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变
子非我2017-04-15 21:103,843

  “‘白天有绮丽的彩云,喷薄的烈阳。晚上有漆黑的夜幕,迷幻的月亮。’我要你们默写的这句广为流传的短诗,取自西方土地上流传的一首古老的神明赞歌,它其中所言皆是人类所认为的神恩。但亲爱的杜奥王子,你可默写错了。这些诗句里,并没有星辰呀!”

  已近不惑的杜奥伯爵永远不会忘记,当年只有六岁的他是如何的惊讶。当他在宫廷授课的大学者口中,听到天上星辰竟然是属于人类的时候。

  而现在,最得力的属下来报,那个掌控着星辰的人类,似乎已经悄然进入了他统辖下的城市。

  “你没听错?你是说当代星空剑圣来到了那南城?他说他自己是罗奥菲特•斯洛兰?”威严的杜奥伯爵接连抛出数个问题,低沉急速的语气中透着深深的震惊。

  此刻萨拉正陪着他在空旷的街上走着:”他只是说自己叫斯洛兰,并未提及显赫的罗奥菲特姓氏!”萨拉如实回答。片刻前,火速前来汇报情况的他与匆匆出行的伯爵一行人相遇。还未听完报告,果决的杜奥伯爵就立刻遣散了一众士兵护卫,只剩二人独会。

  风雪不觉间又开始在城中肆掠,在发出询问的此刻,他们正在回往伯爵府上。

  “那,依你所见呢?”似是不甘心接受现实一般,听完得力下属的汇报后,他用很低沉的声音问道。

  萨拉仔细想了想,一字一句的说道:“属下看不透他实力,但也许真是传闻中的那位大人物!”

  “何以见得?”

  “刚刚我带他去找寻酒馆时,我略有试探,但此人并未多言语。我观察到风雪自动从他身边绕过,虽不明显,但的确如此!我也非常谨慎的注意着他四周,并未发现魔法元素的波动,所以我断定那应该不是法之塔的元素魔法。”

  “继续。”

  “那人背后有一把用布包裹起来十分细长的剑,我找机会细看过,那把剑用布包裹着,我分明感觉不到魔法元素波动,却不时有些许蓝色的碎屑不受控般从布包裹的细缝中散落而出。适才努恩利特开启‘冰雪之目’后能看见那人身后些许的水元素波动,那把剑也许是把能骗过属下眼睛的绝顶水系法剑。这些特点与那把被称为星空钥匙,‘夜空下最耀眼星辰’的神剑‘碧落星辰’都极其相似!”

  听着得力手下几乎下了断语,杜奥伯爵沉默了,不一会儿他棱角分明的面庞恢复了平静,迎着风霜,上位者不怒自威的感觉再次回到脸上。只是多了一丝疲惫。

  年轻的萨拉在整个楚岸公国中不说实力如何强大,单论他的眼力,就没几个人能比得过了。而他一向很信任萨拉。

  “碧落星辰啊!”长叹一声,放缓了行走的步伐,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杜奥伯爵拿下帽子,露出了及耳的金发。城中的寒冷一向能帮助他思考,这次也不例外。风雪毫不留情的吹起了他的头发,夹着雪花的金丝不一会儿便显得凌乱不已。而杜奥伯爵那双蓝色的眼眸里,目光也逐渐变得深邃。

  萨拉紧跟在一旁不发一语。他知道自己的顶头上司正在思考。虽然他不知道对方在思考什么,但他也一直信任着自己的上司,如同对方信任他一样。无言的沉默行走中,萨拉不自觉抬首看天,此时夜空已至。他脑中自然而然的想起了“星空剑圣”与神剑“碧落星辰”的种种传说。

  神剑“碧落星辰”,是罗奥菲特家的家族神器。也是大陆唯一一把完全超越了人类认知,整个人类都无法给出解释的武器。罗奥菲特家族更是大陆上屈指可数的古老家族,历史源远流长。传闻这个坐拥大陆第一神器的剑圣家族,数千年来竟从未断绝过觉醒血脉。他们家族的“星空剑圣”在数千年里,如同夜空上的繁星般层出不穷。

  当代星空剑圣,正是刚刚被他领入城中的那位剑士——罗奥菲特•斯洛兰。想起那人疲惫的面容,萨拉缓缓摇头,这时在风雪的寒冷中他才终于从巨大的震撼中摆脱出来,开始思考,这位夜空之王怎么会来到这儿?传闻他可是北方联盟不可或缺的大人物,怎么能来到这极南之地呢!对了,他说自己来养伤的,养什么伤?思考了一会儿,萨拉想不明白,他决定放弃猜想。因为信息不对等,任何猜测都是瞎扯。

  他很快又想起了神剑“碧落星辰”众说纷纭的传说。在流传最为古老的大陆传说中,这把神剑原是天上落下的星辰。而大陆普遍认为最为可信的说法,是这把神剑本来是为大陆第一种族——精灵族所有,数千年前,精灵之王将神剑交予了罗奥菲特家族保管。但无论哪种说法,都没有说明为何这把远超人类认知的神剑,可以被一个人类家族的血脉使用数千年之久。不少狂妄而强大的存在对其代表人类掌控星空的质疑声不绝于耳,而罗奥菲特家族对于质疑只有一个解决方案——让对方彻底闭嘴。

  在漫长的时光之河中,这个家族虽有起伏,却一直强悍的存在着。只有罗奥菲特家族的觉醒血脉能使用碧落星辰的种种能力,这在所有大陆传说中渐渐变为了毋庸置疑的常识。当然,无比兴盛的家族自然也有低潮的时候,在罗奥菲特家族没有剑圣的年代,不少强大的存在都忍不住跃跃欲试去强抢这大陆第一神器一探究竟。而罗奥菲特家族的应对方法也很特别,通常他们极其自的信任由那些强横存在抢走神剑一探究竟,只是在几天后的夜晚用星空秘法召回。如果那些强大存在再来打劫,罗奥菲特家如法炮制。也很少强大存在做得太过,因为有史记载以来,罗奥菲特家族没有剑圣的时间几乎只有百余年。他们家族信奉的四字箴言“恩报债还”,和神剑“碧落星辰”一样闻名于世。

  关于这把神剑来历的各种猜想大多已流失于时间的风沙当中,神剑真正的由来或许只能是罗奥菲特的家族秘辛了吧!萨拉抬起眉头,看向了星空。此时在亘古流传的繁复星空下,他轻叹了口气,内心觉得数千年前的由来这种事,谁又真能说得清楚呢。

  “这是得到星空庇佑的家族。”人们总是这么说。“那是完全超越人类认知的武器”——众多与之交手过的圣域中人早已给出了标准答案。

  罗奥菲特的姓氏也常被质疑与菲洛联盟有些关联,他看着眼布满繁星的星空又多想了一下,在整个大陆上,似乎也只有菲洛联盟内才会有如此之多的人将姓氏放在名字前面。比如自己这位土生土长的楚岸公国人,罗里贝•萨拉。

  只是这一会儿,萨拉就想起了许多许多的传说,最后他甩了甩头,强行停下了关于那个伟大家族的思绪。作为无可争议的武道第一人,大陆上关于“星空剑圣”的故事太多,而神剑在星空下的传说,自己更是独自想个晚上也未必想得完。

  继续沉默的行走中,二人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终点——占地极为宽广的伯爵府门前。门前有仆人等待着,见伯爵回来了,仆人便恭敬地打开了大门。杜奥伯爵却站在门口不远处,止步不前。不一会儿,街道上的风雪又大了些。

  沉吟片刻,身材高大的伯爵脸色恢复了平常,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他回头对属下透露了现在还鲜有人知的惊人秘闻:“前两日的晚上,我在希尔卡王国王宫里。”

  萨拉闻言惊愕,希尔卡王国是整个菲洛联盟中实力最为强大的国家,土地最大人口也不少,正是菲洛联盟内唯一出兵,直接参与了这场席卷大陆的旷世战争的国家。而且早有传闻杜奥伯爵全名杜奥•维德列•希尔卡,正是希尔卡公国王室的一员。只是知道这秘辛的人并不多,杜奥伯爵更是从未谈起过此事。伯爵此时的坦诚,令萨拉很是惊讶。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

  忽的,他又飞快的想到一点,那个来到那南城中的星空剑圣,正好是这旷世战争中的北方联盟。想到这点,他不由的打了个冷颤,不敢再作更多的联想,静静的等待着下文。

  “那天晚上,罗奥菲特家族用星空魔法向希尔卡王室通报,称斯洛兰与罗奥菲特家族已再无关系。罗奥菲特家族已将当代星空剑圣罗奥菲特•斯洛兰从族中除名。”说完这个消息,伯爵偏头看着自己得意下属的反应。“什么?这……这……!”萨拉骤然听闻这个爆炸性的消息,有些说不出话来。剧情似乎急转直下。他从未曾想过会听到如此震撼的消息。若此消息是属实……他认真的看了一眼伯爵威严的面庞,心中确信了这无比震撼的消息是真的。

  这个消息足以在整个人类的历史上写下大写特写的一笔!

  名震天下,传说中星空下人类的无敌强者,竟然会被逐出自己家族。这是何等奇闻,又是何等的荒谬!萨拉此刻自觉像在做梦,这消息实在太过于虚幻而不真实。而拍打脸上的刺骨严寒告诉他,这是真的。

  杜奥伯爵看着自己最为器重的下属,摇头低笑一声继续分析道:“希尔卡王国是参战国中国力最弱,也是最晚参战的。连希尔卡王室也收到了通报,也就是说,罗奥菲特家族是向整个大陆承认了这场战争终于有了结果。他们做出了妥协,”他的脸上带上了一丝奇异笑意,这笑意中满是苦涩与无奈,“终究是披着圣光的人赢得了这场战争。”

  这场旷世战争就要结束了?萨拉依旧呆立原地,怪不得他来到了这里。可片刻后,他忽然醒悟到这位星空剑圣此刻现身在那南城内,这个情况是何等的微妙。希尔卡王国已经参战,己方当然属于神圣联盟了。这星空剑圣……那可是敌对的北方联盟最为倚仗的战力啊,他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斯洛兰在哪个酒馆?”伯爵问道。

  “我带他去了‘艾菲与银狐’……”萨拉苦涩的回答。现在他很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

  “你带他去了你姐姐的酒馆?”

  “是的,当时星空剑圣……斯洛兰说要找酒馆喝上几杯,休整一下。城中并没有其他什么酒馆开门营业,而属下手里有着那里的钥匙……”当时他自然不会想到,这人会是有史以来第一位被罗奥菲特家族除名的星空剑圣!

  现在情况变得很奇妙,也很糟糕。大陆第一家族绝不会因为战败而逐出代表自己家族的星空剑圣。一定还有更大的麻烦!果然,伯爵迟疑了一会儿又开口问道:“那他有没有带着一个,婴儿?”

  “婴儿,什么婴儿?”萨拉心中疑惑不解,看着伯爵。

  “哦,忘了告诉你了。”过了好久,杜奥伯爵才在风雪中深深的叹了口气,“北方联盟的领袖,阿兰硫丝。她战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星将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星将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