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幕 坠落的天之岛
雏之浔2019-04-08 17:3611,300

  那么这个孩子该交给谁呢?

  看着婴儿稚嫩的脸,正在向暮年迈步的他陷入了沉思。

  按照女人的嘱托,她似乎只希望孩子活下去,哪怕被一个乞丐抚养,但既然将他交到了艾蒙德手中,就不能这么随意处置,至少让他像其他孩子一样成长吧……

  极东之炎最外围的山脚下有一个村庄,这个村庄每过十几年就会有一段时间土地变得灼热无比,庄稼枯死,仿佛大地失去了生机。

  那就是极东之炎爆发的结果,但用不了几个月,灼热的空气就会恢复原样,剩下一些耐热的植物迅速生长,变成一片全新的适合人类生存的区域。

  同时,因为有连通永望之海的主河道在附近,这里的水源永远不会干涸,只要将村民安置好这几个月,到时候再迁移回来,生活就不会那么艰辛。

  至少可以比在城镇上拥有更大的房子和更宽阔的庭院。

  这种方法已经延续了数代。

  距离下一次火山地热爆发还有四五年的时间,所以目前没有人担忧这个问题。

  今天的村庄与往日不同的一点,就是多了一个意外来客。

  他带着一个孩子,拄着手杖,逐渐引起了村民的注意……不过这跟其他都没关系,只不过这个村庄常年安逸,很少有脸生者出现,偶尔有一个不认识的人出现,自然会引起关注。

  稍微询问了一下,村庄里正好有几对生不出孩子的夫妻,于是他把孩子交给了其中一个名为斯温伯恩的老男人抚养。

  这对老夫妻自然是十分乐意。

  忽然,窗外数不清的喧嚣声打破了这块净土的宁静,刚还在睡觉的梅奥困倦地睁开眼睛,咿呀咿呀地哭起来。

  刚刚交托过孩子的艾蒙德说:“我出去看看。”

  “可能是谁家又多生了几头猪吧,我们这里也只有这样的事才对引起大家的注意。”

  “不碍事,我只是去看看而已。”

  来到外面,有许多人正对着天空指指点点,艾蒙德抬起头,只见那极高极高的天穹上伫立着一座岛屿,它如大山一般,久悬不落。

  因为没有云层阻碍视线,所以仅凭肉眼就能看清它的轮廓。

  上方略微凸起,像是一颗圆圆的巨大鸡蛋,更多的则是土黄色建筑,也有绿色的树木,只是不清楚有没有人在上面生活。

  周围环绕着一圈银色护环,护环下支撑着几个菱形的不透明结晶体,仿佛是它们的力量才让整座天空之城浮空而立。

  下半部分比较尖锐,除了深棕色的土壤和大量露出头角的树根之外别无他物。

  正当他准备收回目光时,天空之中忽然发生了异变……浮游岛的下体在轰鸣声中一分为二,巨大的魔力水晶石从只露出冰山一角到完全展现在众人面前,再到落入火山口中,溅起大量岩浆,其间仅仅过了几分钟。

  那座如大山一般的空中岛屿逐渐倾斜,随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坠,与空气摩擦的银环上甚至飞溅起火花,而它的正下方赫然是——极东之炎火山群。

  如果事情到最后都没有发生变化,那么浮游岛与浮游岛上生活的人们必然会落入火山口中,即便没有,也很难从如此高度落下而相安无事。

  目及此景的人们揪起一颗心,纷纷为岛上的人们祈祷平安,又或者四散奔逃,毕竟这么大的东西落下,难免不会殃及火山附近生活的人……

  恰在这时,魔力水晶石从银白色变得火焰般通红,并且不断有赤炎漫溢而出,这代表其中的空旷已经被火属性的魔力填满。

  问题是这么强制地补充魔力,魔力水晶石的寿命会大幅度下降,更何况是此等质量的魔水晶!

  天之陆与魔力水晶石发出了共鸣般的耀光,几乎是天量地燃烧魔力,以具现化的姿态现于人世,那颗巨大红水晶逐渐迎向更高处却还在下落的天空岛屿。

  只有艾蒙德看见它和那座岛之间连着一条极细的光之锁链。

  不知是否是幸运女神眷顾,巨陆的下端一小部分甚至触碰到了地面高高伫立的树木,魔力水晶石恰逢在它落地前,不足百米的空中,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倾斜的浮游岛缓缓回归了正位,并且开始升空。

  “看来有重要的事发生,我需要尽快回去一趟……”

  莫名其妙想起六天前,收到来自玛格利特学院的邀请,看来的确应该回去见见故人。

  艾蒙德游历大陆二十五年,他的后鬓已经生出白发。

  如果倒回十年二十年,尚且年轻的艾蒙德必然会想办法登上那座天空之城一探究竟,任何人都难以见到它,更别说上去游览一回。

  但如今的他洗尽风尘,铅华淡去,再不想流离失所,四处漂泊,否则也不会答应玛格利特学院的邀请,出任大陆历史和地理导师,兼塞哈洛大图书馆副馆长。

  从二十岁离开家门到如今,身为诗人的他并未过上多么美好的生活,但总算见识了无数风景,也写下许多瑰美的诗篇,谨将今天的事情留作纪念,为自己人生的最后一段旅程划下完美的句点,也是不错的。

  那么……回去吧。

  一念及此,艾蒙德踏上了回归的脚步。

  此时,小小梅奥恐怕还不明白……那并不衰老却拄着拐杖的背影之后蕴含的意义,但他已经可以用自己的眼睛观察,这个与母亲胎腹内所不同的新世界,然后逐渐成长。

  2

  Evil。3027,同年,兰德尔王国历138年。

  标志着极东四国之一的兰德尔王国已经建国百余年,也是目前第五位国王即位的第十周年。

  莫布拉城是艾蒙德·斯特雷奇(EdmundStrachey)此行的最终目的地,从边塞到这里,他大致花费了半个多月,不仅仅是路途上耗费了时间,他还要考虑自己即将迎来的工作具体要干什么,因此顺便了拜访了路过城镇里的这方面专家,求教了困扰他的几个问题,随后才继续上路。

  目之所及是高高的城墙、宽阔的街道和秀丽的环境,这座城原本不甚宏伟,一切都是近来几十年的变化。

  曾经那位兰德尔的王,就是在莫布拉城奠定了一国霸权,延伸至今百余年,仍旧处于生机勃勃的状态。

  因此莫布拉城虽然没有成为王都,却成了全国的商业中心,最是繁华不过,玛格利特学院就在这座伟城的西北角。

  如果说三十年前作为交流生来过的记忆已经遗忘,那么之后游历大陆数国多次经过,以及一些足以铭记的变化,他还不曾忘记。

  艾蒙德并没有径直去学院,而是往南边去,一条小巷之后,跨入一家老旧的酒馆,在做正事之前,他想先解决几件私事。

  合页门吱嘎吱嘎地打开,弹簧生锈导致它们合拢地十分缓慢,酒馆里只有两个醉汉和一个年轻的女侍应生,艾蒙德将身上的行李和手杖放下,敲了敲桌面:

  “给我来一杯小麦酒。”

  “好的。”

  寡言的女侍应生并没有这么说,她安静地就像一朵空谷幽兰,失去了存在感,如果不是艾蒙德的观察力惊人,也不可能发现她几乎微不可查的点头回应。

  倒酒声成了酒馆里最大的声响,看着她将酒杯放在托盘上,然后来到他面前,又从托盘里取出来,放到桌前,但艾蒙德并没有碰它。

  他只是目光瞥了一下,看到小麦酒上飘浮的泡沫,还有色泽的差距,就知道这不是他要的酒:

  “不,不是这样的劣质品。”

  胡须随着他摇头晃脑的样子一同摇摆,艾蒙德从决定独自游荡开始就没剪过它,所以现在已经到了不得不修理的时候,毕竟图书副馆长和不用背负责任的游吟诗人不一样。

  而且长胡子非常妨碍工作,甚至最近吃饭也遇到了一点问题,如果决定修理,那么它的长度绝对不会超过胸口,又或者干脆让它消失。

  “怎么?你对我的酒有意见吗!”

  波特提起一坛酒,不分轻重地放到半破旧的圆木桌上,小麦酒和杯子哐当一声,酒水剧烈摇晃,差点没有打翻。

  “上次你可是赌誓,一定要在我回来之前酿造出美酒,难道你忘了吗?”

  艾蒙德毫不在意这个突然从背后出现的凶恶脸的恶劣态度,作为老朋友,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纳特的发怒时内心的想法。

  就像他年轻的时候一样,波特。阿莱尔有着跟他的脸一样劣质的酿酒术,然后始终保持着想要酿造出美酒却偏偏每次都失败的状态,所以他这二十几年间喝的大概都是劣质小麦酒。

  “等等,先尝尝这个。”

  纳特打开桌上那坛酒的封口,又不舍得倒掉那杯劣质小麦酒,干脆一口喝进肚子里,然后用新的酒倒满一杯。

  光从外表看,新倒的酒和原先那杯并没有区别,艾蒙德抱着怀疑的心态抿了一点,紧皱的眉头逐渐舒展开,然后抬高杯底,一口喝了它。

  意外地不难喝,非旦没有纳特一贯酸涩的味道,而且酒入口后还有一种香甜的感觉,可以说,这一杯勉强迈进了美酒的行列。

  “这是你酿造的?”

  艾蒙德眼中有莫名的光芒闪烁,仿佛猎鹰看见了浅水滩里的游鱼。

  波特哈哈大笑,拉出一张椅子坐下,拍拍酒坛:

  “这是回来的时候路过酒坊买的。”

  “你倒是懂得享受,把自己酿的劣酒卖给没钱的酒鬼,然后又用卖酒的钱买好酒给自己喝。”

  艾蒙德怪异地看着他。

  “这不是学你的吗……”

  一向豪迈的波特忽然变得沉寂,就好像遇见了某些能让这种自信满满的人都失去斗志的事,艾蒙德还没反应过来,就听他说:

  “听说最近上边出现了一点不详的预兆。”

  “有邪恶的信徒通过小范围巫术打开了两个世界连通的空间,结果虽然没有得逞,但也有很多无辜的人丧命。另外,王国一個边陲小城的人看到了浮游岛差点坠落,消息刚传到莫布拉城的时候差点引起恐慌和动乱。”

  对于魔法的用途,不同区域的人都有各自的运用方法和理论体系,比如奥尔拉人就更擅长操控火、水、冰、雷、土、木、风等等类似的元素,以及一些炼金术,而巫术则是特指艾塞亚的魔法体系,他们将敬畏和期望化作力量,借助内心意志实现大自然的奇迹。

  因为相信灵魂的存在,所以他们被称为有信仰的人。

  “还没到真正恐惧的时候,说起来那群人比我想象得更擅长控制空间的开启和关闭。”

  艾蒙德沉吟道,他说话的时候总会将思想引导到同一事物的其他方面,发现这次事情可能并不会影响自己的工作之后,便不会过多考虑与自己无关人或事。

  “这坛酒算是庆祝你回莫布拉城吧。说起来,你这次是就任哪个职位?”

  波特只是喝了一杯酒而已,脸颊却红润地惊人,明明再喝多少都不会醉,典型的酒鬼体质。

  手臂粗壮,皮肤黝黑,敞开的衣服外露出壮阔的胸膛,他的年纪看起来远比艾蒙德年轻,如果他不亲口说出来,很难让人相信两个人在同时代上过学,还是室友。

  “连这件事都知道,你的消息到底是有多灵通……海顿(Hayden)还是埃莉卡(Erica)告诉你的?”

  艾蒙德以往的印象让他觉得纳特应该不会那么聪明,过去的朋友里面,除了现执政官海顿和魔法公会莫布拉城区主管埃莉卡可能知道他要回来的消息之外,应该不会有人到处宣扬才对,毕竟他的名字还没到人人皆知的地步。

  “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出门买酒,别忘了我不仅是个酒鬼,还是个小气鬼!”

  波特喜欢酿酒并不是什么秘密,曾经发生过几次意外,让他酿造出了极为罕见的佳酿,结果被他当做宝物供起来,然后希望能够再次酿出美酒的同时,特意减少了其中一些贵重材料的成分,最后甚至只在酒坛里放小麦和水,他以为只要将美酒赠送给神明,就能酿造出同样的酒。

  这倒不是一定不可能——

  前提是海顿没有把他的酒偷喝掉。

  “真想不通像你这样的酒馆居然有钱召侍应生,而且是年轻漂亮的女侍应生,你不是一向提倡自己动手的吗?”

  艾蒙德将目光瞥向前台拿着一抹旧布擦杯子的维尔莉特(Violet)。

  “哦……你说她啊,前两天去野外找新材料的时候恰巧遇到,看她还没饿死就带回来了,除了喉咙坏掉不能讲话之外,干些杂事倒是没问题。”

  波特十分随意地说,所谓的新材料自然是酒的成分之一。

  他认为生命在于无数的挑战,而酒的生命自然是不断尝试,直至酿造出他想要的酒为止。

  “我也是时候离开了,太久没回来住哪里都是问题,去待会儿去报到,之后还要交接工作,恐怕短时间内找不到合意的屋子……”

  艾蒙德拍了拍身上的烟尘,提起行李和手杖。

  “我倒是觉得有个地方挺适合你的。”

  波特仰起头,吞下最后一杯酒,不知不觉间,他们竟然就这么将一坛酒喝了个精光。

  “莱斯利(Leslie)的房子一直是我在打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它就交给你吧,反正……”

  他再不会回来。

  对于这位失踪了二十五年的朋友,波特知道艾蒙德比谁都更希望再次见到他,只不过某些事已经成了事实,而事实是不会被任何意志扭曲的,即便付出行动也未必能获得想要的成果。

  这一点,艾蒙德已经用了二十五年的时间证明它的正确性。

  “如果你还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我也不会阻拦的,但务必不要让同样的事发生,这是我唯一的忠告。”

  “那么……多谢。”

  艾蒙德言罢,沉默地点了点头。

  曾经有一股信念,支撑它的则是名为朋友的东西,如果没有困难的来临,或许他永远不会知道原来那件东西这么重要,但在失去的空白期里,他已经明白莱斯利的价值和信任的重要性。

  3

  从旧酒馆出来,阴暗的小巷蒙蔽了艾蒙德的身体,但他的眼睛依旧明亮。

  似乎能看透一切黑色迷雾,让真相永远赤裸在他的面前。

  他一边观察着街道的变化,一边朝玛格利特学院的方向走去,学院离酒馆很远,但对于适应了枯燥和长途跋涉的艾蒙德来说,这点距离只会稍微费点功夫,根本不会感觉到任何疲劳。

  莫不拉城极为富硕,道路旁的林立着大商店,聚集了超过全国一半的财富,富饶是这里唯一的姿态。

  艾蒙德现在的位置只要抬起头就能望见塞哈洛大图书馆的最高处。

  那里呈菱形,形似尖顶,左右两边以弧线逐渐向内,同时向下延伸,它也是学院建筑之一,只不过因为是后来并入的,所以并不没有建在学院之中,算是目前玛格利特最大的外部设施。

  那里就是他此行的第一个目的地。

  塞哈洛图书馆在本地十分有名,而且和大圣堂的时钟塔并列齐高,只要登上其中一座,远远遥望就能同时将另一座收入眼底。

  艾蒙德的前任已经离职,接待他的是学院院长娜塔莉(Natalie)和副院长马修(Matthew),马修是他的老朋友,娜塔莉则在最初见面的时候交换过名字,当然实际上只是对方单方面的简述。

  “上次见面貌似是十年前的事吧,马修。”

  “准确地说,是3747天。”马修朝艾蒙德颔首道。

  他的后额夹杂着白发,当他微微点头的时候,正好落入艾蒙德眼中,但他并没有诧异,因为他的年纪也已不轻,只是由于缺少忧虑,这些年并没有生出白发,但肌肤也已不再光滑,微微的粗糙布满表面,皱纹逐渐爬上了面颊。

  “没想到你的记性还是那么好。”

  艾蒙德的话语中含有微微的羡意,虽然他还不曾真正老去,但是十年前、二十年前的许多事都已逐渐淡忘,偶尔忘掉东西不奇怪,但是把自己的传记当做别人的故事来看,就让人有点难以接受。

  “记性好还不是老了,等我死去,再多的回忆也要带进黄土,忙了这么多年,真不如你写写诗的好。”马修摇摇头,对于自己并不是十分认同。

  “那么闲谈到此为止。”

  玛格利特学院院长娜塔莉更多是看着这对老朋友闲谈,直至此刻才步入正题。

  “多德先生的传记十分优秀,我一直神往不已,今天终于见到本人了。”

  卡斯帕。多德(CasparDodd)正是艾蒙德的笔名。

  娜塔莉的眼睛充满笑意,举手投足间的自然气息让人感觉更加亲近。

  在今天之前,艾蒙德已经从马修那里通过信件了解到这位院长的为人脾性,见过之后才知道他所言不假,院长果然是非常爽朗的人。

  不拘于小节,以气魄折服他人,说来容易,但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人?

  “不,我只是一个流浪的落魄诗人而已,能在这里工作才是我的幸运。”

  曾经游历大陆,常与自然意境为伴的艾蒙德不只是诗人,更是一位作家,其实诗人和作家在本质上十分接近,他们都是将灵感和构想具现化的人。

  虽然常常为作品的开头烦恼,仅出版过一本传记和一本诗集,但无疑都是非常优秀的作品,否则也不会被马修拿来作为推荐副馆长职位的资格之一。

  娜塔莉取出一份文书:“这是你的任职书。”

  她的皮肤光洁,身材姣好,如果不是提前知道,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个超过三十岁的女人。

  但艾蒙德和马修都是年龄「超限」的男人,超过某个年纪之后,对于性方面的欲望变得匮乏,他们或许会因为她的美貌多看一眼,但那只是单纯的欣赏,眼中早已不带色欲。

  艾蒙德接过纯黄色的羊皮卷,上面黑色的字迹娟秀,正是出自娜塔莉之手,条件和马修所说一致,只差双方签字认证即可。

  “听说多德先生非常博学,我有问题想请教一下。”

  “请说。”艾蒙德应允道。

  她点了点头,说:“多德先生的传记是马修先生推荐给我的,读过之后更加丰富了眼界,但是也有点困扰,从最喜欢的书籍和魔法之间,多德先生更喜欢哪一个?”

  这个问题的答案,绝非两个都喜欢,但若选择其中一个又会让人十分犹豫。

  艾蒙德沉吟了一会,抬头直视娜塔莉的眼睛:“这个问题并非问题,面临数个选择的时候,任何人都会选择更有价值的一方。”

  “你的意思是选择金钱?”

  娜塔莉似乎曲解了某些意思,但她的意思也不完全错误,或者说,她并没有错,只是两个人理念不同而已。

  说到价值,世上最有价值的东西应该是金钱,而非其他。

  金钱既可以买到书籍,也可以雇佣教授魔法的导师,人类占据世界,有人的地方就有金钱,而金钱可以驱使人类,它几乎具备无限的力量,万能的神明也不过如此。

  “并非如此,每个人衡量价值的标准都不一样,所以被衡量的东西价值也不一样,有的人觉得亲人最有价值,有的人觉得金钱更有价值,但究竟是什么的价值最大,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甚至同一个人不同时间段的答案也不一样。”

  艾蒙德侃侃而谈,将价值之理以人人都能理解的言语方式阐述出来。

  “比如现在的我更喜欢书籍,因为书籍上的知识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但魔法不能。”

  不仅如此,书中蕴有万物之理,无数先贤智慧尽在其中,浩如烟海的知识正是其最大的魅力,没有人能观遍它,有的只是看过一本一本书,然后凝聚自己的见识,理解更多事物。

  大部分魔法更记载于书籍之中,若能理解其意义,并将它付诸实现,那么恭喜,你已经踏入魔道深渊,等待探究的是那世间真理,以及没有尽头的至高领域。

  “真是大开眼界,如此智慧,不愧是多德先生。”

  当娜塔莉将认同的话语倾出那一刻开始,艾蒙德就已经正式被认定符合条件的标准。

  “请跟我来。”

  跟随他们的脚步,走过长长的廊道,两旁是镌刻着美丽纹理的魔法门,只有灌输特定魔力才能打开,但几扇门紧闭,或空荡,或各自有自己的所有者,想必不久之后艾蒙德便能见到它们的主人。

  此路尽头的「历史编译室」正是此行目的地。

  咔嚓一声,扭开门锁的清脆声响在走廊间回荡,门内的世界并非想象中那么空荡,艾蒙德一眼便见到了两个年轻的编译官。

  “他们是学院的学生,由于之前副馆长职位空缺,编译工作由他们负责,现在要他们走还是留下都由你说了算,但工作量非常大,他们只是从学院赚取学分,不会妨碍图书馆的资金流转。”马修介绍道。

  “院长。”

  “副院长。”

  两人纷纷放下手中的工作,向三人点头致敬。

  “副馆长的工作之一,就是将各个地方汇总而来的消息载进新版大陆史册之中,这本书没三个月更新一期,一般顺延不会超过一个月。”娜塔莉的话更为直接。

  艾蒙德之前也看过大陆史册,这本书除了纪录各大陆之间发生的事外,还分成许多地区篇和王国篇,最小细分至城镇村庄,各地区的名人也是它的纪录对象。

  “这么庞大的工作只由两三个人负责吗?”

  难以想象如此繁杂的工作竟然只由少数几人协力完成。

  “地区篇和王国篇通过和其他国家交换获得,各个地方汇总而来的消息之前已经细分过,工作量不算很大,所以你的工作就是把学生完成的简易版看一边,修正文字错误和地区放置的前后顺序,这样一来,就算是一个王国量的消息,三个月之内看完一遍并不困难。”

  依旧是娜塔莉的声音。

  “当然,实际上不需要花三个月的时间去看一本书。”

  4

  浩瀚无垠的书之海洋正是艾蒙德最理想的工作,对于有此爱好的人来说,在其中游荡徘徊更是不觉疲劳,可以想象最喜爱书的人落入书堆之中是怎样一副场景。

  “我叫艾德文(Edwin)。”

  “我是蒂娜·布洛姆菲尔德(TinaBloomfield)。”

  两个非常年轻的学生向艾蒙德介绍完自己之后,静静地等待这位新的副馆长大人下达指令。

  “这里都是你们整理好的成品吗?”

  艾蒙德拿起一沓纸,细细端详起来。

  “是的,都是第三章的内容,大概花了四天左右整理的,还差一点就能完成。”艾德文解释说。

  大陆历史并非只纪录最重大的事件,它的接受面相当旷阔,比如一些区域内发生的,造成轰动,或者影响了相当一部分人的事,都将被它载录。

  “艾德文和蒂娜,你们都是学院的学生?”

  “是的,我三年级,主修炼金,艾德文比我大一年级,主修火元素。”蒂娜先回答道。

  玛格利特接受学生的最低年龄是五到九岁,十二岁以前为预学期,熟悉魔法里最基础最基础的名称知识,十二岁的学生才是正式的一年级,艾蒙德就是这么过来的。

  也有的父母了解学院的制度,或者自身也是魔法师,则会自己教导孩子,直到十二岁才送孩子去上学,这样可以让孩子比别人知道的更多些,一开始学习也更轻松。

  至于炼金和火元素都是学院的学科之一,从很久以前开始,炼金科和元素科都是学生们选择的热门,如果真的要分类,其实魔法可以按照区域分成数十上百种,但一个学院擅长的终究有限,也因为导师数量的稀乏,魔法六目之中,真正拥有完整教学系统的只有炼金、元素和符文三科。

  “或许明年我们还会见面。”

  每一个年级的学生所学的东西都略有不同,四年级新增音乐、舞蹈、地理和历史,同时取消三年级的礼仪和诗歌。

  “难道多德老师还教习地理和历史?”

  蒂娜灵光一闪,迅速想通了其中的关节。

  “不错。”艾蒙德点头。

  “今天的时间不是很多,这份资料我先带走,还有艾德文,明天你们把已经整理好的其他部分送到我办理公事的地方,如果到时候我不在,就把东西放在门口,之后我会接收的。”

  刚才和马修、娜塔莉见面的地方就是副馆长办公室,而且他们离开之前已经确定了艾蒙德的钥匙——

  对于那种类型的魔法门来说,魔力的气息和特性即是钥匙。

  休学期,仍呆在学院里的学生不多,塞哈洛里的人更是稀少,所以委托完毕之后,艾蒙德到办公室取回包裹,离开图书馆的一路上都没有遇见什么人。

  莱斯利的旧居处在城东一处极不起眼的小巷之中,由于莫布拉城处于较东边,而往来的客商贵族大多来自西边,所以城西一直是莫布拉城最繁华的地方。

  相比之下城东的西北角算得上极其贫穷,那里也成为了平民的聚集区,所居住的大致都是间接为富人、贵族服务和工作的人。

  艾蒙德雇了一辆马车,紧走慢走,三刻钟才走到主城东边。

  嘶嘶嘶。

  棕马被马车夫拉住缰绳而鸣叫,马车在马蹄嗒嗒嗒的响声中停下,最终停在一栋老旧的废弃房屋面前。

  一双干燥的手拨开帘布,随后伸出头和半边身体,一个略显年老的中年人从马车中走出,然后在马车离开的嗒嗒声中走进这座旧居。

  庭院里长满了杂草,窗台上有绿油油的一片青苔,藤蔓也不甘示弱地攀上墙头,落叶在微风吹拂间翻了个跟头。

  旧房屋上瓦砾杂乱,或许是雨水,或许是狂风,十年二十年的积累之下,将它们打翻破碎,最终变成这一副模样。

  从门窗的平面水魔晶可以看见内部一角,它三十年前才被发明出来,仅仅两年间传便了全大陆,最初的价格并不低廉,然而它的主人却能在二十五年前用上它,说明这间屋子的主人并不像它所在的位置那样廉价。

  屋子外仿佛无人的荒野,静逸而可怕,再往前走就能看见封住门的老式铜锁和生锈的锁链。

  这里显然是很久无人居住,艾蒙德没有钥匙,又不想破坏这里的一切,于是后退了两步,举起手杖,念道:

  “MitK?rperGie?envonHimmelundErde,Licht,ErstellenvonSonneundMond(以身体铸成天地,以光辉造就日月)。Волшебнаясила:ничего--ключей(魔念力:虚无造型——钥匙)。”

  两段魔咒交织的刹那,橙红色的魔力光芒喷涌而出,手杖发出无形的力量,将意志铸造成型,变成透明钥匙的形态,只听咔哒一声,锁链和铜锁一同落地,这间屋子得到了多年不曾迎来的光明。

  混浊的空气和新鲜的空气搅和在一起,腐朽的气息变淡,似乎逐渐回归了原有的味道。

  一目望去,桌椅上布满尘埃,但并不杂乱,而是有序地摆在一起,显然只是很久无人居住的缘故,一层的洗浴间也是如此。

  往上走,二层还有主卧室、客房和书房各一间,主卧室的门并没有上锁,艾蒙德在桌上找到了两把钥匙,其中一把属于主卧室,另一把在实验后打开了书房的门。

  艾蒙德才将行囊放下,忽然听见了奇怪的声音,似乎是人类的咳嗽声,但是这里除了他以外应该没有别人,于是拿起手杖向外走去。

  从高处向下望,客厅一如既往的空荡,厨房和洗浴室没有异常,平面水魔晶之外也没有人影。当他以为只是自己的错觉时,在回书房的路上,客房门前,却再次听见了相同的咳嗽声。

  “里面有人吗?”

  艾蒙德敲了敲门,但好久一会都没有收到回应,伯特并没有告诉他这里租给了别人,或者给谁借住,说明可能他也不知道这里什么时候有了别人。

  “不出来,我就强行开门了!”

  认定可能是盗贼后,相同的咒语在艾蒙德口中毫不生涩地诵读出来,房门在开锁的同时,打开了一条微不可见的缝隙。

  艾蒙德轻轻推开门,身体微微前倾,忽然一把刀在视野中出现,突如其来,毫无预兆地劈向他的要害。

  那把短刀的主人显然没料到,他这次狩猎的对象是一位十分优秀的魔法师。

  只见橙红色光芒亮起的瞬间,一片光罩铺满小屋,短刀被毫无争议地拒之门内,即便它的主人用上再大的劲力也无济于事。

  嘭地一声,那人被连人带刀击倒在地。

  这是一个不足十六岁的少年,赤发绿瞳,手臂上有几道发红的伤痕,凶恶的眼神盯着面前的中年人,仿佛全世界都是他的敌人。

  “你是什么人?”

  艾蒙德虽然在质问他,但眼睛却瞟向床的位置,因为那里还有一个年纪更小的女孩,从他打开门开始便不断咳嗽,刚才发出的两声也应该出自她之口。

  “如果你们不说的话,我不介意我的宠物再多两个肥料。”

  艾蒙德手杖点地,一瞬间出现了一只长着三颗头颅的凶犬,少女一下子吓得脸色苍白,少年也连续后腿了好几步,但看到她害怕又立刻毫不犹豫地挡在她面前。

  “……我叫莱安(Ryan),她是莉娜(Lena)。”

  或许是知道自己不是对手,莱安很明智地选择了暂时的屈服。

  “你们是兄妹?”

  他们沉默,但这也可以认为是默认,艾蒙德点了点头:“那么告诉我,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

  少年捏紧拳头不说话,床上的莉娜又咳了两下说道:“一层的沙发后有一个小洞,我们一直通过那里出去这间屋子。”

  “莉娜!”

  莱安着急地叫了少女的名字,似乎很气恼她做了多余的事。

  “哥哥,这件事本来就是我们的错。”

  莉娜说话的声音非常轻盈,仿佛用尽了力气也依然如此,莱安不敢再刺激她,只能闭口不言。

  “一直?也就是说你们已经在这里呆了很久?几个月?还是几年?”艾蒙德对于语言和文字一直非常敏感,所以他轻易抓住了这句话里的关键所在。

  “一年零三个月。”

  “除了你们还有没有别人在这里?”

  “没有。”

  按照波特所说,他应该每个月或者每隔几个月过来打扫一次,也就是说,这两个孩子至少十次躲开了波特的灵觉,而一直没有发现他们。

  他很快发现了问题,那个叫做莱安的少年,隐藏能力十分优秀,他的体能、心跳和温度都低于普遍水平,而且似乎是可以自由控制的,这几点直到现在才恢复正常。

  世上总有一些天赋异禀的人,但亲眼见到又是另一回事。

  不需要魔法就能降低自己的体能、心跳和温度,这是非常不错的能力,但也仅限于此,如果不做刺客的话,这样的能力似乎也没有什么用处。

  莱安知道每隔一两个月都有人准时来这里,所以只将一间客房据为己有,主卧室、厨房、客厅统统没有碰过分毫,甚至出门都是通过沙发后自己凿出的小洞。

  当然那个小洞原本就存在,他只不过把它扩大了几倍而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所见到的童话与小时候的不一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所见到的童话与小时候的不一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