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焚天神殿
安晴2017-08-18 21:361,427

  渃冰起身,走到合欢树前,伸手接住了一朵合欢花“很多时候,我没得选,无论是身份还是姻缘,我的未来注定背负着漓族和五个灵域。就算违背心意又如何,有谁会在乎呢,世人只知我们的光鲜又何知我们的痛苦。”赤影起身走到渃冰背后,想拍拍渃冰的肩膀,却又不知道如何安慰她,伸出的手握成了拳头又放下。

  渃冰回过头见赤影有些出神,便拿手在赤影眼前晃了晃“喂,你想什么呢?时间不早了,你早些回去吧,免得被人发现。”赤影回过神,冲渃冰笑了笑“好!你也早些休息。”渃冰点了点头,赤影转身走到殿口,忽然定住,缓缓的说“其实有时候,我们不是没得选,而是不愿意选,因为我们没有那种明明知道结局却还是要逆天而行的勇气。”

  渃冰看着赤影的背影,忽然觉得心中一酸“也许吧,但是我们身上都背负着太多,真正能逆天而行的怕是不多吧。”

  赤影没说话,径直出了偏殿,渃冰看赤影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慢慢抬头望了望天空“今夜,星空很美。”

  西漠,周府。“查到了吗?”听风背对着来人把玩着一只酒杯。“回主公,查到了,这是明细,请过目。”来人递上一锦帛。听风接过锦帛打开,视线定格在一个名字上------清幽。

  东朔,明珠殿。“娘娘,清幽回来了。”一个侍女模样的人附在一位穿着艳丽妩媚的女子耳边轻声说。“请她进来吧。”璇姬轻轻啜了一口茶。侍女点了点头起身对着门口“进来吧。”

  一位身穿白色衣衫的蒙面女子走到璇姬面前“清幽见过娘娘,不负娘娘所托,我已探听到西漠皇子烈赤影离开神殿后的行程计划。”璇姬微微一笑“好,你也辛苦了,稍作休息继续给本宫监视他。”清幽抬眼望了望璇姬“是!”

  祭天神殿。寒后为寒皇褪去外衫“皇尊是不是有些心急寒泽的婚事啊,其实依臣妾看,不必操之过急,毕竟寒泽与那青女彼此了解的不多,可让他们再多相处相处,何必急于这一时呢?”寒皇抖了抖衣袖“你不知道,我们与南溟近年来多有冲突,我想借此事来稳固与南溟的关系,此事宜早不宜迟,再说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着那青女,再拖下去我恐生变故。”寒皇与寒后同时轻轻叹了口气。

  “哎呀,累死了!”渃冰瘫坐在跪席上,一只手撑着身体,一只手扇着风。“主上,你要不要喝水?”襄雪蹲在渃冰身边问。“嗯,不光想喝水,你去给我拿点好吃的,我先垫垫。”渃冰慵懒的说。襄雪看着渃冰笑了笑起身去准备了。

  渃冰见襄雪走远了,起身走到神像前,渃冰顺着神像手中所指的方向,来到了一面墙前,渃冰伸手四处摸索,似乎是在找什么机关。忽然,渃冰摸到了一块松动的墙砖,渃冰轻轻按下去,旁边竟出现了一扇门。渃冰吃惊不小,看四下无人,渃冰走了进去“呵,这原来还有一条密道啊!”密道中清冷无比,加之不时有水滴之声传来,渃冰越发觉得冷意十足。密道的尽头是一个殿门,门上的装饰虽然模糊不堪但是依稀可辨出一行字:此门一开生灵涂炭。渃冰抬头看着点门上的牌匾------焚天神殿。渃冰伸手幻化出灵气,慢慢靠近殿门,忽然一束金光由门缝隙中而出瞬间吞噬了渃冰的灵气光束,渃冰被金色光束的强大力量所冲击,倒退了一步。渃冰定了定神,双手握了握衣裙,看了一眼殿门上的祭天神殿四个字,转身走了。

  “主上,你去哪了,让我好找啊。”襄雪紧紧的抓着渃冰的衣袖,急切的问。

  渃冰瞄了一眼密道所在的方向,拍了拍襄雪的手说“我没去哪,就在附近走了走,好饿啊,你准备了什么好吃的?”渃冰急忙转移襄雪的注意力。

  襄雪虽然心中尚有疑惑,但是也并未表现出来,她知道如果渃冰想说自然会跟她说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女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