特工有一项必须学习的内容,就是如何成为话唠……”

  “你给我滚!”

  秦川吓了一跳,刚想走开,又被她叫回来。

  “你看,这些是特殊磁场的记录仪,有能量测定仪器,声音和影像记录仪,你将这些都搬进去,在别墅内的每个拐角,房门口都放上,并接通电源打开开关,待放好后就回来帮我校正仪器,快去快回!”

  秦川只好从命,他扛着仪器,用钥匙战战兢兢地打开了别墅的门。

  里面一片漆黑,他伸手摸了摸墙壁,还真让他摸到了一排开关。待按了开关,屋顶上的灯便亮了起来。

  秦川放眼望去,只见眼前的是一个大厅,地面墙壁的装修只完成了一半,有些电线和管道还裸露在外面,没有回填,连灯泡也是装修用的老式的白炽灯。由于对里面一目了然,秦川反而没有进门前那么害怕了,他利索地装好仪器,并都打开开关,装完了一楼便跑到二楼装了起来,待二楼也装好了,就准备下楼。

  就在这时,一个关门的声音突然响起,在静谧的夜晚显得十分的刺耳。他心中一跳,但还是顺着声音走了过去。

  只见二楼的厕所门半掩着,似乎声音就是从这里发出的,他咽了口口水,伸出颤抖的手,轻轻拉开了房门,然而门后的场景却让他吓了一跳,只见刘嫣褪下了裤子,正一屁股坐在马桶上,似乎在方便,她此刻也发现了开门的秦川,立刻惊慌地尖叫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他立刻快速地关上门,往楼下跑去,走了一半,他突然停住了。

  不对啊,刚才在二楼根本就没看到什么门,更别提马桶了!可是刚才所见,确实太真实了,特别是刘嫣的那白花花的,恩……总之有必要回去看一下。

  他又颤颤巍巍地回到二楼,映入他眼帘的场景却让他几近晕倒,只见刚才还有扇门板的厕所此刻空荡荡的,又哪有什么马桶和刘嫣!

  “呵呵呵呵呵……”拐角处突然响起一阵女人的笑声,好似寒冰一般刺入秦川的心。

  他赶紧站起身来,不要命地冲下了楼,往外面跑去,直到出来了才敢停下来大口喘气。

  “怎么了?”刘嫣问道,她此刻正站在一顶搭好的帐篷面前,旁边则站着赵婆。

  “你刚才有没有到里面上厕所?”秦川上气不接下气道。

  “没有啊,怎么了?”刘嫣一脸奇怪道。

  秦川赶紧将刚才的事情告诉她,哪知她不仅不害怕,反而一脸兴奋:“看来女鬼并没有因为生人的到访而躲起来,这样抓起来就方便多了!”

  真是奇葩!秦川哭丧着脸,勇敢的将军必有无数作为炮灰的士兵,此刻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是个女的,我也跟她交过手,确实厉害!要不是我身手敏捷,恐怕就出不来喽!”

  “那你有没有发现她的什么破绽?”刘嫣连忙问道。

  “没有,但我有一句忠告!”

  “什么忠告?”

  “见到她,离她十米远,并随时保持逃跑姿势,如果这两样都做到了,必定保你平安无事!”

  “……好建议!”刘嫣调侃道,“既然你们两个都经历过了实战的检验,那么我提议,你们两个作为急先锋在里面呆着,而我作为策应,在外面随时支援你们,如何?注意‘如何’后面是感叹号!”

  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了,秦川虽然极不情愿回去,但好歹有个……嗯,鬼陪着,便不算那么恐惧了。

  刘嫣调好了放在帐篷内的监视屏幕,又让他们进去后务必说些话,以检测捕捉声音的设备是否正常运行,之后便让他们进去了。她自己则钻进帐篷,舒服地躲在被窝里看起监视视频来。

  秦川他们进屋来到大厅,发现没地方坐,只好坐在地上。为了鼓励士气,秦川提议道:“不如我们再合唱刚才的那一曲鼓鼓劲吧!”

  “哪一曲啊?”赵婆却背对着他道。

  “就是‘我们走在大道上’啊,刚才不是还一起合唱的吗?您忘啦?”

  “没有啊!难道,你刚才是和其他东西在唱的吗?”

  秦川异样地看着她,突然觉得她一进屋就变得怪怪的!

  “哈哈哈哈!逗你玩的啦!不过,我们为何要唱歌呢?讲个搞笑故事,大声地笑出声来,比唱歌壮胆强上百倍!”

  “那你讲一个呗!”

  “好吧,那我就讲一个关于两个小鬼的故事!”

  秦川差点没跳起来扇她一巴掌:“赵婆!你是来搞笑的?在如此的环境中,你讲个带鬼字的故事,难道不害怕吗?”

  “不害怕啊!”赵婆淡定道,“反而有一种十分舒畅的感觉,就好像一个鬼到了自己的家里一样。”

  “……”

  “好吧,咱省掉那个‘鬼’字,那我就给你讲一个,小孩吃饭的故事如何,话说一个小孩在吃饭的时候,老是在桌上掉下大团大团的饭粒,妈妈很生气,甚至打了他,他却哈哈大笑道:‘妈妈,你看,你的桌子前不是也掉了很多饭粒吗?’妈妈一看,自己的桌前果然也掉了很多饭粒,于是也跟着一起笑起来。”

  秦川也跟着笑了起来:“那个妈妈还说自己儿子的不是,没想到自己也是个漏斗嘴!”

  “不不不,你错了!他们事实上并不是漏斗嘴,而是因为他们早就死了,所以根本吃不了饭,饭当然掉在桌子上啦,哈哈哈哈!”

  秦川一脸黑线,心里早就扇了对方无数个耳刮子。

  “当然,这个笑话太冷了!”赵婆突然冷冷道,“我们讲点真实的故事!你没发觉,就在你们来的路上,你们的车队出了点事故。”

  秦川诧异地看着她,难道这鬼因为太过恐惧而被吓得胡言乱语了?

  “你别这样看着我,如果你不信,看看自己的手臂吧!”

  秦川抬起自己的双手,猛然看到手上竟然沾满了鲜血。

  “怎么可能?”他面露惊慌道。

  “你和刘嫣早就死了,可是你却不知道,所以你的魂魄逃了出来!你再到外面看看,就明白了。”

  秦川立刻跑到外面,只见在他眼前的是一堆已经严重扭曲,而且正在燃烧着的车辆。

  “怎么可能,这一定是幻觉!”他闭上眼睛,再猛然睁开,可是之前的场景已消失不见,他竟然又回到了别墅内!赵婆仍旧站在他面前,只不过还是背对着他。

  秦川可以肯定,眼前之鬼根本就不是赵婆,他怒吼道:“你到底是谁?”

  “哈哈哈哈!”对方凄惨地笑道,与此同时,身形开始了急剧的变化,最后竟然变成了一个披着长发,穿着白衣的女鬼!她转过头,惨白的面庞和血红的眼睛着实让秦川吓了一跳。

  “我就是你们要找的女鬼!”女鬼说完,突然伸出长满尖爪的惨白双手,猛地朝他扑来,秦川想动,可是脚竟然不听使唤地动不了了!

  “不要挣扎了,你的死期到了!”女鬼猛然扑到他身上,用牙齿和指甲拼命地撕咬秦川,秦川但觉周身冰冷刺骨,十分难受,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绝望。

  但随后,他嘴角却升起一丝冷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鬼就是靠着幻觉让人入迷,随后血压急剧升高,血管爆裂而亡!不过让你失算了,我们特工有一项必修技能,就是在任何情况下,无论你有多么恐惧绝望,都能控制住你的情绪!”

  “那你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呢?”女鬼退到一旁,得意道。

  秦川突然抄起地上一块瓷砖,猛地拍打在自己头上,瓷砖应声而碎,可是他仍旧好好地站在那里,只是脸上全是灰尘而已,看起来十分的狼狈。

  “我去!我忘了我在学校里铁头功曾经获得甲等第一名!可我不禁想骂道,该死的第一名!算了,这次得来个实在点的!”

  他又抄起一块水泥块,猛地砸在自己头上,这才将自己成功地砸晕,随后立刻瘫倒在地上。

  女鬼看着他却是笑得更加的灿烂,她一转身,便消失不见了。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所长女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所长女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