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杨如是身后事
三两二钱2017-02-08 19:012,556

  国不可一日无君,家不可一日无主,杨如是这晕倒还真如外面传言一般病入膏肓,实际上只有一丝微弱的气息尚存,全靠参汤吊着命,冯金巧痛不欲生。

  杨家这么大的家业,家主杨如是倒了之后总需要有人出来主持公道,冯金巧虽然暗中得了父亲的授意说是要尽量的把杨家的大权揽在手上,但是冯金巧毕竟不是那样的女子,不同于普通妇人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冯金巧对杨如是的感情那是真的发自肺腑,一个女人真的死心塌地对你的时候其他的东西一概都是看不到的,所以这冯金巧在病床旁边伺候杨如是的时候找到了刘氏,想要这个在杨家老太君来主持杨家乱糟糟的局面。

  冯金巧不想顺了父亲的意思趁杨如是大病刮取油水,还有一点就是她自认为并不能在这大乱之中荡平一切,但是对于那个一直吃斋念佛的婆婆她却有盲目的自信,那一早晨刘氏发怒扯下她脖中的金鸡虽然不能说明什么,却让冯金巧发自内心的惧怕这个青灯古佛为伴的婆婆。

  冯金巧此时请刘氏出来主持大局,于公于私都是好事,可是刘氏却丝毫不领情的模样,反而是在第二天杨家家族议事的时候把冯金巧给推了出来,这一举动不仅是让冯金巧惊诧,更是惊住了杨家众人,在议事结束之后马上就有杨家的骨干哭求刘氏说此时要堆冯金巧有些防备,这些人中不乏从杨奉贤开始就跟着杨家干的忠诚骨干,说的也是在情在理。最后更是说如果刘氏不出来主持公道的话他们就跪地不起,跟随杨家这么多年,不忍心杨家的基业落在外姓人的手上。

  面对表面上说是建议实际上都有点逼宫嫌疑的杨家众人,刘氏端坐在蒲团之上手里盘着那深山黄花梨老料的佛珠慢悠悠的开口道:“金巧是外姓人,这不错,可是你们莫忘了,我老太婆也是姓刘,对于你们杨家而言,也是外姓人,就不怕我夺了杨家的基业,我明白了,你们这是感觉金巧娘家人尚在,嘲笑我不知娘家在何处?”

  刘氏语言的刁钻让众人吓的一身冷汗,过了一会儿,才有人说道:“您跟她自不可同日而语。”

  杨家众人都感叹开口说话的人这句话说的秒,至于不可同日而语在何处,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如是还没死,他病了,甲第登科还小,自当是金巧主持家业,你们当如是是死了不成?”刘氏听完,回头斜眼看着众人。

  饶是这批人都是跟着杨家父子打拼天下的能人,面对一个老太的眼神竟然都不寒而栗,竟然也都说不出话来,刘氏说的也没错,虽然找了不知道几十个大夫都说杨如是没有生还的可能,但是毕竟还有一口气吊着。

  这一场“逼宫”也算是不欢而散,在众人走之后,刘氏整个人都颓然了下来,毕竟是妇道人家没有表面表现的那么强势,那贴心丫鬟海棠心疼侍奉了一辈子的女主人,哭着道:“夫人,都到这个时候了,为何不去求一下那何真人和大少爷,或许老爷还有一条活路?”

  这所谓的大少爷,就是指的杨慕白和何安下何真人。

  “海棠,有些事是命,天命,正如当年奉贤死,这些东西变不了。”刘氏叹口气道。

  ——冯金巧并没有主持杨家大局的魄力,但是这的确是一个真心为夫家的女人,她真的成了杨家主事的人,也知道众人不服于她,所以干脆一切沿袭着杨如是的用人策略,除了洛阳以外的生意缓了扩张之外,一切还都是各司其职按部就班,她一切的重心都在照顾杨如是的身上,这个女人更是放出话来,如果有人医治的了杨如是,不管是用什么办法,她可以用杨家的名义担保,只要杨家在就可保那人世代衣食无忧,有这样的条件在,来应征的各地大夫自然是不少,也尝试了不少方子都不能让杨如是有丝毫的好转。

  人在困境的时候都会想尽一切办法,九道河子方圆十里的村落都信封那三清祖师庙里的何真人,事实上三清祖师庙也的确是灵验,当年杨奉贤在修好三清祖师庙之后,庙里请了道长照拂,后来道长在祖师庙里为了吃水方便打了一口井,井水甘甜可口又清冽无比,来三清祖师庙里的香客如果身体有些小恙痛饮几口井水竟然也都药到病除,冯金巧本不信这个,后来也是每天拿三清祖师庙的井水来让杨如是喝下,更是拿着井水来煎药。但是正如那三清祖师庙里的道长所说,小病小灾井水可治病,真的有大病痛还是要去找先生抓药才灵。

  三清祖师庙的井水不管用,各地的名医束手无策,似乎杨如是的死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这时候有人就找到了冯金巧,说了这里以前的故事,那就是三清祖师庙里灵验的不是祖师爷,而是那两个金身,而那两个金身不是别人,一个是老太爷跟老妇人当年的故人何安下,另外一个则是老爷的兄长杨慕白,这两位神仙在三清祖师庙的修行已久估计已经成了得道真人,这外人去求他们没用,要是老夫人去求他们施法医治老爷,那兴许老爷的病还有一丝办法。

  冯金巧对那一段历史知之不详,她毕竟算是外地来人,听到这个传说之后她马上把这当成救命稻草,找到佛堂去哭求刘氏,让刘氏去找那何真人和大叔伯杨慕白求得一味仙药来救杨如是。

  刘氏并无言语,只是端坐蒲团之上。

  “娘,您真看着自己儿子不救不成?”冯金巧看着刘氏的反应大叫。

  “这是命。”刘氏低语道。

  “你的心忒狠,以后莫要整日吃斋念佛,口口声声慈悲为怀,佛祖也渡不了你的铁石心肠!”最终哭求刘氏无果的冯金巧再也顾不得尊老,大骂刘氏一通之后离去。

  刘氏不去找三清祖师庙里的何真人和杨慕白求救,冯金巧却把最后的希望放在了三清祖师庙里,每日除了照顾杨如是之外都在三清祖师庙里虔心供奉哀求。甚至把杨奉贤的牌位都带到了祖师庙里,希望那两位仙人看在自己公公的面子上救杨如是一命,可是还是没有丝毫的效果。

  一个月后,杨如是已经是骨瘦如柴,呼吸也是日渐微弱,来看的大夫都说他撒手归西也就是这几日的光景,让杨家早点准备后事。

  这彻底的击垮了冯金巧,这个女人披头散发的大白天来到三清祖师庙前,指着里面的那两句金身神像破口大骂道:“你们二位一个是家中故人,一个算是兄长,却如此见死不救,那还凭什么享香火供奉,我冯金巧今日就把话放在这里,如是若是得救,我为二位重塑金身,我冯金巧余生在这里虔心侍奉终生不出庙门,但是如是要是殒命,我就一把火烧了这三清祖师庙,不需你等在此沽名钓誉。”

  这世间凡人,不是穷途末路,谁会跑到庙门口来威胁起仙家?

  外人听到冯金巧忤逆的言语,竟然也都不出言阻止,大多是为这女子的痴心所打动,而此时,那几乎不出杨家大院的刘氏来到三清祖师庙前,并没有阻止冯金巧,而是跪在地上,以头碰地哭求道:“以命换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