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幕 诸事将终
雏之浔2017-02-14 18:019,883

  天色渐暗,明明这个时间点还是下午,却仿佛黑夜降临,不见光亮。

  空气动荡不安,乌云摇摇欲坠,就在这片海域上,有一艘船正遭受海怪的纠缠,在狂风巨浪中一路飘摇,随时可能沉入海底,变成鱼虾们的食物。

  海蜇的触手不断接近大船,偶尔挥舞几下,便会对大船造成严重的伤害,恐惧的人不敢大声说话,甚至有人试图跳进海里逃命。

  “它好像盯上我们了。”莉娜喊道,她想躲起来,可是却发现硕大的甲板上竟然没有一个安全的地方。

  “那是当然了,因为我们离它最近,如果我是它,我也会选这艘船下手。”莱安解释说,他手上那些一把钢刀,本来这是用来防御海盗,没想到现在排上了用场。

  不过它似乎不太锋利,砍在触肢上只能造成不到刀面宽的伤害,对于海蜇王来说只是勉强破皮,甚至激不起它半点反应。

  “海水把它朝我们的方向冲过来的,我们也没办法,没想到海面动荡居然这么激烈,连它这么大的体型都受不了。”

  塞琳娜比较清楚,因为她一开始跳上船杆观察,看到了附近海域的情况。

  她每每切断大海蜇的触手,又会有新的触手出现,没有一只是细的,以海蜇王的体型,这样的触手要多少只就有多少只。

  塞琳娜吸引了大部分仇恨,五成以上的触手都是对她发起攻击,所以大家才可以支撑这么久,但这样也无济于事。

  “也就是说,这次的海底风暴跟它无关喽。”莱安连续被两只触手攻击,要不是他跑得快,现在已经变成了肉饼。

  “不一定,也许是它惹来的。”塞琳娜一直觉得这只海怪有问题,但是无从证实。

  “结果受难的还不是我们吗?”

  轰——

  又是它的触手落下,船身剧烈摇晃,好几个人差点掉进海里,所幸大家躲得快,没有击中人的身体,要不然一瞬间就能带走他们的生命。

  “啊!”

  莉娜吓了一跳,因为这一下没注意,巨大触手从她的鼻尖前掠过,差点没命。

  “什么时候了还说风凉话,你们没有反抗能力的人快点进船舱躲好,这里交给我们。”卡尔大声说。

  “你以为我不想吗?船舱的门早就坏掉了,而且是被那家伙彻底打烂的,我们现在被困在外面,根本进不去,而且里面也不安全,万一船沉了,我们怎么逃命?”莱安反驳道。

  虽然话很难听,但这已经是默认的事实,灾难面前,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没有人回去特意保护你,帮助你。

  如果不够幸运,下一秒丧命的人就是你。

  “风暴好像要来了,再这样下去很危险!”

  老水手大喊,也难得他还活着,要知道一开始冲出甲板的人里只剩下他还在,其余不是死掉,掉进海里,就是自己跳进海里,希望趁着海怪不注意的时候跑掉,结果大部分都成了它的食物。

  “喂,危险——”

  莉娜跟在莱安后面,忽然听见有人朝自己警告,接着就感觉自己被推开,一时没站稳,扑倒在地。

  只见推开自己后,卡尔正面迎上一只触手,被抽中心口,瞬间倒在船杆上,后脑勺更是重重磕了一下。

  “你没事吧?能站起来吗?”

  莉娜赶紧给他查看伤口,然后用肩扛住他的身体,躲到掩体后方,没有像普通女孩那样慌乱地微微颤抖,不知所措,结果错失了救人的最佳时机。

  “你们往后退,这里交给我。”

  塞琳娜一跃而起,脚踩海蜇王的触手做为支点,飞速向它的身体靠近,几只触手没有打中她,反而被当成接近它的踏板。

  但是这只大海蜇非常聪明,它没有给她接近自己的机会,直接将触手拍向水面,试图淹死她,就算没淹死,到了海里也是它的世界,没有人是它的对手。

  “可恶!”

  塞琳娜只能后退,顺手砍断一只触手,将海面上的两块浮木碎片作为支点,跳回甲板,无功而返。

  本以为事情陷入僵局,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

  忽然,海底出现银光,随后渐渐从一小块变成了整个海面的银色。

  轰——

  巨响声起的瞬间,一道银色光束破开水面,自海中飞射而出,从正中心穿透,海蜇王发出凄厉的惨叫。

  当银光消失,它身体中间出现了一个大洞,流出不明的液体,所有触肢都不再动弹。

  “海怪死了!太好了!”

  “得救了,感谢神明。”

  幸存者纷纷激动地大喊,庆幸自己劫后余生。

  “你们不要高兴得太早,去看看有没有人掉进海里,活着的都想办法捞上来,船舱里的人有没有受伤,一共死了多少人,还有赶紧找人看看船底下有没有漏水,如果有就赶快修,没办法修就所有人弃船!”塞琳娜喝道。

  听到她的声音,立刻有人去查探情况,因为塞琳娜说的非常有道理,现在还没有真正脱离危险,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高兴也不迟。

  “卡尔的伤怎么样?”塞琳娜发号施令完毕,赶紧过来问道。

  “没什么大碍,只是磕了一下,休息一会儿就好。”

  莉娜懂得许多药理,知道卡尔虽然流了很多血,但实际上伤得并不重,养几天就能出行无碍,不久后就可以痊愈。

  “那就好。”

  话音刚落,一柄银色长剑从高空落下,先是旋转几圈,然后锵地一声,插进了甲板的边缘。

  “哪来的剑?”

  这把剑刚好落到莱安附近,如果偏一点就可能要了他的命,不过幸好没有伤到谁。

  莱安伸手,想将这把装饰品一般漂亮的剑拔出来,却在碰到它的一瞬间,身体陷入了黑暗,周围什么都感觉不到,仿佛来到了一个没有光的世界。

  脚没有踩着实地的触感,想往前走却没有支点,好像一个荒凉的世界,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在这里。

  “莉娜?大家?你们在哪里?”

  莱安想这么喊,但张了张口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发现不止自己是哑巴,而且整个世界都失去了声音。

  下一秒,眼前明亮,他重新回到海上甲板,只见塞琳娜抓住了他的肩膀说:“不要碰它,你感觉不到那么深邃的魔力吗?”

  残留的魔力还包裹着剑身,虽然肉眼看不到,但是仔细感应就会发现面前的魔力波动十分剧烈,就像黑暗中的一盏灯一样明显。

  “深邃的魔力……”

  魔力散溢十分迅速,没过多久就消失殆尽。

  莱安的目光重新回到剑上:“这是怎么回事?”

  “恐怕是剑的意识入侵了你的精神,所以你暂时失去了对世界和身体的感应,时间一长你的大脑就会死掉。”塞琳娜解释道。

  她看见刚才就是这把剑消灭了棘手的大海蜇,然而对这把剑的来路却不甚清楚。

  “要怎么处理它才好?”莱安问。

  刚才真是很恐怖,仅仅皮肤的接触就让自己失去了意识,如果让它在自己身上割一下会怎样?他不敢再想下去。

  “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把它带走,我知道有人有办法可以处理好它。”

  塞琳娜拿了一块布将它包裹起来,准备带回克顿帝国。

  “船已经变成这样,我们要继续航行吗?”老水手询问道,原本他不应该来问她的意见,不过她刚才表现出的魄力让人无法忽略她,所以他下意识觉得她可以信任。

  “我记得距离这里不远有一个海岛,我们可以先去那里,不过具体位置要请教船上知道的人。”塞琳娜沉吟了一下,觉得继续前行的风险太大,接下来至少还有一个月的海程才到太阳港,如果不休整一番,中途沉船都不无可能。

  “那就这样办吧。”

  今天发生的事太过惊悚,几乎九死一生,目前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因此丧命,不过可以预料那个数字不会小,所有人心里都沉甸甸的。

  此时狂风大作,阴云密布,甲板上的气温莫名下降了好几度,现在已经有点寒冷,莉娜不自觉抱紧了双臂。

  一阵风吹过,她抬头仰望苍穹,只觉细末的雨水打湿了脸颊,仿佛天气变化的开始,是宣示暴风雨将至的预告。

  2

  水影映柳痕,波荡照粼光。

  在这被水包围的小镇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劳作,清晨出门,半晚归来,日复一日,这就是普通人的生活。

  一个人从小学习的技艺会影响他一生,所以从七八岁开始,家长便会考虑将自家孩子送去给哪位师傅当学徒,或者把自家传承的东西教授给他。

  比如,泽弗奈亚家的两位家长正在思虑艾米娅今后的问题。

  “艾米娅的年纪到了,你觉得她以后做点什么比较好?”

  尤杜拉心里有了几个选择,不过还是要考虑艾米娅父亲的意思,毕竟他才是一家之主,不问问他的意思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现在有点早吧,艾米娅的年纪会不会太小。她现在正是最爱玩的年纪,突然让她去做工会不会不适应?”

  泽弗奈亚皱了皱眉头,他觉得七岁的艾米娅还是太小,女孩子到十一二岁再考虑也不迟,不需要像男孩子一样看得那么紧,反正以后嫁人,主要还是依靠丈夫,没有几个家庭是女子当家的。

  “我觉得她年纪正好,就算现在不去,迟点也没关系,不如先考虑一下哪里合适,再把艾米娅叫出来,问问她的想法。”尤杜拉有自己的考虑,所以她并没有因为反对声音而改变自己的决定。

  “那就先问问她的想法吧。”

  这场辩论以泽弗奈亚的话为终点,落下了审判之锤,法官的判决是决定传召目击证人。

  正当尤杜拉去找艾米娅的时候,家里来了两个年轻的客人。

  “你们是玛格利特学院的人吧,我听说过你们,不知道今天过来有何贵干?”泽弗奈亚笑着问道。

  “请问艾米娅和您是什么关系?”年轻女人问。

  “我是她父亲。”

  “实不相瞒,我们今天是来找您女儿的,我们想邀请她进学院学习。”年轻男人解释说。

  “当然,在此之前我们需要经过您的同意。”

  这两个年轻人就是蒂娜和艾德文,不久前他们和梅奥、艾米娅见过面,并约定要带他们加入学院学习魔法。

  忽然,门外传来一声惊呼。

  “你们竟然真的来了?!”

  艾米娅本来在院子里待得好好的,尤杜拉却突然来找她,说什么以后的事,于是她跟着妈妈来到客厅,发现不久前遇见的两个人都在那里,而且跟父亲有说有笑,好像多年相熟的老朋友一样。

  “艾米娅,礼貌。”尤杜拉提醒说。

  “……客人,你们好,需要喝点什么吗?”

  艾米娅弱弱地说,在家人面前,她实在是提不起泼辣的劲头,如果是平时,她肯定会说:「你们渴吗?我家里红酒、果汁、咖啡都没有,只有白开水,不喝请出门左拐,好走不送,谢谢。」

  然而现在只能在心里想想,装装乖巧的女孩子,告诉自己,艾米娅是淑女,要可爱、听话、优雅,不能顶撞客人,要学会懂事。

  “不用麻烦,我们不渴。”艾德文摆了摆手,过来的时候喝了点东西,而且今天天气不会很热,所以他拒绝了艾米娅的好意。

  「算你们识相。」

  她眼底闪过一道精光。

  “我们的提议,您考虑得怎么样?”蒂娜转过头去问艾米娅的父亲泽弗奈亚。

  「提议?那是什么?难道计划着要把我卖掉?最近我的确有点得意忘形,虽然经常早出晚归,不过也不用对我这么过分吧!而且我本人可是在这里,当着我的面,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最近两天听到不少关于小孩子失踪的话题,所以她下意识这么想,实际上那是几个城镇外的事情,距离这里很远,跟她完全不搭边。

  “我想仔细考虑一下。”泽弗奈亚沉吟道。

  “你们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尤杜拉一肚子的疑问,她不知道自己才离开一会,自己的丈夫就跟别人商谈了什么事。

  “是这样的,这两位希望艾米娅去玛格利特学院学习,不过我还没有同意。”

  “玛格利特学院?”

  尤杜拉也知道这个学院,最近外面有人提到他们招生的事,不过她可没有同意让艾米娅去参加,应该是艾米娅擅自主张决定的。

  对于去学院学习,她并不反感,只是有的人学完以后很厉害,有的人最后却一事无成,两个可能性都有,而后者的几率显然更大一些,所以她更倾向于让艾米娅去学习纺织术,至少这样等于有了生存的技艺。

  “让她一个人去,我不放心。”尤杜拉说。

  “她不是一个人,还有一个小男孩跟她在一起,我们正打算去他家?”蒂娜解释道,这也是她下一步的打算,只要召集这两个孩子,她的任务就算圆满完成,最迟后天就能回学院交差。

  “我想你说的是梅奥吧。”艾米娅补充。

  “艾米娅的意见呢?”

  “我怎么样都无所谓,话说学院有趣吗?”

  其实这才是她想问的,每天都在小镇里玩,跟同样的孩子做没差别的事,其实她早就腻歪了,如果换个地方玩也不错,就是不知道那什么学院怎么样。

  “当然有趣,看过之后你会喜欢上那里的。”艾德文回答说:“就算不学魔法,学习一些其他的知识也能受用一生,而且你们可以随时去学院看望孩子。”

  后一句是劝告泽弗奈亚和尤杜拉的话。

  “如果同意的话,就请签下这份同意书。”蒂娜适时拿出一张契约。

  契约的内容很简单,签约之后,契约对象由学院照顾,并教授其知识和技能,学习期间为学院赚取足够的积分才能顺利毕业。

  也就是说,积分等同于学费,父母给孩子的食宿费以及零花钱和学院无关。

  时间则是三个阶段,分别为十二岁之前和两个四年制,越到后面的阶段就接受越高深的知识,任意一个阶段完成,并且清空积分,就能离开。

  结果事情非常顺利,艾米娅的父母商量之后同意艾米娅去学院试读几年,如果效果不错就允许她继续深造,前提是她真的学到了知识,并且是有用的知识。

  梅奥的父母听说艾米娅家人同意她去学院读书,也就答应了蒂娜和艾德文的邀请,毕竟他们自己没办法教孩子什么,能学到东西也不错,而且两个人一起还有个伴儿,不至于太孤单。

  3

  咴咴——

  通商往来的大路上,一匹马发出疲惫的嘶叫,只见它身后的大马车在颠簸中行进,缓慢而有节奏,直叫人沉沉欲睡。

  车里有七个孩子,加上马夫在内有三个大人,其中两个比较年轻,至少要两匹马才拉得动,不过路途遥远,后厢又比较重,为了让马儿不太疲劳,所以车前驭着三匹马。

  车内没人说话,大家都很劳累,车轮转动发出咕噜咕噜声是旅途中唯一的伴奏曲。

  这已经是第三天。

  第一天大家都很兴奋,因为马上就要到新的地方,所以收不住嘴,第二天会说说旅途中看到的、听到的奇事,等到今天,所有人都没了兴致,只想着快点到目的地,好好休息一下。

  “好无聊,早知道就不来了。”艾米娅打了个哈欠。

  她保持蹲坐的姿势已经过了几个小时,不仅膝盖觉得累,臀部也是麻麻的,肩膀和脖子有一点酸楚感,精神又困倦,好几次想睡都被马车给颠醒。

  “谁知道坐马车这么麻烦?不过都已经上来了就坐到最后吧,总不能怪人家事先没跟你讲清楚吧。”

  梅奥看得比较开,他自觉是陪艾米娅过来的,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就没有再回头的打算。

  “梅奥,都怪你去玩什么选球的游戏,要不然我们用得着坐在这破马车上无聊到发臭吗?”艾米娅指着梅奥说了一通,然后哼地一声,转过头去。

  “什么,不是你先玩的吗?而且要跟我比的人也是你吧!”梅奥据理力争,十分不服气艾米娅的话。

  “你一说这个我就来气,别忘了你还欠我三个问题,上次被你跑掉,算你一个都没答上来,除非你认输,否则我不会原谅你的!”艾米娅突然站起来,愤怒地大叫。

  “我没欠你任何东西,什么三个问题,明明是你忘了问,这种事情能怪我吗?”梅奥耸耸肩,表示问题不是出在自己身上。

  “那你把小人还给我。”

  艾米娅一直很在意蒂娜给的那个小水晶人,它栩栩如生,几乎是和自己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她根本不相信世界上居然有这么真实的东西。

  因为水晶人长着自己的模样,所以她不止向梅奥讨要过一次,不过梅奥一直不给,并声称这是自己努力得来的东西,两个人僵持了好几天。

  “我的东西凭什么给你?”类似的话,梅奥说过十遍。

  “你居然说那是你的东西,我……我要跟你决斗!”艾米娅的脸蛋通红如苹果,仿佛可以拧出水来。

  这是她生气时的特有表情,极少出现,梅奥也是第一次见。

  “能不能不要吵了,这样大家都难受。”旁边一个小孩不耐烦道。

  “你闭嘴!”

  “你闭嘴!”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

  看到自己和对方说一样的话,两个人相互一哼,各自别过头。

  “居然不敢愿赌服输,说话不算数,你是男人吗,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艾米娅咬牙切齿地说。

  她感觉自己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置气过,而且还是对一个比自己小的孩子,唯独这个不能接受,她什么时候智商被贬低到这种程度?

  “正因为是男人,所以我没输。”梅奥脸上带着一点骄傲,似乎对他来说,被一个比自己大的女孩称之为男人是件很光荣的事。

  “什么鬼逻辑?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真羡慕你们关系这么好。”艾德文哈哈大笑。

  “不要开这么过分的玩笑,我跟这家伙一点关系都没有。”艾米娅受不了别人指手画脚,特别是往她头上冠以莫须有的关系,忍耐的每一秒都是她对自己的耻辱。

  “马上就到主城了,忍耐一下吧。”蒂娜提醒说。

  经过一番吵闹,车厢内安静得可怕,甚至呼吸声都小了很多,只有车马颠簸和脚蹄踏地的声音一如往常。

  这样的气氛非常压抑,好像车里都是上刑场的犯人一样,没有一点年少的生机。

  “真是怕了你们了,最后一段路,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吧。”蒂娜可不希望自己带到学院的是一堆木头人,所以她决定想办法让他们好好打发时间,免得到时候说自己待他们不好。

  听到蒂娜的话,有几个孩子的耳朵竖了起来。

  “有一种病叫做魔力感应混乱症,也就是说,患了魔力感应混乱症的人,感应到的魔力是混乱的,这是神经的错觉,目前没有办法治疗。”

  “如果对魔力不敏感的话,这个病症也无所谓,最多不能学习魔法而已,世界不只有魔法,还有很多其他美好的东西,人总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做为活下去的依托,但是对于一个能够察觉到超细微魔力的天才来说,这将是一生的折磨。”

  “世界上无处不存在魔力,所以得了这种病症的人除了睡觉的时候,任何时间都要在混乱中度过,我们的世界充满色彩,而他所看见的世界是蓝色的,那是代表风和空气的颜色,绝对残忍的蓝色。”

  “那个得了混乱症的男人,从小对女儿抱有很大的期望,忍着无时无刻不存在的痛苦教她魔法,希望她继承自己的遗愿,成为一名优秀的魔法师。”

  “最后,他成了一个疯子。”

  “那个人就是我的父亲。”说到这里故事结束,蒂娜的眼角有一点湿润。

  有些东西只有失去以后才会被发现,而不会失去的东西不值得人去珍惜。

  她闭上眼睛,尽量不让别人看见自己懦弱的模样,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眼里只剩下旁观者般的清明。

  “所以你们要好好珍惜现在的一切,知道吗?”

  这句话是特别讲给艾米娅和梅奥听的。

  早在故事结束之前,车马就已经驶入主城,现在正好到了最繁华的街段,蒂娜忽然跳下马车,朝魔法公会走去。

  “蒂娜,你去哪里?”艾德文急忙伸出头,看到的是她的背影。

  “麻烦你带他们回学院交接工作,我有事离开一下。”

  “你想抛下我吗?要接任务的话,晚一点也不迟。”艾德文喊道。

  他看到她朝魔法公会的方向过去,就知道她想做点什么事,但是蒂娜离开以后他脱不开身,至少得安置好这些孩子,恐怕小半天时间都不够用。

  “拜托喽。”

  蒂娜没有回答多余的话,她这时的心情也不容许她说太多,因为那样只会让她更难受,反正工作已经结束,到了这里没有危险,正好出来散散心。

  就在她朝着后方摆手的时候,一个茶色长发的少女与她擦肩而过。

  看她离开的方向,似乎刚从魔法公会里出来……

  4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注意到她,茶色头发不是很罕见,衣服上也没有特别的标记,至于她的脸,三秒之后就被蒂娜忘得一干二净,或许是因为她路过自己身边而已。

  不过无所谓,反正只是无关紧要的人。

  这么想着,蒂娜走进了魔法公会的大门。

  奥尔拉大陆任何一个有人类存在的地方,就有魔法公会,它属于全大陆共有的组织,类似第一大陆的勇者同盟、第四大陆的佣兵公会和第七大陆的骑士公会。

  魔法公会之间并不存在属从关系,但它相互承认对方的存在,它的存在本身是为了消除地区间的交流障碍而设立的,只是它没有资格管理任何不隶属它的魔法师。

  理论上来说,只要是王国认证的魔法师就可以创建魔法公会。

  魔法公会里可以购买魔法道具、魔法材料、炼金图纸、获取消息、委托和接取任务,几乎所有魔法师都会在里面注册一个身份。

  不过一般只有主城级别的魔法公会比较权威,次一级的乡镇会因为魔法师不足或者设施建备不足,导致功能不齐全。

  “今天有什么特别的任务吗?”蒂娜问道。

  前台的侍者是一位年轻女孩。

  “你来得真巧,最近的任务量很少,不过刚刚有人发布任务,还没来得及公布。”

  侍者拿出一本厚厚的任务记录,一般来说,接取任务都要去公告栏上找,不过也有一些来不及发布的任务在上公告栏之前就被人接取,也有指定某人接受任务的委托和常年无人完成的委托,总之,各种各样。

  比如刚刚委托的任务要先分级,然后写成图纸,明示酬金和其他信息,最多不超过一刻钟就会贴上公告栏,所以赶上这个时间段,她还是很幸运的。

  “给我看看,还有最近一周的任务也要。”

  侍者找到最新记录,然后翻转厚书本,送到蒂娜面前。

  一开始只是一些猎杀动物和低阶魔兽的工作,之后就是寻找草药、丢失宠物的委托,还有两份护卫工作,不过都已经失效,毕竟依靠这些东西养活家人的人很多。

  任务简单,但报酬偏高的工作用不了几分钟就会被接取,晚一点的人只能吃剩菜残羹。

  看了几页都没有特别新奇的东西,翻到最后一页,全新笔迹的两个任务吸引了她的注意。

  No。53842,寻求治疗失声的药剂。

  要求帮助一位失去声音的患者恢复说话的能力,或者一瓶治疗哑病的药剂,酬金:十枚金币。

  No。53843,救活不知名的花。

  现有一朵枯萎的花需要救助,要求至少是了解植物的炼金术师,酬金:十枚金币。

  至于发布者则是同一个人。

  “什么啊,怎么会有这么古怪的委托?”蒂娜噗地一声,忍不住笑出声。

  她真是第一次看见有人发布救助植物的委托,真不知道有什么植物值的费十个金币去救活。

  “现在估计就是这个任务最奇怪,不过要求治病的委托倒是每个月都有,蒂娜有兴趣吗?”年轻的侍者认识蒂娜,不过也仅限于认识,没有过深的交情,最多交换姓名,收交任务的时候能说上两句话。

  “它的委托人是谁?”蒂娜问。

  “好像叫维尔莉特,一个茶色头发的女孩子,跟你的年龄差不多大,身上有一股酒味,不过我看她似乎没有喝酒,应该是从事跟酒有关的工作。”女侍者翻了翻记录,然后回忆说。

  因为那个委托人才离开不久,所以她才能这么详细地说出各种细节。

  “帮我把它们接下来吧。”蒂娜发现自己的心情比刚才好了很多。

  “两个都是?”女侍者重复确认了一下。

  “嗯,反正是同一个人发布的,不需要麻烦跑好几趟,而且我也想认识一下发布这样任务的,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蒂娜这个时候几乎已经确定,刚才魔法公会大门前和自己擦身而过的那个人,就是这个任务的发布者。

  “好的,那你稍等一下。”

  侍者开始修改记录和发布任务。

  魔法公会干净整洁,虽然没有过多的装饰品,但是看起来非常舒心,至少不像酒馆,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它分为上下两层,仅仅站在大厅,目测到的就有十几个房间,它们分别是售卖其他物品、交换信息、上缴任务物品的场所,一般情况下禁止进入。

  正当蒂娜无聊地四顾盼望时,忽然听见了几个无所顾忌的议论声。

  “你们看到刚才那个女孩没有,茶色头发的那个,其实她已经三十岁了。”双臂粗壮的佣兵说道。

  “真的假的?!我看她很年轻,而且这么漂亮,最多十八岁。”

  下巴尖锐的瘦个子不太同意同伴的看法,他刚才仔细观察了那个女孩,脸蛋和胸臀丰硕,身材细致,绝对不可能超过二十五岁。

  “你是不知道,那个女人其实是一个老巫婆,茶色头发是她的诅咒,因为吃了很多男人的精气,所以她才看起来这么年轻,实际上她衣服下面的皮肤干瘪,就像干尸一样。”那个佣兵继续说道。

  “别听他的,上次我明明听说是五十岁。”第三个同伴觉得第一个佣兵说的不对。

  “喂!你们为什么在背后说别人的坏话?”这时忽然插入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只见蒂娜的手按在桌上,啪地一声,三个佣兵吓了一跳。

  “小丫头,大爷说话跟你什么关系?!快滚开,要不然,嗯——”

  壮汉突然觉得这个小妞的脸蛋不错,身材也很好,如果不跟她发生点什么,那真是非常遗憾。

  “要不然怎么样?!”

  佣兵还没反应过来,蒂娜的一拳已经印上他的左眼,瞬间紫漆一片。

  三个人没料到一个娇弱的女孩子会这么凶悍,第一个照面吃了个小亏,再想反击的时候,才站起来就被她手中撒出的粉末扑面,眼睛热辣,倒在地上鬼哭狼嚎。

  虽然这只是她自制的辣椒粉,不过实战效果非常不错。

  “哼!三个大男人居然想欺负女人,活该!”

  蒂娜拍拍手,回头接过侍者写好的任务书,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魔法公会,至于后续会发生什么,却不是她会关心的事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所见到的童话与小时候的不一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所见到的童话与小时候的不一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