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手到擒来
半夏烟云2017-02-08 19:013,256

  黄莺双手交叉在胸前,说道:“也不难为了你了,我告诉你。这个案子在别人看来,似乎毫无头绪,不过在我们手中,只不过是举手之劳。”

  我拿出烟来,给她也点了一颗,静静听她分析案情。

  黄莺说道:“我们之前分析过,排除了所有的犯罪动机,那么这一定是一个变态犯罪。而变态犯罪最为明显的一点就是,这一连串案件彼此之间应该有共同之处。所以,从一开始,我就开始着手寻找。”

  她吐了一口烟圈接着说:“虽然这里的资料十分详尽,不过真正有用的没有几个。你应该看得出来,凶手作案手段十分高明,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说明他在作案之前经过深思熟虑,将计划做得十分细致,精确到没个步骤。这在普通的刑侦人员眼里,堪比完美犯罪。”

  她接着说:“不过,就算作案手法再完美,也会露出破绽。而这个凶手的破绽并不在作案的方式和反侦察手段上,而在于作案动机本身。凶手对自己过于自信,舍本逐末,恰恰暴露了最根本的问题。”

  我听到这,似乎有些明白了,便插嘴问道,什么根本问题?

  黄莺答道:“那就是凶手本身的气质。”

  我有点耐不住性子,便和黄莺说,莺姐,你也就被卖关子了,我都快让你说晕了,你行行好,快点告诉我得了。

  黄莺却说:“小简,有件事你可得明白。分析案情不是看小说,你着急也是没用的。你是新人,对各类案件的侦破基本没有什么经验,我之所以这样做,是在启发你的逻辑推理能力,毕竟将来有一天,你也要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探员。”

  我心想她说得也对,我是彻彻底底的门外汉,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这么说来,我倒对黄莺很感激,如果不是为了启发我,估计她大可以自己继续查下去,忽略我的存在。

  想到这里,我陪笑道,莺姐,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就明白了,多谢你给我学习的机会。

  黄莺点点头,说道:“第一个受害人的生日是3月下旬,有经验的人都知道,3月21日到4月19日之间出生的人,都是白羊座,再联系到她日记中的内容,案子似乎就和星座有了联系。”

  我静静地听着,在她的只言片语中寻找逻辑的踪影,我当然是不懂这类事情,连自己什么星座都不知道,看来想做一个刑侦人员,储备的知识那一定要十分丰富的。

  黄英接着说道:“然而光靠这一点,并不能确定所谓的共通点就是星座。所以我让你看了一下所有受害人的生日,无一例外,都是隔月递增的,这就说明,凶手作案的顺序是按照星座排列的,从白羊座开始,已经到了第八个。换句话说,这是一个十二宫绑架案。”

  我恍然大悟,由衷赞叹道,莺姐你果然厉害,这么细小的线索你都能找到。十二宫绑架案,这个凶手玩得这一套倒是十分高大上。

  这个问题解决了,可是我还是不能理解黄莺明天就能破案的说法。我觉得她是虚张声势,做样子给郝局长等一干人看。我支支吾吾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黄莺一听咯咯地笑出声来。

  她说:“我没有别的意思,这案子的确就快破了。”

  我惊讶地说,这么快?就算听你分析完,我还是感觉没什么线索。顶多证明这是个十二宫案,可怎么确定凶手的身份呢?

  黄莺说道:“要确定他的身份也不难。首先,从受害人都是学生的角度来看,凶手的职业范围应该确定在学校内部。因为,以凶手的作风来看,他必定要精密布置和实施自己的计划,这就需要对受害人进行严密的监视,了解她们的各项资料。这样看来,凶手的工作一定在校内,而且业余时间十分宽松,不排除老师的可能。其次,关于女孩日记中出现的梦境,别人可能会觉得毫无意义,但在我看来,这正是凶手不小心留下的重要线索。一个人连续三天作同一个梦的概率几乎为零,所以,那根本不是梦境。”

  我忙问道,不是梦境是什么?

  黄莺说:“应该是催眠。凶手故意将受害人进行催眠,产生的幻觉正好被当成了梦境。这也能解释,为什么这么多的受害人都是人间蒸发。因为凶手并没有亲手绑架她们,而是让她们自己走进了陷阱中。”

  我听完这些,不得不为黄莺的判断所折服,她果然是精通古今中外各类玄学的高手,当然我也为凶手感到不幸,他恰恰碰到了黄莺。

  黄莺继续说道:“这么说来,嫌疑人的范围有缩小了很多。催眠这个东西,如果不是进入玄学,就会进入心理学领域,在高中校园中,玄学老师是不可能的,所以一定是心理学方面。所以,高中老师,心理学,空闲时间多,这让你想到什么?”

  我思考着这些问题,一个几乎快忘记的名词出现在我的脑海里,那就是:心理辅导教师。

  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黄莺拍了拍我的头说:“你总算开窍了。”

  虽然受到夸赞,我却还是心里没底。毕竟根据这八个受害人的情况来判断,她们并非来自同一个学校,而且相隔甚远,一个心理辅导教师怎么能随意出入多个学校呢?就算能判断他的职业,也没法确定他究竟是哪个人。

  我说出自己的顾虑,黄莺笑道:“能不能确定凶手,这就要靠你了。”

  我一听说要靠我,自然知道自己的鼻子又要上场了,便点点头说,莺姐,说说你的计划吧,让我闻谁去?

  黄莺胸有成竹地说出了自己的计划。我们还是从第一起案子着手,既然女孩在失踪前被催眠过,那就证明凶手不止一次接触过受害人,既然接触过,那么一定会留下一些味道。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进入第一个受害女生家里,确定凶手的味道,然后走访各个学校的心理辅导教师,根据味道确定他们的身份。

  我听完她的计划,觉得这事不需要我们亲自去查。把这些分析结果交给郝局长,让他们挨个核实,速度虽然慢一点,不过方向对了,破案也就是时间问题。

  黄莺却摇摇头说:“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我们得让他们看到诚意,让他们输的心服口服。”

  计划已经做出来,下午我们就开始行动。本来我还害怕我们亲自去现场会不方便,毕竟我们无法和公安机关直接接触,又不能私闯民宅。可黄莺却从旅行箱里拿出来两套制服和工作证,我一看,居然是自来水公司的。

  于是,我们便乔装为自来水公司的人员,让闷驴小窦开车载我们到受害人家中。我们声称要定期检查送水管道,敲开了他家的门。不出我们所料,这家人横遭劫难,屋内气氛十分压抑,屋子也好多天没收拾过了。

  我们之前就已商议好,进门之后,黄莺负责和家人攀谈,我喝过酒之后佯装检查管道,趁机溜进女孩的房间,快速确定其中的所有味道。

  计划实行的十分顺利。我站在屋子里很快就排除所有无用的味道信息,最后锁定在衣柜中一件大衣上。大衣上是一种是混合了烟味,高档皮带味和腕表铁锈味的混合气味,典型的男人味道。

  我说过,这个世界上没有两个人的味道是完全一样的。就算两个男人都抽烟,扎高档皮带,带同一款腕表,一旦和体味混合在一起,就会有特定的味道。我深呼吸几次,让这种味道在脑中留下鲜明的记忆,反复确认之后,离开了女孩的房间。

  在临走时,我又仔细分析了女孩父亲的味道,确定和之前的有分厂明显的区别之后,才和黄莺一同离开。

  之后,我们又走访了另外几个受害人家里,故技重施,不过之前凶手的味道却不是每家都有,这说明凶手可能在后几次作案中,意识到了这点,从而对作案方法进行了改进。虽然他很聪明,但在我面前也是徒劳,因为他不会想到,有人会通过气味来追踪他的罪恶。

  这样一番调查下来,黄莺和我已经能过确定之前的推断都是合理的。所以,趁着学校尚未放学,我们马上实行下一步,那就是确定凶手究竟是谁。

  当然,我们还是以自来水公司员工的身份进入校园,专门找到心理咨询教师的办公室,黄莺还是继续何人攀谈,我在一边佯装寻找水管,暗中核实味道。

  不过,走访的前几个学校让我们很失望。因为大多数心理辅导教师都是女性,味道当然也不符合之前我嗅到的那些特征。

  就在快要放学的时候,我们来到了长沙第x高级中学。这里的心理辅导办公室很偏僻,在教学楼最高层的阴面,旁边就是该校的监控室。黄莺走在我前面,还没等敲门,我就已经嗅到那个该死的味道。

  我站在原地,突然感到一阵紧张和压迫,我知道这扇门里面,关着一只恶魔。黄莺一看我停下来,便知道这回是找对了,走过来问我是不是这里,我点头表示同意。黄莺脸上浮现起笑意,轻声对我说:“咱们来会会这个十二宫恶魔。”

继续阅读:021 地狱十二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代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