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幕 国王的盛宴
雏之浔2018-03-22 12:462,766

  克顿帝国,王都拉曼城。

  当十二道钟声响起,迟到了四个月的最大盛会终于如愿举行。

  无数民众涌向帝都大广场,将那里重重包围,原本号称可以容纳十万人的超级广场,眨眼间拥挤不堪。

  因为近五十年以来,代表全大陆最高盛况的十二道钟声只有新王登基、帝国攻破泰德大陆最后一个国家的都城以及二十年一届圣祭礼才有此殊荣。

  今天注定是特殊的一天,至于特殊的理由,将会在国王宣言时告知所有民众。

  当然,这里指的是不知情的民众,其实王女归来的消息早已在商贩农民的口口相传里传遍了整个帝都,所以这次的圣祭礼才会盛况空前。

  嘟嘟嘟——

  声音沉甸,悠长有序,两排长长的巨号兵吹响号角,这不是战争的预告,而是代表礼祭开始的乐章。

  国王登上战台,身穿铁甲,手握的不是代表王权的至高权杖,而是杀敌嗜血的利矛。

  这正是圣祭礼延续了千年的传统。

  曾经有一个国家被逼至濒临灭绝的地步,远无援国,近有强敌,外忧恶邻,内患腐蛀,敌军所到之处领主贵胄举旗投诚,战争到了最后只剩下一座王都,没有人愿意坚守这个国家和懦弱的王室。

  正当敌军破国之际,有一个人登上战台,高举染血的铁矛,唤回了老兵们在过去时代的不屈战意,一举将敌军驱逐,并最终击溃了强敌。

  那就是如今扬威外海的克顿帝国前身——冈特公国。

  如今再次重演那个时代的画面,场景的影响和故事的传颂,不禁令广场上的民众热血燃烧,万人呼声高过山海。

  “吾兄王之女薇薇安·菲洛米娜·辛普森,今日归来。”

  随着国王声音落下,全场霎时从喧闹专为寂静,无数人分开一条甬道,只见一人骑白色健马徐徐而来。

  她身着轻铠,腰佩长剑,长发不同以往地束起,眉如剑柳,英姿飒爽,目光如炬地专注着正前方。

  路途过半后,塞琳娜翻身下马,一步一步走到战台前,然后单膝跪地,以拳护心,做出了代表忠诚的正礼。

  “薇薇安·菲洛米娜·辛普森,你可愿为帝国拔剑,为帝国挺身,为帝国除恶,为帝国斩尽一切来犯之敌?”国王代表帝国和帝国万民提问道。

  “我愿守护帝国,力尽所能保护王的子民,保护这个国家,为帝国安危流尽最后一滴血!”

  这是塞琳娜的回答,也是身为骑士唯一的答案,任何人在决定成为一名骑士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随时为国而战的准备。

  “她以帝国大公主之尊,双十芳龄,成就神殿大骑士职阶,也是六百年来最年轻、获得最高称号及荣耀的女子。”

  “鉴于她在修行十二年间建立的无数功勋,传颂我帝国雄威,本王授予其神佑将军之职,统帅西南三省。”

  “值此普天同庆之日,全国大赦,轻罪者全部释放,重罪者轻判降刑,死刑犯减罪。”

  战台上,王的宣言和每一个动作都历历在目,经过魔法道具加持的声音响遍了整个会场,一直压抑的安静在这一刹那全部释放。

  国王万岁,帝国万岁——

  国王万岁,帝国万岁——

  民众的呼声一重高过一重,如海浪般翻滚,滔滔不绝。

  在近百万双眼睛的关注下,国王高举战矛,锋锐的利器在阳光下格外耀眼,而更烁目的是这一场景在帝国人心中蕴含的深刻意义。

  “我宣布……”

  “盛宴开始。”

  国王宣言声落下的瞬间,欢呼声如雀跃般潮涨,比起之前更盛数倍。

  这是国王的盛宴,是万民的盛宴,更是整个帝国的盛宴。

  “这就是统治一个大陆的最强帝国吗……”

  卡尔站在广场的某一个角落,亲眼目睹这一盛况,内心的震撼无法形容。

  在这个消息普及速度不迅疾的时代,大部分消息都难以传递到极远的地方。

  一般人对其他大陆的了解大多会落后几年,边远小镇则更是至少十几年,除非是像今天这样举国盛会,会提前几个月通知地方,甚至提前一两年。

  有很多无法短时间内接收到消息的地方,只能通过二十年、二十年地预测时间来确定下一次圣祭礼是什么时候开始,但即便这样也无法打消民众们的热情。

  “无法言喻的感觉让人热血沸腾,你是这样想的吗?”

  正当卡尔看得入迷时,边上忽然传来这样一道声音,只见一个穿着华丽正装的少年出现在他的身后,那特殊的服侍只有王室成员才有资格在这么重要的场合穿戴。

  “你就是薇薇安带回来的骑士?所有人都狂欢的时间,你为什么呆在这么僻静的角落里,是被她的冷落了吗?还是说你本来就什么都不是?”

  说到最后,少年的声音冷漠得令人发指,一开始的笑容转眼间荡然无存。

  “你是谁?”

  “我是你没资格仰望的人。”

  一句话迅速接了上去,好像这个少年知道别人会这么问一样,丝毫不友好地回答,甚至话语中还带着强烈的鄙视和谴责之意。

  “按照礼数,刚才应该有一个上场牵马的骑士,不过薇薇安拒绝了任何人为她牵马,本来听说她带回一个骑士,于是我废了好大一番功夫打听你这种卑微的存在,没想到你连为薇薇安牵马的资格都没有,而且这么狼狈,真让我失望。”

  少年说完转身,一脸不屑,他指的狼狈自然是卡尔被绷带缠满的上半身。

  这原本是归途是遭遇海怪,而后救莉娜时受的伤,主要是肋骨和肺部出了点问题,其他大多都是皮外伤,丑是丑了点,但胜在实用,现在却成了他被攻讦的籍口。

  “虽然不知道你什么身份,但我这个状态是不能上场的,我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而她不愿意让人牵马也未必是因为我的理由,另外,薇薇安的名字不是你可以随便叫的。”卡尔反驳道。

  既然决定成为塞琳娜的骑士,又怎么能忍受她在自己面前受到别人的侮辱,任何人都不行!

  “啊,你说什么?”少年好像听到了什么很卑劣的玩笑,怒意顿生。

  “你才多大?看起来不过十六岁而已,我不知道你是谁,或许是重要的王室成员,甚至是某一位王子,但整个帝国除了国王陛下之外,没有任何一个身份高于她的人,并且她年长于你,请你以后无论如何在提她的名字时都要加上殿下、公主或者刚刚公布的将军后缀。”

  “你住口,卑微的蝼蚁有什么资格斥责我,跪下认错,乞求本王子的宽恕,否则要不然我丹尼尔·辛普森(DanielSimpson)会让你知道为什么我如此高贵,而你只是卑微的奴仆!”丹尼尔勃然大怒。

  似乎作为王子的他,生来还未经历过如此侮辱,这简直是他的一生之耻。

  卡尔抿了抿唇,单膝跪地,并低头一言不发。

  “哈哈哈哈,还以为你是多有骨气的一个人呢?再张狂也不是要拜倒在我的脚下,没想到薇薇安的骑士是个懦夫,笑死我了。”

  如此转变让见惯各种场面的王子殿下都愣了愣,紧接着就是发自内心的嗤笑和嘲讽。

  随后丹尼尔一脚朝他头部踢去,却被卡尔的手臂格挡。

  “王子殿下,请你自重……”

  “你说什么,既然跪下了为什么还要装作矜持?不该让我把这口气出完吗?你这个骑士还真不称职。”丹尼尔一边扭动鞋底,让鞋印烙上卡尔的伤痕,一边讽刺地说。

  “且慢。”

  忽然,远处传来一道声音。

  “你没有资格让我的骑士为你下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所见到的童话与小时候的不一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所见到的童话与小时候的不一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