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没脑子
半夏烟云2017-02-08 19:013,206

  文雀当即就将小摊贩的手套借了过来,弄得小贩摸不着头脑。我们仔细查看,手套上尽是油污和鼻涕,除了感觉恶心,也没发现什么。

  文雀问那个小贩道:“大哥,你这里煮驴杂汤,烙火烧,用的什么燃料?”

  小贩一脸茫然地回答说:“都是用嘎子罐,生意好的时候,三两天就换一罐。”说着,他用手指了指灶台下边。

  我们起身去看的时候,果然那下边有两个钢瓶。文雀说,嘎子罐就是gas罐,是本地对液化气钢瓶的俗称,价格便宜,是不同于管道煤气的气体燃料。

  文雀悄声对我说:“小简,闻闻那个钢瓶,来源是不是这个?”

  我嗅了一下,确定正是那种气味,而且液化气钢瓶附近气味更为浓郁,我把这些报告给文雀。他点了点头,一边结账,一边小声念叨:“我知道凶手在哪里了,我们回陆之。”

  我们上了车,黄莺问他:“文科,那到底是什么气味?”

  文雀发动汽车,回答道:“是气味剂。液化石油气的主要成分是甲烷和氢气,这些都是无色无味的气体,一旦泄漏人们难以发觉,所以一般的厂商为了避免发生泄漏事故,都会在液化石油气中添加气味剂,好引起人们的警觉。”

  黄莺点了点头,很不屑地看着我说:“小简,你也太没有生活经历了吧。嘎子罐没见过吗?这点味道都分辨不出来?简直是没脑子。”

  我辩解道,莺姐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小时候住大院用蜂窝煤,长大了住公寓用管道煤气,嘎子罐就没正经进入我的视线。再说,你也听文科长说了,那是专业的气味剂,我又不是化学专业的,怎么了解那个?

  黄莺不无嘲讽地说道:“现在的年轻人啊,凡是都爱找借口,就不知道把这些时间用在充实自己上。你们啊,就是没脑子!”

  我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文雀打断:“她说得对,小简,你现在是109局的人了,以后一定要注意收集气味信息,今天如果不是凑巧,我们肯定没法确定那个气味。多闻多想,对你有好处的。”

  我听他这么一说,觉得有点道理,也就不再说什么。我很清楚自己在这个团队里,是属于辅助角色,真正能够分析的大脑,那是需要丰富的生活经历和刑侦经验,跟他们比起来,我或许真的是没脑子。

  我们回到陆之酒店以后,文雀很快把柳青也叫了回来,我们分析了一段时间,彼此交换意见。虽然我也参与其中,但并说不上什么话,多数时间都在聆听。

  文雀根据我嗅到的气味剂推断,凶手方建国虽然在火葬场工作,但是他清洗过的衣物中,气味剂浓度还是很大,证明他一定在制造液化气的场所长期逗留,很有可能他从事兼职工作,工作地点应该在油气田或者液化气工厂。如今他不知所踪,很有可能在上述地点藏身。

  我们很同意文雀的推断,于是叫柳青写出了搜索建议报告,连夜叫来了文若兰,让她交给龙城分局刑警支队。

  若兰听说案情有了发展,就让我们将详细报告一块写出来,她一并带去。

  于是,我们分别动手写了报告,由柳青汇总。我和黄莺负责的是现场勘察报告,黄莺很快就写完,但是我迟迟写不出字来。因为报告要用暗文写成,这就相当于给文件加密。

  虽然我那时已经基本能够读懂暗文,但写出来还有有困难的。在柳青的帮助下,费了九牛二之力,写的还不是很通顺。黄莺看着着急,也过来帮忙,写完的时候,天都快亮了。柳青将资料整合好,发现了本案中几个疑点。

  第一, 从遇害人家里的整洁情况来看,凶手并非十恶不赦之徒。

  第二, 凶手行凶过程中,处于癫狂状态,可能患有精神疾病。

  第三, 案发之时,受害者并未收到捆绑,完全有行动能力,却并未试图逃生。

  柳青把文件交付给若兰。若兰大致看了看,当看到我写的现场惨状时,霎时间脸色变得煞白。轻声说道:“真是个禽兽,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放过,简直毫无人性!”

  黄莺说:“这的确有些匪夷所思。常言道,虎毒不食子,天下哪有父亲这样残杀自己的女儿的?”

  柳青也说道:“难道是他们甘心被杀?”

  文雀解释说:“没有人甘心赴死。从现场的粪尿来看,肯定是凶手突然暴起行凶,这家人猝不及防,才造成惊吓过度失 禁。”

  我们沉默了好一会,文雀才说道:“好了,今天先到这吧。若兰你先把资料翻译给刑警,让他们分析一下,我们能找到的,就是这些了。其他人,都散了吧,大家都忙了一晚上,回去休息。”

  我回到铺子里时候,已经天光大亮了。六爷起来遛鸟,正撞见我,看我一脸疲倦,一脸色相地说,怎么着小五,开荤去了?昨晚上在哪个发廊睡的?

  我说六爷你别么劲,狗吃屎觉得香,它就觉得全世界都喜欢吃屎。

  六爷骂道,小崽子你怎么跟六爷说话呢?说六爷是狗?我还告诉你,我就是好这口,不像你,挺大个人,粪堆似的往那一坐,假面贼心的。去就去了,没啥不好意思的。

  我说六爷你赶快溜你的鸟去,我没心思跟你说话,我累的肺叶子都要打卷了。

  六爷摇摇头说,你小子不会是个二椅子吧?我咋没看见过你跟女人在一起呢?这话靠谱,挺大岁数不结婚,八成就是因为这个。小五,我可听说美国你们这号人可挺吃香啊,要不投靠美帝去?

  我说投靠你大爷,我要是个基,第一个就先上了你。

  六爷笑道,那算了,六爷我不好这口。

  这时张斌买了早点回来,看见我就叫我一起吃。我从昨天中午开始就没怎么吃东西,下午又吐了个干净,于是胃口不错,吃了个饱。期间张斌也问起我去干了什么,我说朋友拜托点事,忙了一宿。

  吃过饭,我就躺在床上准备补觉。可是一闭上眼,全是那血淋淋的现场,还有残缺不全的尸体。我此时才意识到,这样的案子交给我们是有多正确。试想普通人,就算不亲眼看到,只是听听就会觉得害怕。

  人一旦害怕,就会乱想。社会上那些经不起推敲的谣言,都是这样传出来的。其实我心里挺好奇,这个案子究竟是怎么回事,最后应该怎么解决。方建国到底为什么要这样丧心病狂地痛下杀手,肯定不是翁婿不合这个简单的原因。

  没想到我参加的第一个案子,就是这样残酷,也不知道我加入109局,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还好有文雀和若兰,前者让我有一种安全感,后者让我觉得世界依然美好。也不知道若兰有没有男朋友,我是不是应该追一下呢?

  就这么糊思乱想着,我渐渐睡着了。

  再醒过来的时候,是张斌叫我吃晚饭。他说看我睡的挺香,中午就没打扰我,我一看表,都下午5点多了,于是就和他们一起吃饭。六爷一边喝着小酒,一边听着京剧,对我说,小五昨晚肯定一场大战吧,看你累的,睡了一天。

  我不想搭理这个老流氓,只顾吃饭。还没吃完,电话就响了,不出我所料,是文雀打来的。他说,案子有了进展,让我过去看看。我擦了擦嘴,跟张斌说看着铺子,就出门打车。

  张斌跟在我屁股后面问:“五哥,今晚回来吗?”

  我说不一定。

  六爷在里边喊,小五注意身体啊,量力而行!

  到了陆之酒店,就发现404坐满了人。那个叫溜轴的,已经回来了。文雀正在抽烟,见我进来,让我座下。

  屋子里的气氛很沉闷,大家都不说话。我向旁边的柳青问清情况。原来,公安机关对我们昨天的报告很满意,特别是那三个疑点很看重。

  经过调查发现,犯罪嫌疑人方某性格内向,不善言辞,但脾气很好,根据方某服刑监狱的档案和其工作地点的体检报告,也看不出方某罹患精神疾病。这就是说,方某很可能受到了外界干扰而变得暴力嗜血。

  第二,根据医疗部门的资料显示,受害人刘芳,也就是方某妻子,智商不足50,是个先天智障。这种智障,属于母系遗传类疾病,也就是说,刘芳的母亲和女儿,也患有此种病症,邻居的证词也证明了这一点。

  还有,根据文雀的推断,公安部门果然在西郊的一个油气田,发现了方建国。根据那里的保安说,附近的居民长长有人趁着夜色,从管道里偷液化气出去卖,方建国可能就是其中一个。

  被捕的方建国浑身是血,躲在矿坑里,神志不清。见到公安人员后,死命反抗,咬伤警员三人,最后被麻醉枪制服。刑警认为方某患有精神病,带到医院检查。检查的结果令人大吃一惊。

  那就是,CT显示:方建国的颅腔里是空的!也就是说,他没有脑子!

继续阅读:009 阴左阳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代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