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幕 被命运遗弃的女人
雏之浔2019-04-08 17:352,242

  Evil。3027〖罪恶历3027年〗

  山林间鸟语鸣叫,时近傍晚,也有晨间积累的露珠从叶上滴落。

  艾蒙德拄着棕色的手杖,一步一个脚印,在高山阔地间行进,四十多岁的他,而今华发已白,虽然体力仍然高盛,但也不可能一直处在高度劳动之中,像这种路途遥远的徒行,自然是能省一分力就省一分。

  好奇心和懒惰改变了人类的生活,从四肢爬行到双脚走路,他们在不断探索中获得了新生,于是就有了历史和国度。

  无限的追寻、观察、结论为世界增添了原来不存在却十分必要的东西。

  求索真相的途中,这已经是第二十五个年头,可是他仍然没有找到想要的那个东西,或者说……那个人。

  高山仰高,远水恒远,终点在哪里呢?一直没有结果,所以不久前他已经决定,翻过这座山就回去……回到那个曾经出发的起点——莫布拉城。

  叽叽叽叽……

  忽然吹过一阵轻风,抚得动叶,拂不了枝,小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林间鸟儿却不知为何惊起。

  一片秋叶障目,遮住了视线,下一秒落地时,前方的湖畔上多了一个女人。

  她怀中抱着一个婴儿,空出的另一只手拿着荷叶,然后将露水喂给孩子,一举一动无限轻柔,任何母亲对待自己的儿女也不过如此。

  她的侧脸上有淡淡的忧愁,轻轻皱着眉头,仿佛正在担心着什么,只是除了懵懂不知事的孩子,身边没有一个人,不能找谁帮忙,也没有办法商量对策。

  艾蒙德拥有一项特别的能力……看见生命。

  不是看见生命本身,毕竟这谁都做得到,只要有眼睛,而是可以看见生命的强度,不同强度的生命会表现出不同的颜色。

  比如说刚刚诞生婴童是青色,代表生命之初的脆弱,少年时为绿色,含青春初焕发之意,青年则为红色,那是生命开始蓬勃燃烧,如烈火般的颜色,到了中年就是橙色,红色淡化之后,橙色取而代之,成为那时生命的主色调。

  最后是晚年的灰色,生命力燃烧殆尽,炭火成灰,不复曾经。

  而艾蒙德看到女人是黑色的,浑体乌墨,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色彩,他同样很熟悉这种颜色……墓地里经常会看到这样的东西出来游荡,山林间也有,只是比之较少。

  不过那个孩子倒是纯正的青色,没有被黑色参入任何杂质,顿时觉得疑惑。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艾蒙德对着女人问道。

  “我被命运遗弃了,这孩子也是。”

  女人脸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愁容,似乎这世上没有什么值得她展起笑颜,久不沾色欲的艾蒙德忽然觉得,如果她笑起来,或许会很好看也说不定。

  “我曾超然世外,而今翻山越海,只想为这个孩子寻找一个安身之所。”

  她放下荷叶,轻轻摇了摇怀里的婴童,似乎想让他睡得更安稳些。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样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停留在山林湖畔间,这一点怎么看都值得奇怪。

  “我为什么在这里并不重要,也不必在意我的名字,只是我的时间不多了,却还有一件心愿仍完成。”

  “告诉我,说不定我可以帮你。”

  听见这句话的女人笑了笑,容颜美极,所谓的倾国倾城或许也不过如此。

  “此生无遗愿,唯独放不下这个孩子,你可以帮我安置他吗?哪怕交给一个乞丐也好,只要他能活着,我别无所求。”

  婴孩安静地睡着,根本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或许他还沉寂在自己的梦里,只想着摸到什么、闻到什么、看到什么。

  “我并不会照看孩子,如果你愿意信任我,我可以帮你送到一个能够养育他成人的家庭。”

  “谢谢,这样就足够了。”

  女人看着孩子,目光中的温情足以融化万年封冰,但她并没有表现出极度的不舍,不像平常的母亲,只是亲吻了一下孩子的额头,就将他交给艾蒙德。

  “这孩子的名字是什么?”

  他想了想,觉得不能就这么带走他,至少给留下一个名字,来日或许会有机会追根溯源,找到他出生的地方和家人。

  尽管可能最后什么都没发生,但作为一个念想也好。

  “就叫梅奥吧……”

  女人给出的只有名字,没有姓氏,就像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只想让他活着,然后长大而已。

  “有什么意义吗?”

  “没有特别的意义,名字只是一个代号,今后活出怎样的人生是他自己的事,我不需要管,也没有管教他的能力……况且我不是他的母亲,如果哪天他能够有所成就,会有女人发自内心为他高兴,不过那个人一定不会是我。”

  自嘲地笑了笑,女人垂下头,轻轻地舒展呼吸,吐出的白气化成淡淡烟雾消失,仿佛散溢在空气中的香兰。

  “你不是他的母亲,又为什么这么在意这个孩子?”

  “有些时候人做事是不需要理由的,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写一封信给长大以后的他,可惜时间并不愿意给我这次机会……”

  话语中无不充满着遗憾,她似乎非常在意这一点,明明不在乎孩子能不能活得很好,却又想倾述自己的情感,想让他知道自己这一刻的内心,这是怎样一种别扭的心情?

  “我的记忆力不错,几百个字应该没问题,如果你有什么想要传达的话,我可以帮你记下来,等他长大交给他。”

  面对这样的提议,女人却摇了摇头说:“曾经……不,以前的事都已经过去,知道得太多未必是好事,我不希望他继承那些烦恼,未来的经历会让他明白人生的道理,而时间会替我传达那些话,没有必要特意去做多余的事。”

  闭上眼睛,再呼出一口气,它携带着淡淡的白雾,逐渐散溢,女人的唇角仿佛有了一丝微笑,只是淡薄得几乎看不出来。

  清风流转,枝叶飘舞,郁郁葱烟如散落的花瓣,时而洒然,时而翻滚,昭示着时节的终始初末。

  当艾蒙德再看向女人所在的位置时,已经失去了她的踪迹,仿佛这个人的存在是上天一时的谎言,命运偶尔开的玩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所见到的童话与小时候的不一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所见到的童话与小时候的不一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