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4)
秋米拉2017-02-14 18:003,235

  字迹?

  紧接着,她翻开了我作文本的第一页,随后,将手机和作文本都递给了我。

  “从数学的‘解’和作文的‘解释’,就看得出是一个人了,写得一模一样。别和我提仿造,作业可没有模仿字迹的必要。”

  这的确是一个让人说不出反驳的理由。

  “好吧,我承认我是Homeless。但是要找到我,你应该核对了全班很多人的作业才对。这又是怎么做到的?”

  “呵。”她轻笑了一声,从我的桌角上下来,以居高临下的表情看着我,“你难道不知道?除了老师,还有一个人能够接触到全班的作业。”

  还有一个人可以接触全班的作业?这样一说的话……

  这个人!这个人一定——一定是……

  “——科代表!”

  科代表,是作为“作业中转站”的存在。老师不可能卑躬屈膝自己来收作业,所以,收作业的重任,就交付到了某个学生身上,这个学生就是那科的科代表。

  他们,也是唯一一个比Homeless还要亲近作业的存在。鉴于科代表职业的特殊性,每天都要收发作业,每次都要和全班的作业近距离接触。作业对于科代表,就是生命!哪怕只是收漏了一份作业,也会丢掉工作身败名裂!

  所以,科代表对作业的执着绝对超越任何一个Homeless,他们不但要完成自己的作业,还要督促全班完成本科目的作业,这样的情感短时间内无法割舍。

  这个世界也有科代表和Homeless兼任的人存在。可想而知,那些人对作业的感情是我们无法想象的。段晓晓难道就是这样的人?

  “恩,猜对了,我的确是科代表。”她自信地笑了,“你也就理解了吧?科代表要核对个字迹是多么容易的事情。”她轻松地回答,帅气地将自己的短马尾向后一甩,理了理耳边的发絮。

  原来如此,科代表管理着全班的作业,而且11班的作业往往收得比较慢,在早自习和早操结束之后才能递交给老师。段晓晓拥有整整一个早自习的时间可以核对字迹,哪怕今天没有处理完毕,在第二天依然可以继续。

  这个女人真是太狠毒了!为什么我会认识她啊?

  “你的数学作业非常出色。不但题目做得完美,字也写得十分漂亮,卷面清秀得没话可说。最重要的是,数学老师为了防止抄作业而要求书写的选择题填空题过程,你不但写了,还写的十分简练,给抄的同学很大的便利。”

  如果上述那段话的前半句出自老师口里,我觉得我会很开心的吧,说不定今晚睡觉前还在流着口水反复回味这句话。但,这段话终究是出自一个作为Homeless之口,甚至因为职业习惯,对方还从是否方便抄袭的角度,大大赞美了我一番——这就只能用哭笑不得的表情来回复了。

  啪。

  桌子再度被拍响,段晓晓凑到我面前,看着我,说:

  “我当了快一年的Homeless了,第一次见到像你这样能把作业完成到这个程度的新人。所以,顾京成,你必须加入我的团队,为我们班,不,为整个年级、整个学校做出贡献!”

  写作业借人抄这件事还能为班级、年级、学校做贡献?

  我小心地将她推开,“抱歉,虽然你说的非常高尚,可是我不想和你们,和这个班级扯上任何一点关系。所以,我还是和之前一样,拒绝你。”

  知道我是Homeless是一方面,我接不接受又是另一方面了。只要我拒绝,她也一定束手无策。

  “唉……”

  她果然叹气了。不过,这个叹气似乎并不是出于手足无措的无奈?相反,更像是对于陷入了困境中的人表示同情的叹气。

  “软的不行啊,看起来只有来硬的了。”

  她还有硬手段?不过没关系,这种一看就知道是反派说的话,绝对实现不了。就算要硬,又能硬到什么程度?能把我已经铁了心下的决定给改写?不可能!

  我紧紧盯住她,一心期盼她有什么特殊行动。让我失望的是,她接下来的动作仍然是拿出她的手机,就像平时玩游戏一样,手指快速移动着。

  “顾京成你啊,和我住一个小区,对吗?”过了一会儿,她问我,开启了一个新的话题。

  “啊?是啊。上次我们还见过面。不过,我和你打招呼,你却转身离开了。”

  我刚刚回答完,就看见她的眼睛闪了一下,像是看见了什么宝物一样,然后嘴角的翘起的幅度渐渐变大,她保持着那个笑容,若无其事地将手机推到我面前。

  “其实啊,我就住你家旁边哦。”

  她用开玩笑的语气说。

  我仔细盯着手机屏幕,那上面放着一张照片,也不知道这家伙用什么拍的,非常清晰,虽是偷拍,但那个清晰程度足以去参加摄影展了。

  清晰程度不是关键!

  半拉的半透明窗帘,浴室的白色装潢,清楚的半裸背影,二分之一的完美侧脸……这些词组合起来,可以得出一个人在洗澡的结论,当然这个浅显易懂的结论也并不是关键,真正的关键是——

  那是我啊喂!

  我洗澡时候的照片为什么会在她的手上啊!

  来不及多想,我的身体迅速向前一扑,两只手使劲一伸,用落水者抓住救命稻草的那股子冲劲,将自己的手掌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推向手机,并抓住它!

  砰!

  然后,倒在了桌子上。

  如果我刚刚的速度是声速,那段晓晓的速度一定是光速,她用极快的反应力,敏捷的身手,将手机缩了回去,紧紧保护在怀里。

  “这是一个月前才买的,别弄坏了。”段晓晓装出一副可怜的表情说,“况且你弄坏了给我带来的影响只是多买一台手机而已。超清无码顾京成浴室写真全十五张,我已经好好地存在了一切提供云空间的网站了呢。”

  这个女人真是太狠毒了!为什么她会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啊?

  “当然别担心,我住的楼层和你一样高,关键部位还是被厚厚的墙体挡住了。”

  这种话根本无法安慰我好吗!况且你还打算拍全身啊!

  “你当时没有理我,而且还扭头离开了那个单元楼,目的就是不让我发现你住在我家旁边?好方便偷拍?”我尽量压低声音,装作镇静地问。

  “差不多吧。”段晓晓很随便地回答我,“最重要的,还是我不想让人发现我住在哪里。”

  你当自己是特务吗!

  “哦,对了。顾京成。如果你答应了我加入我的Homeless团队,听我的命令,我会把所有我掌握的照片删除。不过如果你还是拒绝,我会找几个女孩子,把照片高价卖出去的——还可以赚一笔。”

  “那种东西不会有人买的。”我执拗地反驳。

  “顾京成你非常有人气的。前几天还有人在心理辅导室的宣泄墙上贴‘GJC我男神’的字条呢。不愁没人买,说不定还会抢购。”她十分自然地搬出事例来,想要在一步逼迫我答应她。

  “我说,你确定那个人写的是我吗?而不是……”我在努力搜索和我名字简写一样的明星或者物品,“而不是公交车?”最后,只想到了这个。

  “你男神是公交车?”段晓晓不可置信地问,“别逃避了,绝对写的就是你,这种好事无异于天空非钞票呢。总之,你的照片一定销量节节高,我也可以大赚一笔。”

  段晓晓仰起头,甜美地笑了。

  她所谓的“硬技”确实比较硬,狠狠地将我逼得只能加入。这一点,不得不佩服。

  照片是绝对不能公开的,只有加入团队这一条死路了!就算买了个教训:窗帘坏掉一定要记得修,特别是浴室的窗帘,哪怕你家住在八楼。

  “我没有别的选择,我加入。所以你得答应把照片删除。”

  我堂堂顾京成居然会被这样奇怪的理由逼入绝境!

  “这样就对了嘛!那么,明天我会告诉你我们的第一个任务的。”段晓晓笑着拍了拍手,“既然都是一个队的成员,就必须听我的命令行动哦。”

  即使我是不情不愿加入的,我答应别人的事情还是会做到。不过,这样就必须和眼前的这个人成为朋友了啊,没想到,我坚持了那么多年以来坚持的“不交友”的规矩,这么快,这么轻易地就被打破了。

  “那么,我们的其他队员呢?一个团队只有我们两个,是写不完所有作业的。”我看了看表,离上课时间还有一分钟,于是我随口问了一句。

  “就我们两个。”段晓晓也看了看手表,转身准备离开。

  “喂……你逗我呢?”

  上课铃声随即响起。

  在如此不入耳的铃声中,她停下来,深处用手,将马尾甩了起来,扭过头的时候,右手顺便滑落,轻轻整理耳边发絮。

  “第一个任务,就是召集队员。”

  回眸,微微一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Homeless!来抄作业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Homeless!来抄作业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