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 火蕊枪、曲燃弓
雏之浔2017-02-14 18:013,130

  拉曼城,作为帝国心脏,它具备无与伦比的凝聚力和掌控力。

  这两天民众们纷纷谈论关于圣祭礼的一切,同时拿来跟二十年前的那一场相比,发现它们居然不相上下,一个是在民众眼前展现的庞大盛典,另一个则是帝国一统大陆后由大帝亲自主持,充满传说色彩的祭王礼。

  一些与常礼不同的行为也被无数次提起,比如薇薇安公主的白马缺了一位前方牵引的骑士,国王不应该以最高规格迎接一位公主,即便她是帝国大公主。

  又或者有人觉得公主殿下在圣祭礼上的对答十分炫酷,并打算向公主倾慕爱意,求爱阵容可绕宫城一圈。

  很少人提起为什么圣祭礼推延了四个月。

  盛论之下,也到了塞琳娜离开都城,前往封地的时间。

  “大公主殿下贵安。”

  面前的下跪之人,是王室士兵团的副指挥官帕姬·奥古斯塔斯(PeggyAugustus)。

  刚刚她已经简洁地介绍了自己,而现在仍跪俯于此,执最正统的骑士礼,是为了向新的主上说明今次来意。

  “帕姬应国王的命令来此,愿意为您献上忠诚,从今天开始作为您的护卫,随同五百名精锐士兵,保护您前往西南三省的封地。”

  “拥有烈心之称的女骑士,之前已经在王叔面前听闻过你的名字,现在看来你比传闻中的更优秀。”塞琳娜朝她点了点头,视线稍加徘徊后最终在两件武器上定格。

  那是一把弓和一柄枪,如果说忠诚等同于生命,那么兵器就是骑士的第二生命,赤弓的头尾各有锋锐,似乎可以用于近战,或者杀敌时使对手措手不及。

  另外一柄枪略微奇怪,它比起其他枪类过于短小,最多只有正常枪的二分之一长,但它并非装饰品,光照下的寒芒足以证明它可以杀人。

  “公主缪赞。”

  烈心身着半铠软甲,背后的一弓一枪因为她略微俯身反而突显锐利。

  “这柄枪叫什么名字?”

  “火蕊。”

  塞琳娜接过短枪,在手中随意翻转数圈,枪锋切割空气的声音呼呼做响,刃利之度不亚于她的佩剑——曙光,甚至在某些方面犹有过之。

  “传说中那位双枪骑士王的武器,真是名不虚传。”她抚摸着光洁的枪身,发自内心地赞誉道。

  骑士王是骑士职阶的最高荣耀之一,骑士之中王者一般的存在,最近千年获封此称号的仅七人,而双枪骑士王无疑是其中最著名的一位。

  关于那位王的传说不可胜数,即便时过千年依旧不曾被人们遗忘,他的武器自然是有后人细数百遍不止,一把名为火蕊,就是现在塞琳娜手中的这柄短枪,另一把则叫狂炎,目前下落不明。

  原本这是两把等长的枪,但是在某一场战斗中为强敌斩断,之后一位矮人大师重修断器,才有了此后骑士王扬名天下的长短枪,火蕊和狂炎。

  “这把弓名为曲燃,是祖上流传下来的宝物,时至我代,已经有四百余年。”

  烈心将后背的弓取下,双手高高举过头顶,献奉于前。

  “不需要,这把枪你好好保管,它既然在你手里就是你的武器,希望你不要玷污那位骑士王的一生不败之名。”

  塞琳娜摇摇头,将火蕊枪递还给烈心,并没有接过呈上的曲燃弓。

  对于作为骑士的她来说,只有合适的武器才能将战斗力提增到最大,不趁手的兵器再锋利也只是装饰品而已,两者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公主殿下准备何时启程?”

  “此事暂且搁置,你去传召卡尔骑士,令他前往时间大殿等待。”

  塞琳娜没有说明什么时候离开王都,但是下达了命令,烈心喏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去。

  时间大殿,也叫时空殿堂。

  那里是大巫师常年所在的地方,大巫师阁下曾经多次向帝国传达预见的未来,为摩西洛大帝征服大陆留下不可磨灭的功勋,时至今日仍是帝国中枢的要员之一。

  任何大事以及大决策都要通过大巫师的预测才能执行。

  卡尔得知以后觉得非常迷惑,不知道塞琳娜为什么要让他来这里?难道是想预测自己的命运不成?这种事情真的可以相信吗?

  “烈心小姐,我想知道薇薇安殿下唤我来这里有什么特别的事。”卡尔叫住了将他带到目的地,刚打算离开的烈心。

  “公主的话我已经全部传达,具体什么事情卡尔阁下也不知道,我这个新人有怎么可能知道呢?”烈心耸耸肩,表示自己很无奈。

  她虽然是薇薇安殿下指派保护自己前往封地的护卫,但到目前为止只见过公主一面而已,比不上曾经和塞琳娜同行的卡尔,不可能立刻得到她的绝对信任。

  “难道是跟圣祭礼上的事情有关?”

  “有什么依据吗?”

  烈心的眉头一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国王陛下在圣祭礼上分封公主为神佑将军,并且统帅三省之地的军权,这么风光的事情,当时可是经过魔法统策部,将声音扩张到全城都听得见的地步,外面的民众都在议论,我也多少了解了一点。”卡尔抱着胸说。

  他听闻的东西多少经过夸张的成分,如果去掉那些,或许答案会很接近真相,但终究和真正的原因有所出入,所以他现在说的只是民众们的看法,而不代表自身的意志。

  “所以,你觉得获封三省之地和神佑将军之职很风光吗?”

  烈心面无表情,眼神的最深处却仿佛隐隐深藏着不知原因的不屑。

  “难道不是吗?”卡尔略有些错愕。

  表面看来风光并没有错才对,难道面前这位王室士兵团的副指挥官知道什么内幕吗?

  “一回来就获封三省之地和神佑将军之职很风光,但你考虑过殿下的另一个身份吗?她可是大帝的长女,帝国第一顺位继承人,原本有机会成为统治整个大陆的王。”烈心认真凝视着他。

  “你的意思是……”

  卡尔忽然觉得自己想象的还是太简单,真正的王室往往是常理不可揣度的,自己离塞琳娜很近,甚至为她擦过剑,无聊的时候可以说得上话,但自己距离王室之女薇薇安·菲洛米娜·辛普森究竟有多远?

  “你想过什么样的东西才可以换取三省之地的军权和神佑将军封号吗?不要告诉我,公主殿下是六百年罕见的大骑士,传颂帝国雄威,所以论功行赏这样的话,那只是满足无知民众的诉求而已。”

  她直视卡尔的眼睛,毫不掩饰地揭开隐藏在事情之后,深处黑暗的一面。

  这是所有权官的通行做法,比如报喜不报忧、欺上瞒下,更何况是王者。

  那位至尊作为最高统治者,必定会考虑自己地位是否稳固的问题,而王女薇薇安是他唯一的枷锁。

  原本国王是次于大帝一级的地区最高统治者,而如今的国王拥有上代大帝一样的权利,又怎么可能一直不将自己的品阶提升到权利相同的层次?

  “假如这是殿下与陛下商谈的结果,用帝国第一顺位继承人的身份交换圣祭礼上的一切,不再对王权有任何要求,那才是合理的,或许不久之后,国王不会是国王,而是克顿帝国的第二任大帝。”

  帝国的统治者为什么会被称之为国王?

  虽然符合要求,但叫做大帝不是更好吗?

  因为还不到称帝的时机,大帝死后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是薇薇安·菲洛米娜·辛普森,而不是现任国王,然而为什么她没有加冕登顶,成为帝国新纪元的第二位大帝,也是第一位女帝?

  细数一下,帝座易位发生在十二年前,而当时的薇薇安仅八岁,即便占据了名义上的大统,也没有足够的能力驾驭手下的巨大力量。

  何况并不是所有人都忠心耿耿,帝国新立,需要一位英明的王引领前进,她担不起这样的重任,所以王的称号最终落到了现任国王身上。

  由于他地位并非正统所得,所以自贬一级,迫于舆论和压力,对外只说替代薇薇安的权责,暂代处理国事,当她成年之后归还帝位。

  十二年后,最初的王权第一顺位继承人成年,但帝国已经不是曾经她父亲那个时代的帝国,虽然仍不乏忠心者,但又有几人能同意她归位?

  如果她不做点什么,根本不可能活着回到王都,参加圣祭礼这样庞大的盛典。

  权利圣器就在谁也不知道的时候完成了交易。

  好在现在的王仍念就亲情。

  只要前王女薇薇安离开都城,消失在民众的眼界,而王者并非无能庸才,举目盛世,就没有人敢于挑衅王权和王之威严!

  这是那位至尊所做的最大让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所见到的童话与小时候的不一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所见到的童话与小时候的不一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