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灭门
半夏烟云2017-02-08 19:013,311

  我加入109局的最初几个月,就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其实大部分时间,我还是呆在铺子里,只有文雀给我打电话时,我才去陆之酒店。六爷和张斌一直好奇我那天去了哪里,但碍于保密协议,我没法跟他们说具体内容。

  六爷还特别问了文雀的事情,看来他还是很担心,我安慰他说,文雀不是条子,你不用担心,他再也不会找我们麻烦了。

  可对于我小舅舅的事情,却一直耿耿于怀。我按照他视频里吩咐的,回到家和我妈说起了那件事。我妈的态度出奇地镇定,这让我很奇怪,她很快告诉我,其实在九十年代,她就接到过小舅舅传来的电报,知道了他的身份。

  我试图让我妈说服小舅舅,别让我加入109局。在109局的生活是很无聊的,我每次去都是硬着头皮。如果不是为了见文若兰,我肯定推脱有事逃开。可是,几个月间,我只见过她三次,还没怎么说过话。在我心里,宋雅的身影似乎逐渐远去,取而代之的,是更为活泼开朗的文若兰。

  可是我妈摇了摇头,说这事小舅舅可能做不了主。我知道这句话意味深长,也就没再追问下去。之后她就话锋一转,开始催婚,我知道她肯定知道些内情,但是碍于什么不肯告诉我。

  在陆之酒店,带我熟悉业务的,并不是文雀,而是一个叫柳青的男人,他长得干干净净,说话很腼腆,有时候有点娘。

  我们年龄相仿,所以很谈得来,我想到文雀曾经说过,109局里都是自己人,想必柳青也有什么特殊的能力,不过那几个月我实在没看出来。

  柳青最先教我的,叫暗文密码。109局的文件都是用暗文写成,这些暗文在普通人看来,都是狗屁不通的句子,基本上毫无含义。但是如果你熟悉暗文密码,这些就是最为内容十分晦涩的卷宗。

  然后他又告诉我一般的工作流程。我们404组,加上我一共有七个人,除了文雀和柳青,还有面试当天见到的一男一女,男的叫“溜轴”,女的叫黄莺。除此之外,还有两个人,不过一直没见过。而若兰的档案在龙城公安分局,不算这里的人。

  我从柳青的话里总结到,一般情况下,公安机关遇到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案件,便会由特派联系人(若兰)负责将案子接洽到109局,局里的干部(我猜测应该就是405房间里的领导)向各小组发布命令。转交案宗之后,由小组自由制定计划。

  拿我们404小组来讲,先由文雀,溜轴和黄莺跑现场,收集情报,再由柳青将所有资料汇总,大家分析出一定的结果,作出相应部署,如果案子破了,发现并无超自然事件时,将卷宗归还公安部门,由他们进一步处理。

  如果案子涉及超自然事件,并且有可能在社会上造成舆论影响的,勘察小组可以自行解决,而社会舆论问题的解决,那就是其他部门的事情了(隔壁403?)。

  在学习之余,我也对这里有了一些初步了解。其实我不能理解,这样一个部门为什么要选择一个酒店作大本营。按照我的逻辑,这种保密级别高的机构,那肯定在北京,最次也得在保定,可109局偏偏在龙城的郊区。

  就这个问题,我问过柳青和文雀,他们都表示不知道。柳青还神秘地告诉我,这座酒店,清末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曾经也是北洋政府的一个秘密机构,有这个传统,这块地的风水,就适合作这种事。

  我不以为然,风水秘术之类的东西,我是决计不信的,就没把他的话当真。继续我的探索之旅。

  陆之酒店一共五层。建筑风格极为另类,除了一楼大堂外,剩下的几层都是近乎完美的圆形,每层的房间,像是穿在项圈上的珠子,12个房间平分360度,很是对称。楼梯也是弹簧一般,旋转而上。我经常在四楼的栏杆旁边抽烟,一眼就能看见大堂。

  1、2、3层是客房,但是很少有人来这里住宿。在那几个月里,只有几个驴友来住店,还被门口的值班大爷七叔弄得很不高兴。其实我从第一次来,就觉得那个老头阴阳怪气的,对谁都是满脸的不屑,就连405那个黑脸大汉,他都爱答不理。

  四楼和五楼,就是109局的地盘。我们就在四楼,但是我知道四楼除了我们404小组,应该还有其他人,但是我没见过。五楼是禁止任何人上去的,除非有特殊的情况。我遇到的特殊情况只有一次,就是之前的面试。

  这里的人也很随性,一般情况下不怎么说话。我来上班的第一天,也没有任何人有任何表示,最热情的也就是文雀,说了几句欢迎的话。而溜轴和黄莺,顶多点头致意。而至于柳青,和他混熟是后来的事。

  除了若兰,这里给我最开心的事,恐怕就是发工资。每个月的十号,文雀会将工资装在信封里,放在每个人的办公桌上。我打开一数,竟然和我店里一个月的利润差不多,想想之前受过的骗,这钱我也就欣然收下。

  这样白领工资的生活,过了差不多四个多月。快到冬天的时候,若兰又来了。我知道,一定又有大案发生,因为此前我也遇到过几回,只要若兰一出现,整个109局就要开忙了。每到这时候,我就得回去,因为柳青要分析资料,顾不上我。

  我想往常一样,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这时若兰走过来,问我这几个月感受如何。我说还行吧,就是闲的难受,你一来,大家都开始忙起来,我就没啥用了。

  若兰嫣然一笑说道:“我就说这是个好工作,不用处理,照样拿工资,这样的好事,也就你碰上了。”

  我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对我微笑,心里说不出的开心,打趣说道,那还不是拖文警官的福吗?

  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知道我们的良苦用心了吧,知道就好好干,好处大大滴有。”

  后来我意识到,或许就是她这么一拍,我心中坚如磐石一般的宋雅,变作一片云雾,悄然散去。

  这时,文雀和黄莺急匆匆地走出来,看样子是要出现场。我连忙给他们让路,文雀走到我身边的时候却停下了,扭过头对我说:“小简,准备一下,和我出现场。”

  我一听出现场,心里有点兴奋,便说还准备什么,我早就想看看你们在鼓捣什么玩意。说着,就把包交给了若兰,跟他们一起下楼。

  上了车,我问他们溜轴去哪了,怎么不见他去。文雀说道:“他在忙其它的案子,这是你第一次去现场,到了那,什么都别碰,什么都别说,只要跟着她就行。”

  说着,他指了指身边的黄莺。

  黄莺转过头来,把工作证和报告递给我,我从没这么近距离地看过她。说实话,黄莺长得很漂亮,但不是若兰那种漂亮,浓妆让她看起来有些艳俗,但不可否认,她身上有一种魅力,是让男人产生冲动的魅力。

  我感觉有些心跳加速,忙接过工作证带上,却发现工作证后边有个坚硬的东西。我仔细看时,是个木头刻的国徽。

  我感到好奇,就问这个国徽是干嘛的。

  黄莺简练地回答说:“国徽是我们的护身符。那些不干净的东西,都抵不住国运。”

  我听他这么一说,不禁觉得脊背发凉,虽然我并不信鬼神之说。

  此时,文雀发动了汽车。我坐在后排,开始读那份报告,当然这份报告是暗文,我费劲巴力地看了一遍,似乎能够读懂。

  大致意思是,就在昨天晚上,龙城市白水区城乡结合部,一个平房区发生了灭门惨案。死者有三人,分别是这家的女人刘芳,她的父母刘赵二人和其方婷,嫌疑人疑似是这家的女婿方建国,如今畏罪潜逃。

  根据公安机关初步调查,这家人招赘了方建国的外地人做女婿。此人有前科,是个盗窃犯,被判过三年。十年前出狱,在火葬场工作,后经人介绍,招赘为死者家女婿,并育有一女。

  据从邻居了解到,方建国结婚后并没有什么劣迹。但是其岳父岳母,对他进过局子的经历一直耿耿于怀,翁婿之间感情并不太好。孩子出生之后,其岳父因为方工资少,曾不止一次对其辱骂。方有过反抗,但都是口头辩解。

  直到孩子上育儿园,翁婿冲突越演愈烈,互相辱骂几乎成了家常便饭。两人的争吵上升到肢体冲突。经过当地民警多次调节,未能有所改善。

  直到昨天夜里,方痛下杀手,并不知去向。

  我看完报告,感觉这宗灭门案,完全在刑警处理能力范围内,怎么会交给我们?于是我就跟文雀说,凶手已经锁定,发拘捕令逮他,然后审讯就好了,怎么发给我们?

  文雀没有直接回答我,说道:“看看最后一页的尸检报告。”

  我翻到最后一页,看了一眼就让我倒吸一口冷气。

  上边的意思大概是,这四个人都死于失血过多,却不是被凶器打死。因为他们的尸体残缺不全,都有大面积被啃咬过的痕迹,而这些痕迹,经过分析,就是人类牙齿的咬痕。

  我不由得惊讶地推出这样的结论:方建国,将刘家人活活咬死!

继续阅读:007 味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代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