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梦中奇遇
左眼青春2017-02-28 11:4210,430

  (特工秦川奉命调入神秘研究所担任所长的护卫,却意外发现所长是一个邋遢都盖不住容貌的美女,但随之而来的灵异事件让他陷入深深的不安之中,直到他发现她的研究是……,这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而他和她之间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敬请观看《穿越时空的爱》)

  “醒醒,皇上您快醒醒!”秦川在睡梦中被人摇醒。他睁眼一看,赫然看到一个宫女模样的人正站在自己面前,而自己已经坐在了一个大殿的椅子上

  我去!怎么到这来了?难道还在梦中?他在看看自己,竟然穿了一身的龙袍,而且坐的椅子竟然是龙椅。

  “怎么会这样?”秦川疑惑道。

  “皇上,您忘啦!您刚才看奏折睡着了,是被我叫醒的!”宫女笑道。

  秦川冷冷看着他。这显然是那个女鬼所制造的幻觉,既然她把我当做皇帝,那就干脆做一回皇帝!

  “你!去给我多找点大一点的蜡烛来,把这大殿里都点亮了!”

  “是!”

  宫女退了下来,没过一会,就找来了许多碗口粗的蜡烛,并将它摆满整个宫殿。

  秦川满意地点点头,然而就在宫女将蜡烛点亮后,那场景差点没将他吓疯了,只见那蜡烛燃起的烛火竟然是绿色的,照得整个大殿,包括那个宫女脸上惨绿惨绿的,那模样,别提有多吓人了!

  “哦——那个,朕突然发现,点这么多蜡烛太浪费,还是都撤了吧!另外帮我把值班的士兵都叫来,护卫朕的左右!”

  宫女又下去叫人,没过一会一队整齐的脚步声便由远而近,随后,一队士兵出现在门口立定。他们脸上毫无生气,麻木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秦川。

  秦川哪敢请他们进来,只见那些士兵,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而他们的武器也是用人的骨头做成的!

  “朕叫你们来就是要看一看,彻夜保护朕安全的勇士都是些什么人!众爱卿辛苦了,来人啊!给我每人赏一千两白银!”

  “谢陛下!”

  “下去吧!”

  等士兵走后,宫女连忙问道:“陛下,每人一千两是不是太多了?”

  “多嘴!”秦川严肃道。

  反正一切都是假的,我就算赏个一万两,那又如何呢!

  “皇上,该侍寝了!”宫女提醒道。

  “混账!没看朕正在夜理万机吗?哪有闲情贪念女色?退下!”秦川生怕来服侍的嫔妃们都是些缺胳膊少腿的货,所以赶紧拒绝。

  “哎呀!皇上,昨日还和人家山盟海誓,怎么今日就把人家忘了啦!”一个悦耳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声音虽好,但一定和刚才那些侍卫一样,是个破相脸!秦川咽了口口水,准备迎接视觉的冲击。

  哪知进来的竟然是一位风度翩翩的古典美女,只见她回眸一笑百媚生,再笑倾城,三笑倾国!

  秦川情不自禁地站起来,走到她身边,动情道:“爱妃何得如此漂亮啊!”

  “讨厌啦!好似皇上第一天见臣妾!”美女撒娇道。

  “哈哈哈哈,对朕而言,你每一次出现,都仿佛第一次出现在朕的面前!”

  美女又用粉拳敲打着秦川的肩膀,故作娇羞,那样子真叫他陶醉。

  “哎呀!外面天冷,爱妃快随我到龙椅上,让朕给你暖和暖和!”

  秦川正要拉她走,却被她一把拦住:“皇上请等等,臣妾的姐姐还没有给皇上请安呢!”

  “她在哪,速速给朕引荐!”秦川得意道。

  “她就在我身后啊!”美女眨眨眼道。

  “调皮!”秦川刮了刮她鼻子,“好吧,让朕好好找找!”

  他绕到她身后,左顾右看后,刚想说什么都没看见,无意间看到某处时,却被惊得张大了嘴巴!只见那个美女的脑勺后面,竟然印有一张女人的面孔,此刻那个面孔也看到了他,微笑道:“臣妾便是她的姐姐,在这给皇上请安了!”

  秦川吓得朝一旁退去,背过身不敢看她,没过多久,一双手臂从他后背环抱住他,美女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只不过变成两个人叠加的怪音:“皇上,今晚就让臣妾二人服侍您吧!”

  “好……好好!不过,你们且回去沐浴更衣,朕随后就来!”

  “不嘛,我们要和皇上一块回去!”

  “乖,我手头上的政务处理好了,立刻就来找你们!”

  “那你快点来哦,否则,要你好看哦!”

  好不容易将对方忽悠走了,秦川一把回到龙椅一屁股做了下来,他哀叹道:“哎!当皇帝,特别是像我这样的皇帝真是不容易啊!”

  “皇上,您的位置可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啊!”宫女插话道,“不过如果皇上有的选择,您想要当什么呢?”

  “我看啊,那得专业对口是吧!我的专业,那可是特工!”

  “好吧!那就满足你的愿望!”宫女的声音突然变得像冰一样寒冷。

  秦川朝她看去,却发现身边哪有半点人影!与此同时,宫殿内的景象也仿佛波纹一般晃动并变得模糊,等再次清晰的时候,竟然变成了一个牢房的模样,而秦川的衣服已然消失不见,甚至他的身子也被绑在了一张床上,动弹不得。他正要呼救,就看到一个太监模样的糟老头子正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看。

  “你是宫里的太监?”秦川问道。

  “混账,太监是你叫的吗?你得叫曹公公!”那个曹公公怪声怪气道。

  “大胆!这就是你对朕的态度?”秦川怒吼道,“我好歹是个皇帝!”

  “皇帝?嘿嘿!你不是说要专业对口的吗?所以啊,你也甭当皇帝了,你就当个东厂的小太监,正好是个特务的勾当!”

  曹公公说完,伸出他藏在袖中的右手,手里赫然抓着一柄闪闪发光的小刀片。

  “你放心好啦!就这么一划,一点都不疼的!”

  “什么?东厂?我原以为,在你们这个时代,特务指的就是锦衣卫呢!”

  “锦衣卫?嘿嘿!屁大一点的机构,只是我们的鹰犬,哪能跟我们比,来到这里,就算你小子祖坟冒青烟了,刚开始就比锦衣卫的高出一头!”

  “那我能不能自降身段,选个锦衣卫当当呢?”

  “不成!除非你有孝敬钱!”公公眼睛仍旧一刻不停地盯着那把刀。

  “有有有!我口袋里就有孝敬钱!”

  秦川也不管口袋是否有没有钱,就是真有,恐怕暖妹币在这个时空也行不通,不过能拖一会是一会。

  “好,那咱家就去搜搜!”曹公公终于收起了他的刀子,转身到秦川脱下的衣服里翻了起来。

  秦川赶紧摸了摸自己的手指,还好,戒指还在,这戒指可是特制的,可以扳成长条状,利用它可以打开几乎任何的铁锁,这古代简陋的铜锁,当然更不在话下。

  曹公公搜了一气,发现什么都没有,他气急败坏地转过身来,却发现秦川已经站在他面前。

  “阿打!”秦川怒吼一声给自己壮胆,同时猛地一脚踢在曹公公的双腿之间,本想一击必杀,然而曹公公却面不改色地嘿嘿笑道:“小子,如果你攻击我其他部位,倒还奏效,可是你现在攻击的部位可是曾经历过刀子的洗礼,现在坚如磐石!你踢这,就等着受死吧!”

  秦川突然收脚,抱拳施礼道:“公公果然神功盖世!不过在下刚才的手段,想毕公公是见识过了!如果公公可以手下留情,留我小弟一命!那么我的弱点将会暴露无遗地展现在公公面前,对公公百利而无一害啊!”

  “嗯!”曹公公若有所思道,“你这话说的咱家竟无力反驳!不过,如果你把那东西割了,确实就会变得和咱家一样的无敌!既然如此那就如了你的愿吧!”

  “谢公公!”秦川躬身行礼,等他抬头时,那个曹公公已然不见,而周围的场景再次发生了变化,最后变成了一个宽广的房间,里面妆台红床,样样齐备,仿佛成了一个女子的闺房。

  秦川再看看自己,身上已然穿上电视上才看到的锦衣卫飞鱼服,腰间还有一把佩刀,看起来十分威风。

  “士兵,满意吗?”一个中年女子的声音突然响起。

  “当然满意!嗯?你是何人?”秦川突然拔刀护在身前。

  声音是从床那边传来的,他朝那边看去,但见一个穿着华丽服饰,盘着凤凰头饰的美妇坐在床头,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我是这后宫之主!”女子缓缓道。

  原来是皇后,本着演戏演到足的精神,秦川立刻下跪道:“属下拜见皇后娘娘!”

  “嗯,起来说话!”

  “是!”

  “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

  “属下不知!”

  “今晚皇上又没到我这来,我想,一定是到赵贵妃那个小贱货那了!你立刻去给我监视他们,最好做点事情来,败败他们的兴致!”

  “可是皇后娘娘,您要我去监视皇上,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你就不怕我要你的命吗?”皇后冷冷道。

  “明白明白,这就去,这就去!”

  秦川赶紧退了出来,外面是幽暗的庭院,宫灯微弱的光芒在风中摇曳。只有几个侍卫正笔直地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她叫我去,我偏不去!秦川立刻跟门口的几个打招呼道:“弟兄们,玩骰子不?”

  “不好意思,我们是年度优秀侍卫,从不吃喝嫖赌!”

  “哦!那我自己来!”

  “不行!皇后娘娘说了,你必须去监视皇上!”说完还将他往外推。

  也只有梦中才有如此敬业的侍卫,秦川此刻内心是崩溃的,他被侍卫推出大门,大门随后立刻紧闭,无论他如何敲都不打开。

  大门外是四通八达的走廊,漆黑一片,秦川也不知道该往哪走,只好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去。就在这时,一个院子的门突然自己打开了,院里有一口井,此刻井上正坐着一个长发及腰,面色惨白的女子,她朝秦川招了招手,课秦川没敢过去。

  “难道你不想醒来吗?”那女子突然说道。

  “你有办法?”

  “要从一个梦境中醒来,唯一的办法就是从井里跳下去,你放心,你在梦境中,所以不会有任何伤害!”

  “果真如此?”秦川兴奋道,他快速走到那女子面前,搭着她的肩膀道:“娘子,看我们如此有缘,可否陪我一起跳下去?”

  “当然,公子,我愿和你永远在一起!”女子腼腆道,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浅笑。

  “好吧,那我们一起跳吧!”

  秦川挽着她站在了井上,突然他一把将她推到了井里,随后立刻跳到地上并搬来一块石头将井口堵上,这才停了下来笑道:“不要怪我!谁叫你没事爬出来吓人的!”

  他出了院子继续走着,就在这时,他感觉到后面有人在拍他的肩膀,他回头一看,又见一个长发女子正站在身后,眼睛直直地看着他。

  “又咋了?”秦川不耐烦道。

  然而那女子就是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比划。

  “打哑语?再不说话,我走啦!”

  那女子终于张开了口,可是一长条的东西立刻从她口中滚出,直接洒在了地上,而那个东西,竟然是一条舌头……

  秦川口吐白沫道:“妹子,有何事啊!”

  “公子,我的绳子不见了,请问你看到了没?”女子翘舌音极度严重道。

  “额!不好意思,真的没看见!”

  “那可怎么办啊!我睡觉时,不用绳子吊在房子上,就睡不着啊!”

  秦川赶紧解下自己的裤腰带塞给她道:“虽然不是什么名牌,将就着用吧!”

  “谢谢公子!”女子接过腰带,感谢道:“公子如此热心,解决了我的难题,可否愿意到小女院里一吊,小女好报答公子的恩德!”

  不用吊了,再见!秦川立刻拔足狂奔,那女子也在后面追着,他机灵一动,立刻往旁边的竹林逃去,果然没过多久,那女子的舌头就和竹子打结了!

  秦川再也受不了了,他感觉自己快要疯掉了,干脆找了一个高楼爬上去,想跳下去结束梦境,就在这时,他竟然看出楼下很远处,一间窗子打开的房子竟然亮着灯火,而窗台前,竟然有一男一女在那里忘我地****!

  秦川正饶有兴致地观看着,那男子突然转过身来,指了指秦川一下,随后立刻放开女子穿上衣服,出了门,朝秦川奔过来。

  我去,这么隐蔽都能看到?

  秦川正想下楼,而那人以难以置信的速度穿过一片竹林和走廊,已然爬上楼来,他站在秦川面前,怒气冲冲道:“大胆奴才!竟敢偷窥朕的好事!”

  “您,您的眼力也太好了吧?这明显是在开挂!”秦川抗议道。

  “在朕的宫殿中,怎么就不能开挂?朕没有飞过来,就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你这样讲,我竟然无言以对!好吧,既然如此,你想如何吧!”

  “我要将你的脑袋砍下来!”

  “哈哈哈,对不起,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秦川酷酷地甩了甩头发,立刻加速冲向窗口,从这跳了下去。

  哪知道身体轻的跟个鸿毛似的,竟慢慢地在空中飘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秦川大叫道。

  “哈哈哈哈,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你的死就和鸿毛一样轻!这样正好自己飘到刑场去。”

  怎么可能!秦川立刻像在水中一样游了起来,可是无论他努力,仍然不能够控制自己的方向,他就这么飘在半空中,慢慢往下坠落。

  远处突然亮起一丛火把,秦川借着火把,竟然看到两队刀斧手排列在那,中间还坐着一个官员穿戴的人,前面横着一张桌子,桌子上则放着一个装满令牌的盒子。

  秦川飘荡的方向,正好往对着刑场。

  我去,真倒霉!

  那些人看到了秦川,立刻用手里的武器将秦川勾下来,并绑好按跪在一个树桩前。

  “跪着的犯人,你可知罪?”那官员大喝一声。

  “我知罪,赶紧砍吧!”秦川无语道,他已经厌烦了这幻境,就想对方来一刀结束。

  “好!既然你认罪了,那就行刑吧!”

  官员正要掏出令牌,只听一个声音叫住了他:“大人且慢!”

  秦川顺着声音望去,却见一个美妇正往这赶来。

  官员立刻起身道:“赵贵妃,你怎么来了?”

  “大人且慢,此人于我有缘,可否让我和他说几句话?”

  “哦?你们两认识?”

  “大人,他是因为偷窥我和皇上的好事才受此刑,来看他也是应该的!”

  秦川不禁翻了个白眼,这也能叫缘分……

  官员立刻放行,那赵桂贵妃来到秦川身边,小声道:“秦川,你怎么在这?”

  她认识我?怎么可能?秦川仔细地看了看她,脑海中却没有什么印象。

  “你光看外表是不会认出我的!我是赵婆!”

  “什么?”秦川吓了一跳,“你是赵婆?怎么可能?”

  “是啊,我第一次进那别墅侦查,就被那女鬼给抓住了,她变成我的模样,出来骗你们进去,我呢,则莫名其妙地进入了这梦境,成了什么狗屁赵贵妃!”

  “这样挺好,至少你变得年轻漂亮了!”

  “你以为我想这样啊!如果你死了,我也会跟着被灭掉的!”

  “死了好!这样就可以醒来了!”

  “你错了!这个女鬼的威力不凡,如果你在梦境中被杀死了,恐怕你在现实中也就死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那你赶紧救救我,或者出去找刘嫣帮忙啊!”

  “我也冲破不了这个梦境,出不去啊!”

  正当他们聊得起劲,官员已经催促了:“赵贵妃,是时候了,如果下官再不行刑,恐怕就要被责怪了。”

  他见赵贵妃仍旧不肯起身,只好让人去把他拖下来,随后,他捡起一枚令牌扔了下来,喊道:“斩!”

  我去,我三十岁还没到,还没有为国家多多效力,不想死啊!

  可是无论他如何挣扎,仍旧不能挣开枷锁,而一名拿着鬼头刀的大汉已经来到他面前,举起了刀,顺势砍了下来。

  秦川赶紧闭上了眼睛,可是等了好久,仍旧没有什么动静,他慢慢地睁开眼睛,用手摸了摸脖子,还好头还在上面,他又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栋别墅,而刘嫣和赵婆此刻正站在他面前,正用一种看着疯子的眼光盯着他看。

  “还好还好,终于醒来了!我就说嘛,在梦中死去了,就会回到现实中来。”秦川自言自语道。

  “你还真以为是你自己醒来的吗?看看自己的右手是什么?”刘嫣提醒道。

  秦川往自己右手看去,却见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握着一把锋利的水果刀。

  “你哟你!要不是我进来早了,你就自己把自己咔擦了!”

  “那个女鬼呢?”

  “就在你的身后!”

  秦川又朝身后看去,果然看见那个女鬼正躺在地上,浑身抽搐!

  “这女鬼怎么了?羊癫疯发作了?”

  刘嫣白了他一眼,解释道:“我用了我自己研制的磁能弹攻击她的下场,就是之前给你看的那个小圆球,这个球里面的机关一旦触动,就会瞬间爆发剧烈的磁能风暴,对灵体产生相干作用,会暂时紊乱,甚至永久摧毁她的磁场!”

  “虽然我不懂,但是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秦川一脸崇拜道,“那你为何现在才来,是仪器没有侦测到她吗?”

  “不是,我不小心打了个盹,就睡着了,如果不是内急起来,恐怕得睡到天明!”

  ……

  刘嫣撇开生无可恋的秦川,来到那女鬼面前,问道:“你是谁,为何会在这里?”

  “我叫晋安,”女鬼虚弱道,“本来是皇城里的一位妃子,后来死于疾病,冤魂不散,在某一天,遇到这个屋子原来的主人,他当时正好给了我可乘之机,我便附了他的身体,跟他来到了这里。”

  “那你为何害人?”

  “到了一个陌生了环境,遇到一群穿着奇怪的人,处于自卫,当然会做一些过激的行为。”

  这点秦川不同意,在梦里,她可是极尽所能地玩弄他,甚至还想杀了他,如果这也叫自卫的话,那他倒想也给她自卫自卫!

  “好了,不管你之前做了什么,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第一条,我破坏殆尽你的磁场,让你永远消失,第二,你老老实实地跟我走,让我好好研究研究!”

  答案显而易见,女鬼选择了后者,刘嫣立刻拿出一个金属盒子,按了一下上面的按钮,女鬼便被吸了进去。

  “刘嫣啊!准备领取你的三百块钱和嘉奖令吧!”秦川突然笑嘻嘻道。

  “什么意思?”

  “一切好东西都归国家啊,你手里这玩意真不错,我觉得应该上报国家,申请个专利啥的。”

  “我说过了,如果时候到了,我自然会将自己研究的一切上报给国家,现在还不是时候!”

  “那你给我讲讲鬼魂的事情呗!”

  “现在还不是时候。”

  “又不是时候?那什么时候才算呢?”

  “我跟你讲,这东西,一般人理解不了,他得经过实践才能够完全明白。”

  “怎么个实践法?”

  “等你挂了,变成一缕魂,我会通过你自身的实践,给你好好上上课!”

  秦川知道她又耍了他,直欲发作,可是碍于刘大师通彻鬼神的能力,也只得作罢。

  刘嫣让他俩收拾残局,自己则回到帐篷,又美滋滋地睡了。

  第二天,刘嫣便叫来刘局长,告诉他已经解除了危险,刘局长不信,派了几个小弟忽悠进去睡了几晚,都没有任何事发生,这才安下心来。

  刘嫣也乘机穿起道袍,开坛做法,并称其为科技与玄学的完美结合!一顿忽悠过后,立刻彻底消除刘局长心中的顾虑。他在酒店设宴又好好款待了刘嫣和秦川,并且偷偷地塞了一个大红包给刘嫣。

  第二天一早,刘嫣谢绝了刘局长的百般挽留,带着秦川赶回了研究所。她一回到研究所,就开始了对那个女鬼的研究,什么电击实验,水溶性试验,电阻实验等等,甚至尝试利用她进行信号的传输,却对秦川不闻不问。

  秦川问她可否需要帮助,她叫他去帮忙泡碗泡面,当泡面泡好端过来时,却被她发现秦川偷吃了她三粒牛肉,她气得便叫他哪凉快哪呆着去,秦川说西伯利亚凉快,可以去兜兜风吗?她说可以,不过要保证在他随时在五里的范围内,并且接到她的通知立刻要在十分钟内现身。

  五公里的范围,十分钟的路程,那只有旁边的部队和这一带的森林包括其中,他只好厚脸皮地利用自己的上尉身份跑到部队去蹭起饭来,顺便打了枪,开了坦克,不过这些对他来说并不新鲜,玩了几天后就腻了。他随后又将目标对准这片树林,玩起了荒野求生,什么活吃老鼠,活吃毛毛虫,制作鱼叉捕鱼,总之这一代被他祸害得鸡飞狗跳,以至于晚上都没有任何虫鸣鸟叫声。

  这一天,因为动物都逃命去了,他实在抓不到猎物,只好啃起了树皮。

  突然,他听到一个老婆婆哭哭啼啼的声音,便循声过去,却看见那个哭哭啼啼的人竟然是赵婆,此刻她背着一个行囊,边走边哭,也不知道遇上了什么委屈的事情。

  秦川一头雾水,想上去拦住她问个究竟,可是无论他怎么加速,和她始终保持那么长的距离,而且无论如何叫喊,对方就是没有回应,最终她拐了个弯,彻底消失不见了。

  秦川觉得蹊跷,心想难道研究所出事了?于是扔掉啃了一半的树皮,立刻往研究所赶去。

  当进了研究所,眼前的场景让他吓了一跳,满地的零件垃圾已然不见,地上都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焕然一新,就算掉漆锈蚀的墙面也竟然被重新刷上了新漆,他又进厂房里看了看,偌大的厂房也被收拾好了并擦洗干净,显得十分的井然有序,秦川目瞪口呆,心想难道刘嫣回心转意了?

  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了一个甜得发嗲的声音:“秦哥哥,你终于回来啦!”

  这秦川立刻分辨出这是刘嫣的声音,由于和之前的声音反差太大,他顿时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并机械地转过头去,想看看那个“精神头此刻不太对劲”的刘大所长,然而就在他俩四目相对的瞬间,秦川觉得自己的鸡皮疙瘩瞬间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心中一种说不出来的愉悦感。

  只见那刘嫣的皮肤白得像脱了层皮似的,头发也洗过并扎成了一个可爱的大辫子,前面的刘海也仔细打理一番,身上穿的也不再是黑不溜秋的实验大褂,取而代之的是一件黑色的西装正服,那种脱胎换骨的美,简直令他心醉。

  “你……你脑袋被门夹了?”秦川难以置信道。

  “秦哥哥,你忘啦?你不是最喜欢我这身打扮的吗。”刘嫣婉婉动人道。

  忘了?秦川似乎根本就记不得有这回事,他和她的第一次相见就是在这里,而且这几天,一直看见她很“正经”,今天这么“不正经”还是第一次,谈何说忘记呢?

  “额!我是忘了,我才从未来穿越回来!你当然不知道我们俩之后的事情了!”刘嫣若有所思道。

  她不动口,秦川觉得她简直是仙子,她动了口,秦川倒觉得她是个疯子。穿越?这都什么年头了,穿越小说早就过时了。

  “秦哥哥!我好想你啊!”刘嫣突然说哭就哭,而且竟一边哭着一边朝他跑来。

  就在她快要碰到他时,他突然扑通一跪,求饶道:“倾国姐,你别逗我啦!今天是愚人节还是咋地,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我好不习惯啊!”

  “起来啦!”刘嫣笑道。

  “我不,你不恢复正常,我是不敢起来的!”

  “起来!”刘嫣突然凶道。

  “就是这个节奏!我喜欢的节奏!”秦川兴冲冲地站起来,却被刘嫣一把抱入怀中,久久也不愿放开。

  阴谋,一定是阴谋!如果一个人突然性情大变,不是脑子疯了就是心疯了,如果是这个疯了还好,就是送到疯人院的事情,如果是那个疯了,那就……刘嫣,你快残暴起来吧,狠狠地折磨我吧!

  不过,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她被某个厉害的鬼给控制了,这也很好的解释了为何赵婆婆会哭着离开。

  “我问你个事情,为何赵婆婆会哭着离开呢?”秦川试探性地问道。

  “赵婆走了吗?我怎么不知道,不过人鬼殊途,如果她要走,就让她走吧!”

  “可是她看起来不是自愿的哎!”

  “大家都有感情了,当然舍不得,不过有些事情不是舍不舍得,而是应该做或者不应该做,好了,什么都别聊了,我为你准备了丰盛的……”

  “牛肉多多泡面?”秦川抢答道。

  “不是啦!泡面那么没有营养的东西,怎么能够长期当饭吃,我为你准备了你最爱吃的番茄蛋汤,红烧鸭肉,还有蛋炒饭哦!”

  秦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些确实都是他喜欢吃的,不过她怎么知道的?

  没等他想明白,她就拉他出了厂房,来到了那间曾经堆满了卫生巾的房间,里面的桌子上摆放着几个盖着的盘子,她将盖子都打开,盘子里果然盛放着她之前说的那几样菜和炒饭。

  “深藏不露啊!倾国姐!”秦川赞叹道。

  “别叫人家倾国姐啦,那是跟你开玩笑的,你都叫人家小嫣啦!”刘嫣摇了摇头,害羞道。

  “这个,不敢!”

  “嗯?”刘嫣突然瞪了他一眼。

  “小嫣姐!”

  “把姐去掉!”

  “小嫣!”

  “这就对了,坐下吧,跟我坐一起!”

  秦川只得过去跟他坐在了一起。

  “开吃啦!”她夹了一块鸭肉,放到了他碗里。

  “等等等等!我先给菜里加点银离子!”秦川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并从盒子里取出了一根银针,开始逐个往菜和饭里都刺一刺。

  等刺完了,他看了看银针,点了点头,将它收了起来,这才放心吃起饭来。

  “你这是干嘛啊!好似人家会害你!”刘嫣嘟着嘴抗议道。

  “你别乱想,我说过是添加点银离子,你可别小看这一刺,这能够给饭菜里加入成千上万的银离子,而银离子具有杀菌的作用,而且有益身体健康,吃了百利而无一害!”

  “好啦好啦,你都对!都听你的!以后我都用银餐具给你盛饭!”

  这样正好!省得秦川自己以银针试毒!

  刘嫣又夹了一点菜,想要递给秦川,这时,筷子却“夸张”地掉了:“哎呀,筷子掉了,人家只能用嘴递给你吃了呢!”说完口含着一块肉就凑到秦川面前。

  果然露出了你的真面目了!筷子掉了就不知道拿去洗一下!这也只有真正的懒人王刘嫣才会干出这种事来!他嘿嘿笑着,将自己的筷子递了过去:“这不是还有筷子的吗?”

  哼!真不解风情!刘嫣别了他一眼:“不用了,我自己洗洗就好!”

  就这样,用餐在积极友好又暗流涌动的氛围中结束了。

  秦川抹了抹嘴巴,正想站起身来,却被刘嫣拉住:“你上哪去啊!”

  “额,自从到你这,难得吃上这一顿大餐,可是胃有点吃不消了,想出去走走。”

  “你等等,我去拿点胃药给你。”

  刘嫣立刻过去拿来了几粒胃药和一杯温水,递给了秦川。

  秦川接过这些,并不吃药,只是喝了口水,开玩笑道:“一直以为这里除了泡面,还是泡面,没想到什么都有。”

  “哦,我是从那个装满杂物的大坑里找到的。”

  “那感情了不起,从那一团糟的东西中翻出如此小的物件,也是门学问啊。”

  “我抽了个空,将里面的东西都排到了几排的书架上,所以找起东西来,当然顺手了。”

  “好吧,说说你吧,你为何突然像打开了任督二脉一样,变了一个人呢?”

  “我说过,我是从未来回来的,未来的你和我是令人羡慕的一对,可惜好景不长……”

  “等等,我头有点晕!”秦川感觉头晕乎乎的,四肢开始没了力气。

  “不好,不会是感冒了吧?”刘嫣关切道。

  “这几天在树林里睡的觉,受了点寒,有可能真是感冒了!现在头好疼,我还是找个地方躺下吧。”

  刘嫣将他扶到了自己的房间内,帮他脱了鞋子上了床,秦川便一头钻进被窝内闭上了眼睛,没过一会,竟然睡了过去。

  一个影子从床头显现出来,慢慢化成了一个人形。

  “你给他吃了安眠药了?”那人影问道。

  “是的,他知道的太少了,为了防止他抗拒,只有采用这样的方法了。晋安,你在这看着他,我去准备给他接上仪器观察。”

  晋安点了点头,她便走了出去,不一会,便拿来了一些看似医疗器械的仪器给他安在身上。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所长女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所长女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