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3)
秋米拉2017-02-14 18:003,110

  之后的几天过的异常平静。遭遇了拒绝的女孩们从此再也没有找上门来,不过即使这样,我也还是逃脱不了来自各个班级的关注眼神,女生的情报沟通能力真是不容小觑,搞得好像全校都知道“11班转来了一个帅哥”了。

  虽然每天都要被迫背负女生花痴的目光,但是我也乐在其中,成为男生公敌其实是很幸福的事情。

  最让我觉得闲适的时间,就是放学以后,从凌云中学走回家的那段时间。我父母在这里租的屋子,位于凌云中学附近的一所新建小区,走路上学十分钟都不用,自然也落得个轻松快活。

  那天,我和前几天一样,享受着悠闲的时光和极美的夕阳,在还没有长高的行道树中间穿梭,慢慢走向自家的单元楼。

  但是,在到了我家门口的时候,我发现隔壁的单元楼门口的走道前,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静立着。过分冷清的小区里面,连普通的上班族都很少出现,就更别提学生了,在这里我还没见过上学的人。

  于是我转过头仔细看了一眼,发现穿的还是凌云中学的校服,带着凌云中学的校徽。

  目光渐渐向上移,女孩扎着精神的单马尾,单手将脱下的校服外套甩在身后,动作帅气地我都想模仿一下。

  段晓晓!

  看清楚之后,这个简单而朗朗上口的名字简直呼之欲出。

  没错,是之前将Homeless论坛地址扔给我,带给我无限即视感的段晓晓!她居然也住在这里?况且,偶然间,我竟然知道了她的住所!

  “嗨……”我微笑着叫住她,和她打招呼,“没有想到你和我一个小区,还是两隔壁啊。”

  她听见了我的招呼,迅速转身,用犀利的眼光扫视我一眼,看得我都觉得我是不是哪里做错了。

  然后……

  然后我就知道她其实和我并不住在两隔壁,因为她看完我之后,一扭头,一甩自己的校服,一句话也不回,毅然地走向道路更深的地方了。

  ——原来……原来这么不友好吗?

  经过这次事件之后,我对段晓晓产生了好奇心,同时,加大了对她的关注。

  在班上,她就座于第一排显眼的位置。我从班级成绩表上了解到她的成绩并不算差,全班二三名的水平。但即使她坐在第一排,成绩优异,也很少见到她举手回答问题,基本上一节课下来,她都在奋笔疾书地写着什么,我甚至怀疑她是否好好听过一节课。

  下课的时候,她跟其他人的语言交流也很少。不说交流,她单独的活动也少得可怜,就如同被502强力胶水固定在板凳上一样,纹丝不动。看起来她在班上应该是特立独行的人,几乎没有朋友。

  哦,对了,为了防止误会,我申明一下——

  即使说出了类似于“怜悯”的话,即使过分在意她的一举一动,也并不代表我想和她成为所谓“朋友”。我所做出的关于段晓晓的一切,只是出于我自身的好奇心而已。毕竟班上有一个这么帅气的女生,说完全不想关注也太做作了。

  不过就到此为止吧。这几天,她的所作所为,我也大概了解了,我又不是查户口的,没必要更深入……

  正想这样想着的时候,我的桌面被狠狠地重击了一下,我抬起头,发现说曹操曹操到。

  那个下课基本都不离开座位的段晓晓,现在难得地从第一排跑到最后一排来,站在我的桌子前,把桌子拍得足够吸引人,强大的力道甚至让我怀疑她是不是一个女生。

  我抬起头看着她,她用居高临下的表情,伸出了袖子卷起的那只手,指着我。

  “你,必须成为11班Homeless团队中的一员!”

  虽然是目的是“邀请”,但她的语气已经和威胁没什么两样。

  Homeless团队?

  我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下这个新出现的专有名词。

  在Homeless的论坛上看到过这样的词语。因为一个人几乎不可能在放学前写完全部科目的作业,所以有人想到,将班上零散的Homeless组织起来,一人分担一点作业,最后就能够直接在论坛上发布所有科目的作业。

  Homeless团队作业发布时间十分稳定,价格相对来讲也更便宜,并且所有作业都能覆盖到。它的存在,对于普通学生来讲,减少了他们翻找作业的时间,也让他们有了坚实的作业后盾;对于团队本身而言,Homeless赚到的钱会更多,劳动量会更少。

  不过也并不是所有班级都有Homeless团队的存在。毕竟Homeless团队要建成,首先要能凑齐一帮志同道合的人,其次要有一个民心所向的领导。

  11班就是“没有团队”的班级之一。有团队的话,我这几天也没必要天天苦守在电脑前等“夭夭子”发布作业了。

  现在看起来,段晓晓不但是Homeless,还打算组建一支11班的Homeless团队。说不定,她就是那个“夭夭子”。

  “首先,我不是Homeless。”

  理清楚这些关系和名词之后,我开口。

  Homeless团队,那将会成为我和这个班级,以及和段晓晓的羁绊。如果加入了,那打破我一直以来定下的“不交朋友”的规矩。我不想在这里留下无法割去的东西,总有一天我会再度转走,那就必须什么也不留下,什么也不带走。

  “其次,我可没有义务参加你们。”

  用这样的理由回绝,哪怕是脾气再怎么别扭的人,也会哑口无言吧?

  “哦?”段晓晓的眉毛挑了起来,用怀疑的语气说话,“这样一说,你打算拒绝我?”

  “没错。”我果断地回答。

  我的回答,却引来了她的轻笑:“呵。如果我能拿出你必须加入的理由,你是不是就能乖乖听我的话?”

  听她这样一说,难道我的某件把柄被她握在手上了?应该不会吧,我和她几乎没有交集,认识她的几天以来,也只是我单方面地关注她。

  所以我笑了笑,自信地接下了她的条件:“好啊,如果你能有什么可以说服我的事情,尽管说出来。”

  她一跨腿,坐在了我的桌角上,伸出食指,指着我的脑袋,说:“首先,你是Homeless。”

  “你说我是就是了吗?证据何在?”我立刻接口。

  像是早就预料到我会这么问,她胸有成竹地将我桌子上的作文本拿起来,旁若无人地掏出了手机,登陆上了Homeless的手机客户端(创始人很贴心地制造了手机客户端)。白皙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掠过之后,她将上面的图片递到我面前来。

  那是一个由用户名为“肌联蛋白”的人发出的帖子,作业是数学作业,至于哪一天的作业,是看不出来了。

  肌联蛋白。

  这个用户名有些眼熟……

  废话!这就是我自己的用户名啊!不眼熟就怪了好吗!我突然想起来那就是我这几天一直使用的账号!

  “肌联蛋白……”段晓晓看着手机,一个字一个字地重读,“究竟是谁放弃治疗取了这种莫名其妙的名字?”紧接着,她狠狠地瞥了我一眼,不屑地将手机拿回去。

  我本来是要用最长的英文单词来当用户名的,不过,那个单词有接近二十万的字母,我灵机一动,用了它的中文。

  当然,重点并不在我的用户名什么意思,而在于——段晓晓好像认定了那个账号是我的,这怎么做到的?11班几乎所有学生都有Homeless的账号,都可以去发布11班的作业,况且,账号是谁使用、注册时间为何时,都已经设置成了“非公开”。没有人看得到。

  难道是因为班级上面就只有她一个Homeless,出现了新人就认定是我?可这样一来,一旦认错,就扑空了呢。

  这也许是陷阱,千万不要上当,她或许根本不知道是我使用了这个ID!

  “是啊,是谁啊,用这样奇葩的名字。”我装出事不关己的样子评论

  尽管违心,不过算了,我向自己道歉!

  “哦,这样啊。其实挺有个性的。”她嘴角轻轻翘起,邪笑了一下,“话说回来,用这个账号的,不是你吗?”

  ……

  看起来已经完全确认了用这个账号的人是我了……不过,这个时候也不能够轻易承认。

  “唉?怎么可能是我。我才不会取这样莫名其妙的用户名,你看我长得这么帅,取得用户名也一定霸气狂酷拽嘛……”

  她叹口气,说:“字迹,是一样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Homeless!来抄作业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Homeless!来抄作业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