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不可回首
半夏烟云2018-03-22 12:383,303

  佟麟浑身哆嗦,低着头,眼睛不敢和我对视,默认了自己的罪行。我怒火攻心,抬起腿来在他肚子上狠踹了一脚,把他蹬出去几米远,摔在地上。

  他痛的大叫,捂着肚子挣扎着坐起来,一脸痛苦地说:“打得好,我这次回来,本来就是要告诉你真相的,没想到,你自己先知道了。我做好了一切准备,哪怕你打死我,我也认了 。”

  我听他这么说,怒气更盛,黑着脸追过去,又在他肚子上锤了几拳。我骂道,你这个人渣,猪狗不如的畜生,我打死你都是轻的。

  他挨了我几拳,痛的跪在地上,龇牙咧嘴地喘着粗气,说:“小五,我也后悔啊,直到现在我也很内疚。可是,可是当时我真的没有办法,自从宋雅出现,你就像丢了魂一样,整天跟着她,连说梦话喊得都是她的名字,我必须想出一个办法来……”

  我狠狠地给了他一个耳光,骂道,这就是你弄死她的原因?就为了自己那点自私的想法,你就要杀人?你这叫草菅人命,知道吗?

  佟麟受了我这一巴掌,重重地向后倒去,再也起不来。

  他躺在地上,用手抹了抹嘴角的血,说道:“杀人偿命,这道理我当然知道,可是小五,当年的我,不能没有你。你是我一个人的,为了你我什么都能豁出去,那种感觉,你可能不会懂。”

  说完,他涕泪交流。

  听他这么一说,我似乎全身失去了力气,瘫倒在地上。他说的很对,我们都是一类人,我也有过类似的想法,为了宋雅,就算是地狱,我也肯走一遭的。

  这么想着,我的脑子里一片模糊。对与错的界限在哪里?佟麟为了我杀了宋雅,这是自私的极端行径。可是如果宋雅没死,她被别人吸引到不可自拔的地步,我又会怎么做呢?我也会动用心机,害人性命吗?我说不好。

  佟麟见我冷静下来,拿出两根烟点燃,给我抛过来一根,说道:“小五,我这辈子没什么朋友,我们关系最好,可是我却一直想超出朋友这个关系,我不知道是我错了,还是这个世界错了。”

  我捡起烟,抽了一口。我知道他现在很愧疚,很自责,要不然他也不用千里迢迢跑回来让我胖揍一顿,我渐渐舒缓了语气,对他说,你说自己已经结婚了,干嘛还要回来,在那边不是挺好的吗。

  他惨然一笑,悲哀地说:“背上了良心债的人,一辈子做噩梦的。我不想我下辈子都这么过,我这次回来,是想做个了结。”

  我说,你回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告诉我真相?

  他点了点头:“算是其中一个吧,我知道以你的性格,宋雅谜一样的死会让你一辈子不安生,我不想你的余生都活在这样的氛围里,所以,我决定告诉你真相。不过,领我吃惊的事,你居然已经知道了。”

  我冷笑道,你布局的心机实在太歹毒了,如果不是有人提醒,我会一直蒙在鼓里。

  听我这么说,佟麟苦笑道:“都是机缘巧合,我本来是好奇你究竟在日志里写什么,没想到发现了宋雅的秘密,又刚好我注意到了那个发廊小哥是个淫 棍,简直就像是天赐的良机,要不然我也不会那么当机立断。”

  我不想再回首往事,便打断他说,你刚才说告诉我真相不过是这次回来的目的之一,那剩下的还有什么?

  他听我这么说,站起身来,长吐了一口气说道:“我已经自首了。”

  听他这么说,我心里一惊,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坏了,便问他,真的假的,你不是已经结婚了?你在美国吃香喝辣,堪比神仙生活,会乖乖回来自首?

  他整理好衣服,拍掉屁股上的土,正色说道:“你说的不错,我是可以逍遥法外。可是你要知道,身体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灵魂却无法摆脱道德的惩罚。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试图在记忆中抹去自己犯下的罪孽,可是那件事就像粘稠的魔鬼一样跟随着我,无论我身处何处,只要安静下来,它就会跑出来折磨我。所以,我必须遭受惩罚,自首对于我来说,就是一种解脱。”

  我看他态度真诚,不像是撒谎的样子,便叹了口气对他说,这些你自己知道就好,世界是平衡的,你犯下了罪孽,必须受到处罚,这叫人在做天在看。不过,你这是故意杀人,就算自首,也免不了牢狱之灾。

  佟麟笑了笑,说道:“只要不是死,什么我都能接受。”

  我看他情真意切,自己也有点动情,便说老佟,等你还清罪孽,我还把你当兄弟。

  他笑了笑,从口袋里拿出一把车钥匙抛给我,说:“你不是一直都想要个车吗?我这台给你了。”

  我接过钥匙马上扔了回去,对他说,你的东西我都不要,电脑铺子也还给你,本来就是给你打工,你回来了那就是你的了,这几年我也挣了点钱,算是拿回了投资。在你出来之前,我们先各走各的。

  他听我这么说,脸上露出懊丧的表情,低下头点燃了一根烟,对我说:“就按你说的办。不过,我马上就要进局子了,这些东西你先替我保管,我在龙城也没什么亲人,交给你我也放心,等我出来,你再还我。”

  我想了想,这或许算个办法,也就同意了。

  他扔了烟头,把车钥匙放在花坛上,穿过草丛走到马路拦了一辆出租车,在上车之前,他扭过头,意味深长地对我说:“小五,听我一句,人不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那非常危险,你好自为之。”

  我目送他的出租车走远,知道那是西区公安局的方向,那一瞬,心里突然五味杂陈。我最喜欢的人已经死了,最好的朋友也要进局子,可能我就是这个命吧。

  之后,我给张斌打了电话,让他过来取车,我没有驾照,根本不会开车。等了半个多小时,张斌来了,一见到那辆车,眼睛就直放光,不停地说:“五哥,这车可太牛逼了。”

  这件事以后好几天,我心里一直闷闷不乐。宋雅的死这件事,已经告一段落了,发廊小哥被枪毙,佟麟也进了局子。或许已经没有比这更好的结果了,可是我还是无法释怀。再加上文雀被带走的事情,那几天我一直黑着脸,跟谁都不说话,弄得张斌和六爷一头雾水。

  六爷和我谈过几次,他以为我是为了十二铃的事情不高兴,便劝我说,你也就帮朋友的忙,尽心就行了,没必要这么较真。

  我心里乱糟糟的,也没什么兴致跟他说话,便对付了几句,到铺子外边抽烟。

  就在这时,一辆肌肉车在我身边停了下来。一个女人摇开车窗,探出头来,我一看,竟然是黄莺。

  黄莺摘掉墨镜,一脸怒色地嗔道:“你怎么回事?电话怎么关机?我看你脑子真有问题,我是不是交代过你,收拾好行李,等电话?”

  听她这么一说,我拍了一下额头,心说不好,这几天我浑浑噩噩的,把这件事给忘干净了,手机几天前就没电了,一直没充,行李更没有收拾。

  我一脸愧疚地看着黄莺,说莺姐,真对不起,我马上收拾东西。说着,我就转身要上楼。

  这时,黄莺叫住我,余怒未消地说:“还收拾什么?没时间了,若兰已经把行程安排好,两点的飞机。”

  我低头看了看手表,已经一点半了,从这里到机场,半个小时恐怕到不了,就满脸陪笑道,莺姐,我看今天是赶不上了,要不我们改签吧?

  黄莺一听我这么说,“腾”地一声拍了一下车门说:“你以为我们是旅游吗?还改签?那边的同志已经准备好了,你说推迟就推迟?”

  看她怒气冲冲的样子,我结结巴巴也说,莺姐,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她瞪了我一眼:“先上车,我有办法。”

  我本来还想回去跟张斌交代一下铺子的事情,可是一看黄莺怒发都要冲冠了,也就把这话咽到肚子里去。

  ,见我上车,黄莺发动汽车,一脚油门车速就飙到80,我坐在后座一下子就被甩了个跟头,忙说,莺姐你别着急,我虽然不会开车,可是这样开太危险了。

  黄莺紧踩油门,对我说:“这才哪到哪?扶好了!”

  我只听见汽车马达“嗡”地一下,还没坐稳,身体就向后仰去,后脑勺重重地磕在椅背上,虽然不疼,但是撞得眼冒金星。

  我心想这个黄莺到底什么来头,看着妖艳妩媚,开车怎么这么愣?这要是出了点事,我不就给她陪葬了?就算她这样开,半个小时肯定也到不了机场,因为龙城并没有机场,最近的一个是在正定。

  我用手紧紧抓住把手,从车前窗看到黄莺不断右侧超车,看得我是心惊胆战。被超的司机在后边破口大骂,黄莺听到骂声,把左手伸出窗外,竖中指回敬。好在现在不是什么高峰时段,路上不是很堵,十几分钟我们就走出了很远。

  等车子平稳了,我向外一看,不觉心里大惊,这条路不是通往机场,正好是背道而驰!我心说女司机太可怕,根本不认识路,便叫道,莺姐,我们走反了,这是去市中心,不是机场。

  黄莺说道:“老实坐着你的,到了你就明白了。”

继续阅读:016 黄莺的能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代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