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面试
半夏烟云2018-03-22 12:413,409

  我开始意识到,文雀是冲着我来的,虽然他的目的不明,但我并不在乎,因为这件事的关键是宋雅,是被我害死的人。

  我当下就联系了一个,小我两届的学弟,他如今在北京的某传媒公司供职,专司图片处理工作。我把照片传给了他,让他分析一下,是否经过了ps处理。

  快吃晚饭的时候,他给我回了信息,说照片是用廉价的手机拍摄的,光线很差,取景也不行,一看就是随意拍摄的,但他敢百分百保证,绝对没做过手脚。

  我谢过他,用微信发了红包。他说怎么好意思收钱,然后愉快地收款了。

  关了手机,我陷入沉思。如果照片上的女警不是宋雅,那她是谁?她跟文雀有什么关系?

  我急忙跟六爷要了手机,找到女警的号码,拨了过去,不出所料,那个号码是空号。我又试着打了文雀的号码,也是空号。

  此时我真有点佩服文雀,他这个局设的太精密了。我就像一个瘾君子一样,被他拿着白粉牵着鼻子走,而我的白粉,就是宋雅。

  六爷看我愁眉不展,知道是因为文雀,仗义豪言道,如果文雀那厮再缠着你,只要你一句话,爷去做了他,管他是不是条子。

  我知道六爷这是给我宽心,苦笑着说,您有这句话,就是拿我当兄弟了。

  张斌这时候也回来了,还给我们买了点吃的,我实在吃不下,只喝了可乐。六爷和张斌看我怏怏不快,还不肯跟他们倾诉,便你一句我一句地劝。我有点不耐烦,拿着那张照片,直接上楼洗漱睡觉。

  躺在床上,我思绪万千,回顾着过去的种种,将一切捋顺妥当,最后发现,终极的问题仍然是,我面临文雀的圈套,是不是应该跟他玩下去。

  今天他的态度很明显,何去何从,都由我决定。但问题是:我现在基本上吃穿不愁,和他玩下去,值吗?

  很快,我就得到了答案:值。为了宋雅,就是下地狱也值。但是,我可以下地狱,六爷和张斌却不能,我不能把这件事告诉他们。最终,我决定,我要去找文雀,我要知道那个女警是谁。

  我整夜未眠,天一亮就起床,把铺子交给了张斌,打车去找文雀。他说过,如果我想见他,就去陆之酒店。

  陆之酒店在龙城西南郊区,邻近北京,我到的时候,已经快八点钟了。到了才发现,在这鸟不拉屎的郊区,却有着一栋欧式风格的建筑,门前有喷水池,白穹顶微微发亮,门廊都是大理石柱子,但是我无心欣赏这些,径直进了酒店大堂。

  当值的经理是个秃顶老头,带着老花镜,穿着西装。看见我进来,远远地就说:“单间一天八十,双人间一百四,加床五十,没身份证免谈。”

  我说我不住店,我找文雀。

  老头将眼镜卡在鼻翼上,仔细打量了我一番,最后说道:“三楼,306,门铃坏了,你得敲门。”

  我说了句谢谢,走上楼梯,在二楼拐角的时候,楼上传来开门声。接着,文雀的脑袋从三楼扶手边探出来,对我一笑说道:“欢迎。”

  我走上三楼,掏出照片,差点顶到文雀脸上,说,我来了,你的目的达到了。现在告诉我照片里的人,到底是谁。

  文雀推开了我的手,想看着一个发怒的孩子一样微笑,说:“这个不急,我求你一件事,一件你举手之劳就能完成的事。之后,我会告诉你这个女人是谁。”

  我心中怒气更盛,对他吼道,你他妈究竟想干什么?谋财害命你真是找错人了。

  文雀点了点头,说道:“我保证这件事不会对你不利。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你答应我一件事,我会告诉你那个女人,是不是宋雅。”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可以把“宋雅”两个字重读,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叹了口气,说道,你最好别再耍花招。

  文雀见我同意,便邀我去酒店餐厅,一起吃早餐。我没有心思吃东西,就在一边看着。文雀的举止很优雅,很容易让我联想到他可能出身上流社会,我试图让自己心跳加速,用鼻子嗅一下他的气味,鉴别一下他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但是转念一想,专门去闻一个男人的气味,实在恶心的不行,特别是文雀这种人,所以我也就放弃了。

  文雀吃过早饭,带着我上了五楼,走到走廊的尽头,是一扇厚实的红木门。文雀停下脚步,毕恭毕敬地敲了敲门。

  里边传来了一个沉重的男声,只说了一个字“进”。

  文雀推开门,我们进去。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摆设也很讲究,房顶悬挂晶莹剔透的吊灯,地上铺着猩红色地毯,两旁都是清一色的红木家具。正对着门,摆着一架高大的落地摆钟,上边的时间显示的是九点三十分。

  文雀带着我左拐,里边是个小书房,四周都是书架子,在房间的中央,放着一张办公桌,办公桌旁,坐着两个男人。因为这里只开着俩盏台灯,拉着窗帘,光线不明朗,我看不清楚这两个人的脸,只知道他们都在抽烟,小红点一闪一闪的。

  文雀让我坐在他们对面的椅子上,他很快走到那两个人身后,在他们耳边说了些什么。那两个人点了点头,小声地吩咐了什么,文雀谦卑地说了声“是”。

  我心里有点吃惊,知道那两个男人不一般。要不然像文雀这样的人,怎么会对他们如此毕恭毕敬?

  文雀拎起一个手提箱,放在桌子上,走过来跟我说:“好了,你答应的事,就是闻一闻那个箱子里有什么。”

  我看了看文雀的眼睛,不像是开玩笑的意思。又耽于出于表演的氛围内,我尽力让自己心潮澎湃。我闭上眼睛,逐渐赶到自己心跳加速,房间中的气味渐渐清晰起来。我能嗅到红木书架浓浓的紫檀味,还有书籍纸张和铅字的味道,以及地毯上的毛料味道。但是当我仔细寻找的时候,并不能确定那个手提箱的味道。

  我睁开眼,对文雀说,我可能是因为离手提箱太远,所以没办法闻到它。并建议自己往前挪一挪。

  文雀看了看那两个男人,当时就否定了我的请求,说:“你离得已经够近了。”

  我明白他的意思,这三四米的距离,应该是那两位人物的安全底线。于是问他,那我应该怎么办?

  文雀想了想,在酒柜中拿出一瓶红酒,给我倒了一杯。我也觉得喝酒是个好主意,一连喝了半瓶。几分钟后,我开始觉得脸颊发烫,血脉喷张,果然酒劲上来了。

  我再次闭上眼睛,努力地辨识屋内的气味,果然喝了酒之后,实力大增,很快就锁定了手提箱的位置。我能断定那个箱子价值不菲,因为它内外都是上等毛皮的香味,而不是劣质的腥臭。

  我能嗅到箱子内有一种混合的气味,但是浓度实在太低了,我没法分辨出来。于是,我又拿起那瓶红酒,一饮而尽。很快,我感到全身发热,心跳频率像是迪斯科的鼓点,额头上开始沁出汗液。

  我努力地找寻手提箱内部的味道,果然那是一种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味道,我身上就有这种味道,那就是脚臭味和棉布混合在一起的怪味。其中还夹杂着醋,酒精,鸡精,涂改液,劣质香水,和牙膏的薄荷味。

  我再三确认之后,睁开眼睛,示意文雀过来。

  他过来后,我在他耳边小声骂道,文雀你奶奶的耍我,干鸡毛把沾过各种洗漱用品的臭袜子给我闻?

  文雀一脸严肃说道:“东西不是我放的。你最好把闻到的气味说出来,时间紧迫。”

  我看到他有些不悦,赶紧站起身来把自己的战果汇报一遍。

  桌子那头的两个人,像是拿起纸来对照,在那边点了点头,叫文雀过去。我十分好奇这两个人的身份,趁着这个机会再次闭上眼,用尽全力,试图在味道上确定他们何许人也。

  但是令人失望的是,他们身上除了烟味很重,其他味道和我似乎没什么差别。

  这就更让我惊诧,没有味道就说明他们事先做出了防备,目的就是避免让我嗅到蛛丝马迹,从而确定他们的身份。这就更让我怀疑,他们的身份可能极为显赫。

  这时,文雀又走了过来,对我说:“跟我来。”

  我跟着他出了门,到了四楼405。在路上,我忍不住问文雀,刚才那二位究竟是什么人,文雀说:“这个你没必要知道。”

  405房间里的摆设就比较随意,与其说是一个酒店房间,更不如说是一个办公室更为恰当。这个房间里有四个人,两男两女,正埋头读文件。文雀让我坐在椅子上,他将一叠纸交给了其中一个黑脸男人。

  黑脸男人看了看,对我说:“恭喜你通过面试,把保密协议签了,明天到隔壁404上班。”

  这一番话说得我措手不及,我急忙辩解说,我有工作,更不是来面试的。

  黑脸男人并没有搭理我,倒是他旁边另一个戴眼镜的男人说道:“你有什么问题可以和文科长说,他是你的直系领导。还有,欢迎加入109局。”

  我刚想跟文雀发作,他把我拽出房间,在走廊里站定,说道:“你看过水浒传吗?”

  我说我看过你大爷,别废话,这到底怎么回事?

  文雀听我骂他,却不生气,也不搭理我的话,继续说道:“水浒传里,卢俊义是怎么上梁山的,你心里清楚吧。”

  此言一出,我立即明白了,原来文雀的目的,就是这个。

继续阅读:005 109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代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