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幕 王室
雏之浔2017-02-14 18:013,069

  圣祭礼之时,在近百万民众前现身,国王亲自宣布她回归的消息,然后在战台之前与国王对答,塞琳娜的身份已经为众所知,作为最小王子的丹尼尔更是清楚到厌烦。

  据说自己四岁的时候和她见过一面,不过这么小的事情怎么可能记得?

  而且她离开了十二年,丹尼尔和她一直都只是只闻其名,不知其人的陌生人,所以今天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面。

  “你没有资格让我的骑士为你下跪。”

  她是这么说的。

  这也是第一次见面的第一句非正式交谈。

  “是他犯错,自己下跪乞求,所以我想给他一点记忆,让他时刻铭记自己的身份……”

  丹尼尔正想辩解,却发现自己的脚还踩在他身上,赶紧收了回来。

  “那你也不应该如此失态,简直有失王室的风仪!”塞琳娜训戒道。

  “我……”

  丹尼尔的脸一下子涨红。

  回想一下,他刚才的行为的确是下等贵族作风,自以为尊贵崇高,却做出了以往自己不耻的事,这与他一向的习惯和从小到大接受的礼仪不相符。

  这一切是谁造成的?

  他自己承担一部分责任,但最大责任属于那个叫做卡尔的人!

  想到这里,他咬牙切齿:

  “不过是一个奴仆而已,凭什么……”

  “我不认同你这番话,他是我的骑士,并非奴隶,不过既然他在你眼里只是一个奴仆,你又为什么跟他过不去?你是王子,难道没有在圣祭礼上现身就失去王室的尊严,你的孤傲呢!”塞琳娜质问道。

  虽然卡尔的剑技有待加强,但做为她认同的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骑士,他绝不是什么奴隶可以比拟的。

  “骑士再厉害还不是听命于王室?而且我没见过这么狼狈的骑士。”

  “他是为了救人而受伤的,我亲眼所见,不论从哪个方面讲都值得赞誉,因此不能在圣祭礼上出场也是我的遗憾,你对他有什么意见吗?丹尼尔。”

  “没有……薇薇安皇姐。”丹尼尔低垂着头,看不出他的表情。

  王室的教育中有一项是喜怒不形于色,因为善于看人脸色的人很多,而王族不能轻易把自己的喜好表露于人,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这一点丹尼尔做得不够好,但他已经察觉,所以用低头的方式掩饰自己的喜恶。

  目送丹尼尔离开,塞琳娜将视线转向卡尔:“走吧,宴会还没有结束。”

  “你怎么突然过来?不需要应付那些贵族吗?今天你可是主角。”

  卡尔从地上站起来,掸掸裤脚,他倒是没有受什么伤,小王子虽然有武技在身,却没有下重手,更不可能跟之前遇见的那只海怪相比。

  “刚才有好几位侯爵问我关于你的事,所以我就顺便过来看看,没想到会遇见丹尼尔,”

  塞琳娜穿着轻铠,祭礼结束之后并没有换掉,因为轻铠并不碍事,而且穿起来更有参加圣祭礼的感觉。

  现在看来,轻铠除了护住最要紧的几处要害之外,大部分身体裸露在外,一眼望去就可以看到许多光洁的皮肤,没有头盔,手臂上更是只有一件护腕,简洁却强大,真正敢用它去战斗的人非实力超群者不可。

  “这里和弗吉尼亚不一样,和勇者同盟也不一样,有很多不必要却为了利益的争端冲突,也可能有人因为你想不到的理由陷害任何一个毫不相关的人,你明白吗?”

  她沉吟着闭上眼睛,然后去正视卡尔,其实这些话在来之前就应该告诉他,只不过没有合适的机会,现在看来还不晚。

  如果因为害怕危险就退缩,那是懦夫的行为,卡尔自认不是。

  只见他扬了扬手臂上的肌肉:“小看我吗?我可是从接受那个契约开始,就已经有所觉悟,如果连这点困难都克服不了,我又有什么资格站在你身边?”

  那些伤痕有新的,也有旧的,现在展现反而增添了一分色彩,对于女人来说是魔鬼的东西,对于男人来说却是无与伦比的功勋章。

  塞琳娜的手抚上它,那里刚刚被丹尼尔踏伤,看起来问题不大,小伤口一天就能结痂,三四天即可痊愈。

  “今后还会发生很多类似的试探,你要学会自己解决才是。”

  “嗯……啊……”

  卡尔惊讶地说不出话,认识塞琳娜以来,她展现的都是独立自主的一面,何曾如此呵护地对待一件东西?

  他最初以为她很强大,不论外表、内心,还是实力,然而现在看来有些事情似乎不宜那么果断。

  丹尼尔小王子在回去的路上遇见了一位客人,不,说是客人或许太给面子,像这种不管去哪里都披着一件黑袍,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胆小鬼,就应该呆在阴暗的角落里,以黑暗的心态看着一切。

  大庭广众之下掩饰自己的面容当然容易引人注意,但如果穿的是隐身斗篷却有些不一样,至少普通人不会注意到他们的存在,也能瞒过大部分卫兵,但有些区域却无法踏足,比如王宫。

  他们担不起客人的身份,也没有这个资格,勉强算是传话筒吧。

  顾名思义,因为这个人代表的不是自己的声音,甚至可以说他们没有声音,就像是能说话的哑巴。

  “你到底想说什么?特定让本王子准备这样一个安静的房间,如果没有我感兴趣的东西,我可饶不了你。”丹尼尔不高兴地说。

  看在两块稀有宝石的份上,他可以听听这个人想讲些什么,但这个人若给不了他满意的答案,丹尼尔会按照自己说过的话行事。

  “主人要求我传达关于大公主的事情,不知道丹尼尔小王子有没有这方面的意向?”驼背的黑袍人搓搓手,笑呵呵地说。

  “继续说下去。”

  听得出来这个声音是饶有兴趣。

  “薇薇安·菲洛米娜·辛普森,虽然和您是同姓,但却只是表亲,她不过死去大帝的女儿,母亲更是在临盆时身亡,一个无父无母的公主有什么资格站在您的头上?”他瞧了瞧丹尼尔的脸色,什么都看不出,于是继续抛出重磅炸弹。

  “凭借您国王亲子的身份,不论神佑将军之职,还是西南三省都应该属于您才对,况且我的主人愿意辅佐您,甚至助您取得……王权。”

  丹尼尔鼓鼓掌,然后笑了笑:“好主意,如果我成了国王,一定分封你的主人为大公爵,再给五省之地作为领土,你觉得如何?”

  大公爵为国王之下的最高权职者,原本现任国王就是大公爵,但自从上任大帝逝世,大公爵之位已经暂且空置。

  大公爵的上限为三位,不过如今暂时没有有资格担当的人,毕竟大公爵代表的不仅是权利,还有分封的一省领地,要知道整个帝国也只有三十七省疆土而已。

  除非是名誉大公爵。

  “这是自然……啊啊啊!”

  这是极好的条件,他喜出望外,如果再确认是真的,就可以跟主人交差,但话还没说完,黑袍人忽然捂住手臂倒地痛呼。

  原来他的右臂已经齐根而断,血染一地。

  “上代大帝不是你们可以诋毁的。”丹尼尔冷哼道,他作为王室,自然有属于王之子的骄傲,任何事情就算要做,也不需要这种脸都不敢露的人协助。

  “我等王室气度,大帝血脉,岂是汝卑微之人可以揣度?!竟然小看本王子,小看帝国!该死,来人,将他斩首,头颅挂于市井供民众观光,警示所有不轨之徒!”

  话音刚落,后边的护卫匆匆忙忙跑了过来:“王子殿下,如今正值圣祭礼,陛下大赦全国,这样做或许不合适。”

  丹尼尔沉吟了一会,改口道:“那就杀掉,秘密掩埋,没有人敢追查他的下落。”

  身为王子,他是最不能容忍有人对王室下手的人之一,如果有一有二,将来就有三和四,这些挡得住,五六七八九又该怎么办?

  要知道他是王室中最重要的成员之一,必定不能放任这种祸事从自己诞生。

  护卫继续问:“那他背后的那个人怎么办?”

  “暗中查探,如果没有线索就不必理会,这个人来得很隐蔽,恐怕身份方面也下了不少功夫,找到立刻禀报,如果找不到,那就把这个人伪装成盗贼夺宝不成被杀,一定要把他的脸和身上的斗篷让人看到。”

  这代表警告,相信很多人看到以后会选择明智地退缩,如果某些人执迷不悟,丹尼尔会让那些人知道跟王室作对的下场。

  “是。”

  护卫退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所见到的童话与小时候的不一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所见到的童话与小时候的不一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