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幕 沉默女孩
雏之浔2017-02-14 18:012,625

  玛格利特学院,无年级新生接待处。

  标识牌上写着几个大大的字,表明这里是学院特设用于每年接待新生的场所。

  “这么说来,你们不愿意和她一个房间吗?”

  另一边的三个小女孩纷纷摇头,她们手牵在一起,显然是一个小团体,而角落里的那个女孩显得非常沉默,从刚才开始没说过一句话,对于别人的拒绝也只是低着头不言不语。

  本来不是她想跟谁一个房间,只是学院的老师想节省一个房间,不过另外几个孩子不同意而已,不能怪她。

  但是这样一来,其他人看她的眼神里就有了一点异样。

  “凭什么让她跟我们一个房间,我们这样很好,拜托不要把不相关的人安排到我们这边。”

  “是啊,我们很困扰的。”

  “而且你们看,她也不是很愿意。”

  三个女孩轮流拒绝,一致抵制导师将任何人插进她们的房间。

  本来一个房间是准备给四个孩子居住的,至少在一年级之前是这样,一年级会变成一个人或者两个人一个单间,主要跟不同人的选择和每日耗费积分有关。

  “……”

  被拒绝的斯嘉丽一直沉默,虽然她的位置很尴尬,但她却没有为自己辩解的打算。

  恰逢这时,艾德文四个人到了这里。

  “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这几个孩子不愿意住在一个房间,我们正在做她们的心理工作。”一个年龄和艾德文差不多大的青年说道。

  艾德文和蒂娜带回来七个孩子,现在四个男孩站在一起,显然正好一个房间,斯嘉丽一个人呆在角落,雷奥和艾米娅则还没有分配。

  “这样吧,让那三个孩子在一起,斯嘉丽(Scarlett)和艾米娅一个房间,怎么样?”蒂娜提议道。

  “我同意。”

  “可以。”

  “不反对。”

  三个女孩分别点头同意。

  艾德文将视线转向角落里的那个女孩:“斯嘉丽怎么想的?”

  “我怎么样都好,只要有房子住,一个人没问题,两个人也可以。”斯嘉丽说话小声,但却莫名地清晰,那声音仿佛缭绕在耳畔,久久不散。

  回想一下,这似乎是她这几天以来说的第一句话。

  艾米娅回忆起来,学院前大家下车之后散得很开,只有她一个人站在艾德文旁边,几乎没挪过脚步,而且路途上也是她最沉默。

  “那我呢?”雷奥忽然问道。

  他刚刚看了面前的阵容:同行的四个小男孩在一起,艾米娅和斯嘉丽一个房间,初次见面的三个女孩属于同一队伍,只有自己是单身。

  “你就勉为其难一个人吧。”艾米娅偷笑。

  “怎么能这样……”

  “男子汉应该有担当一点。”蒂娜拍拍雷奥的肩膀,安慰他说。

  “我才五岁……”

  “男人的骨气是天生的,不论五岁,还是五十岁,我们都应该用肩膀扛起她们不能承受的重量。”艾德文也搭住他的肩,声情并茂地说。

  “……”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斯嘉丽突然走到雷奥面前:“请多关照。”

  “哦……哦……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雷奥挠挠头,不明所以,可是斯嘉丽已经走出了无年级新生接待处。

  “雷奥!你是不是对斯嘉丽做过什么?”艾米娅忽然在他耳边「小声」地说。

  “怎么可能!今天之前我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

  “真的?”她半信半疑地说。

  “当然是真的,就算是假的跟你又有什么关系?”雷奥非常笃定地说。

  “我比你大,当然要替舅舅好好看着你,成年之前别想接触那些**的东西。”

  艾米娅双手抱胸,视线平行,刚好看到雷奥的头,这个动作几乎等于强调自己大两岁的事实。

  “切。”

  几件事在一阵吵吵闹闹声中结束,很快预备生们被带到各自的新房间,艾德文和蒂娜也从琐事的繁杂之中得以挣脱。

  繁叶若碧,树林成阴,这是学院小路上的风景。

  每每轻风拂过,总有一片片绿叶随之而动,呼吸它们带来的新鲜空气,仿若身处仙境。

  如此秀美的景色,若非人迹罕至的深山,也就只有类似玛格利特学院的集灵之地才会拥有。

  此刻恰巧有一男一女经过,他们都处于令人艳羡的美好年纪,却又并步同行,不禁令人遐想非非。

  “提问:兰德尔王国历五年,将吉娜公主从反叛军手中救下的人是奥卡姆元帅?还是夏普大臣?”

  “回答:兰德尔王国历五年没有发生任何特大事件,正确事件发生两年后,当时反叛军已经全数消灭,只有一位心怀不轨的科菲侯爵希望获得公主的芳心而劫持她,及时出现在现场的不是奥卡姆元帅,也不是夏普大臣,而是艾米将军。”

  两个人的声音一前一后,几乎毫无停顿。

  这是五年前,蒂娜和艾德文编译历史时玩的游戏,因为整理资料很枯燥乏味,所以他们在工作之余比赛考验记忆力。

  “回答正确,没想到你都还记得。”蒂娜莞尔一笑,风抚开额前吹散的秀发,将她衬托得更加不凡。

  “你不是也一样。”

  她将之前整理过的任务书递给艾德文:“给……这是两个任务的细节,好好看一下吧。”

  只是看一眼,他就大致明白了具体要求,也难怪蒂娜会去提前找书做准备。

  这是比较简略的任务,并不是说这个任务有多简单,而是提交任务之前的许多工作被简略了,比如No。53844的病症没有去找药师确认过具体病症是什么,只要求帮助失去声音的患者恢复说话的能力,或者一瓶治疗哑病的药剂。

  前者还好,在不确定病症之前,喝下后者配置的药水,更大可能不是治疗疾病,而让人得病,因为有许多不对症的药是有毒的。

  而No。53843的要求是救活一株枯萎的花。

  这得是专业的花木培育师或者了解这方面的炼金术师才行,花师大多专攻某几类花型,而且更擅长培育幼小的花木,不一定会接这种连花名都没有的任务。

  炼金术师倒是有可能。

  “你知道就好,这些东西给我看其实是多余的。”

  既然蒂娜有了准备,想必她也考虑过这几个问题,所以艾德文觉得自己没必要担心太多。

  “给你参考一下又不是什么大问题。”蒂娜嘻嘻一笑。

  “委托人维尔莉特……地址波特酒馆……好像有点耳熟?”

  艾德文皱起眉头,他发现自己似乎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但一时想不起来。

  “这个我知道,最近很流行一种著名的酒,就是出自这个波特酒馆,好像贵族们都很喜欢喝,我偷偷看见院长入手过几次。”她努力回忆说。

  “去看看就知道了,反正任务地址是那里,如果可以完成任务,让委托人低价卖几瓶给我们吧。”艾德文建议。

  然而真正到波特酒馆告知自己的来历之后,蒂娜和艾德文并没有找到委托人。

  侍者告诉他们,酒馆长刚刚离开了一段时间,接着给了一张地址,写明「城东S街区第二巷08号」。

  最后说:

  “如果去那里也找不到人的话,就请改日再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所见到的童话与小时候的不一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所见到的童话与小时候的不一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