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焚铃
半夏烟云2018-03-27 10:203,347

  我一听三爷这么说,就知道这次来对了,便给他满了一杯酒,说,三爷,这事的原委,您老可得跟我说说。

  三爷缓缓地放下照片,目光在我和六爷的脸上扫动:“你两个小子这回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十二铃这东西,可不是一般人能看到的。窃行有规矩,不是自己人不晾铃铛,这东西在行内人眼里,可是比命都重要的东西。”

  我看了六爷一眼,撒谎说,这是我一个倒腾古玩的朋友发给我的,他知道我离着北京近,托我给他问问底。

  其实这个慌撒的十分不高明,漏洞百出,说完我自己也后悔了。果然三爷听完了之后,便说:“你这朋友在哪?这铃铛出不出手?出手我就买下了。”

  我想接着往下编,却发现三爷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一时之间竟然语塞,说不出话来。好在这时,六爷出来打圆场,说小五的朋友在国外,是从洋人手里弄来的,我看到这个照片,一眼就看出是十二铃,所以就想起来问问三爷您。

  三爷将信将疑地看着我们,说:“洋人?哪国的洋人?”

  我手心汗都出来了,心想这个三爷果然事老狐狸,这么个事还要刨根问底,想蒙他还真不容易,可是谎话还得编下去,就一狠心,说了个美国。

  三爷听完,目光从我身上移开,喝了一口酒,嗯了一声,说道:“美国鬼子,倒是有可能。”

  我看他不再逼视自己,心里松了口气,歪打正着,也算是我的造化。要不然,这事刨下去,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说,毕竟我不能透露出一丝109局的事情。

  我又起身给三爷满酒,三爷叹了口气,说道:“其实十二铃这个事,还得从古时候说起。”

  我见三爷打开了话匣子,频频敬酒,不一会,三爷脸上就红光泛滥,嘴里的话也就多了起来。

  他一开始并没有说,这个十二铃到底是属于谁的。倒是给我上起了窃门的历史课。我这么一听,才知道,这位三爷的确不简单,其实他就是北谭的嫡系传人,当年赫赫有名的北派大佛爷谭庆龙,就是他爸爸。

  三爷说,这南北两派之所以分立,除了行窃手法略有不同外,最大的差别就是祖师爷不一样。

  南派认为,窃门的开山祖师,是春秋时期的盗跖,这个盗跖就是坐怀不乱柳下惠的亲弟弟,是当时的一个豪强,劫掠州县,还和孔老夫子对骂。

  而北派认为,窃门的祖师爷应该是战国时期的段舒。这个段舒就是鸡鸣狗盗的那位,就是他,用自己高超的偷窃技巧和智慧,两次救孟尝君于秦国,让合纵的局势又维持了若干年。

  这两派是从哪个朝代分裂的,已经无从考证。但是,两者之间的矛盾却越来越深,两派也彼此瞧不起。同行是冤家,这句话用在南北两派最合适不过。

  南派因为自己的祖师爷盗跖骂过孔子,便觉得自己是和儒家礼法分庭抗礼,自成一脉,更有甚者,还扬言在诸子百家中,加一个“窃”道。

  北派却认为,盗亦有道应该用在为国为民上,就像段舒帮助孟尝君一样。而不是蛮横不讲理,只顾着自己发财,不管天下大事。

  这样的情况在民国时期,却有了改善,原因很简单,日本人打进来了。

  南北两派握手言和,就是发生在南张北谭的世代。两派从此不再内斗,团结起来,一致对付日本人,或者说,一起偷日本人。但是这股民族情怀,并没有被当时的任何势力看重。一来是,窃门的名声却是不好,二是大多数行内人,都是道上的好汉,根本受不得约束。

  可是南张北谭二人,还是想出了自己的抗日计划,但至于他们都干了什么,三爷却没说。

  建国之后,人民公安开始整治社会风气,新社会不允许窃门这样的毒瘤存在。大家也觉得都新社会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没必要偷偷摸摸了,南北两派也就这么散伙了。可是到了五六十年代,一波又一波的运动兴起了,窃门也就被人民翻起了旧账。

  当时的北派,一共有三大佛爷,都是十二铃大盗。天字第一号,那便是谭庆龙,每次运动来了,批斗会上总有他。其余的两个,一个是天津卫的飞天鼠毛舜天,一个是东北的钱串子胡满楼,也是批斗会上的常客。

  当时的三爷已经成年了,批斗会上还跟自己父亲划清过界限。但背地里还是想办法,让老爹少受点苦。谭大佛爷在五十年代末,被判了十年,六十末年代出狱,当时的大潮已经到了不可控的程度。

  他一出狱,就听说飞天鼠毛舜天被红卫兵打死,而东北的钱串子胡满楼,受不住折磨,便供出了北派窃门的所有资料。谭大佛爷听说这些,心中不免害怕。害怕倒不是为了自己,他当时快七十岁了,生死已经看淡,他最怕的就是连累家人和门下的兄弟。

  于是,他让自己的小儿子,也就是三爷,去南方找一下张在山,让他将窃门的所有资料通通销毁,特别是那些战国时候传下来的青铜铃铛,一定要熔掉,别给红卫兵留下任何把柄。要知道,那时候有些窃门的兄弟,都已经做了领导,虽然也在那期间中遭受冲击,但都能苟活,一旦被确定以前干过小偷,那肯定必死无疑。

  南派的瓢把子张在山就是这样的领导,他比谭大佛爷小十多岁,解放军下江南时候参了军,那十年已经是个副团干部。在军队里,相对来说,受到冲击还是比较小的,所以张在山就带了人,和三爷一起在全国奔走,就是为了收掉窃门的青铜铃铛。

  三爷说,其实不用他们收,大多数人早就知道,铃铛是惹祸的根苗,恨不得刚建国就挖个坑埋了。

  按照谭大佛爷的说法,南北两派,铃铛一共有一百零八个,正对应天罡地煞数目。各个等级都有,当然许多低等级的,早就自己把铃铛处理掉了,这就让三爷和张在山少了很多麻烦。可事情难就难在,那些十铃以上的高手身上。

  这些人技艺纯熟,江湖气又重,一生视铃铛如姓名,死都不肯离身。

  据三爷说,这样的老顽固不下三十人,南派的还好说,毕竟张在山的威信还在,再加上好言相劝,也就交了铃铛。但是北派有两个十一铃高手,不管怎么说,就是不给,其中的一个,河北鼓上蚤,在批斗会上直接吞铃而死。

  剩下的一个,叫做百翅雁宋柄鑫,当时是河南的一个县委书记,当时已经关进牛棚,不过还没有人指认他是窃门中人。他甘愿和铃铛共生死,要是三爷拿走了,他就立刻死在三爷面前。

  三爷和张在山看他如此坚决,当时也没什么办法,又急着返回部队,也就就此作罢。后来,两个人又到东北,通过关系,把钱串子胡满楼的铃铛也搞到手,又回到谭大佛爷那里,拿上他的铃铛,再加上张在山的,一共九十九个。

  他们不敢怠慢,直奔农村找了一个炼铁的土窑,把铃铛一个一个扔进了窑里,熔成了一个铜块,又趁着夜色,把铜块沉入了当地的河里,之后,张在山和三爷分道扬镳,此后直到80年代张在山去世,三爷再也没见过他。

  三爷回到家,向谭大佛爷说起了事情的始末。谭大佛爷数了数数目,除了被自行处理掉的几个,就剩下河北鼓上蚤吞下肚子的一个和百翅雁宋炳鑫的那个。谭大佛爷当晚黯然神伤,从此一病不起,一直到他两年后去世,依然督促三爷早点收回那两枚铃铛,以免殃及无辜。

  三爷后来去过河北,别说是铃铛,连鼓上蚤的尸首都找不到。过了没半年,百翅雁果然被人揭发,接连三天遭受红卫兵批斗,再加上他有糖尿病,结果在牛棚活活渴死,铃铛也下落不明。

  就此之后,三爷还是谨尊父命,每隔一段时间,就去当地打听,可是几年间一无所获,好在拿两枚铃铛也没在出现,让三爷少了一些顾虑。

  一转眼,毛主席去世了,那十年也就结束了。三爷终于送了一口气,再也不用跟铃铛着急了。进入八十年代后,很多人的冤假错案都被平反,谭大佛爷和那些屈死的窃门兄弟,也都响应恢复了名誉,似乎事情就此了结了。三爷当时,也是儿孙满堂,生活平静安详。

  直到九十年代末,两个美国人敲开了三爷家的门。三爷问他们有何贵干,一个会说中国话的给他看了一包东西,没错,是三枚青铜铃铛。其中的一枚是十一铃,另外两枚一个是三铃,一个是六铃。

  美国人说,他们知道铃铛的实情,而三爷是谭大佛爷的后人,他们希望找到一个十二铃。三爷一见铃铛,当年的往事就历历在目,头痛欲裂,一句话也不想和他们说,很不客气地送走了美国人。

  后来三爷还觉得好笑,十二铃一共就五枚,都被他亲手熔了,怎么还会有呢?当时外国人来中国买文物,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三爷也就没当回事。

  再后来,就是今天,我们拿着这幅十二铃的图片来找他,他自然是很吃惊。

  听三爷说完这些,我和六爷都是一阵沉默,心里仿佛压了一块大石头,一时之间,说什么都显得不合时宜。当然我们也明白,这事情蹊跷了,如果事实真如三爷所说,那么文雀找到的这个十二铃,到底是哪来的呢?

继续阅读:013 孰真孰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代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