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杨奉贤托梦
三两二钱2017-02-08 19:012,593

  三清祖师庙是杨奉贤所建,起名为无上观,按理来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这无上观一无高人坐镇,二历史并不悠久,也就是三二十年的光景,但是因为何真人的缘故,这无上观在这一方百姓心中的地位无可替代,或许其他的事情你杨家家大业大不讲理一点我们说忍就忍了,但是你说想拆这三清祖师庙?那对不起,咱们不答应,就算这三清祖师庙是你爹杨奉贤盖的那也不成,庙是你们家盖的不假,但是里面的神仙可是我们大家的。

  再退一万步说,这三清祖师庙在的位置不是你们九道河子,而是我们李家庄。

  但是杨如是似乎心意已决一定要拆,这一方百姓阻拦?这好办,带头出面阻拦的人送去一些钱粮就少了一大半,仅剩的那几个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更是好对付,找几个人暴打一顿就成了,你说你不怕被打?行,你豁出性命为了何真人舍生取义可以,你总有家人吧?杨如是作为整个洛阳城的首富想要在本地邻村不讲理那太简单了,洛阳知县都是他的老丈人,你能拿他怎么样?

  破除了村民们的阻拦,杨如是便要择一良日开工,这件事在附近闹的非常大,都说这杨如是这次醒来之后是被鬼给迷了心窍了,事情闹这么大,自然也传到了刘氏的耳朵里,知情人就想,那三清祖师庙里除了祖师爷的神像之外,可是还有何安下何真人还有杨慕白的真身在,就算不看与何真人的关系,为了杨慕白这老太太也应该出面拦一下吧?但是似乎这一次杨如是的胡作非为得到了刘氏的默许一样。

  其实不然,并非刘氏不拦着,而是说这一次杨如是醒来之后真的是性情大变,非但冷落了发妻冯金巧,就是他一直敬重的母亲他也从未去拜见,刘氏听说他要拆三清祖师庙的时候想要找他,他却一直避而不见。刘氏尚且见不到杨如是的下落,更别说是外人了,那些平日里杨如是亲近的人也都见不着他。

  整个杨府,杨如是就见一个人,那就是那个女道长。

  眼见着杨如是已经开始择日,拆三清祖师庙就是眼前的事儿,那些杨家的人不免找刘氏商量,不管刘氏是多么的睿智,这一次她也是摸不着头脑,但是刘氏总归是个聪明人,这时候不管大家怎么慌她不能慌,作为杨家的主心骨,如果她乱了分寸,那杨家就是真的乱了。所以说刘氏在人前表现的颇为淡定,只是说杨如是拆庙重建也是为了报恩,她会劝,但是真的劝不了也没办法,她能保证绝对不会伤了何真人和杨慕白的真身就是。

  刘氏的话并不能安抚众人,大家都感觉到了杨府的异常,豪门本来是非就多,所以在杨如是醒来后,杨家的气氛再一次微妙了起来。

  暂时劝退了众人之后,刘氏回了佛堂,看着那一直供奉着的杨奉贤牌位,刘氏抱头痛哭,以前家里不管出了什么大事儿,哪怕是杨奉贤也无能为力,但是刘氏总觉得只要这个男人在那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他就是整个家里的靠山,从杨奉贤亡故这些年来,刘氏一个人带着孤儿寡母,心里装着杨家的种种诅咒,她心里承受了多少可想而知。可是这一次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刘氏彻底崩溃,因为她已经失了分寸。

  “奉贤,你若泉下有知,为我指条明路,你知道,这么多年以来我苟活没去陪你,不是惜命,而是杨家是你一生心血,你把如是交给我,把杨家的香火传承交给我我不能死,但是这一次我真的是无计可施,你且显灵,只等我把该做的都做了我就去陪你。”病急乱投医的刘氏对着杨奉贤的牌位哀求着。

  但是无用,杨奉贤怎能开口?

  刘氏在心力交瘁之下睡去,半睡半醒之间,她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呼唤她,这声音她极其耳熟,除了她丈夫杨奉贤的还会有谁?她慌忙下床顾不得披衣御寒,冲出院子之后,见到有一个人站在院子里,这个人穿着一身官服,但是脖颈之上没有脑袋,就那么孤零零的站着。

  身着官服并且没有脑袋,可不是当年被送回来的杨奉贤?

  一般人看到这样的场景绝对已经吓个半死,但是刘氏没有丝毫的惧怕只有激动,她冲过去一把抱住杨奉贤瞬间泪流满面,她哭道:“相公,你是听到我下午的哀求,所以晚上来给我指路的么?”

  杨奉贤没有脑袋,所以不能说话,他只是伸手,轻轻的抱住了刘氏,就在刘氏准备与杨奉贤倾诉衷肠的时候,她忽然听到一个人大喝一声:“妖邪鬼魅,竟然敢重返阳间?!”

  刘氏回头一看,看到那房顶之上站一女道长,真的如同传言一样气质出尘,如今横眉怒对她与杨奉贤,竟也是说不出的飒爽。

  刘氏把杨奉贤护在身后,骂道:“自家亡魂挂念故人回来探望,何来妖邪鬼魅之说?你若伤他分毫,我定将你碎尸万段!”

  那女道长冷哼一声,手中拂尘一抖,似乎有一道金龙飞来,刘氏已经把杨奉贤护在身后,就在那张牙舞爪的金龙要击中刘氏的时候,杨奉贤猛然的把刘氏抱在身后,而他的后背被那一道金龙击中,整个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刘氏吓的大哭,想要抱住杨奉贤,却发现杨奉贤的身体在她怀中消散。

  “这幽灵鬼物已经魂飞魄散了!”那女道长对刘氏冷笑道。

  刘氏悲极生怒,双眼淌出血泪,对着女道长冲了过去,骂道:“我看你才是妖孽,我要与你同归于尽!”

  眼见着就要抓住那女道士,可是那女道士手中的拂尘一抖,刘氏整个人就已经飞了出去,整个人跌在地上。

  ——刘氏在此时忽然惊醒,只感觉浑身已经被冷汗打湿,双脸挂满泪痕,原来是刘氏躺在蒲团之上睡着做了一个噩梦,梦中不停的哭诉惊到了丫头海棠,海棠把她从梦中摇醒。

  刘氏好一会儿才从那噩梦之中走出来,她再抬头看那杨奉贤的牌位,只看到那牌位之上“夫杨奉贤之神位”几个大字竟然在外面渗血!

  刘氏不知刚才到底是真实的还是梦境,更不知现在自己看到的是真是假,她一把抓住了海棠的手臂问道:“海棠,你看老爷的牌位,是否往外渗血?!”

  海棠闻言回头一看,瞬间吓的脸色发白钻进刘氏的怀里叫道:“夫人,怎么会这样?!”

  “那不是梦,是老爷在告诉我,一切缘由都在那妖女道人身上,海棠你不必害怕,你跟我了半辈子还怕老爷害你不成?”刘氏拍着海棠的后背说道。

  好一会儿安抚之后,海棠才算好转,再一看杨奉贤的牌位已经恢复正常,海棠站起来发现供桌与牌位之上干干净净,并无半点血迹,不由的怀疑自己刚才看错了,就问道:“夫人,难道刚幻觉了不成?”

  “哪有你我二人同时幻觉?是老爷在示警,海棠,你且在这里等着,我倒要去看看这杨如是和那女妖道终日混在一起搞什么名堂!”刘氏站起来道。

  “夫人莫去,今日天色已晚。”海棠劝道。

  “有老爷在,你怕什么?”刘氏笑道,今日杨奉贤托梦,似乎给了刘氏无尽的力量,本来迷茫而无措的她竟然感觉无所畏惧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