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109局
半夏烟云2017-02-08 19:013,413

  我当时真有些怒发冲冠,还好我没有帽子,要不然一定被炸飞。我用手指抵住他的肩膀,一字一顿地跟他说,你最好跟我解释清楚,要不然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文雀倒不生气,反而笑道:“我知道你会是这个反应,你想知道这件事的始末,到也简单,跟我进屋,一切都真相大白。”

  我说文雀你别做梦,你耍花招的手段我已经领教过了,哥们绝对不会再上你的当。照片的事还没完,现在又来个狗屁工作,你现在就跟我解释清楚,要不然,别怪我犯浑。

  文雀叹了口气,说道:“其实这件事并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我说过,我们是同类人,我能理解你内心最深处的想法。卖二手电脑配件并不是你的使命,你应该在这里,和我们一起,做你应该做的事。”

  我说,省省你的片汤话,我不想听,你怎么就不能像正常人一样,我问什么,你答什么?

  文雀看着我的眼睛,好一会才说:“我们,不是正常人。”

  这句话如同一道惊雷,让我心中很不适滋味。就嗅觉来说,我还真不是正常人。

  就在这时,404的房门“吱”地一声,被打开了。有一个清澈的女声说道:“文科,这个案子还得你签字。”

  我向着声音望去,一个熟悉的身影,如今穿着警服,拿着文件夹向着我和文雀走了过来。我连忙放开了文雀,向后退了好几步,一个熟悉的名字脱口而出:“宋雅。”

  文雀接过文件,在上面签了字。对我说:“我的请求,你刚才已经完成。现在我履行诺言,解除你对那张照片的疑惑。”

  说着,他转过头,拍了拍那女警的肩膀,说道:“若兰,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然后,径直走进了404房间,关上了门。我想追过去,但一看见那张脸,就停下了脚步。

  女警目送文雀离开,对我伸出手说道:“我叫文若兰,是省厅委任的特别联系员,欢迎加入109局。”

  我呆呆地看着她,迟迟不敢去握手。

  看着她的脸,我脑中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宋雅的身影一幕一幕在我的眼前回放。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我只感觉自己心跳加速,是那种不可抑制的加速,我真害怕自己的血压会飙升,让我脑溢血死在这里。

  当然,我的鼻子又能嗅到无数种味道,但是我却无法定下心神,来区分眼前这位女警和宋雅的异同。她虽然穿着警服警群,戴着警帽,但是那张脸和宋雅别无二致。往日的那种不敢靠近再次涌现出来,我真想扭头跑掉。

  她见我呆住了,撇了撇嘴,摘掉了警帽,说道:“我知道你对之前得事情不能释怀,但是,这是上边下来的命令,我们只是执行而已。还有,你不要记恨文科长,他也是奉命行事,如果这些让你感到气愤,我代表他向你道歉。”

  我听着她的话,心中肯定了之前得想法。文雀的局,果然就是将我吸收到所谓的“109局”里来。但是这样玩我,的确心里很不爽。不过她一摘下帽子,露出干练的短发,宋雅的身影就模糊了许多。

  这让我不再那么不知所措,她身上的气味也一点一点清晰起来。那是普通洗发水的味道,没有香水的混合,这和宋雅的味道大不一样。于是,我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说道,你和一个人长得很像。

  她点了点头,脸色有些不好:“五年前,自杀的那个?”

  我说是的。

  她叹了口气,说道:“长得像很正常,家族遗传吧。毕竟我是她的小姑姑。”

  我吃惊地对她说,你说什么?你是宋雅的姑姑?这太扯了吧,你今年多大?有20岁?

  她瞪了我一眼,说道:“你父母没教过你,不要随便问女人的年龄吗?”

  我见她生气,才意识到自己性急失语,连忙跟她道歉,毕竟我和她并不熟。

  她说道:“我理解你此刻的心情。不过,能加入109局的人,经历跟你差不多。你也没什么可抱怨的。你可以现在离开,不过我不能保证你不会再回来。据说上边有人特别提名你,我想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她一提到上边,我就立即想到了刚才面试我的那两个人物。好像现在的情势,并不能由我控制,我就像一头拉磨的驴,被划定在一个圈子里,无法走出去。

  想到这些,我的心跳也就平息下去,心中只剩下得知答案后的失落。我现在已经明白,文雀费尽心机,用精妙的计谋将我拉下水,就是因为上边有人看中了我的异能。而至于宋雅,当我确认眼前这个人并不是她的时候,我的心似乎沉入了深深的海底。

  我真搞不懂自己究竟在期待什么。

  仅剩的好奇,就是那两位面试官,于是问女警她说的上边,是不是就是他们两位。

  她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我和你们不同,没经历过那些面试。我只不过是个普通警察,文科长交给我的任务就这些,你要是还有问题,亲自去问他吧。”

  说着,她用手指了指404的房门。

  我脑子里很乱,随口说道,学姐,我要去厕所。

  女警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左拐走到头就是卫生间,男左女右。还有,我不是你学姐宋雅,我叫文若兰。”

  我再次为自己的口误道歉。

  我在厕所了踌躇了一会,还是决定进去。如果真如文若兰所说,我似乎逃不过所为上边大人物的眼睛。

  404的房间布局和405没什么两样,也是一个办公室,只不过分出了格子间。这间房子更小一点,显得很拥挤。我进门的时候,并没有看见文若兰,只有文雀和一男一女坐在会议桌前抽烟。那个男人长得很壮,胳膊都有我大腿粗,我敲门后,就是他给我开的门。我身体很单薄,各子又不高,在便面前就像个小孩子。

  文雀见我进来,让另外一个女人给我倒了一杯咖啡。这个女人带着眼镜,大波浪头发,穿着时髦,从我一进门就上下打量我。

  文雀笑着给我一根烟,说道:“你既然进来了,就说明你想清楚了,没什么问题,就把保密协议签了吧。”

  他说完,就示意那个女人把协议给我。我接过来看了看,发现看不太懂。于是将那张纸放在桌子上,对文雀说,这个东西我可以签,但是,你必须告诉我,到底是谁这么看重我,非要拉我入伙。

  文雀将烟头熄灭,笑道:“学的这么快,都会跟我讲条件了。”

  其他两个人也跟着笑起来。

  我说我既然要给你们工作,我怎么也得了解一下东家的状况吧?我怎么也得知道,我到底是被谁选中,才来这里和你们一起工作吧?

  文雀这时站起身,一边在档案架上翻找,一边对我说:“109局是这个部门的总称呼,隶属于国家安全局,主要负责协助公安机关处理一些,匪夷所思的超自然事件。不过我得告诉你,这里并不是109局的全部,我们只不过是其中一个小组,代号404。你要是签了字,你就是公务员了。”

  我笑了笑,问文雀道,你看过《水浒传》吗?

  文雀皱着眉头,转过身问我:“什么意思?”

  我说蔡京献计送徽宗,让梁山好汉去打方腊,这个计谋叫什么名字?

  文雀此时翻出一张照片,走到我身边,将照片仍在桌子上,说道:“过几天你就会明白,这个想法是有多愚蠢了。现在,看看这张照片。”

  我拿起照片看了看,这是一张黑白照片,内容是三十几人的毕业照,最上边是一排鎏金小楷:北京XX大学机械工程系毕业生合影留念。日期是1982年7月。

  我看了半天,也没弄懂文雀的意思,便问他,让我看什么。

  文雀说道:“第二排,左数第三个人,你认识吗?”

  我又看了看,当时就惊呼起来,这是我小舅舅!

  文雀说:“你认得就好,就是他,举荐你来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安心在这里工作。毕竟,对于我们这样的人,这里是最好的归宿。”

  我说不可能,我小舅舅在我很小时候,就去广州做生意,后来跑船出了事故,生死不明,他怎么会进了国家安全局?

  文雀说道:“当时的状况下,做特勤的必须做出这样的牺牲,隐姓埋名,那是特殊世代的产物。不过,现在就大不一样,而且恰恰相反,因为最好的隐秘方法,就是置身于普通人的身份里。你看到的那份保密协议,就是你的舅舅亲手起草制定的。这对我们来说,是个福音。”

  我还是不肯相信,便追问文雀是否有别的证据。

  文雀无奈地说:“就知道你会这样。”说着,他吩咐那个女人,打开电脑,推到我面前。

  我看时,这是一段很短的视频,镜头差不多一闪而过。视频中,一个男人西装革履,坐在宽大的办公椅上,对着镜头亲切地说:“小五,很抱歉把你也拉进来,但这是你唯一的出路。跟你妈说,多谢她那么多年的照顾,过一段时间我会回去看她。好好努力,文科长会好好带你的,再见。”

  看完这段视频,我的眼眶有些湿润,毕竟这么多年我都以为他不在了,没想他不仅没事,还做了大官,一时间我心里五味杂陈。

  文雀此时说道:“这回信了?”

  我点点头,在保密协议上签了字,从此,我就踏上了一条诡谲难测的道路。

继续阅读:006 灭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代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