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底牌是洪爷
半夏烟云2017-02-08 19:013,300

  当晚黄莺和我就商量好了计策,那就是以不变应万变。我们虽说有任务在身,但毕竟没有时间限制,而这里的案子正好相反,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地步。要说着急,还是他们更着急,黄莺的想法也是很简单,就是和他们耗着,看谁熬不过谁。

  我心想这办法也不怎么高端,一切还要看他们对我们了解的深浅。如果他们知道109局的实力,一定会把我们当成救命稻草,反之,没准这种对抗就会变成持久战。我清楚黄莺心里的想法,她是咽不下这口气,毕竟我们之前查案,处处受到尊敬和优待,在这里吃瘪,心中肯定不服。

  我虽然有自己的看法,但还是要顾及黄莺的感受,也就听她的指挥,在酒店耗了好几天。其实这种时光是非常无聊的,我又不喜欢到外面乱跑,只能呆在酒店里看电视,就这个空当,给张斌挂了个电话,让他好好看着铺子。

  百无聊赖的生活就这样过了有一个星期,我每天就是看看电视,吃饭睡觉,这个酒店的服务很周到,东西也很好,这样的生活很养膘,我都觉得自己肚子上有了赘肉。这段时间,保密局的人隔三差五都要来看看,希望黄莺答应他们的条件,而黄莺总有恰如其分的借口把他们支走。

  这样耗着,果然把压力都推给了对方,直到最后,郝局长再次亲自前来,在饭桌上,再次旁敲侧击地说到了帮忙的事情。我和黄莺知道他们贼心不死,这样软磨硬泡肯定是心虚得不行,据他说,据在这个星期,又有一个高中女生失踪,舆论已经把他们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听他这么说,我们有些幸灾乐祸,但表面上还要装作满脸惊讶,而且对此表示同情。其实我是真有同情的心理,不过同情的对象是那些受害的女生,而绝非眼前这些只会耍手段的官员。

  黄莺继续和他们插科打诨,阴一句阳一句,郝局长又不好发作,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还要佯装笑意,表情甚为尴尬。我在旁边说不上话,不过看着郝局长的样子,心中觉得很过瘾,很出气。仿佛前次见面吃过的瘪,今天给补回来了。

  但我也知道,像他这样身份地位的人,根本不会轻易服软,说不定心中又再盘算着,如何扳回一城。果然,郝局长突然命令手下的人出去,说又机要的事情要和我们说。

  我和黄莺对视一眼,都想到,郝局长又要出招了。

  他的手下走后,屋子里只剩下我们三个人。郝局长这时已经调整好情绪,恢复到之前那种深藏不露的高人姿态。他整理了一下袖口,看着黄莺说道:“这位同志的口才确实不凡,我也就不再班门弄斧了。不过,据我所知,二位的某位同事,似乎也来过我们这里。”

  此言一出,黄莺登时愣了一下,其实我也是心里一惊。据我所知,404组来确实有人来过这里,那就是失踪的洪爷。

  黄莺的表情很快恢复平静,说道:“这是我们组织内部的事情,我不是很方便透露。”

  黄莺很善于和人谈判,她这句话说得很好,言外之意就是:这干你屁事?直到这时,我才发现黄莺不仅仅是个神婆,还是个谈判高手。

  其实我挺佩服这样的人,毕竟这种场合,话不能说得太直白,需要旁敲侧击,而且用词要准确,让对方既要听懂,又抓不到什么把柄。而我身边这两位,恰恰都是都是深谙此道的人精。

  郝局长听完笑了一下,说道:“我也没有其他想法,你们派出的这位同志,我是见过面的。因为这属于鄙人职务分内之事,就像现在我接待二位一样。不过,那位老同志走的时候,我却没能给送行。”

  他一提到“老同志”,无疑就确定了这个人是洪爷,而且这句话很委婉地说出了,洪爷是在这里失踪的。这么说,也显得郝局很高明,他能这么说,就已经确定我们是来同一部门,而且对我和黄莺的底,摸得很清楚,但是他避开了自己知道我们身份这一点。

  黄莺说道:“没想到这件事还让郝局惦记着。不过这是我们部门内部的事情,需要专门的人员来调查,就算是我们俩,对这件事也知之甚少。”

  这话言外之意是:老狐狸,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我们局里人都不知道,你瞎操什么心?

  郝局长听完,脸上有点挂不住,但也没发作,继续说道:“这确实是你们内部的事情。不过,既然事情发生在我们这里,我们一定要尽地主之谊。来调查的所有人,我们都是竭尽全力来帮助的,可是当时我们的连环自杀案还没结,能帮忙的地方还是很少。不过,后来我们有了些新发现,再联系你们的时候,期间似乎出了些差错,以至于这些材料没有转交到你们手上。”

  黄莺听到他说这些,神态变得紧张起来,她脸上的肌肉微微抽动了一下,说明郝局长的话里有很重要的东西。她的拇指在食指上频繁地摩擦着,我知道她心中有了一丝顾虑。

  那就是,郝局长手中,很可能有关于洪爷失踪的具体线索。只不过这些材料因为某些原因并没有及时送往109局,一直保存在本市的保密局里。

  据我所知,洪爷确实是因为孤身一人,调查长沙连环自杀案而失踪的,这里肯定有些蛛丝马迹,可是之后对洪爷的调查究竟如何,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既然郝局长透露出一些线索,那对我们来说,多多少少也算一个机会。

  黄莺肯定也意识到了这点,所以,在谈判桌上一下子失去了优势,郝局长用洪爷做杀手锏,这招十分高明。

  见黄莺不说话,郝局长的身体微微向后靠了靠,继续说道:“可是话又说回来了,这些材料本应该寄给你们的,可是二位也看见了,我们最近实在是太忙了,一个闲人也没有,所以一直没有行动。不过现在好了,我可以把材料交给二位,只不过,找这些材料也需要人手啊,可我们现在最缺的也是这个。”

  他的言外之意再明白不过了,如果我们肯帮他查案,出了可以完成这次张在山的任务,还能拿到洪爷失踪的资料。胜利的天平已经完全向郝局长那边倾倒,因为洪爷这个砝码对我们来说,太重了。

  黄莺叹了口气,脸上浮现出笑意,说道:“我们来这里也有些日子了,一直好吃好喝地休息,也没能还郝局长这份人情,既然这里的案子需要人手,如果郝局长不嫌弃的话,我们愿意尽一份绵薄之力。”

  郝局长听完这话,哈哈大笑,以胜者的姿态说道:“如果二位肯帮忙,那必然是我们局里的荣幸,我们肯定抱着学习的态度,跟二位借鉴一下高端的刑侦经验。”

  说着,他站起来和黄莺握手。黄莺有些垂头丧气,不过还是佯装微笑道:“郝局长哪里的话,能为地方部门分忧解难,也是我们的分内职责。”

  之后,他们两人商议了一些调查事项,毕竟我们不能暴露身份,只能在暗中查案,这一点郝局长心知肚明,便答应我们的全部条件,并建议我们尽快开始。我心说,这不用你说,我们巴不得马上就结案,这里水太深,我是一刻都不想呆下去了。

  商议完毕,郝局长有何我们握手,打着官腔说:“希望我们这次合作愉快。”

  说完,就离开了。

  我和黄莺心中都很不爽,也没吃什么东西,就回到房间。我对他们的手段很是不屑,骂了老半天,黄莺却一言不发,我感到奇怪,便问她你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黄莺说道:“咽不下也得咽,调查张在山的事情是小,可洪爷失踪的事情是大。虽然郝局长这几番威胁让人心里不爽,不过妥协下来如果能搞到洪爷失踪的线索,那我们还是赚的。”

  她虽然这么说,我还是能知道她心中气不过。她的鼻翼微微颤动,就很说明这一点,我说既然这样决定了,是不是要和上边打个招呼?

  黄莺摇了摇头,说:“这个完全没必要,以郝局长的态度来分析,他就是想借助我们影子侦探的身份,为他破案,所以我们不能打报告。虽然这件事可能违背行动准则,但为了洪爷也只能这样了。”

  我觉得好奇,便问她,莺姐,什么事影子侦探。

  她拍了我一下,说道:“你还真是没脑子,这么简单的事情看不出来吗?我们从来都是暗中查案的,就算自己的案子都是这样处理,如果没有必要,不会惊动任何人。功是上边领,祸是自己担,郝局长早就看出来这一点了。”

  我恍然大悟道,这个老狐狸,是想借我们的手,自己立功啊,这个圈子水太深啊,我真是见识到了。

  黄莺笑道:“你也挺大岁数了,这些事都想不明白,真不知道你是怎么长这么大的。好了,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早点休息吧,明早就要给他们查案了。”

  我点了点头,从她的房间走出来,就要关门的时候,她突然叫住了我,我以为会有意外惊喜,但很快她就说道:“对了,忘了告诉你,前几天柳青打来电话说,文科已经没事了,过几天就会放出来。”

  我失落地说:“那最好不过了,省得我挂念他。”

继续阅读:019 被迫调查连环失踪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代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