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阴左阳右
半夏烟云2019-03-10 04:013,343

  我心说这也太扯了了吧。大活人怎么能没有脑子?没脑子怎么思考,更没法行动啊。难道他是僵尸?可这又不是美剧,好端端的哪来的僵尸呢?

  柳青看我满脸的疑惑和惊讶,便拍了拍我的肩膀,耳语道:“刺激吧,109局就是和这些东西打交道的。”

  文雀这时掐了烟头,说道:“各位同仁,案子发展到这个地步,按照条例,公安部门已经结案入档,全权由我们负责。根据六号红头文件,我们有权自由处理。现在我们表决,阴左阳右,开始吧。”

  我问柳青,什么是阴左阳右,怎么听着像算卦?

  柳青笑着说:“不是算卦,一般交付给109局的超自然事件,视事件的影响性和后继危害性大小,我们拥有自由处理的权利。如果事件不大,我们可以选择到此为止,也可以选择继续侦查。就此罢手,就是深埋的意思,为阴。继续调查,有揭露真相的意思,为阳。我们内部表决,选阴的坐左边,选阳的坐右边,是例行投票。”

  我哦了一声,说这还挺民主,我还以为这样的机关,处处都是惟命是从。

  柳青还想说点什么,但是没开口。起身坐到了右边。若兰因为不是这里人,只好起身站在了门口,不参与投票。紧接着,溜轴也坐到了右边,黄莺本身就在右边,所以就没动。最后,文雀也站起身,走到溜轴的后边站定。

  此时的办公室内,只有我一个人坐在左边。我猛地抬头,看见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我看,弄得我很不自在。看来这些人都想继续查下去,我当时心里又不怎么在乎,更不想犯众怒,只能在众人的注视下,灰溜溜地坐到柳青旁边。

  文雀此时说道:“既然我们一致同意查下去,我现在就分配任务。溜轴,黄莺,你们去抓获嫌疑人的油气田和他之前工作单位走一遭,将他近几个月的行踪确定下来。柳青,你全面搜索关于无脑人的资料,写份报告给我。若兰,你马上安排一下,我和小简去看守所,会会这个僵尸。”

  任务分配已定。若兰第一个出门,毕竟去看守所看重犯,需要一定的手续,我猜最快也得明天才能见到,毕竟现在天快黑了,正常工作都做不了。

  就在我这样想的时候,溜轴和黄莺还是拿起装备出门了。我有点好奇,再过一个小时,天色就完全暗下来,他们这个时候跑现场,能找到什么?火葬场还好说,那边或许有灯,油气田那可是荒郊野外,一入夜就伸手不见五指,还谈什么搜索?

  我将自己的疑问告诉柳青。柳青已经打开了电脑,正在查资料,听我这么一问,噗嗤一声笑了。他说:“看见那个大汉了吗?就算是最黑暗的海底,他也能看见。油气田算什么?他那双眼睛啊,比猫头鹰还要强!”

  听他说完,我立即就明白了,那个叫溜轴的彪形大汉,有着夜视眼的能力。

  就在我准备想问问文雀,我是否应该先回铺子等消息的时候。溜轴和黄莺又回来了,站在门口,一脸的不快。

  文雀刚想发问,从他们身后走出一个人来。这个人迈着四方步,官气十足。跟我们不同的是,他的穿着很正式,西装革履,大皮鞋锃光瓦亮,头发精心打理过,喷了发胶向后梳去。他一进门,就径直走到文雀旁边座下。

  文雀一看见他,脸上立刻浮现起无奈的神情,但还是从脸上挤出笑容说道:“纪处长回来了,怎么也不通知我们一声。”

  这个姓纪的点了一根烟,阴阳怪气地说道:“我不回来,你们不是更高兴吗?没人看着你们,什么案子都可以随便查啊,一查到底。”

  文雀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我们,嘴巴抽动了一下,没有说话。

  我在一边小声问柳青,这个纪处到底是什么人。柳青没有回答我,似乎是不敢说话,点了几下鼠标,电脑屏幕上就显示出这个纪处的大概资料。

  原来,这个404小组,虽然没有几个人,却有着处,科,办事员三级机构。这里一共一个正处级,一个副处级,两个正科级,两个副科级。文雀和黄莺是正科,柳青与溜轴是副科级。而这个纪处是正处级,是这里的大拿。

  纪处和我们不同,他是上边直接任命过来的领导,职位比隔壁405还要高半级。资料上显示,他当过兵,年轻时候上过战场,上校军衔。复员后直接调入省厅,92年派到109局,资格很老。

  纪处听到我再后边切切私语,便转过头来看我,四目相对,我就觉得浑身不自在。他指着我对文雀说:“这就是你新招来的?我看很一般嘛。”

  文雀看了看我,回答他说:“纪处,这是局里的意思,我只是奉命行事。”

  纪处“哦”了一声,翘起二郎腿说道:“这次的案子,我在省里已经听说了。凶手已经抓住,证据确凿,法院的判决书已经拟好,肯定是死刑。按照我们的原则,这件事就可以到此为止了。”

  文雀听到这,眉头一皱,想说些什么,却被纪处打断。

  他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每次你都这样。本案社会影响不大,又没有后续伤害性,你干嘛还要查下去?文科长,你的老毛病是不是又犯了?”

  听到文科长的言辞越来越激烈,我心里有些吃惊,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啊,居然有人敢和文雀这样说话。

  文雀的眉头锁的更紧了,他说道:“纪处,本案嫌疑人也是无脑人,我想这和洪爷的案子有莫大的联系,所以。。”

  纪处听到此处,猛地站起身来,拍了一下桌子,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他厉声道:“好你个文雀,还敢提洪爷的事,要不是你老要查下去,洪爷会失踪吗?吃一堑长一智的道理,你难道不懂?”

  文雀的眼中也显出怒色,辩解道:“洪爷是自己人,我就是想救他,这有错吗?”

  纪处吼道:“就你兄弟情长是吗?救你知道保护自己人是吗?你这次再查下去,这里的人再失踪一个怎么办?”

  这时,405的黑脸大汉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他重重地敲了敲桌子,说道:“你们又吵!什么事就不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吗?文科长,对你的领导什么态度?老纪你也是,一回来就吵,让人家怎么看?”

  屋子里沉默了一会,文雀说道:“那这样,阴左阳右,再来一次。”

  纪处也符合道:“好啊。”

  趁着大家走动的时候,我问柳青,他们说得那个洪爷到底是谁,怎么会失踪了呢。

  柳青叹了口气,说:“洪爷也是404的人,副处级干部,是个年过六旬的老头。爱开玩笑,待人随和,原来和文雀是搭档。后来湖南那边出现了一系列的自杀案,几个年轻的盗墓贼相继跳楼,尸检表明他们生前,大脑都被什么东西啃食了。文雀觉得这事和他们盗的墓有关系,就派洪爷就去古墓看看,这一去,洪爷再也没回来。”

  我听完点了点头,心说难怪一直看不见第七个人,原来他失踪了。

  这时,柳青却站起身来。我以为他是迫于纪处的威势,要坐到左边去,心里稍微有点不屑,暗骂道,柳青你个墙头草,那边风大就往那边跑。

  但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他并没去左边,而是走向了门口,在那黑大汉的身边站定,说道:“我弃权。”

  我一听,心里连叫我操,这样也可以?不过仔细想想,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毕竟纪处和文雀,哪个都不好惹,弃权估计是最好的办法。

  黄莺这时迈着猫步,向右边走来。

  纪处这时点燃了一根烟,狠狠地把打火机摔在桌子上,眼睛直直地看着黄莺。黄莺立刻就停下了脚步,她的目光投向文雀,文雀微微地摇了摇头。黄莺看到文雀摇头,哼了一声,转身走到柳青身边,不甘心地说:“我也弃权。”

  看到黄莺弃权,溜轴恨恨地拍了一下脑门,说道:“我也是。”

  六个人有三个人弃权,未表态的只剩下我一个。此时,一屋子的目光都落在我的身上,我心里暗骂道,你们这些老狐狸,各个都老奸巨猾,连连弃权,最后惹人的风险都落在我的身上。

  纪处手里掐着烟,冷冷地看着我。我尽力不去看他的眼睛,说句实话,我真有点怕他。再说逼着站队的事情实在太难了,虽然我是文雀领进来的,但是谁官大谁说了算的事情,我心里也很清楚。

  我站起身来,看着文雀,踌躇不定。

  这时,若兰的声音远远地传来:“文科,看守所那边已经答应了,你们什么时候去?”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从我这,转移到若兰身上。

  若兰走到门口,看到屋内紧张的气压,一下子也愣住了,眨巴着眼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又迫于气氛,不好开问。

  我看了一眼若兰,立即想到她和文雀的关系似乎更近一些。于是长吐了一口气,看了看纪处,慢慢地坐下,想起之前他说过的话,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说道:“文科长招来的人,却是挺一般的。”

  我坐的这边,一直是右边。

  纪处看我坐下,把烟头在烟灰缸里使劲一拧,用手点着我和文雀,说:“好自为之吧,你们。”

  说着,站起身,气冲冲地走了出去。

继续阅读:010 十二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代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