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十年泪
白二2017-03-10 22:295,625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吴老厨伏着身子,闷闷地哭泣,哭声沉沉的,悔着恨着。玉门一事他本是无心,一家人皆死的结局也不是他能控制的。这么多年来他不敢细思自己与其间的牵连,但总是能察觉到许多。隐姓埋名这么多年,他也没有哪一天是过得安心的……

  他抬起头,似乎决定了什么,跪着说道,“族长……当年我早该死的,如今活到现在是欠您的,您随意吧。”

  鬼魂并没有言语,过了一会才吸了口气,尽量平缓地说道:“当年的玉门的人全死了,为什么唯有你能苟活,不解释解释么?”

  “是。”吴老厨说,“那是给我药的人告诉我的,他说您赢不了决斗一定会来找我,让我出去避一避再回去,于是我就和朋友顺道出门了,那时大雪,路不好走,一去一回便耗了一个月,回来……回来就什么都没了。我也意识到情况不对,就赶紧走……我怕,怕那些人会回来杀我,就改了名字住在这里。”

  “还记得给药之人长什么样子么。”

  吴老厨努力地回忆着:“那个人……那个人裹了件大袍子,脸遮了大半,连身形也看不清楚,看上去像是个女人,但说话的声音又不大像,说话的调子怪怪的,岁数也分不清……”他揪着眉毛,突然道,“对了!那人上面少了颗牙!对对,少了颗牙!”

  起初吴老厨每日念经超度亡灵又不愿承认亡灵的存在,他害怕面对事实,害怕真的有怨灵寻他,他念经并不是忏悔,只心虚罢了。但现在,他是当真悔过了吧。

  鬼魂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强忍杀意,不再看得出情感波动:“我会报仇,但对象不是你,今晚的一切,勿言与他人。”

  倏忽间蜡烛熄灭,房间里一片黑暗,吴老厨赶紧跑上前:“族长!族长!”

  然而已经不见丝毫,夜色冷冷的,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追至门口,吴老厨看着空空荡荡的院落原地愣怔,头脑一涨便昏了过去。

  宽大的衣袍褪落在地上,显现出来的身躯是那么单薄。

  对付惧畏鬼神之人,鬼神便是最有效的手段。

  楚云掏出火折子扔在袍子上,火光在她脸上明灭。她不是一个嗜杀之人,她刚刚真怕自己忍不住杀了吴为。还好理智告诉他,吴为不过也是个可悲人,加之有悔过之色,便可算了。

  熟悉而又陌生的玉家纹络被火光侵蚀,不知是何时,她的面庞挂上了两行泪水,寂静无声。

  她是怕火的,木崖的人从不让她触火,所以平时燃纸都由殃云代劳。而此刻,火又进入了她的眼睛,或许这把火从来就没有熄过。

  还好,虽然这出只是去装神弄鬼,但得到的信息还是可以的。身材矮小、声音辨不出男女的少牙之人,江湖上能有如此特征的会是谁呢……得去找殃云问问。

  隔壁的莫不寻听到了些动静,起身披上外套,小心翼翼屏气凝神地移到楚云屋外,生怕是歹人进去。

  可他刚到门口,就见里头隐约有点火光,当下就着急了,拍着门喊道:“喂,楚云!楚云!”

  楚云抬眼看向门口,可不能让他把人吵醒了,抹掉泪水,她打开门。

  莫不寻拍门的动作停在空中,他看见了没有绾发的楚云,以及她紧抿的薄唇,冷寂的眼眸,和从未想象过的泪痕。

  “对不起,我以为你出事了。”撞见这样的楚云,莫不寻心里更慌了,“我马上就走,马上就走。”他转了个身,又犹豫着回头,目光闪烁,最后坚定的面向楚云,“其实,如果你有心事的话可以跟我说……”见楚云静静地看着他,莫不寻急忙解释说,“我绝不会说出去的,你可以把我当成一个洞,就是那种什么东西都可以倒进去的的洞,像垃圾洞那样,唉不对,不是垃圾洞,那是什么来着……就是什么话都可以说的,总之我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人……”莫不寻急切的想找到可以描述的东西,手都开始比划起来,脸涨得有点发红。

  见他这个急于分担又说不出话的样子,她笑了。

  还在比划的莫不寻在这笑的瞬间僵住了,动作定格。

  她看着定住的莫不寻,笑容依旧,泪水又无声滑落。

  上前一步,抱住莫不寻。

  “我……”莫不寻呆滞地张口。

  “别说话。”将脸埋在他的肩上,莫不寻身上温暖的感觉传递出来,就像先前牵住的手,包裹住她的冰冷。

  十年了,她从未哭过,今天就允她放肆一回吧。

  一字一字地重复玉门惨状时,她的心早就被回忆割伤。

  十年积攒的泪水在这个夜里安静的流淌。

  寂静的夜里,时有小虫鸣叫,一声一声,一声一声。

  莫不寻的手还僵在空中,他捋了捋舌头:“其实,如果你有什么事,我也可以帮你的。虽然我刚下山,能力有限,但只要是我能做的,我就一定去做……不对,就算不能做,我也会想办法去做。”

  莫不寻感觉到怀里的人动了动,在他耳边问道:“你能帮我什么?”带着初次见面的调笑,声音已经轻松了很多。

  此刻她又变回了楚云。

  “只要你说,我就拼尽全力。”

  “好。”楚云脱离莫不寻的怀抱,“参加开封试,夺逐华剑,可否?”

  怀中一空,莫不寻看了看自己放在空中的手臂赶紧放下,尴尬地挠挠头。逐华,莫不寻想了一下觉得自己应该还行,用力一点头:“我答应你。”

  他连为什么都没有问。

  笨蛋,承诺这种东西,是不可以随便给的。

  “那就——”楚云一笑,“谢谢你了。”

  说完她转身就把门关了上去。

  “好……”还差个字还没出来迎接莫不寻的就是一道闭紧的大门了,“……的。”莫不寻怅然若失,觉得刚才哭泣的楚云有点不可思议,当然,肩膀上湿透的衣服清晰地提醒着他,一切都是发生了的。

  关上门,楚云背对着,默然叹气,当她决定以那样不加掩饰的姿态打开门一刻起,不就是已经决定好好利用自己难得一回的弱态么。也果然,只要稍稍推动一下,这人就会心甘情愿地走上这条被设计好的道路。

  莫不寻,你不适合这个虚伪的江湖,不奢求你能原谅我利用了你的好意,但今日,我会许你全身而退。

  倚在门上,心止了十年,蓦然往事回涌便让人有种恨不得一死了之的心情,竟连行为都有些控制不住了。而过了今日,就再也不会被往事如此牵动了吧,她低眸轻捂心口。

  再睁眼,她的眼睛里又恢复了平静,默默洞察一切的平静。

  次日清晨,楚云还是楚云,那个无论周围是死是活、是好是坏都毫不在意的楚云。不过莫不寻还是觉得楚云不一样了,说不出来,大概就是……更好看了?

  “喂,胡大哥,你干嘛老盯着楚姐姐看!”月满蹦出来大声问道。

  他们正在城中逛着,月满的喊声让莫不寻手忙脚乱地解释道:“我没有,我看的是……是其他东西!”

  “骗人。”月满冲着莫不寻做了鬼脸又跑到前面去,橙色的小蛇从她脖颈滑过,在月满摸摸后又隐入衣服。

  楚云不在意这两人的对话,手负在身后,继续跟着他们走,仿佛没有注意到莫不寻此时被戳破的尴尬。

  “我在看别的地方。”莫不寻愣头愣脑地对楚云又解释一遍。

  “嗯,我知道。”

  “你……你相信?”莫不寻自己都觉得很虚。

  “嗯。”楚云的视线一直在街边,也不看他。

  “不太像啊……”

  “嗯?”

  “没没,没什么!”莫不寻不打算再提这事,他只是怕楚云生气所以想着解释,但现在,他瞧瞧楚云,对方嘴角笑意浅淡,这是……并不在意的意思?也是,本就没什么东西能让她在意,那又是什么东西能让她在意呢。

  走了一会,楚云看看天色道:“听说城西热闹,去看看么?”

  “好啊!”月满第一个同意。

  莫不寻点头,反正去哪都没关系的。

  来到城西,月满对街上的东西都很感兴趣:“他们在干什么?”她指的地方是一所赌馆边上,竖放着个圆盘,围了圈人很是热闹。

  “去看看?”莫不寻问。

  月满等的就是这句话,第一个跑到了人圈边上,挤着要往里面去。列歌一见,快步向前,根本不顾旁人的抱怨指责,替月满把人群分出一条道路。

  楚云慢他们一步,瞧着圆盘旁边亦围了圈人,他们皆弯身看着一处,当中似有个棋盘。看妥了,楚云这才跟上莫不寻。

  “来来来,各位走南闯北的好汉们停一停喽,大家看好了,就这圆盘一镖一两,打上靶子还半两,射中红心送五两,快来快来哟!”一个裹着头巾的汉子扯着嗓子喊道,“这位,您都试过了还不走吗?别影响后头的人嘞。”

  他说的是个先前试了一镖的人,看看圆盘就知那人定是脱了靶,他气恼地甩了甩膀子回到人群。

  “各位参加开封试的大侠们嘞,接着来玩啊!”汉子拍拍圆盘,叫嚣式地吆喝着。

  莫不寻看看圆盘,挺大,贴着赌馆的墙放着,红心也比平常的大点,距离越是二十五步,照理说不算难。

  “我来!”又有一佩剑男子走出人群,他将一两银子扔给那摆摊的汉子,“给镖。”

  “好嘞!”揣好银两,汉子掏出飞镖交给那人。

  镖是很常见的四棱飞镖,长把上裹了一层厚厚的红布,看起来很是威风。男子伸手试了试,够锋利。他踩到画好的线上,摈弃凝神,盯着靶心。这人下盘扎实,手腕也不抖,只要瞄上就可了吧。莫不寻问身后的楚云:“他能中么?”

  楚云并没有关注这里,反是将视线放在一旁,被这么一问便转回头,看了看说:“不能。”莫不寻点点头,这么多人都没有中,这里头应该有蹊跷才是。

  男子二指衔镖,轻喝一声,甩手飞出。这镖势头凶猛,咻的一声,直向红心。但听当的一声,飞镖碰上靶心,留下一个印记后就被弹开,吓得周围人自动往后一步。男子眉头一皱,冷哼一声二话不说地就撤了。

  “好啦好啦,下一位!”汉子一边跑去捡飞镖一边道。

  “你这不对!”月满高声问道,“他明明打上靶心了,一定是你这镖射不上靶子!”

  旁边人听到哈哈大笑,有一人高声道:“小妹妹不懂了吧,这靶子是玄石靶,镖是玄铁镖,这铁怎么会射不上石头!”

  “就是,我告诉你,这玄石玄铁硬度相差非常小,又有足够强大的臂力才能把铁刺到石头里,这靶子其实是在试臂力!懂了吧。”

  月满被周围的言语闹了个红脸,噘嘴不说话,仰头看列歌,那眼神分明是想让他去试试,最好还是射中了,给她长长脸。列歌视线一躲,看向圆靶。

  “喂,”楚云点了下莫不寻,“你在这看着肖月,我去旁边片刻。”

  “啊?”莫不寻再回头,就见楚云正向着不远的棋盘处走去。

  赌馆旁的棋盘自然也是用来赌的了,此时正有两名穿着得体的男子在对弈,香燃了一半,周围也围了几个观棋的。

  楚云凑近了一瞥,空已不多,白棋断了黑子几路,黑子气弱,看看白棋的布局,再出几手便将是黑输白赢。

  “别往那走,你这样肯定救不活的!”有人插嘴道,“唉唉,不听我的别后悔!”

  “得了,闭嘴,我等着白子赢呢,妈的,连输五盘,非得看着这家伙输不可!”

  “就是,还好我只输了三盘。”周围人叽叽喳喳地看着棋局聊着。

  果然,此局罢,黑子告负。持黑子的人擦擦额上汗水,掏出二十两银子。

  那持白子的那人并无高兴之色,眼里甚是轻视,也不接银子起身道:“棋局是巧妙,人的功夫就差了些。”

  这棋堵的是出题后谁来破局并赢者胜,时间为一炷香。那黑子作为布棋人,凭着残局占了上风还输确实难堪,于是旁边人个个都笑了起来,特别是之前输了的,笑得很是爽快。

  长袍佩剑,束发执扇,楚云眼神在赢棋的那人人身上停留了一会,这年头能破此棋局还不收二十两银子的人,倒是少了。

  那人应是察觉到了楚云的视线,转身便回看向楚云。视线一相触碰,那人笑得更是轻佻。楚云眉头微皱,她觉得有点不对劲,这个人给人的感觉不对劲。

  见对方不收银子,原先走黑子的人便撤了半根香,重新收拾起棋盘,摆出残局题面。

  这人的视线让人很是不舒服,楚云看向棋盘。

  “姑娘要试试棋么?”

  面容清丽,可惜为人竟如此轻浮,这声调想也知道是谁在问了。楚云不打算理睬这个家伙,向前一步准备坐下。折扇一合,扇尖上挑,停在楚云颔下,那人一笑:“为什么不回答我呢?”

  楚云只幸自己反应过人,及时收了半步这才没有碰到此扇。她眸子里尽是冷意,自是不瞧那人半眼。当下便是有一臂横隔于楚云与棋盘之间,楚云这进也不是退也不好。

  忽然她眼神一变,轻轻一笑,右手很自然地抖了一下握上那人执扇的手:“是,行了么。”

  也不知是她笑语冷人还是手上温度冷人,持扇的手一抖,这一下很快被藏住。那人收回扇子,轻浮之气不改:“行,当然行。”

  楚云坐下看棋,那人就站在她对面,也静静地看着他解过的这道题。出题人点上一株新香:“一两开局。”

  “稍等,给我十九两便可。”楚云看棋道。这是一道大型的死活题,黑子优势,题面很大,要推算出解法得耗上一段时间。

  检查一遍题面,楚云取子,落下。

  “诶,是不是刚才那个也是这么下的?”有人私语。

  “别急,看看这美人最后能不能赢。”围观人说话声渐大。

  前几步走得极快,交错下来看,记得的人便能发现确实与先前那盘走法一样。解法无二么,若只是按这个路子走下去,出题人也是不弱,必将变招,看来也没什么意思。持扇的那位虽举止轻佻,但棋艺有目共睹,他见楚云落子如常便觉无趣正打算离开,但见楚云一子落得奇怪,即刻收了离意。

  楚云这手作为弱势不守反攻,直接顶上,下的是又惊又险,看得旁边人都叫了声“完了”。

  对手也呆了下,奇怪地看眼楚云,黑子在手里握了握,还是继续按照自己的思路走下去。

  他看不懂不代表别人看不懂,扇子合上,仔仔细细打量起楚云。

  楚云下子的速度不减,又布上三子。

  “咦,活了!”看出来的人喊到。

  活了一块棋并不算是翻盘,持黑子得人定了定神,准备落下。

  “啪”,黑子从持子人手里飞出,掉回起篓子。

  “你!”出题人捂着手背怒视干扰他的来者。

  收回扇子,张开:“不可此处落子。”那人说得轻巧。

  那扇子一击,黑子准确入篓,楚云心里有了计较,这是个有功夫的人,而且不弱。

  “让。”那人不给旁人反对的时间,夹起黑子便落。

  这应是下棋之人最恼怒的一件事了吧,出题人刚要拍桌而起,扇刃便抵到了自己脖子上。凑近了才发觉,远看是纸质的扇子竟泛着金属的光泽,衬得上头白云浮山图也显得冷冽。

  “可否通报姓名。”楚云取了颗白子。

  “姓名么……”那人笑笑,“越水。”

  楚云看着棋盘,想想之前看到的对方步数风格,重新整理一回,下子:“楚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问弈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问弈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