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杨奉贤之选择
三两二钱2018-03-05 20:432,037

  杨奉贤与刘氏夫妻二人看完卧龙先生的这一封信之后,皆不言语,刘氏没有哭泣的,杨奉贤也只是坐定,夫妻二人谁都知道谁心中所想,可是有些话,却是谁也无法说出来。

  也难怪,按照卧龙先生的意思,杨家的后人,不管有几个,只能有一个活的,其他的,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都得死,想要谁活命,这还不是天意,得让父母来选。这是一个简单的选择题,但是对于普天下的父母来说,估计没有人会愿意做出选择,这不比是家业找一人继承,而是命。

  要你活命,你就活。

  弃你,则死。

  过了半响,杨奉贤轻声的对刘氏说道:“何先生说他拖延那阴司来拿命,现在想来,估计那阴司已经近了,慕白和如是之间,必须要选一个了,哎,夫人,如今这般,就算心中再有不舍,也必须做出一个选择出来,不然这两个孩子,恐怕是都要没了。”

  杨奉贤说完这句话之后,刘氏终于无法忍受放生痛哭,刘氏是何女子?不仅心思灵透,在杨奉贤冷落她之际都能青灯古佛为伴的奇女子,此时也是忍不住扑在杨奉贤怀中,哭的几乎昏死过去。

  杨家本来三子两女,皆是乖巧可爱,如今儿女连并三儿杨敬业已然夭亡,此时,还要在这剩下的两个儿子之中选中一个,选的那个活下来,另一个死去。

  杨奉贤选不出来,刘氏也选不出来。

  何安下也选不出来。

  就是此时在外云游的卧龙先生本人来了,想必也选不出来吧?

  刘氏最终也没有做出选择就哭的昏睡过去,安顿好刘氏,杨奉贤走出了房间,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有舍有得,虽然任何一个词用在此地都不恰当,却是必须要做一个选择出来,此时外面已经飘雪,今年的冬天来的着实早了些,也不知道明年庄稼的收成如何?——杨奉贤竟然忽然想起了这个问题。

  最终,他还是走到了安置杨慕白和杨如是的房间门前,门前有丫鬟候着,杨奉贤不自觉的走到了那里,竟然愣住了神,丫鬟只当是老爷担心两位少爷的身体,也不敢惊扰,最后看杨奉贤如同魔怔了一般,两眼含泪,这才忍不住点醒了杨奉贤,道:“老爷,这里有我们看着,还是多去休息,多去看看夫人。”

  杨奉贤回过神来,对丫鬟点了点头道:“你们去休息吧,晚上我来看着慕白和如是。”

  丫鬟自然不肯,可是杨奉贤态度坚决,他们也不敢不从,等丫鬟们走后,杨奉贤推开房门,看到了趟在床上的两个孩子,都是面色苍白,慕白和如是,相差四岁,一属龙,一属马,一龙一马,所谓的龙马精神。

  杨奉贤没有惊醒他们,只是安静的看着这两个孩子,三儿敬业亡故之后,杨奉贤虽然心伤,却没有此次绝望,特别是这两个孩子,年纪都已经不小,自己在敬业跟两个丫头亡故之后特别照料他们,等于是天天看着,这两个孩子也都争气,在没出事儿之前,杨奉贤还想,这两个孩子以后定然也能金榜题名,如同自己当年一般。

  看了半宿,直到刘氏出现在背后,杨奉贤回头,看到刘氏已止住哭泣,正欲说话,刘氏却坐在床边,叫醒了两个孩子。

  两个孩子发烧虚弱,但是看到父母在床前,也都乖巧的,杨如是稍小,竟然要趟在母亲的腿上睡,刘氏自然是应允,杨奉贤见此,强忍住眼泪也把杨慕白拥进怀里。

  一张不大的床,一家四口,相濡以沫。

  刘氏给两个孩子讲起了故事,故事里,有一地闹饥荒,家里只有一个馒头,只够一个人活命,但是家中有兄弟二人,刘氏就问道:“若是你们兄弟,那个馒头会给谁?”

  杨如是说给哥哥。

  杨慕白想了想,哭道:“留给爹娘,一人一半。”

  “傻孩子,父母食量大,一人一半馒头也是饿死。”杨奉贤笑道。

  “兄弟死后,父母可吃肉活命,本身儿是爹娘精血,也算回报父母。”杨慕白道。

  这一句话后,杨奉贤与刘氏二人相视苦笑。

  “还是慕白孝顺,但是做爹娘的,哪里忍心孩子死?如若真的有那么一天,兄弟可食父母肉而活。”刘氏道。

  说完,夫妻二人再也说不出话来。

  ——半夜,熟睡的杨慕白忽然睁开眼,看着刘氏和杨奉贤道:“爹娘,是不是我与弟弟,只能活下来一个?”

  刘氏和杨奉贤都说不出话来,到底是杨慕白年纪大些,竟然猜出了些倪端。

  “让弟弟吧,我为兄长,长兄为父,再说,弟弟比我聪明,在学堂,先生都说他背书背的好,字也写的比我漂亮,先生说,他长大后,定然是跟爹一样的人中龙凤。”杨慕白道。

  刘氏和杨奉贤还不说话。

  “若是让如是死,我无颜独活,我后半生知道我这条命是弟弟给我的,定寝食难安,如是还小,他都什么都不懂。”杨慕白泪流满面说道。

  说到此,杨奉贤一把抱住杨慕白,堂堂七尺男儿,放声痛哭。

  杨慕白抱着杨奉贤道:“爹,慕白不怪你。”

  “可是爹怪自己!”杨奉贤大耳瓜子抽在自己脸上,如果没有自己嫉妒心大,伤陈家风水,杨家哪里会有此时只危难?

  “先生说,大丈夫,当重如泰山,爹,慕白这么死,重于泰山吧?”杨慕白笑道。

  ——鸡鸣前,杨奉贤取下那昴日星君法相真身,戴在了杨如是的脖子上,对熟睡的杨如是道:“你这条命,你哥给的。”

  杨慕白笑着闭眼。

  第二日,杨府再发丧,杨家长子杨慕白亡故。

  杨奉贤扛棺,血泪流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